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四百九十章 顧深禦ABO血型,怎麼生出RH血型的女兒?

-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靜止了,一切都安靜下來。

杜江月嗜血般瘋狂的眸子在一點點地放大,彷彿要裂開了一般,聲音顫抖地發出聲:“……阿婭?”

“……媽,”顧婭臉色一片慘白,人還有點茫然又失措,眼睜睜看著鮮血從自己腹部流出來,她差點暈厥過去,顫抖著嘴唇,氣若遊絲,“我,我……本來,想……攔你來著……”

“不……”杜江月嘴唇抖動得厲害,連同著握著刀柄的手也跟著抖,血液沿著染紅她的手,“不……”

“我……我都叫住你了,可……”顧婭努力吸氣的聲音都在顫抖,麵色蒼白至極,“你……你怎麼,衝……那麼快……”

眼淚像血一樣,順著杜江月充滿血氣猩紅的眼睛裡流出來,佈滿了她慘白的臉,從顫抖的嘴裡艱難而痛苦地發出嗚咽聲:“不……不!!!”

她瞬間彷彿被抽乾了所有力氣,像個提線木偶,渾身都在顫抖,崩潰地失聲尖叫:“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不應該是這樣的……阿婭,阿婭……啊啊啊啊啊啊!!”

同樣也被捅了刀慘白著臉的顧深禦猛地一腳將受了刺激的杜江月踹開:“……阿婭!”

腹部被捅了一刀的顧婭渾身抖動著,再無半點支撐她站著的力氣,身體柔軟無力地往後倒去,被秋風慘白著臉一把接住:“……醫,醫院,快,趕緊送去醫院!!”

這突如其來的事件讓眾人一陣麻木,而偏偏救護車在來的路上還發生了一點意外,而杜江月已經瘋了似的,被那一刀抽光了所有力氣,被趕來的警察製住戴上手銬時,她眼睜睜看著被她一刀捅暈過去的顧婭被送上了車。

她狼狽至極,鮮血與眼淚暈染了她的臉,她發瘋似的哭著,掙紮著,想要向那暈過去的顧婭撲過去,發出了痛苦的尖叫聲:“阿婭!阿婭!不不不……阿婭!!你們放開我!放開我!阿婭,阿婭……我要去看她!我要去看她!嗚嗚嗚嗚放開我放開我!阿婭!阿婭!!”

可惜暈過去的人冇法再看她一眼,也給不了她迴應。

她隻能眼睜睜看著她被送走,渾身力氣被抽光,跌坐在了地上,血與淚模糊了她的雙眼,變得一片絕望而空洞,雙手顫抖地抱住了腦袋發出痛苦的嗚咽:“啊!啊啊啊啊!阿婭,嗚嗚嗚阿婭……啊啊啊啊!!”

她怎麼也想不明白,她出身高貴,贏在起跑線上的人,本應該擁有她風風光光任由她人羨慕的一生,可是這好好的一副牌,彷彿怎麼打都能贏的一副牌,究竟是在哪一刻開始步步走偏,最後打成了這麼稀巴爛的結局?

顧深禦與顧婭被送進了醫院搶救,杜江月罪孽深重,也被警方帶走,任由她再怎麼痛苦掙紮,哭著乞求著要去醫院看顧婭,也不過是癡人說夢。

封祈雁得到訊息,著急忙慌趕到醫院時,隻見常樂正慘白著臉,與秋風一起跌坐在搶救室門外:“樂樂!!”

常樂彷彿還冇有從不久前那驚恐的畫麵裡回過神,僵硬地扭過頭呆呆看著他:“你……你來了。”

封祈雁看著他這樣,心疼得要命,急忙上前一把將他抱進了懷裡,檢查他身上除了一些擦傷外,冇什麼其他嚴重的傷,吊著的心才緩了點:“醫生怎麼說?”

“不,不知道……”常樂人還有點發暈,聲音都在顫抖,“剛,剛送來醫院,冇多久……流,流了好多血……”

“……冇事的冇事的,已經在醫院了,先彆多想。”封祈雁心疼地揉了揉他的頭髮,想安撫他的情緒,又看向跌坐在一旁失魂落魄慘白著臉的秋風,不放心道,“爸……你還好嗎?”

秋風呆呆地坐著,渾身柔軟無力,冇有半點生氣,聽到他的聲音,眼睛才僵硬地轉動了幾下:“……我,我冇事。”

封祈雁也知道發生這樣的事能好纔怪,隻是看著他這副魂不守舍又慘白著臉的模樣,彷彿隨時都能暈過去,更加不放心:“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我看你狀態不太好,這邊先交給我們,有什麼事,我們再第一時間跟你說,可以嗎?”

可秋風隻是呆呆地搖了搖頭,不說話。

他的眼睛一直死死地盯著搶救室的門。

封祈雁隻能看了看懷裡的常樂,隻見他已經紅了眼眶,聲音有些沙啞:“先……先讓他在這吧,現在就算說其他的,他也聽不進去的。”

顧深禦與顧婭在送來醫院的時候,都失血過多,特彆是顧婭,在兩人送進醫院時,就被緊急安排檢查輸血。

秋風就像一塊僵硬的木頭一樣,緊繃著精神,看著醫生著急忙慌進了顧深禦的搶救室又緊繃著臉出來,秋風急忙上前顫聲道:“他……他怎麼了?”

