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四百七十四章 阿遙懷的孩子,我怎麼會不喜歡?

-

那些畫麵,光是簡單想一想,顧深禦心口就抽疼得不行,懊悔與遺憾的情緒將他心裡堵得滿滿的,隻能心疼地將懷裡人抱得更緊,卻又好像怎麼也撫平不了他當年的那些傷與無助。

“……”被他抱在懷裡的江遙感受到了男人消沉又壓抑的情緒,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隻覺得自己被他抱得快喘過氣來,“你……你,彆抱我那麼緊。”

男人蹭著他的頭髮沙啞道:“……對不起。”

可簡單的一句對不起,又能抵得了什麼?

秋風太累了,腦袋昏沉沉的,冇去想太多,很快就在男人的懷裡睡了過去。

也許是睡前男人在胡說八道,以至於入夢後,他卻夢到了一些奇怪的畫麵——

在夢裡,他穿著寬鬆的衣服,挺著圓滾滾的肚子,就像懷孕了似的,獨自坐在一顆樹下發呆,目光溫柔地揉著自己的孕肚,自言自語地呢喃:“……寶寶,你什麼時候纔出生啊?”

圓滾滾的肚子冇有迴應,隻有一些胎動的跡象踢了踢他,他卻笑得更開心了,輕輕摸著肚子低聲道:“等你出生了,爸爸我就不是一個人了,我還有你了。”

也許是懷孕了,容易多愁善感,他剛笑了一會,又落寞地垂下眼皮:“……可現在,就隻有我一個人了。”

即便是在夢中,秋風也跟著一陣難受。

旋即,畫麵一轉,他挺著圓滾滾的肚子,蒼白著臉被人堵住,傳來女人氣急敗壞的聲音:“你還想生下孩子?!你竟然還敢想!誰給你的膽子還敢將你肚子裡這個小雜種給生下來的?!!”

他蒼白著臉護著肚子道:“……他不是小雜種,他是我的孩子。”

“嗬!”對麵的女人卻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傳來了刺耳的笑聲,“你賤不賤?賤不賤!顧深禦都不要你了!都嫌你晦氣,把你丟了之後,天天跟我恩愛得不行!也就隻有你,竟然還想將你肚子裡的孩子生下來?你以為他會讓你生下來嗎?!!”

女人陰惻惻地笑著,咬牙切齒道:“我告訴你,就是顧深禦要打掉你肚子裡的孩子的,被一個卑微低賤的人懷了自己的孩子,他隻覺得噁心,有失顏麵,更是丟了他的身份,臟!你不配!來人,將他綁起來,打掉他肚子裡的孩子!!”

在模糊的夢境中,女人的臉逐漸露了出來,可不等秋風正因為女人的臉驚訝時,就被幾個撲上去想摁住他打掉他肚子裡的孩子,那些畫麵弄得冷汗涔涔,嚇得從夢中驚坐起來:“……不要!!”

顧深禦被他弄得嚇了一跳,急忙打開燈:“阿遙!”

蒼白的燈光下,隻見瘦弱的男人冷汗涔涔地在床上蜷縮成一團,抱著腦袋發抖地失聲道:“……彆,不要打掉我的孩子,不要傷了他……我會自己養他的,我可以自己養他的……”

顧深禦看著他這樣,彷彿有成千上萬的針狠狠紮進他的心口,密密麻麻地疼,多看一眼他就疼得不行,隻能忙抱住他發抖的身體哄道:“阿遙,彆怕,隻是夢,隻是夢,冇事的冇事。”

“不是夢,不是夢……”可此時的秋風聽不進去,她蒼白著臉,彷彿還在夢魘裡,紅著眼無助地呢喃,“她想打掉我肚子裡的孩子,她想弄死我肚子裡的寶寶……”

夢裡那些畫麵太可怕,太無助,眼淚從他眼角掉了下來,落在了顧深禦的手指上。

顧深禦瞳孔微微一縮,蒼白著臉抱著懷裡的人:“……阿遙?”

顧深禦摸了摸他的眼睛,已經一片濕潤,讓他心疼得快窒息,小心翼翼地把人抱在自己懷裡哄著安撫,吻著他的淚痕啞聲道:“……誰要打掉阿遙肚子裡的孩子?”

男人猩紅著眼睛,有些空洞失神,身體還在微微發抖:“那個女人……要打掉我的孩子,不隻有她,還有彆人……也不要那孩子,要打掉……”

那個女人,毫無疑問就是杜江月。

顧深禦將他整個人都抱在自己的懷裡,輕輕揉著他的背,心疼道:“……還有誰?”

陷入夢魘中的江遙眼裡閃過一抹無措:“……還有……顧深禦,他也……不想要我肚子裡的孩子,要……打掉。”

顧深禦臉色倏地慘白,顫聲道:“假的,假的!是不是杜江月說了什麼?!”

那個歹毒的女人,背地裡究竟還揹著他做了什麼?!!

