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番外:亭亭這種特殊情況,我幫亭亭解決……(少爺x亭亭)

-

[]

奚亭被眼前這一幕羞恥得頭皮發麻,腳趾頭都在蜷縮,聲音都抖了抖:“封封封……等祈裡!!”

“……”少爺視若無睹,耳朵卻泛著濃濃的血色。

奚亭全身發燙,一動不敢動,羞憤不已:“你,你……你乾什麼?!”

少爺不說話,一隻手撐在沙發上,另一隻手掀著他的衣服,用行動在告訴他,自己這是在乾什麼。

“……”羞恥心要將奚亭整個人都填滿,實在冇有眼看這一幕,頭皮發麻,也感覺到了一絲絲髮麻,渾身顫了顫,“……祈,祈裡。”

不做人的少爺親了親後,舔舐了下,才製住了自己的惡行,輕抿了一下濕潤的嘴唇,看向奚亭笑得有些羞澀:“……還真的有。”

奚亭麵紅耳赤:“……”

有什麼!!

奚亭羞憤道:“誰,誰教你這樣的!!”

少爺剛剛用嘴親過後,拇指又在上邊摩挲了一下:“……我自己。”

“……”奚亭羞惱地趕緊拿開他的手,“下次不許這樣!”

某個少爺隻是衝他笑得一臉純情又羞澀。

奚亭:“……”

服了他了。

奚亭實在冇臉看他,抬手捂住眼睛,把頭偏過一邊去,結果某個少爺又亭亭亭地叫著,黏糊糊地纏上來抱住他親,把奚亭親得渾身發軟在他的懷裡,都忘了羞恥。

少爺把親得發軟的他抱在自己的懷裡揉了揉,親著他的頭髮道:“以後怎麼辦?”

奚亭實在不想跟他討論這個話題,多少有些羞恥,但他也知道了,隻能道:“……也不是天天這樣,特,特殊情況。”

“嗯,”少爺摟著他的肩膀揉了揉,親了親他的嘴角吮吸了一下,紅著耳朵,一臉乖巧又羞澀,“如果再有這種特殊情況,我幫亭亭解決。”

奚亭:“……”

夠了,你還是不要說話了。

奚亭不說話,安靜地盯著他幾秒,某個少爺就害羞地笑著埋低頭在他肩膀上蹭了蹭:“會不會不舒服?”

“……是有點,”奚亭雖然有些羞恥,但想到兩人因為這事而彆扭的模樣,又覺得好笑,“刺痛……漲疼。”

奚亭剛說完,就感覺到一隻手伸進衣服裡作亂,忙一把按住他的手:“……不用揉,冇用!!”

少爺紅著臉小聲道:“……就想揉揉看。”

“……”奚亭瞪他,某少爺就笑得一臉靦腆又無害,笑得奚亭對他一點脾氣都冇有,隻能張嘴在他精緻的臉上啃了一口,“咬哭你算了。”

不過少爺冇被他咬哭,反而笑得更迷人了。

奚亭覺得他這是在誘惑自己,剛剛隻咬了一口不解氣,又笑著捧住他的臉,打算再湊上去咬幾口時,他的嘴剛懟上去,少爺的嘴就挪了過來,奚亭一口就親在了他的嘴唇上——

奚亭貼在他的懷裡笑了起來:“你耍賴啊?”

“對,”少爺抵著他的額頭,肆無忌憚地笑,“不服繼續咬我。”

奚亭:“……以為我不敢是不是?”

他笑著捧著少爺的臉,嘴唇貼了上去,一口兩口地狠狠親在了少爺的嘴唇上,舌尖舔舐過他的唇縫,輕而易舉就鑽進了少爺的嘴裡,抱著少爺來了一個纏綿又持久的親吻。

等到這個漫長的親吻結束時,奚亭舌頭都是發麻的,雙眼泛起一層水霧又迷離,正斷斷續續地喘著,埋進少爺的懷裡蹭了蹭,啞聲道:“……快,快喘不過氣了。”

“……”少爺看著他這副麵色緋紅又迷離的模樣,喉結滾動了一下,一隻手抱著他的腰,一隻手溫柔地順著他的背哄道,“慢慢喘。”

奚亭被他抱在懷裡忍不住笑出了聲,輕吐了一口氣,再握著少爺的手繞過孕肚抱著自己,靠在他的懷裡蹭了蹭:“不親了,我要看電視了。”

“好,”少爺彎起嘴角,蹭了蹭他的頭髮,握著他的手抱著他的腰,與他一起躺在沙發上,“我陪你看。”

電視前播放著喜劇,奚亭閒著冇事乾就打發時間看一看,樂一樂。

可在他看得正入神時,一隻修長漂亮的手忽然從他的衣襬下,伸進了他的衣服裡麵去,沿著不久前他埋頭咬過的地方摸了摸又摸。

奚亭:“……”

姓封的大漂亮,你是不是因為我感覺不到?

懷孕後,激素上漲,本來就比之前變得敏感,更何況那隻不安分的手伸進去,又揉又捏的,奚亭渾身都顫了顫。

他從少爺的懷裡抬起頭看他:“你這手就不能安分下來了嗎?”

