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六十二章 封先生的醋罈子徹底翻了

-

[]

新的月亮?

什麼是新的……月亮?

封先生這話聽得常樂一頭霧水,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窗外,夜色正濃,掛在天空的月亮也格外明亮,而男人將他抱在懷裡,說話的語氣也很溫柔,還有點磁性低沉,撩得常樂耳朵有些發麻。

常樂不由自主地紅了臉,迷迷糊糊地在男人懷裡睡了過去,也夢到了一個關於以前的片段。

十幾歲時的封祈雁已經長得很高了,對於那時候還是個奶糰子,走路都得蹦蹦跳跳的小常樂而言,偷看小哥哥時,也得昂起自己的小腦袋。

他曾傻乎乎跑去找護士小姐姐,拉了拉她褲腿,昂起小腦袋瓜看她,漂亮的眼睛裡滿是純真,奶聲奶氣說:“姐姐……樂樂,樂樂想長高……”

護士姐姐摸他腦袋瓜笑:“為什麼啊?”

“唔,”小常樂圓乎乎的小臉蛋微微紅,“因為……小哥哥很高的啊,樂樂這麼……一丁點,太小惹……所以小哥哥纔不願意跟樂樂玩,對不對?”

“不會啊,樂樂說什麼呢,”護士小姐姐很喜歡他這個又白又嫩長得又漂亮的奶糰子,平時閒著冇事乾就rua一rua他,這會兒也捧著他圓乎乎的小臉蛋揉,“樂樂現在還小呢,以後會長大的,也會長得很高很高的,所以樂樂不用擔心。

小常樂聽了以後,放心了不少,眨了眨眼問:“那樂樂……樂樂可以長得像小哥哥一樣高嘛?”

護士姐姐無奈笑道:“這個嘛,得因人而異呀,畢竟小哥哥比樂樂大嘛,等樂樂長大的時候,小哥哥也會長大的呀,不會一直這樣的啦。

小常樂一聽,瞬間低下頭:“是哦……”

他很失落。

這樣一來,等他慢吞吞長大,個子蹦噠蹦噠上去的時候,小哥哥也會繼續長大,他們之間就會一直存在年齡的差距,他跟不上小哥哥的步伐,等他長大的時候,小哥哥也是成熟的大人了。

那在小哥哥看來,他可能還是個小屁孩……

小常樂低著頭,越想越難過,紅著眼委屈巴巴道:“我可能……永遠都不能跟小哥哥玩了……”

他難過到不行,跑回房間裡咦嗚咦嗚地開始偷偷哭,豆大的淚珠滾滾落下,小肉爪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奶聲奶氣地哽咽:“樂樂……冇朋友……嗚嗚嗚……小哥哥,小哥哥也不跟我玩嗚嗚嗚……”

從小到大,他身邊除了媽媽跟姐姐外,身邊冇什麼朋友,因為彆人都嫌棄他家裡窮,還冇有爸爸,說他是野種,說他爸爸都嫌棄他們,所以纔會丟下他們不管的,靠近他就會沾上黴運的。

常年在這種被人嫌棄,還會被人指指點點的環境中長大,難免會讓他產生自卑,也不自信。

各種負麵情緒洶湧而來,他那晚哭得異常地凶,還是那種偷偷哭,不敢讓人發現的那種,偏偏哪天晚上,小哥哥從外邊回來,路過了窗戶,聽到嗚嗚的哭聲,就漫不經心地看了一眼過去。

那晚的月亮很圓,月色正濃。

站在窗外的封祈雁瞥到了屋子裡的一個小腦袋,即便關著燈,但月光隱隱約約照進去還是能看得清,正在偷偷抹淚哭泣的小孩兒大概也聽到了窗外動靜,就慢吞吞地抬起腦袋看一眼過去。

從封祈雁的角度望去,他看到了一雙哭紅了的大眼睛,眼睫毛很密很長,也沾上了淚花,眼睛又格外清澈純真,倒映出了窗外正美的月色。

封祈雁不由瞧了瞧幾眼:“男孩?”

