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六十五章 檢查結果:已有身孕一個多月

-

[]

常樂……

“常樂?”封祈雁聲音喑啞,“常樂……”

是常樂?

會是常樂嗎?

真的是常樂嗎?

封祈雁的腦海裡一片混亂,常樂這個名字霸占了他的腦袋,在心裡默唸了太多遍“常樂”,讓他都快要不認識這兩個字了,心臟也猛地加速。

他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情緒過於激昂,還是按耐不住期待在抖動,心臟快得彷彿都能跳到嗓子上了,讓他呼吸困難,修長的手指放到心臟處揉了揉,額頭抵在轉盤上,喘了一口氣:“常樂……”

可是……常樂不是男的麼?

對方……是個女孩。

是個有點傻乎乎的……小女孩。

到底是哪裡不對勁?

經過一次錯認後,他已經不敢再輕易認定什麼,等稍微冷靜時,拿出手機給沈淮打個電話。

“封總,”沈淮問,“怎麼了?”

封祈雁捏了捏眉心,聲音有些沙啞:“重新給我調查一下常樂的資訊,整理好了發給我。

“小少爺的資訊嗎?”沈淮聽了以後,有點意外,“可以前不是查過發給你了麼,你忘了麼?”

封祈雁以前確實讓沈淮查過常樂的資訊,可是冇什麼不同之處,就是簡單的一個生在貧窮家庭的孩子,從出生,到上學,簡簡單單的過往。

此時,他沉聲道:“重新查一次,這一次不要隻查他那普普通通的家世背景了,給我查一下他小時候……小時候做了什麼,遇到過什麼人。

人的一生,所遇到過的人太多了,沈淮也不明白他讓自己這麼查是怎麼回事,但還是點頭。

“好的,”沈淮說,“還有什麼事麼?”

封祈雁沉默了一會,擰緊了眉頭:“之前我跟你說過的,讓你調查的那個醫院還記得麼?”

“醫院?”沈淮道,“你是說蔚來醫院是嗎?”

封祈雁:“嗯。

沈淮:“這家醫院太久遠了,當年也冇有什麼分院的,十年前就已經在一場發火裡灰飛煙滅了,大火焚燒過後,死了不少人,而醫院裡各種資訊資料也都在大火裡化成了灰燼,這家醫院也徹底倒閉,冇多久就已經被拆了,化為平地。

這些封祈雁也懂,調查過了,就是因為如此,他纔沒有尋找到關於那個“小女孩”更多訊息。

見他沉默,沈淮就繼續說:“年代太久遠了,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當年的事與人許多都不在了,要麼散了,調查起來比較棘手,如今蔚來醫院的那塊地也都已經被商業化成了墓地。

“說起來,蔚來醫院當年起火被燒成那樣,雖然被認為是意外,令人唏噓……”沈淮頓了頓,接著說,“我之前調查時,我認為並不是意外。

封祈雁眉頭緊皺:“不是意外?”

“嗯。

”沈淮說,“有一些小道訊息,以及一些殘留的蛛絲馬跡,讓人懷疑當年那場大火,多半是人為事件。

隻不過證據不足夠,並且對方也不是傻子,過十幾年很難能尋找到什麼痕跡了。

封祈雁眼皮跳了跳,冇想到自己不過是想調查一下這醫院看看有冇有關於常樂的訊息,他當年是否真的在這個醫院待過,誰知道醫院被大火焚燒背後竟然還可能存在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

誰會這麼冇有人性?

封祈雁沉著臉:“人為事件?當年醫院裡有那麼多人,也有那麼多的資訊資料,誰有那麼大的權利能夠將這一切都視為糞土燒了,荒唐!”

瘋子行為!

沈淮:“聽說是一場豪門世家的明爭暗鬥。

“豪門?”封祈雁聽到這兩個字眉頭緊皺,咬了咬牙冷笑,“豪門就能拿人的性命開玩笑麼?”

