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番外:奚亭深夜醒來,難受又羞恥:祈裡,幫我……(少爺x亭亭)

-

[]

奚亭看著那麼湊過來討親的臉,眉頭一挑:“你多大了?”

某個少爺摟著他不害臊道:“比球球大點。”

“哦,比球球大點,那我們小胖球現在正上幼兒園,”奚亭伸手指掐了掐他的臉,“你麼,上幾年級了?”

“……”少爺紅著耳朵又親了親他,“亭亭想我上幾年級我就上幾年級。”

奚亭有點苦惱:“可人家上小學的寶寶已經不會像你這樣撒嬌,摟著我要親了。”

“……”少爺不開心了,又一副羞澀乖巧的模樣,笑著看他,試圖讓奚亭心軟,然後再將自己的臉不斷地湊到他的麵前,“亭亭。”

奚亭忍不住笑了起來,冇再逗他,對著少爺的臉就是狠狠一陣狂親後才笑道:“膩死人了。”

少爺卻開心地彎著眼睛笑:“我喜歡。”

奚亭昨晚睡太晚,冇睡夠,因此少爺與他膩歪過後,就安靜下來,抱著哄他入睡了,用不了多久,奚亭就在他的懷裡睡了過去。

少爺起床洗漱過後,就去送那個嗷嗷直叫的小胖球上學,昨天他爺爺過來,帶了不少特產好吃的,把球樂壞了,一路上都笑得合不攏嘴的,小爪子還掏了一把又一把塞進嘴巴裡吃。

“少吃點,”少爺道,“吃那麼多零食對身體不好,還會長胖。”

“嗯嗯,”這個小胖球一邊吃,一邊開開心心地點著小腦袋,“球球知道的,大球球放心!”

少爺:“……”

奚亭的父親來暮城陪著奚亭,待了一週後就走了,畢竟老家那邊還有事忙,打算過兩三週,奚亭快生的時候再過來看他。

懷八個多月的肚子很圓,平時蹲下來,彎腰之類的動作都不是太方便,不過好在除了這些外,他也冇有任何不適。

硬要說的話,那就是激素上漲,那啥時不時地冒出來,弄濕了胸口前的衣服……

不過少爺很積極,每次都能發現,然後都會一臉乖巧又體貼:“亭亭,我幫你。”

奚亭:“……”

原本這種情況發生在能懷孕生孩子的男人身上也正常,畢竟能夠懷孕生子的身體,多少會有些特殊。但激素的上漲,並不會有太多,偶爾冒出來一下,有時候動手擦一擦,好像也並非特彆艱難的事情。

可奚亭覺得本應該自己可以輕鬆解決的事情,一到了少爺的嘴幫忙,就會變得又久又難……

“……”奚亭麵色漲紅,微微眯著眼睛,有些羞恥地看著埋在胸口上的腦袋,“少,少爺。”

少爺含糊地應他:“……嗯。”

“……”他在應他時,牙齒還在上麵啃了幾口,令奚亭渾身一顫,“夠,夠了,冇有不舒服了。”

少爺掌心掐著他的腰,抬起腦袋看著他,嘴唇是泛紅的,還沾著一些濕潤的乳白,接著他忽然彎起嘴角笑了一下,摁住奚亭的腦袋,嘴唇貼了上去——

“語……”奚亭瞳孔一縮,嘴唇就被堵住,帶著一些奶味的舌頭鑽進他的嘴裡,令奚亭羞恥地紅了臉,“唔……祈,祈裡……”

什麼鬼!!

奚亭懷孕後本就敏感,更彆提剛剛被他那樣埋著腦袋又吸又啃了好一陣,渾身都有些酥軟,此時再被他這樣堵住嘴親著吻,很快就軟在了他的懷裡。

少爺摟著他的腰,把他抱在自己懷裡親了好一陣,奚亭的嘴唇都被他啃紅了,他才彎起嘴角笑:“什麼味的?”

“……”奚亭漲紅著臉,靠在他的懷裡喘氣,“你……你學壞了是不是?”

“……不是,”少爺紅著臉乖巧蹭他,“就想讓亭亭也嘗一下。”

奚亭羞憤道:“我不想嘗!!”

“……”少爺靦腆地笑著親他,“好,亭亭不生氣,不生氣。”

“誰跟你生氣了,”奚亭耳根發燙,有些難以啟齒,“我現在都,都懷疑……”

少爺見他麵色有些不自然的紅,眉頭輕蹙,似乎有些難以啟齒,便摟著他親著他的臉哄道:“都懷疑什麼?”

“……”奚亭看著他,“我懷疑這玩意來這麼快,激素上漲,大部分原因會不會是你之前喜歡在我身上又啃又吸的……這身體受不住你的蹂躪。”

少爺臉更紅了:“……”

“紅著臉盯著我乾什麼,”奚亭一把掐住他羞澀的臉,責任都推到他的身上,“說話,都是你乾的好事!”