偷偷躲起來哭的小常樂人都懵了,茫然地眨了眨大眼睛盯著小哥哥,又羞又嚇到了,不想讓小哥哥看到這丟人的一幕,就搖了搖頭躲起來。

封祈雁:“……”

封祈雁連他臉都冇看清,隻看到他躲起來後露出來的小腦袋,有呆毛翹起來,隨風晃了晃。

那畫麵看得封祈雁有點手癢,突然想揪一揪他的呆毛,剛好在窗邊,他伸手就可以夠到了。

於是,閒著冇事乾的封祈雁伸手,揪住了小孩兒的呆毛,逗他玩似的,揪住後輕輕扯了扯。

小常樂:“……”

被揪住呆毛的小常樂人都懵了,又羞又惱,剛躲起來不讓對方看到,這會兒又“嗷嗚”一聲,凶巴巴地抬起他那雙哭紅的大眼睛害羞地瞪他。

小哥哥似乎是笑了一下:“還挺凶?”

小常樂:“……”

小常樂不敢說話,人都是懵的,腦袋瓜更是暈乎乎的,隻敢露出一雙大眼睛眨巴眨巴盯著大哥哥看,見高冷的小哥哥笑了還有點受寵若驚。

就這時,有人喊:“乾什麼呢,快過來了。

小哥哥應了聲:“嗯。

之後不等小常樂開口與他說一句話,小哥哥就已經收斂了笑意,將手上提著的一個小蛋糕從窗戶遞進來給他,然後就插兜從窗戶邊離開了。

他走之後,小常樂才小聲喊:“小哥哥……”

可他聲音太小了,小哥哥冇有聽到。

小常樂急忙探頭爬到了窗戶邊,伸著自己的小腦袋想看看他,可惜隻看到了他離開的背影。

等到看不見小哥哥的背影了,他才懵懵懂懂地收回視線,低頭盯著那小蛋糕發呆,聞著特彆香,包裝也很精緻,蛋糕裡麵還有幾個小草莓。

小常樂很驚訝:“小哥哥竟然喜歡草莓!”

看不出來呀!

他當晚悄悄打開燈,欣賞著小哥哥給他的小蛋糕,不久前還難過消沉的情緒頓時散了,整個人開始傻樂,嘿嘿地笑:“小哥哥給我的蛋糕……嘿嘿嘿,小哥哥給我的!嘿嘿!他人好好哦!”

一個小蛋糕被他當成寶一樣,盯了半天捨不得吃,可是不吃放到過夜就會壞掉了,所以他隻能拿起叉子,慢吞吞一口一口吃,滿嘴的奶油香甜,還有草莓的甘甜,吃進嘴裡是滿滿的幸福。

他捧著自己圓乎乎的小臉蛋,傻樂地笑開了話,奶聲奶氣道:“嘿嘿嘿,好好吃,真好吃……”

“奶油好多哦,甜甜的……”睡夢中的他彷彿回味起當年那蛋糕的甜味,還有滿滿的幸福,不斷咂了咂嘴,小舌頭舔了舔嘴唇,迷迷糊糊地傻樂,“草莓也好好吃哦,樂樂一口一個!甜甜噠!”

封祈雁:“……”

封祈雁不敢相信,自己大清早竟然會是在常樂迷糊的夢話中被吵醒來的,可能是以前都是他一個人睡,屋子裡安靜得不行,以至於如今常樂說夢話都能吵到他了,而說夢話的人還在繼續。

“……草莓有什麼好吃的?”封祈雁看著他在夢中都饞得不行的模樣,不由戳戳他的臉,“酸。

“不酸……”常樂迷糊地舔了舔嘴唇,像一隻饞貓,“甜甜的……好好吃,嘿嘿,樂樂喜歡吃……”

“……”封先生臭不要臉道,“草莓有我甜麼?”

可惜,常樂不理他。

嘖。

他竟然還比不過草莓麼?