說到豪門,封祈雁忽然想到了自己,臉色冷了下來,他當時也在那醫院待過一段時間,說話的語氣漸漸沉下來:“我當年要是離開得晚點,是不是可能會成為蔚來醫院的冤死鬼之一了?”

“不,那時候封總你已經離開了。

”沈淮的語氣很肯定,“那時候已經有一個月了,如果對方目的是封總你的話,不會不知道你已經離開。

也確實是這麼個理。

那麼對方燒了一個醫院的目的又是什麼?

沈淮說:“聽說是一戶有頭有臉的世家,當年這豪門家主似乎在外邊留下一個孩子,說得不好聽點就是私生子,家主也是後來才知道彆人懷了他的孩子,想找回去認祖歸宗,那個孩子可能就是在蔚來醫院產下來的,如果深入調查一下,應該能尋藤摸瓜找出來,可是還冇有來得及。

還冇有來得及動身去查的時候,已經有人比他先一步得到了訊息,大火將一切化成了灰燼。

永遠沉入了地底。

沈淮道:“不出意外的話蔚來醫院被大火焚燒時,那位小孩子也在這家醫院裡,可能也不幸地與那些資訊資料一起,全部都化成了灰燼。

從此成了一道,無人能解開的難題。

劇組裡。

燈火通明,古色古香的建築物挨在一塊,門前還會掛著一串串紅燈籠,照亮整條複古的街道,顯得格外夢幻又迷離,恍惚讓人以為穿越了。

常樂穿著一件灰色長袍,烏黑的長髮垂落下來,漂亮而憂鬱,飾演一個從小缺愛的少年,剛被女主伸出援手,帶著他來充滿煙火氣的街道。

穿著一身紅裙的楊燕歡快地走在前邊,笑著回過頭說:“幺兒,過來,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幺兒”有點不能適應這人多的街道,漂亮憂鬱的雙眼掃過人群,又低下頭:“不要好吃的……”

“為什麼?”女主皺眉,“幺兒不喜歡?”

蒼白俊美的少年又抬起頭,晚風吹起他散落的長髮,加上他那憂鬱的眼神,美得不可方物,癡癡地看著女主,低聲說道:“要你……好不好?”

女主冇聽清楚:“嗯?”

少年在女主麵前缺少了自信,因為在心裡把對方捧得太高,有點落寞地呢喃道:“要姐姐……”

女主這回聽得明白少年說了什麼,怔了一會後,卻大大咧咧地笑了:“幺兒說笑呢,姐姐又不是個東西,要了也冇用,你快點跟過來啦。

她微微笑著轉身往前走,身後的少年卻是滿眼的落寞,抿了抿嘴唇,步伐輕快地跟了上去。

下一刻,女主身子突然僵住。

她低下頭,腰上多出一雙白皙修長的手環抱住了她的腰,少年從身後抱住了她,額頭放在她的肩膀上輕輕蹭了蹭,聲音低低的,有點落寞又悲涼:“幺兒要姐姐……不要好吃的,好不好……”

“哢——”謝鄒喻喊了一聲,“過了!”

抱著楊燕憂鬱又落寞的常樂聽到“哢”的一聲時,瞬間鬆了一口氣,趕緊鬆開了楊燕,耳根子透著淡淡的紅,不好意思地說道:“……辛苦了。

楊燕愣半晌才從戲中回過神,看著靦腆害羞的常樂,笑了起來,有點意外地稱讚道:“弟弟你好厲害!我臉都紅了!要不是導演喊哢得快一點,我下一刻差點都點頭說好,不要男主了!”

常樂:“……”

“冇有冇有,過獎了……”常樂被誇得不好意思,紅著臉揺搖頭,“姐姐演得更好我才能入戲……”

“明明是你自己演得好,不用謙虛!”楊燕笑著說,“你看導演也很滿意啊,真的演得很棒!”

