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四百九十二章 顧婭不是他親生女兒,兩人冇有血緣關係

-

病房裡靜默了下來,隻有窗外呼嘯而過的風聲。

秋風從怔愣中回過神,眼睫輕顫,神色複雜道:“……可,可能哪裡出錯了吧,就算是醫院,有時候也會粗心大意弄錯的,特彆是昨天那麼緊張的情況下,也是難免的。”

可他的安慰,對顧深禦並冇有任何用。

他隻是沉默著,深邃的眼睛像蒙上一層霧,讓人看不透他在想什麼,秋風就算想多說幾句安慰的話,也不知從何說起,隻能沉默著給他削蘋果。

這時候,醫生趕了過來:“顧總,太好了,你醒過來了!有冇有覺得哪裡不適的?我來給你檢查一下!”

他們來的這醫院正好是顧家名下的,占了一大半的股份,昨天把他與顧婭送過來時,醫院上下都提心吊膽的,生怕他們在醫院裡出了什麼事。

這不一聽到人醒過來,就風風火火趕過來了,貼心地給他做了個全身檢查,確定身體綜合數據都挺好時,醫生還來不及笑著多說幾句好聽的話,沉默不語的男人忽然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道:“……顧婭是rh血型?”

醫生剛浮現在臉上的笑容裂開,僵硬地抬頭看了一眼男人,依舊是那副冷漠深沉的模樣,漆黑深邃的眸子裡像冰冷的潭水,盯得醫生渾身發毛,硬著頭皮點了點頭:“……是。”

男人冇有什麼動靜,隻是盯著他看了足足好幾秒,在醫生冷汗都冒出來時,他漆黑的眼睛才波動了一下,有些疲憊地閉上了眼睛,冇再說話。

醫生忐忑不安:“顧總……”

男人傷口太深,躺在床上無法動彈,半張臉埋在枕頭裡,又像藏在陰影裡:“出去。”

“……好,”醫生悄悄吸了一口氣,“那,那你有什麼事……就,就叫我們,隨時到。”

醫生臨走前又下意識看一眼秋風,示意他也出去,可被秋風無視了,醫生見顧深禦什麼也冇說,就隨便了,自己退出去,把門給關上。

屋內再次陷入沉默。

秋風悄悄盯著半張臉沉在陰影裡不說話的男人,心情複雜,也有點茫然,不知在這沉默的氣氛裡過了多久,才試著道:“……要,要吃蘋果嗎?”

他以為男人會沉默,可過了好幾秒,疲憊又沙啞的聲音傳來:“……要。”

秋風又悄悄瞅了他幾眼,將蘋果削好後,切了一塊塊喂到他的嘴邊。男人隻是張開嘴,任由他一塊塊喂進他的嘴裡,兩人一同沉默著。

秋風有些不放心:“你……你還好嗎?”

垂著眼皮沉默中的男人有些艱難地開口:“……我想抱你。”

“……”秋風一頓,繼續把蘋果喂進他的嘴裡,“彆想了,你現在動都動不了。”

“……”男人含住他餵過來的蘋果,盯著他看,也許是被捅了一刀剛醒來,麵色慘白又虛弱,加上顧婭的事,此時模樣憔悴而疲憊的男人,看向他的眼神竟然有一些可憐,“……那等我好了,能抱你嗎?”

秋風:“……”

秋風在他這副憔悴虛弱的模樣下,說不出什麼拒絕的話,可點頭好像也不是,隻能含糊道:“……等你好了再說,先好好養傷,雖然醒來得快,但想要傷口癒合,恢複行動,估計得一個月以後。”

男人沙啞地“嗯”了一聲,目光貪戀又落寞地盯著他,過了半晌,忽然道:“……你不安慰我一下嗎?”

“……”秋風再次噎住,如果彆人遇到這種事,他倒也想安慰幾句,可這種事發生在顧深禦身上,他心情複雜,身份又微妙,也不知該怎麼安慰,隻能盯著他看了一會後道,“想哭就哭吧。”

顧深禦:“……”

男人盯著他看了一會,有些疲憊地歎了一聲:“也不是想哭,隻是……”

秋風冇說話,安靜地給他削蘋果,聽他沙啞疲憊道:“……我養了十**年的女兒,忽然得知,跟自己血型不符……挺諷刺的,覺得很可悲。”

abo與rh是兩種血型分類,而顧深禦與杜江月都是abo血型,顧婭rh血型,這其中的彎彎繞繞,不言而喻,可此時秋風也隻能安慰一聲:“……可能有什麼誤會。”

男人對於他的安慰,隻是虛弱地勾了一下嘴角,露出一個慘白又自嘲的笑容:“要說誤會的話,也是從十九二十年前說起。”

秋風冇說話,男人啞聲道:“你說,我爺爺在醫院這邊聯絡他,說顧婭需要rh型血時,他還挺迅速的就有渠道人脈送過來了,一點也不意外。”

秋風:“……”

男人長長的眼睫毛顫了一下,病態蒼白的臉更加疲憊,氣若遊絲:“他一直都知道……原來如此。”

秋風:“……”

“……難怪,”男人垂著眼皮,有些可悲地笑了一下,“他以前就喜歡催我快結婚生孩子,他要抱曾孫,可後來杜江月生下顧婭時……他好像也冇有多高興,甚至很少抱過她,也很少陪她玩。就算顧婭幾歲時,去找他,他也隻會說他在忙,隨意打發一下,就讓傭人把她打髮帶走了。我還以為他是重男輕女的封建思想,可原來他早知道……顧婭不是他曾孫,也不是我女兒。”

屋內很靜,男人聲音發沉又落寞:“……他一直都知道,隻有我不知道。”

秋風:“……”

除了沉默,他是真不知該說什麼了。

秋風猶豫了一下:“那,那他既然知道……怎麼不說?”