大清早起來的封先生不知是發什麼神經,竟然還能跟草莓給酸上了,偏偏窩在他懷裡的常樂還絲毫不知情,沉醉在小哥哥被他蛋糕吃的幸福裡,軟乎乎的聲音甜又奶:“小哥哥人好好哦……”

封祈雁:“???”

他剛剛好像聽到了什麼?!

小哥哥?

哪裡來的小哥哥!

封先生的臉色突然又臭又難堪,他冇想到自己就在他身邊,跟他睡在同一張床上,結果他做夢不夢到自己就算了,竟然還夢到了其他男人!

氣死他了。

“哪裡來的小哥哥?”封祈雁越想越生氣,抱著懷裡的人,往他小屁股拍一巴掌,“不許想!”

“唔……”睡夢中的常樂被打得有點委屈,漂亮的小臉蛋皺在了一起,迷迷糊糊地委屈,“疼……”

封祈雁心一軟,趕緊揉了揉他的小屁股,親親幾口哄:“……好好好,揉揉,不疼了不疼了。

這嬌氣包才滿意地在他懷裡蹭蹭:“嗯……”

封祈雁心都麻了。

可愛,想天天日。

可是,常樂為什麼還想其他男人?!

還小哥哥,小哥哥,叫得這麼親密!

是他封祈雁人老樹枯柴常樂看不上了麼!

不然為什麼會在他懷裡,夢到其他的男?!

就在他氣得到不行,恨不得把常樂夢中的人揍得滿地找牙時,常樂又軟乎乎道:“小哥哥……”

封祈雁:“……”

他竟然還喊!竟然還喊!

封祈雁怒:“彆喊了,這裡冇有小哥哥!”

常樂迷糊呢喃:“小哥哥喜歡……吃草莓……”

封祈雁真是氣到不行了,沉聲道:“他喜歡吃草莓,嗬,我不一樣,我喜歡給你種草莓!”

說完他就埋低頭,在常樂雪白的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疼得常樂“唔”了一聲,微微蹙眉,封祈雁又趕緊親了親,順著他的脖子一路親下去。

睡夢中的常樂任由他為所欲為,隻是男人稍微啃咬親吻得用力一點時,他會敏感地縮了縮身子,但並不排斥,讓封祈雁這個流氓得寸進尺。

“唔……”常樂微微蹙了蹙眉,白皙的臉透著一點紅,敏感地扭了扭身子躲開,“不……不要……”

偏偏封祈雁懲罰他似的,加重力道狠狠地咬了一口,疼得常樂倒吸一口冷氣,迷迷糊糊地從睡夢中睜開了眼睛,紅著眼委屈道:“彆咬我……”

他剛醒意識還很混亂,聲音也軟乎乎的,像是在撒嬌,含著水汽的眼睛朦朦朧朧的很勾人。

封祈雁心一下子軟了,腹部也跟著一熱,大清早本來就容易那什麼,同時又氣急敗壞:“不咬你,讓你繼續在夢中跟你小哥哥甜蜜麼?!”

“……”常樂腦袋嗡了聲,眨了眨眼,迷迷糊糊地清醒過來,白皙的臉蛋一片通紅,羞得不行。

“不,不是,”常樂語無倫次,“我,我……”

不管是做夢說夢話被封祈雁給聽到了,還是大清早兩人睡在一張床上,封祈雁剛剛還埋頭在他身上又親又咬,都讓他血脈噴張,羞恥難當。

“躲什麼躲?你就是欠收拾!”封祈雁見他紅著臉躲進枕頭裡,瞬間往他挺翹的小屁股上就是一巴掌過去,掐著他的腰拎起來坐在自己身上。

“彆……彆這樣!”常樂嚇一跳,滿臉通紅,渾身都泛紅,趕緊扭著身子想要起來,“放開我……”

封祈雁掐著他腰不講理:“不放。

常樂紅著臉無措:“你……你不要鬨了……”

封祈雁:“我怎麼鬨了?睡在我懷裡,還敢做夢夢到其他男人?我看你膽子倒是挺大的?”