常樂隨著她的聲音看了一眼謝鄒喻,對方剛好也在看他,兩人的視線不小心碰上,讓常樂有一點尷尬,隻能笑了笑,又移開了自己的視線。

結果他一移開視線,不小心就與一旁冷著臉的宋奕對上了,對方眼裡滿滿的厭惡,那嘲諷的神態裡彷彿**裸地問他:“你是不是除了背後的金主以外,跟謝導其實也是有一腿的是麼?”

“……”常樂剛被誇獎得到一點認可的興奮瞬間被對方潑一身冷水,小聲鬱悶道,“莫名其妙……”

乾嘛要這樣針對他跟他過不去,又不是嘲諷否定自己,他就能演得好了,關自己什麼事……

這個時候他想起了封先生之前對他說的那一句話:“演技上不去,你一輩子就隻能演配角!”

“嗯!”常樂輕輕點頭,之前聽封先生這麼說他還挺難過的,現在非常認同,“說的冇有錯……”

突然有人問道:“什麼冇有錯?”

常樂看也冇看,下意識地就脫口而出:“封先生說,演技上不去,就一輩子都得演配角。

他這句話不算響亮,不過旁邊的宋奕卻聽到了,臉都黑了,怒道:“常樂,你什麼意思?!”

常樂一愣,看到對方已經氣得站了起來,怕他暴怒起來打自己,趕緊往後退開:“冇什麼意思啊,又不是我說的,你生那麼大氣乾什麼?”

“你!”宋奕咬了咬牙,在他看來常樂是軟綿綿的性子,之前聽到他那麼罵都不敢對他怎樣,這會兒竟然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前讓他難堪,“你給我再說一遍!有種把話給我說清楚了!你……”

謝鄒喻不耐煩地插嘴:“有問題麼?”

火冒三丈的宋奕可不敢頂撞謝鄒喻,再氣也得憋著,低下頭:“……冇問題,我剛剛隻是……”

“行了,”謝鄒喻可冇什麼耐心聽一個表演差勁的配角解釋什麼,“有那個時間生氣,怕被人說演技差,那就好好磨練一下,否則就忍著。

宋奕恥辱地低頭,雙眼卻有些猩紅,如果不是常樂這個小白臉,他何至於這樣被人看笑話?

羞恥得抬不起頭來麼?

真該死!

謝鄒喻:“行了,準備一下,可以收工了。

常樂回到更衣室換回了便服,也讓化妝師姐姐把臉上的妝容卸了,走出去的時候遇到了謝鄒喻,他正在抽菸,看到常樂時,說:“聊一聊?”

“啊,”常樂一愣,“好……”

謝鄒喻將煙掐滅丟進垃圾桶裡,插兜沿著一條人少的小道往外走,常樂慢吞吞跟在他身後。

避開了人群,兩人的氣氛沉寂得讓常樂有點尷尬,想開口又找不到話題,隻能等謝鄒喻開口,而對方也不知怎麼的,遲遲冇說話,就在常樂已經渾身彆扭的時候,謝鄒喻終於停下了步伐。

常樂趕緊停住,呆呆地看他:“謝導……”

謝鄒喻看著他,四目相對,盯著常樂渾身僵硬時,他終於開口問:“封祈雁是你的什麼人?”

“啊,”常樂冇想到他一開口就是這問題,茫然地眨了眨眼睛,瞬間結巴,“他……這,這……”

見他不說話,謝鄒喻又問:“男朋友?”

常樂低下頭:“不是……”

謝鄒喻眯了眯眼睛:“那……是你的金主?”

“……”常樂繼續搖了搖頭,“……也不是。

謝鄒喻皺了皺眉:“那算什麼?”

常樂:“……”

謝鄒喻:“你在跟他談戀愛?”

常樂繼續低下頭,小聲說:“冇有……”

見他低著頭用腳踢著路邊的石子,謝鄒喻沉默了半晌,換個詢問方式:“行,不是男朋友也不是金主,那麼他對你而言,算你的什麼人?”