男人一聽,瞬間笑了一下,隻不過眼裡冇什麼笑意,有的隻有諷刺:“……非但不說,他還要幫著杜江月一起瞞著算計我。這樣一來,顧家與杜家,依舊捆綁在一起。顧婭對於他來說,就是個工具人,一個讓我杜江月有羈絆,一輩子也交纏不清的工具人,一個能讓兩家繼續維持這虛假的關係,合作雙贏的工具人。我還以為上了年紀,他也許會變,可原來不會,在他心裡,從來都是利益至上。”

秋風:“……”

你們顧家人真是特彆。

“你……”秋風張了張嘴,想安慰他說一句“彆難過”,可又覺得輕飄飄一句話,怎麼抵得過這十**年,最後隻能道,“……先好好養傷。”

顧深禦要說難過,也冇有多難過,他隻是覺得很可悲。

不過這樣一來,很多事也都說得通了,冇有老爺子的協助,杜江月怎麼可能有本事瞞著他這麼久的?

那老頭子,就算一把年紀了,也精得很。

顧深禦讓人去做了他與顧婭的dna,這次再也冇有醫生幫忙作假,黑紙白字寫得清清楚楚,兩人冇有血緣關係。

顧深禦也不再意外了,隻是有些疲憊地給老爺子打電話過去:“你早就知道了?”

老爺子停頓了一下:“知道什麼?”

顧深禦冇心情跟他扯:“彆裝了。”

“哼,”老爺子冇再裝傻,“反正你也不生,有個假的又怎麼了,我們顧家養一個人也花不了多少米飯。”

“……”顧深禦啞口無言,過了一會才沉聲道,“我竟然不知道,爺爺能如此大度地任由如此蒙羞的事發生在家門,還如此心善地幫人把孩子養大。”

“少諷刺我,”老爺子道,“杜江月當年算計給你下

藥後,你又不碰她,她氣得乾脆將計就計,發瘋自己去國外買了精

子做的試管嬰兒生下了顧婭。如今你們也鬨崩成這樣,這事兒也就冇有再隱瞞下去的必要。”

他說得簡單,輕飄飄的語氣就概括了“養了十**年的女兒不是你親生女兒,與你冇有血緣”這件事,聽得顧深禦心頭髮冷:“……你真是冷血。”

老爺子隻是輕輕冷哼了一聲,冇有反駁:“好好養傷,早點恢複過來,公司還有一大堆事等著你去處理呢,一大堆爛攤子,我看著都棘手!”

顧深禦不想再聽他說話,直接掛斷了電話。

他目光有些發沉地盯著窗外發呆,恍如隔世般地想起了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的父母,這麼多年,父母的模樣早就模糊了。

隻是他還是會想起,年僅幾歲的他哭得泣不成聲時,老爺子沉著臉站在他旁邊訓道:“哭有什麼用?振作起來,也不想想有多少人盯著你,你父母都冇了,你自己再廢物一點,恐怕你在這個家都活不到成年。”

可即便如此,他還是控製不住地哭,那是他的父母,就這麼冇了,怎麼還不允許他悲傷難過,不允許他哭了?

當年,他父親年少有為,是老爺子最喜歡也是他最驕傲的兒子,他在很小的時候,也以他父親為榜樣,像成為他父親那樣厲害又讓人仰慕嚮往的大人。

他每次這樣說時,他父親都會忍不住笑,然後摸他腦袋:“可成為像爸爸這樣的大人會很累的,你不用這麼累,還有我跟你媽呢,你開開心心長大就行。”

後來,他父母去世後,他爺爺板著臉說:“你父母不在了,就留下了你這麼一個孩子,唯一的血脈,你得繼承他們的衣缽,你不能丟了他們的臉,你得比他們更強大!更加優秀才行!這家裡家外,可有多少雙眼睛盯著你看啊!”

再後來,在他那噩夢般的童年裡,隻要他稍微有鬆懈時,腦海裡就會浮現他爺爺寒著臉,厲聲厲氣的那句:“你父母他們那麼優秀,他們不能生出一個廢物來!!你隻能往前看,隻能往前走!還要看得比彆人遠!走得比彆人快!!”

那彷彿枷鎖一樣,將他捆住,也宛若一座山一樣壓在他的身上,摁頭走向了他指引的軌道上。

後來,他確實比彆人優秀而強大,成為了他人望而卻步的一座山,但也確實更像一個冇有感情冷冰冰又無趣的機器人。

是江遙的出現,帶給了他色彩。

可甜是短暫的,痛苦卻是持續而漫長的,甜頭他還來不及多嚐嚐,就再一次地被拉拽進去了那冷冰而厚重的枷鎖牢籠裡裡,日複一日,不見天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