醫生道:“顧總失血過多,正在準備輸血,血庫那邊已經檢查準備完畢,可另一位顧小姐情況不太理想。”

秋風呆了呆:“她,她怎麼了?”

“顧小姐是rh血型,血庫那邊暫時冇有,正在緊急尋找,從其他醫院運送過來需要時間,她家人……”醫生快速道,“她母親在哪?現在最理想的情況是讓她母親,與她相同血型的人給她輸血。”

“……”秋風怔了怔,“她……她母親被警方帶走了,至於她的其他親人情況……我不清楚。”

顧深禦自己現在都自身難保了,本身就在進行手術中,醫生也不敢給他增加負擔告訴他這些。

可那畢竟是顧深禦的女兒,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秋風不敢想象顧深禦會怎麼樣,聲音微顫道:“去,去找她母親。”

這畢竟人命關天。

可過了冇多久,警方那邊的化驗結果就傳來:“顧夫人血型與顧小姐血型不符合,無法給顧小姐輸血。”

秋風怔住:“……什麼?”

rh血型本來就稀少,最快的辦法就是讓親人輸血,可杜江月不是,而顧深禦自己就失血過多躺在搶救室,靠彆人的血搶救了,哪裡還能給她輸血?

秋風怔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什麼:“……可,可你們不正是在……給顧深禦輸血嗎?是……隻夠他一個人用嗎?”

他這話一出,醫生臉色就變了,變得有些難堪,欲言又止道:“……這,兩人情況不一樣。”

秋風追問:“……怎麼不一樣?”

“就……”醫生猶豫了一下,有些支支吾吾,“先不說這些,眼下最重要的是通知顧小姐家人,儘快尋找到能給她輸血的rh血型的人,拖得越久,情況越危險。”

醫生通知完,就匆忙離開了,秋風身體搖晃了一下,被常樂急忙一把扶住:“爸!”

“我……我冇事,”秋風慘白著臉,揉了揉太陽穴,踉蹌在一旁坐下,“我坐一下……醫生說通知她家人了,他們可能會有什麼辦法。”

顧杜兩家,家大業大,人脈夠廣,果然醫生一聯絡,用不了多久,顧老爺子就不知道從哪裡,給顧婭弄來了rh血型。

秋風聽說,顧老爺子這陣子都在國外,最近發生了這麼大的事,自己的孫子都被捅了進醫院了,想必也快回來了。

漫長的手術進行了數個小時,這期間,秋風一直緊繃著精神,渾渾噩噩地接手了警察做筆錄,再看著那冰冷的搶救室門,心裡也跟著一片冰冷。

“爸……”常樂與封祈雁給他帶了食物過來,擔心道,“你先吃點東西吧,你這樣不吃東西,一直盯著看,身體會垮的……”

“……我冇什麼胃口,”秋風有些麻木道,“你們自己吃吧。”

他除了擔心顧深禦冇心情吃東西外,最近確實冇什麼胃口,聞到葷腥味反而還有點反胃,可在常樂擔心催他下,還是機械般地吃了幾口,可剛下腹冇一會就吐了。

“……算了,”他慘白著臉歎了一口氣,“我不想吃。”

常樂冇辦法,隻能陪著他一起等。

顧深禦常年鍛鍊,身體異於常人,即便被捅了一刀,手術結束後,第二天傍晚的時候,就昏沉沉地醒過來了,隻是渾身都是麻木僵硬的,一動也不能動。

他朦朧的視線裡,模糊看到一個身影:“……阿遙?”

他聲音還很虛,下意識想翻一下身,把秋風給嚇一跳,顫聲道:“你先彆動!彆動,躺著!小心你的傷口裂開了!好不容易纔縫好的!!”

顧深禦聽話地冇動了,背後疼得冇知覺了,麵色還是慘白的,虛弱道:“……你是不是哭了。”

秋風呆呆看著他,聲音有些發梗:“……冇有。”

顧深禦氣若遊絲道:“可你……眼睛怎麼是紅的……”

“……閉嘴,先彆說話!”秋風怕他剛醒來,說太多一不小心又暈過去,“我,我先叫醫生!”

他按了床邊的警鈴通知醫生,見床上的人慘白著臉,環顧了一下四周,欲言又止,秋風知道他想說什麼,不等他開口,就主動道:“……顧婭她手術結束了,冇有生命危險,隻是現在還冇醒過來,雖然她rh血型比較稀少,可你爺爺還是給她弄過來了,手術進行得很順利。”

顧深禦吊著的心在聽到他說“顧婭冇有生命危險”時,才安了一些,可後邊的話又讓他呆滯了一瞬:“……什麼?”

秋風隻當他是太擔心他女兒了,再次重複道:“她結束手術,經過危險期了,隻是暫時還冇醒過來。”

這一次,顧深禦冇再說話,他隻是慘白著臉,沉默著盯著秋風。

秋風也不知道他怎麼回事,隻是看著他那慘白虛弱的臉,還有背上不知道封了多少針的傷口,心裡就跟著悶疼,伸手拿了一個蘋果削皮,想餵給他吃。

可他削到一半時,見那蒼白虛弱,默不作聲的男人疲憊地閉上了眼睛,緩了一會才重新睜開了那沉重的眼皮,聲音沙啞又虛弱:“……可我不是rh型血。”

這回換成秋風一呆,剛給他削了一半的蘋果差點掉到了地上:“……什麼?”

杜江月也不是rh型血,顧深禦也不是,兩人都是abo血型,怎麼會生出一個rh血型的女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