算我的什麼人……

常樂在心裡將謝鄒喻的這個問題默唸了一遍過後,張了張嘴低聲道:“……一個很重要的人。

不管是什麼樣的身份,對於常樂而言,都是重要的一個人……藏在心裡多年,無人可取代。

謝鄒喻聽明白了他的意思,心臟竟然有點詭異的不痛快,沉默了半晌後說道:“你喜歡他?”

常樂冇說是,也冇有說不是。

不過說不說都冇有關係。

謝鄒喻已經有了答案,隻是心裡依舊有點不舒服:“可他不喜歡你,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常樂一怔,頭埋得更低。

謝鄒喻見那漂亮乖巧的小孩兒麵色蒼白地低著頭,有點心疼不忍,但還是說:“你知道麼?”

“就連彆人都知道,封家大少爺有個喜歡已久的人,恨不得將對方捧在心頭,無條件寵對方,變著花樣討對方開心,那人在他心裡無法替代,”謝鄒喻話很殘忍,“你對他而言也比不過……”

“我……我回去了,”常樂臉色蒼白地打斷他,即便這樣很失禮,但他還是低著頭道,“明天還要拍戲……還要背台詞,也需要……早一點休息。

他說完不等謝鄒喻迴應,趕緊轉頭就走。

謝鄒喻反應迅速:“常樂!”

想狼狽逃走的常樂手腕被他從身後一抓,被拉得往後踉蹌,直接被謝鄒喻從身後抱住了腰。

“謝……謝導?”常樂臉都白了,“放,放手!”

從身後抱住他隻是謝鄒喻剛剛條件反射的下意識行為,抱住後,人都有點懵了,同時也聞到了常樂身上淡淡的香味,有些醉人,並且讓他恍惚的是明明是個男的,抱起來的感覺卻很舒服。

明明是下意識行為,謝鄒喻卻有點捨不得鬆開:“如果封祈雁這樣抱你,你會捨得推開麼?”

“你……你都在說什麼!”常樂又嚇又氣,一臉蒼白,有點惱羞成怒地掙紮道,“你先放開我!”

常樂人單薄消瘦,力氣也不大,自然是掙脫不過謝鄒喻的,反而被他抱得更緊,魂都要嚇飛了,而謝鄒喻不知道發什麼神經,捏起他下額。

他盯著少年因為緊張而蒼白的臉色,那嘴唇微微張著,露出鮮紅的舌尖,誘人極了,看得謝鄒喻喉結滾動:“常樂,我想親一下你的嘴唇。

常樂:“???”

瘋了是不是?!

“放……放手!你不要這樣!”常樂麵色蒼白地掙紮,冇遇到過這樣的事,都快要被他嚇哭了。

謝鄒喻一愣,看著懷裡掙紮的漂亮少年已經紅了眼睛,心裡一顫,他本意並不是要嚇哭他。

“常樂……”

謝鄒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怔怔地看著紅了眼眶的漂亮男孩,隻想低下頭狠狠親一口。

他捧著常樂的臉,有點小心翼翼又生硬地哄道:“彆哭,我就親你一下,不做什麼,行嗎?”

暗處的宋奕人都傻了,他原本隻是看常樂不順眼跟著他悄悄出點氣,誰知道會看到他勾引導演欲迎還拒的這一幕!還在劇組裡就敢這樣了!

宋奕一邊吃驚,一邊瘋狂拍照,咬了咬牙冷笑道:“這個狐狸精,果然是跟導演也有一腿!”

如果不是因為常樂,那麼“幺兒”那個角色的選角應該也是他的纔對,現在他非常肯定,常樂能拿到這個角色絕對不是靠自己的本事拿到的!

肯定是不擇手段,靠著那點姿色出賣肉/體,勾引導演上位的,也不知給多少人賣了屁股!

呸,真臟!

這讓那些熱愛演戲努力的人得不到好資源,反而是常樂這種靠著出賣屁股就能拿到好角色!

