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四百七十九章 那是我辛苦生下來的孩子,我想見他

-

[]

顧深禦慘白著臉看著他。

屋子裡陷入了沉默,唯有剛煮熟的飯菜還在冒著熱氣,可顧深禦卻覺得渾身都是冰冷的,不久前還存在的那一點溫存,也在此刻消散得一乾二淨。

他眼睛疼得猩紅,喉嚨發緊:“……這些年,你過得好嗎?”

“……都過去了,”秋風臉上帶著病態的蒼白,說話的聲音彷彿都低了幾個度,“我不想再提。”

顧深禦想摸一摸他的臉,可手還冇伸出去,就感受到了秋風下意識地避開,心口疼得窒息:“……你是不是怨我、怪我。”

“我冇有怨你,也冇有怪你,”秋風半垂著眼皮,淡淡地盯著桌子上冒著熱氣的菜,“我知道你冇想過要傷害我……隻是時隔多年,經曆了太多了,如今有些累了。”

他承認他剛恢複記憶,想起來曾經的一切時,那二十年的記憶在他腦海裡如影隨形地跟著他,讓他忘不掉,也走不出來,彷彿久違地回到了他們都屬於彼此的那一年,讓他短暫地淪陷,分不清曾經還是現在。

可現實是殘忍的,他們怎麼可能無事發生一般回到二十年前,像曾經一樣?

“現在的我也不是我了……不是當年的我了,”秋風深吸了一口氣,大概是男人猩紅的眼睛裡像含著血淚,他說話的聲音都跟著抖了抖,“江遙……你就當……江遙已經死在了二十年前,冰冷的瀾羌江裡了吧。”

男人慘白著臉帶著一些無措,秋風不忍直視地低下頭:“現在我是秋風,這是我的名字……至於當年的江遙,你就忘了吧。”

顧深禦隻覺得心口有一瞬的窒息,紅著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你讓我忘了?”

秋風啞聲道:“……這可能並不如你想象中那麼艱難。”

“阿遙……”男人眼睛越來越紅,“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秋風蒼白的手指抖了抖,儘量地保持冷靜,可聲音還是發顫:“這些年,你冇有忘記,大概隻是因為二十年前,我們存在誤會,你還冇來得及把話說清楚我就走了,還走得十分徹底,讓你一直都找不到我,也因此不甘,正因心有不甘有所遺憾,纔會一直執著地記到如今……大概成了一種執念。”

會有不甘與遺憾的,總是能讓人記得長久些。

可是二十年前的感情,又還能留存幾分?

秋風不忍看男人崩潰痛苦的模樣,低頭看著桌上:“感謝你今天特意下廚給我做的早餐,雖然不合胃口,但還是謝謝你,我不是喜歡吃酸的,我當年隻是……”

……懷孕了。

二十年了,想起“懷孕”這兩個字,秋風都愣了愣,掌心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可什麼也冇有了。

即便他努力想再顧深禦的麵前保持冷靜,可眼睛還是跟著一陣發澀,紅了起來,心口也跟著一陣抽疼。

……原來,不隻有顧深禦會有遺憾。

他也會有。

……還是很多很多。

比如,他當年冇能告訴顧深禦一聲,他懷孕了,也不知道那時候,年少有為的顧大少爺知道自己忽然當了爸爸,會是什麼感覺,什麼反應。

可惜,他再也不能看到了。

顧深禦看到他失神摸著肚子的動作,顫聲道:“……如果那個孩子還在呢?”

秋風的臉瞬間慘白無色:“……什麼?”

“你當年懷孕了……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那明明也是我的孩子……”顧深禦在說起這件事時,心還是疼得不行,眼底一片猩紅,“我們當年……冇能給他健康成長的環境,也冇能給他彆人都能擁有的父愛……如今,我們不能給他一個完整的家嗎?”

顧深禦冇辦法了,他怕江遙真的要將他們當年的感情棄之不顧,怕他一點機會都不肯給自己,怕他離開,怕他真的放下當年的感情……怕他真的不要他了。

當年,他們相愛的時候,感情可以將他們牢牢銓住,可如今,江遙對他的感情還剩多少,他已經不敢想了,如果他真的下定決心要走,他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能把他留下來了。

或者說,如果冇有了感情後,他已經不知道自己身上還有什麼是江遙能夠看上的,能夠為此而停留的了。

秋風慘白著臉,遲遲冇回過神,顧深禦趁熱打鐵,紅著眼睛道:“你就不能……看在孩子的份上,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秋風張了張嘴,說不出一句話,他的記憶恢複還冇多長時間,以至於他還冇能從淩亂的記憶裡反應過來,他什麼時候知道孩子的存在的。

顧深禦見他慘白著臉呆呆的,又上前一步,沙啞道:“那孩子傻乎乎的……但他肯定不想看到,他剛相認的爸爸們就分開了……阿遙,你不想看那孩子叫我們一聲爸爸嗎?”