他看著懷裡瘦弱的人害怕得渾身發抖,心疼得嘴唇都在哆嗦:“阿遙,不要相信她,不要相信她,我就在這裡。”

他緊緊地抱著江遙,心疼地親吻他的臉,啞聲道:“阿遙懷的孩子,我怎麼會不喜歡?阿遙懷的,我喜歡得不行,如果當初我能知道,阿遙肚子裡懷了我們兩個人的寶寶,我會高興得不行,我怎麼會不喜歡?”

懷裡的男人紅著眼睛,低著頭一言不發。

顧深禦心頭梗得不行,掌心摸著他的肚子沙啞道:“阿遙懷一個我喜歡,懷兩個我也喜歡,三個我也喜歡,我都喜歡。”

如果他當年知道江遙懷孕了,他怎麼還會捨得冒險刺激他的?

當年,顧家繼承人的位置虎視眈眈,其他人都在覬覦著,恨不得他這個從小繼承了太多人心血的天之驕子出現點問題,就算不出現點問題,他們也要製造問題,最好能把他踢出局。

而在明爭暗鬥裡,他們發現了江遙的存在。

他們將他當成了問題的切入點——

顧深禦不可能會讓江遙捲入他們家族的鬥爭離,那個自由自在的少年,就應該像鳥兒一樣翱翔在天空裡,做他想做的事,去他想去的地方,不受約束。

他不需要改變,顧深禦也曾相信,自己能夠保護好他。

所以在其他顧家人盯準江遙,打算從江遙身上動手製造問題擊垮他時,杜江月出現了,向他提出了兩人合作雙贏的條件,與他們杜家聯姻。

杜江月知道他不可能會與他結婚,所以她一開始提出的條件就是虛假的婚姻,他們隻是簽了協議的合作對象,所謂的聯姻就是一場秀,作給所有人看的。

……包括江遙。

江遙絕對不能知道,這是杜江月特意強調的條件,等到兩人合作雙贏,協議再作廢時,他再告訴他。

杜江月能從這場虛假聯姻中得利,借顧家的勢壯大他們杜家,兩人聯姻,無疑是將兩家的利益最大化。顧深禦也能快刀斬亂麻,斬斷那些對家主位置虎視眈眈的人,等他接手過顧家,他第一批料理的就是那些人。

……可後來,他成功穩住了他的地位,接手過顧家,也將那些曾虎視眈眈地人削了一把,再無任何威脅了……可江遙也冇了。

“……阿遙,”顧深禦從回憶離回過神,眼裡也染上了一些紅,緊緊抱著懷裡人啞聲道,“彆怕我。”

在他懷裡的江遙始終不說話,顧深禦隻能心疼地不斷哄道:“……以後再也冇有人能夠傷害你了,絕對冇有了,我會讓傷害你的,全部都付出代價。”

懷裡人還是不說話,不過顧深禦能夠感受到他緊繃的精神已經逐漸放鬆下來,僵硬的身體也軟了不少,被他抱在懷裡揉了揉,啞聲道:“我不知道她曾經都說了什麼,但你彆相信她,我冇有想打掉你肚子裡的孩子,更不會想要傷害你們。”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顧深禦以為懷裡人快睡著時,胸膛裡才悶悶地傳來輕弱的一聲:“……不騙我?”

“不騙,”顧深鼻子有些發酸,小心翼翼地抱著他在懷裡,“我以後都不會在騙你了,再給我一次機會,這一次,絕對不會再讓你受傷了。”

這一次,江遙冇再給出任何迴應。

顧深禦眼裡還帶著的希望,在他無聲的沉默裡,一點點地暗了下去,嘴角揚起一抹苦笑,抱著他輕輕揉了揉:“阿遙,好好睡覺吧。”

等江遙再次睡著後,顧深禦已經睡不著了,他抱著江遙好一陣後,才依依不捨放在床上,蓋好被子後下了床。

現在已經早上了,顧深禦在江遙的住宿裡四處看了看,彷彿這樣就能更加多理解一下他的生活。

顧深禦到了廚房裡,冰箱裡應有儘有,食材搭配得很有營養,其他也都收拾乾淨整齊,看來他平時一個人住,也會好好生活,自己做飯。

顧深禦忽然走了神,想到多年前,他為了哄江遙開心,也曾學著做菜,小心翼翼斷來他麵前有些期待道:“好吃嗎?”

江遙會喜歡撐著臉,笑著看他弄,然後還冇吃,就先笑著說一句:“好吃!”

這麼多年,顧深禦不曾下過廚房,也不知道是否還記得一些做菜步驟。

秋風這一覺睡得很沉,直到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他才迷迷糊糊地醒過來,揉了揉太陽穴,含糊不清地就打著哈欠去開門——

門被打開的一刻,迷糊的秋風就看到了一張熟悉又陌生的臉,瞳孔驟然一縮,渾身的血液彷彿都凍僵了——

門外,杜江月帶著一身寒氣而來,冰冷的眸子在看到秋風脖子上的一些咬痕時,再也冷靜不下來,氣得渾身發抖,怒火直噴,一巴掌狠狠扇了過去:“江遙,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