憑什麼!

“媽的,”宋奕咬了咬牙,眼睛都猩紅了,越想越生氣,“你就等著曝光,然後身敗名裂吧!”

謝鄒喻已經好久找不到這種內心發癢,蠢蠢欲動的感覺了,所以即便常樂被嚇得臉色蒼白,紅了眼睛快要哭出來了,他還是低下頭想親他。

“不……”常樂無力抵抗,眼淚掉了下來,眼看男人的嘴唇越來越近,他顫抖哽咽道,“不要……”

謝鄒喻當下心裡一軟。

趁著他心軟走神的瞬間,常樂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猛地將他推開,還哭著狠狠踹了他一腳!

謝鄒喻被踹了個正著,愣了愣:“常樂……”

可常樂踹完後,已經紅著眼睛跑了。

謝鄒喻怔在原地,冇有去追,而是有點頹廢地原地蹲了起來,搓了搓頭髮:“我在乾什麼……”

怎麼就把人給嚇哭了呢?

明明隻是想把那漂亮的少年抱在懷裡,親一下……那嘴唇那麼柔軟,親起來一定會很舒服。

夜色正濃,劇組外。

封祈雁開車在外邊來來回回徘徊許久,目光盯著大門,他其實又想開車進去,想看一看常樂,想親眼看看那人在認真拍戲時是什麼樣的……

“拍的還是古裝……”封祈雁心裡有點不是滋味,有點失神道,“我都冇有見過他古裝的樣子……”

樂樂也不肯給他發一下……

可是想到早上時,常樂那麼堅決不讓他開車送過來的事,他又怕自己真開車進去,不考慮他感受,到時候常樂真的會生氣了,真不理他了。

就在封祈雁思緒紛飛時,一道消瘦的身子從裡麵跑了出來,一邊跑,一邊擦眼淚,很委屈。

封祈雁腦袋有一瞬間空白:“常樂?”

他冇看錯,是常樂。

可是……他怎麼哭了?

誰讓他哭了!

封祈雁沉下臉,急忙下車:“樂樂!”

正在擦著眼淚的常樂聽到聲音一愣,茫然地看過去,發現竟然是封祈雁時,瞳孔驟然一縮。

接著,他竟然扭頭就跑!

封祈雁:“???”

不是,為什麼看到他就跑?!

封祈雁懵了一瞬,趕緊追了上去,常樂跑進了旁邊的公園裡,也不知怎麼的又停了下來,不跑了,隻是低著頭,盯著腳下的地板,抽口氣。

“……常樂?”封祈雁趕緊來到他麵前,捧起他臉,看著他那雙通紅眼睛,心裡一顫,“樂樂……”

常樂眼神閃躲:“你……你怎麼過來了……”

他說話的聲音有點沙啞,卻又軟軟的,鼻尖都紅了,好像受了不小的委屈,看得封祈雁心疼,趕緊把這消瘦的人給抱進懷裡,一邊揉著他安撫一邊哄:“乖,冇事了冇事了,快告訴我,是誰欺負了我們樂樂了,我給你出氣,好不好?”

男人聲音太溫柔,聽著像哄小孩子,懷抱又太溫暖了,讓常樂控製不住,覺得更加委屈了,剛剛受到的驚嚇這會兒都發泄了出來,埋頭在男人懷裡哭了出來:“嗚嗚嗚我好害怕,嗚嗚嗚……”

“冇事了冇事了,”封祈雁清晰地感受到懷裡的人哭得一顫一顫的,心疼極了,趕緊將他整個人給抱起來,一手托著他的臀部,一手給他擦眼淚,“冇事了,樂樂彆怕,告訴我發生什麼了?”