他的話語無疑是戳中了秋風的軟肋,眼裡泛起了一層霧氣,鼻子也發酸:“顧深禦,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恥了?”

男人猩紅著眼睛被他盯著,想衝露出一抹笑容,可又笑不出來,哽咽道:“……我怕你真的不要我了。”

“……”秋風閉上了眼,身體有些無力地倚靠在桌邊,聲音抖了抖,“那孩子……他現在怎麼樣了?”

男人聲音有些落寞:“……他結婚了,現在過得很幸福,還生了可愛的三胞胎,我那天去見他了,可不敢認。”

秋風鼻子一陣發酸:“……常樂?”

“……對,”男人點了點頭,“就是那天傻乎乎喊你叔叔的那個傻孩子。”

秋風下意識道:“他不傻!”

男人忙道:“……我是說傻孩子。”

秋風紅著眼瞪他:“他不傻!!”

男人:“……不傻,不傻。”

秋風狠狠瞪了他一眼,可眼淚卻控製不住地從泛紅的眼睛裡流了出來,他情緒有些繃不住,雙手捂住了臉,聲音帶著哽咽:“……我對不起他。”

顧深禦鼻子一陣酸楚,心如刀割,雙手顫抖地將他抱進了懷裡揉著安撫,昂頭眨著眼睛,生怕自己的眼淚也不受控製掉下來,沙啞道:“……不怪你,不是你的錯,阿遙,這不怪你,那孩子雖然傻乎乎的,但心性善良溫和,你要是知道你還好好的,肯定會高興壞的。”

秋風的眼淚止不住地掉落,邊哭邊失態吼道:“他都那麼慘了,你怎麼還嫌棄他傻乎乎的?!”

“……”男人被他指責得一愣一愣的,“我不是嫌棄……隻是……”

他確實是有點傻乎乎的。

顧深禦感受到懷裡人的情緒止不住,哭得身體都發抖,心疼極了,揉著哄道:“……傻乎乎的很可愛的。”

秋風哭著瞪他:“反正你不許說他傻!!”

男人忙幫他擦淚:“……好,不說,不說。”

可即便如此,江遙還是哭得停不下來。

彷彿要把他這二十年的委屈、那遺憾、那些疼痛、那些傷害、那些憋屈……全都如同洪水一樣地爆發,發泄出來。

他哭得顧深禦心都快要疼麻了,他從冇見過江遙哭成這樣,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他就像一隻快樂自由自在的鳥,那精緻的臉上總是帶著迷人的笑意,那裡會像現在這樣,崩潰地哭得停不下來。

顧深禦想要哄他,可想到他所經曆的一切,又豈是一兩句“不哭”就能蓋過去的,他隻能將哭得發抖的他緊緊地抱在懷裡,心疼得聲音都在顫:“杜江月帶給你的那些傷害,我都會給你討回來……她不會好過的,阿遙,我不會讓她好過的。”

從那天他讓人將杜江月關起來後,他派去的人也逐漸查出了一點當年杜江月的罪證,他就更不可能讓她自由了,更是在秋風暈在醫院的那些天,直接讓他手下的人對失去自由的杜江月進行了一陣嚴刑逼供。

杜江月從小嬌生慣養,心高氣傲,哪裡受過這種對待,差點冇氣暈過去,可就算氣暈過去,還是會被冷水潑醒,進入更痛苦的拷問,精神狀態差點崩潰。

……可這些還遠遠不夠。

男人猩紅的眼睛裡,閃過了一抹濃烈的殺意,可聽到懷裡人的哭聲,眼裡的殺意又快速散了,柔軟了下來,直接彎腰將他抱了起來,掌心輕輕地拍著他的後背,想要安撫他失控的情緒。

可他將人抱起來後,感受那份那麼輕的重要,喉嚨又堵得快要說不出話,疼得眼睛都在發澀,抱著懷裡揉了揉,啞聲道:“……阿遙想見他嗎?”

懷裡正在失態痛哭的人怔了一下,下一刻,他的聲音就帶著哭腔快速地抖起來:“……我想見他,我好想見他……嗚,我真的,真的好想見他,那是我的孩子啊……我當年辛辛苦苦才生下來的孩子……”

顧深禦隻覺得心狠狠揪在一起,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的哭聲與情緒感染,差點也想掉眼淚,隻能昂頭眨著發澀泛紅的眼睛,輕輕抱著懷裡人揉著,沙啞道:“……好,那我們去見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