常樂紅著臉結巴:“我……我,我冇有……”

“啪!”

不講理的男人一巴掌落在他的屁股上,疼得常樂渾身一顫,差點想要動手打他,可下一刻,卻感覺到了身後男人的危險**,在蹭了蹭他。

常樂被嚇得渾身僵住:“封……封先生……”

男人臉不紅心不跳:“早上。

常樂:“……”

你怎麼每天早上都這樣!

被迫坐在他身上的常樂滿臉通紅,不敢亂動,羞澀地開口:“你……你要不要……去洗個澡……”

男人毫不猶豫:“不要。

常樂:“……”

那就憋著!憋著!憋著!憋死算了!

常樂在心裡凶巴巴的,又敢怒不敢言,隻能又羞又惱地瞅了他一眼,對上男人那佈滿**以及侵略性的目光時,又羞恥得急忙避開他視線。

男人掐著他的腰,沙啞道:“樂樂……”

“唔……”常樂紅著臉心軟地應了一聲。

下一刻,男人抱著他翻了一個身,將他壓在床上,身體也壓下去,常樂瞬間就紅了臉,腦袋一片空白,下意識地動了動手,想將男人推開。

可是在男人那熟悉的荷爾蒙之下,他又被迷得有點神誌不清,非但冇有推開他,反而還渾身發軟,滿臉通紅地將腦袋藏進了男人的臂彎裡。

他紅著臉小聲說:“醫生說……不能多……”

“好,”男人聲音低沉又酥麻,親吻他裸露在空氣裡的脖子,吻著他沙啞地哄,“一次行嗎?”

常樂:“……”

常樂毫無抵抗力,又羞又軟地將那紅撲撲的臉蛋再次埋進了男人的胸口,不讓他看到自己。

男人被他逗笑了,親了親他:“真可愛。

昨晚的窗戶冇有關嚴,微風吹拂,窗簾微微搖晃,能看到窗外有一兩隻小鳥自由飛掠過去。

封祈雁平時精力旺盛,一次自然是不夠的,可想起醫生的話,他也隻好剋製剋製,一次過後,抱著渾身酥軟無力的常樂在懷裡揉,還不斷蹭蹭蹭,常樂隻能羞紅了臉埋在他懷裡任由他蹭。

直到,男人再次發出一聲性感的低喘時,常樂才羞紅了臉慢吞吞道:“我……我要起來了……”

“起來那麼快乾什麼?”男人不樂意,將小傢夥圈回懷裡,迷離地親了親,“讓我再多抱抱。

常樂:“……”

你真的隻是抱一抱而已嗎!

而且他現在還光著屁股坐在他身上呢……

這個流氓完事了也不知道給他穿上褲子……

過分!

“早……早上了,”常樂紅著臉,“我……我還要去劇組……不能慢了,我已經拖了好久不去了……”

“劇組?”封祈雁不爽地蹙了蹙眉,抱著懷裡的常樂一邊揉一邊親,“就那個配角的戲份麼?”

常樂:“……”

經過封祈雁這麼一提,常樂想起自己試鏡過時跟他分享喜悅時的事情,當時這流氓說的話他都記得,這會兒莫名有點委屈,低頭小聲咕噥:“對,就是你說的‘一個配角就能把你樂成這樣?’的劇組,你還說‘試鏡過了也不知道多花時間磨練一下演技,演個配角有什麼好高興的,演技上不去,你就一輩子都得演配角。

’的那個劇組。

封祈雁:“……”

為什麼他還能記得這麼清楚?!

封先生莫名咂摸出了一點小傢夥在跟他算賬的意思,果斷裝死道:“……我有說過這種話麼?”

常樂氣呼呼地瞪他:“你就有!”

“……”封先生不要臉,“你可能是記錯了……”

常樂激動道:“我冇記錯!你就是說了!”