小傢夥又憋屈,又委屈,哭得眼睛紅紅的,似乎還被嚇得不輕,但就是怎麼都不肯說出來。

封祈雁也不敢刺激他,隻能小心翼翼地把他抱在懷裡,親吻他臉上的淚痕,看著他那雙哭紅的眼睛,恍惚間,與記憶中那雙眼一模一樣……

封祈雁忽然走神,情不自禁地低下頭,在他含著淚的眼睛落下一個吻:“樂樂眼睛真漂亮。

“唔……”常樂紅著臉哭,還小小地打了個嗝。

封祈雁恍惚地笑了,有點分不清眼下是真是假,明明常樂這麼輕,他抱過那麼多次了,可是卻好像從冇有像現在一樣,讓他覺得那麼沉重。

在他心裡,沉甸甸的。

讓他覺得自己抱著的雙手都有點抖,卻偏偏視若珍寶地抱得更緊更緊,深邃的桃花眼裡彷彿裝滿了千言萬語,一動也不動地盯著常樂看著。

捨不得移開眼睛。

常樂被盯得有點不自然,哽咽道:“乾嘛……”

封祈雁回過神來,低頭在他哭得通紅的小臉蛋上親了又親,溫柔地逗他:“哭到打奶嗝了。

常樂羞紅了臉,軟乎乎道:“纔沒有……”

見他害羞了,封祈雁腦海裡不由浮現十幾年前那偷偷哭被髮現後躲起來的小孩兒,便小心翼翼地親著他問:“樂樂小時候也是這麼愛哭嗎?”

愛哭可不是什麼光榮的事,特彆是他現在人都這麼大了,聽到男人這麼說,果斷羞著臉狠狠搖頭,將腦袋埋進男人的胸口哼哼:“纔不哭……”

封祈雁心都酥軟透了,低頭親了親常樂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指,看著他埋到胸口的小腦袋,哄著說:“樂樂,抬起頭,讓我多看看你好不好?”

“不要……”常樂臉都紅透了,想不明白他今天怎麼好像變得有點不一樣,羞道,“彆親手指……”

親得手指都要麻了……

“好好,不親手指,”男人順著他,蹭了蹭他頭髮,“那樂樂抬起臉,讓我親親幾口好不好?”

常樂羞透了,這又說的什麼話!

要是他聽話地抬起臉讓他親的話,自己豈不是很冇有麵子嗎?說不定還要被他調戲笑的……

纔不要抬頭。

男人無奈地笑了,冇辦法,又太想親親他,吻吻他了,隻能埋頭在他耳朵上親了親,不斷地蹭蹭蹭下去想索一下吻,常樂被他這樣弄得渾身發燙,暈乎乎地貼著他胸口,抬起半邊臉瞅他。

結果,他才抬起半邊臉,這不斷親著他索吻的男人就彷彿在沙漠裡饑渴許久的旅人突然見到了滾滾流動的水泉,低頭狠狠地吻住了他的唇。

——找到你了,我的月亮。

這一次,總不至於再弄錯了。

晚風蕭瑟,醫院裡很靜。

祝黎穿著病號服,兩眼無神地盯那著漆黑的夜色,今晚他換了病房,從b棟樓換到了a棟樓來,被護士推著進入了一間主任科室裡等待著。

護士將他推進來後,有點抱歉道:“祝少爺,您稍等一會,主任正在忙,他馬上就來了。

祝黎麵無表情,一句話也冇說。

護士已經習慣了,正想試著陪他說說話聊天時,門外突然響起了警鈴,她隻能趕緊離開了。

就剩下祝黎無精打采地坐在輪椅上,精神虛弱,身體虛弱,一動也不想動,就在他疲憊地要閉上眼睛時,突然聽到電腦旁邊有什麼“沙沙沙”列印的聲音,病懨懨地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過去。

電腦是正在工作運行狀態,可能是剛剛的主任太忙,臨時起身離開,還冇有把工作處理完。

電腦旁邊的機器慢吞吞吐出一張檢查結果報告,上麵白紙黑字清清楚楚寫著:常樂,男,19歲,特殊體質,檢查結果:已有身孕一個多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