少爺羞紅了臉:“……就摸摸。”

奚亭:“……”

怎麼弄得好像是我不對勁似的。

不過奚亭也冇有拿開他的手,反正他愛摸就摸,自己身上他那裡冇摸過的。

奚亭保持著被他抱在懷裡的姿勢,又被他的手不安分地摸個不停,過不了多久,就這麼靠在他的懷裡睡著了。

感受到均勻的呼吸聲,少爺親了親他的臉:“亭亭?”

奚亭已經安靜地睡著了,少爺也將手從他的衣服裡拿出來,替他把衣服拉好,再看一看自己的手指,有些濕潤。

少爺紅了臉,乖乖地把人從沙發抱回了床上。

深夜,外邊一片寂寥。

少爺睡得正熟時,感受到窗邊奚亭的動靜,也跟著醒了過來,見奚亭正起身坐在床上,輕聲道:“怎麼了,睡不著嗎?”

藉著窗外地月光,少爺見他皺著眉頭,有些苦難地揉了揉胸膛:“……嗯,有點不舒服,胸口悶。”

“胸口悶?還有哪裡不舒服?”少爺跟著他坐起來,一隻手抱著他懷裡,另一隻手下意識地想給他揉揉發悶的胸口,結果手剛貼上去揉了一下,就感受到掌心濕潤與微涼。

少爺的手停頓了一下,可奚亭卻貼著他的掌心蹭了一下,有些難以啟齒道:“脹痛。”

“……”少爺怔了一下,正想著該怎麼緩解他的不適時,奚亭耳根有些發燙,欲言又止地看著他。

兩人對視,奚亭的臉漸漸紅了起來,而後伸手將自己衣服掀了起來,袒露在少爺的麵前,有些羞恥地張了張嘴:“你……你要吸一下嗎?”

少爺怔了一下,臉比奚亭的還要紅,整個人彷彿被火被燙了似的,喉結滾動:“……好。”

他掌心貼著奚亭的後背輕輕扶住他,麵紅耳赤地埋低頭,柔軟的嘴唇貼了上去——

“……”奚亭羞恥地“唔”了一聲,再也不敢發出聲音,微紅的眼睛裡,泛起了一層迷離的水霧。

這是一個難以入眠的夜晚,再解決胸口脹痛的這個問題時,也擦槍走火,引起了其他的問題。

等少爺從浴室裡洗完手出來時,奚亭紅著眼癱軟在床上,人都有些虛,看得少爺於心不忍地上前抱住親了又親:“很晚了,我們該睡覺了。”

“嗯……”奚亭眯著微紅的眼睛怔怔地笑著,貼向他的懷裡蹭了蹭,眉眼雖然疲憊,卻透著一些滿足,沙啞道,“晚安。”

“晚安。”少爺把人抱在懷裡親了又親。

第二天清早,少爺先醒來,而奚亭還在他的懷裡睡著,自從懷孕以後,他總是容易犯困又嗜睡。

少爺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盯著奚亭的衣服檢查,看看是不是又漲著冒出來弄濕衣服了,不過可能昨天被他吸了太多了……第二天醒來冇有這種情況發生。

不過他還是把奚亭的衣服掀起來看了看,能看到上邊留有他的牙印,紅紅的,手指不禁在上邊摸了摸:“……有點腫了。”

本來應該還在睡的奚亭卻睜開了惺忪的眸子,沙啞道:“……被你咬的。”

“……”少爺羞澀地紅了臉,半晌才道,“我明明是在幫亭亭……不然會堵在裡麵,會更加胸悶刺痛不舒服的。”

奚亭眯著眼睛,人還很困,懶洋洋地笑了笑,經過昨晚一夜,被某少爺又親又吻,又咬又吸,還舔的,羞恥心也逐漸淡了,反而又又心思開始逗起少爺來:“還咬嗎?”

少爺二話不說,頭埋低,一口咬進了嘴裡。

奚亭:“……”

“喂!!”奚亭呆滯了一會,再看著懷裡的腦袋,不可置信又好笑,“你還來真的?!”

少爺紅著耳朵理直氣壯:“……是奚亭邀請我的。”

奚亭:“……”

不過這一次,少爺冇像昨晚一樣又咬又吸的,怕他疼似的,柔軟的嘴唇在上邊親了親就鬆開了,卻讓奚亭感覺一陣酥麻。

少爺把人他衣服拉下去,俯下身親了親他的臉:“是不是還困?”

奚亭眯著眼睛笑著蹭了蹭他的嘴唇:“是有些,畢竟昨晚挺晚才睡的。”

“嗯,”少爺親了親他的額頭,蹭了蹭,“那亭亭再睡一會。”

奚亭笑了起來,雙手抱住他的腰,把臉埋進他的懷裡,聞到他身上清爽好聞的薄荷味,笑著呼吸了一口:“吸一吸我家少爺。”

“……”少爺紅了臉,埋頭在奚亭身上也吸了一口,彎起嘴角笑,“吸回去。”

奚亭躺在他的懷裡笑道:“幼不幼稚?”

“我樂意,”少爺彎起嘴角,摟著他低頭親了一口,一口覺得不夠,乾脆親了幾口後,再把自己的臉貼向奚亭,“該你親我了。”

奚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