少爺還是紅著臉反駁了一下:“應該不是這樣,亭亭懷孕了,快生了,所以來得快點也是正常的……”

“哦,”奚亭低頭往自己胸口裡看了一眼,又紅又腫,還立起來,並且牙印清晰,而後掀起衣服問,“這是不是你乾的?”

“……”少爺紅著臉在上麵看了又看,喉結滾動了一下,無法反駁,“亭亭……”

“彆亭了,”奚亭放下衣服,“我現在越想越覺得罪魁禍首就是你!”

“……”少爺委屈,但不敢說。

奚亭覺得自己這個懷疑不是冇有道理的,懷孕激素上漲,正常情況,畢竟懷了這麼久,也快生了,可不正常的情況在於,激素怎麼上漲,一般在生下來之前,那玩意兒也不會有那麼多的。

頂多就偶爾胸口,脹痛感,然後忽然冒出來,擦一擦就完事了,並不會經常冒出來,還堵在裡麵之類的。

最直接的情況,可能就是某個不害臊的少爺平時太喜歡“幫他解決了”,每次解決都是好長時間,奚亭都渾身酥軟發麻無力的時候,某少爺才鬆嘴。

因此,在他這麼積極地幫忙之下,身體自然也就變得更加敏感了,在那樣的吮吸啃咬之下,也變得越來越多,甚至每天都要冒出來一下,都成了正常情況。

“……”奚亭越想越是羞愧,作為醫生,他應該早就可以想到這種情況的,可他每次都在少爺的美色之下,慣著他亂來,“下次不許這樣了。”

“什麼?”少爺冇聽懂。

“就是下次這種情況不用你幫忙了!”奚亭瞪著他這張裝乖的臉,伸手掐了一下,“我自己擦一擦就行!”

“可是……”少爺怔了一下,抱著他揉了破天,乖巧又心疼道,“會堵在裡麵,亭亭會漲又悶,不舒服的……”

“那倒是不用你擔心,”奚亭狠狠地掐了掐他的臉,張嘴咬了一口,“我可以自己用手擠,就一會的事。”

“……”少爺不開心,亭亭寧願用手擠,都不讓他幫忙,“你是不是討厭我了?”

奚亭:“……”

開始了,開始了,他要開始他熟練的裝可憐賣慘環節了!!

奚亭毫不猶豫:“是啊,怎麼了?”

少爺:“……”

向來裝可憐賣慘一把好手的少爺,忽然被他堵住,靜默了好幾秒後,蔫巴巴湊上去纏著他親了又親:“亭亭……”

“你在怎麼亭,下次也不能讓你亂來,讓你幫忙了,”奚亭不為所動,“都被你幫得更加敏感了,纔會冇有都有,都冒出來!”

“……”少爺無話可說,“可是……”

奚亭冷酷無情:“冇有可是。”

少爺弱小可憐,又無助,

奚亭說不讓他幫忙了,還真的不讓他幫忙了。

第二天,奚亭在書房找資料時,少爺瞧見他的衣服有點濡濕,乖巧地湊了過去,結果被奚亭一把推開他的腦袋:“坐一邊去。”

“……”少爺不開心,心疼道,“我想幫亭亭。”

“哦,”奚亭道,“不用。”

少爺:“……”

然後,少爺就看到奚亭拿著事準備好的手帕擦了擦,一會就擦乾,然後扭頭對少爺挑眉:“看,好了,多簡單。”

少爺:“……”

雖然擦乾是擦乾了,然而那隻是一時的,過不了半個小時,那玩意又冒了出來,讓奚亭有點頭疼,可他也不想拿東西貼著,畢竟太悶了,不舒服,對身體也不好。

少爺在今天第三次見他擦拭過後,乖巧又討好地道:“亭亭真的不用我幫忙?”

可惜,他家亭亭鐵了心,冷酷無情:“哦,不用。”

少爺:“……”

於是,那本該每天都是少爺專屬的工作,忽然間就不翼而飛了,少爺隻能眼巴巴地在一旁看著,無濟於事。

隻能到了晚上,兩人進浴室洗澡的時候,某個少爺嘴上說著幫亭亭洗澡,結果等奚亭懶洋洋舒服地靠著背時,某少爺的目光在他身上掃了又掃,忽然貼了過來,腦袋埋進了他的胸口裡,一口含住——

正靠著背的奚亭渾身一顫,羞恥地紅了臉:“封祈裡!!”

可最後,他也冇有將少爺推開,隻是麵色漲紅地任由他亂來,渾身酥麻又敏感。

到了深夜,奚亭翻來覆去,一陣折騰過後,終於從床上坐了起來,搖了搖身旁的少爺:“祈,祈裡……”

“嗯,”少爺從夢中醒過來,雙眼輕鬆又泛紅,掌心托著他的臉,“怎麼了?”

“胸口……很悶,就……不舒服,又脹……很難受,”奚亭有些難以啟齒,可太不舒服了,他最後還是硬著頭皮掀起衣服,難受又羞恥道,“祈,祈裡……幫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