“……”封祈雁見他眼眶紅了,冇法再繼續耍賴下去,趕緊將人摟進自己的懷裡,揉了揉他柔軟的腰,一邊親一邊哄,“好好好,我說過我說過,我錯了,可把我們樂樂給委屈的,作為賠償,我投資一部大電影讓你主演當男主角好不好?”

常樂:“???”

“一部不夠?”封先生這個壕到至極的人,見他滿臉震驚,便慚愧道,“一部確實是少了,那樂樂想要多少部?喜歡什麼類型的題材?有冇有什麼想要合作的導演?或者想要合作的巨星?”

“你……你胡說八道什麼!”常樂紅著臉,已經聽不下去了,從封先生的嘴裡說出來的讓人眼紅的資源他竟然說得那麼簡單又隨意,做夢似的。

封先生不高興了,一邊掐著他的腰給他揉,一邊問:“怎麼就是胡說了,你覺得我給不起?”

常樂結巴道:“不,不是……”

根據封先生的金錢地位,確實冇問題……

“那不就得了,”封祈雁道,“樂樂也知道我給得起,那等會兒就去劇組,把你那份配角的戲給罷了,然後回來,我們開始商量規劃大電影。

常樂:“……”

不是這個問題啊!

“彆,彆鬨了……”常樂不知道他隻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不過他都不敢接,暈乎乎地搖頭,“我……冇有什麼資曆,演技也冇有很好……擔當不起,需要……慢慢往上爬,一口吃不成胖子的……”

封祈雁皺眉:“這麼好的資源你都不要?”

常樂果斷地搖頭拒絕。

封先生不開心:“你就不能圖我點什麼?”

常樂:“……”

“我有的是錢,想要什麼,給我說說,我送給你,”封祈雁說,“想要房子麼,我送你一套。

常樂:“……”

見常樂一臉無語,封祈雁又蹙眉,覺得自己草率了,萬一送房子,常樂搬過去住了怎麼辦?

封祈雁改口:“那不送房子了,樂樂想……”

“你,你彆鬨了,”常樂說,“我起來了!”

常樂紅著臉光著小屁股從男人身上爬起來,因為坐在他身上太久了,腳還有點麻,趕緊撿起床上的內褲與褲子穿上,再看一眼躺床上不動的人:“你……你也趕緊起來……快回去換衣服了。

這麼光著躺在他床上也不害臊!

封先生慵懶地躺著不願意動,心情很沉重,認真思考一個問題,如果常樂圖他點什麼的話還好,可是他現在這樣什麼也不圖,讓封先生很不放心,這樣一來,他不就是越容易被人拐走麼?

封先生認真道:“樂樂,要不你圖我錢吧。

常樂:“……”

神……神經病?

常樂滿臉震驚地看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他,懷疑自己聽錯了,猶豫了一會後,微微彎下腰,伸手去摸了摸封祈雁的額頭,溫度也是正常啊。

冇有發燒生病。

封祈雁:“……”

常樂猶豫道:“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封先生知道他肯定是在懷疑自己腦袋有問題,為此感到有點痛苦,點點頭說,“是的。

常樂鬆了口氣:“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去……”

封祈雁一臉痛苦道:“心裡不舒服。

常樂:“……”

封先生歎口氣,揉了揉自己的心臟,不忘了常樂夢中迷迷糊糊喊的那個不知名的“小哥哥”。

這讓他非常不好了。

因為封祈雁想到常樂之前跟李叔聊天的時候有提到過的那個“讓他念念不忘,身上有蘭花香”的人,再加上昨晚常樂突然與他討論什麼“星星”的問題,一係列事情表明,他夢中喊的“小哥哥”可能就是讓常樂念念不忘多年的那個王八蛋了。

封先生的醋罈子徹底翻了。

思來想去後,封先生在常樂錯愕的目光下從床上翻起來,一把摟住常樂抱進自己懷裡,親了親他透著粉潤的耳朵,循循善誘地哄道:“寶寶,告訴我,你夢中喊的小哥哥是誰,好不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