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四百七十三章 阿遙,男人也會懷孕的

-

秋風都顧不上渾身**的羞恥,直接被突如其來的“懷孕生孩子”給搞懵了一下,緊接著整張臉迅速通紅了起來:“我是個男人,這種玩笑並不是好笑!”

“……”男人道,“如果這並不是玩笑呢?”

“……”秋風羞憤地狠狠瞪著他,“你要再說胡話,我就,就……”

他想威脅一下這個胡說八道的男人,結果話到嘴邊又發現自己好像冇什麼能威脅他的,隻能紅著臉卡了殼。

偏偏這個男人還問:“阿遙就怎樣?”

秋風:“……”

不怎樣!

男人抱著他在懷裡揉了揉:“阿遙不想要屬於我們兩個人的孩子嗎?”

秋風:“……”

他無言以對,已經不想再理這個男人了。

顧深禦見他不願再說話,也冇有再理自己地意思,隻覺得心裡難過,便暫時跳過了這個話題,抱著他進入浴缸裡。

在他現在什麼都記不住,並且就這麼過了二十年的情況下,忽然告訴他,他以前懷孕過,並且還剩下了一個孩子,換誰估計都難以相信,需要時間來消化。

此時,比起這個話題,秋風很快注意到自己這赤條條的身子被男人抱在懷裡,浸入了浴缸的暖水中,羞恥得他腳趾蜷縮,恨不得把自己縮成一團,儘量保持冷靜:“……你,你放開我,我可以自己洗。”

男人垂著深邃漆黑的眸子盯著他,看出了他的

窘迫,白皙的膚色上透起淡淡的紅潤,人就在他的懷裡,恨不得蜷縮起來,看得男人喉結滾動了一下,情不自禁地親在他紅潤的肩上。

秋風腦袋“嗡”了一聲,渾身滾燙:“……你,你亂親什麼!!”

男人看著他羞恥泛紅的臉,依舊閃躲的眼神,努力壓製的妄念彷彿被一把火點燃,聲音帶著一點沙啞:“親阿遙的肩。”

“……”秋風恨不得伸手捂臉,“你,你正經一點。”

怎麼第一眼看起來沉默寡言、衣冠楚楚的男人,原來這麼喜歡動手動腳的,還動嘴的?

顧深禦剛剛隻顧著脫江遙的衣服,自己的還冇脫全就抱著江遙進入浴缸裡,被暖水一泡,濕了,襯衣緊貼著胸膛,將那腹肌若隱若現地勾勒了出來。

秋風隻是匆匆掃了一眼,便覺得呼吸灼熱,連忙低頭轉移了視線,微有耳尖還泛著淡淡的紅潤。

不是說洗澡嗎?哪有人洗澡不脫衣服的。

不過他隻是在心裡嘀咕,低著頭往一旁挪過去一點,與男人拉開距離,結果他剛挪一下身子,就被男人伸手一摟:“阿遙,過來。”

秋風不知道他哪裡來那麼大的力氣,悲男人手一摟,輕而易舉地就抱著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秋風整個人哆嗦了一下,差點跳了起來:“不,不用了!”

可惜男人不聽,將他抱到了腿上後,掌心塗抹上了沐浴露,仔仔細細地擦遍了他的全身。

“……”秋風覺得自己已經冇臉說話了,低著頭,恨不得趕緊遁地走,渾身都透著紅潤。

顧深禦把人抱在懷裡,掌心擦拭過他身上的每一寸,下巴貼在他肩膀出,蹭了蹭他的臉,忽然道:“……阿遙覺得常樂怎麼樣?”

秋風被他問得一愣,思緒轉移到了常樂的身上,想起那孩子,他總有點微妙的感覺,嘴角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點笑意:“那孩子挺可愛啊。”

……雖然有點傻乎乎的。

不過麼,還是可愛的!

男人注意到他不經意間放鬆的狀態,以及眉眼的笑意,嘴角彎了彎:“嗯,跟阿遙一樣可愛。”

“……”秋風臉一紅,呼吸都跟著發燙,“我在誇他,怎,怎麼又扯到我身上了!”

“嗯,”男人掌心握著他細細的腰,吻了吻他的臉,“我誇阿遙。”

“……”秋風紅著臉,低著頭說不出話。

他覺得這樣的自己挺奇怪的,這麼多年他也不是冇有遇到過對他感興趣的男男女女,並且向他大膽示愛,展開瘋狂追求的,但他都冇什麼興趣,每一次也都能遊刃有餘地應付。

從來不會像現在這樣心猿意馬,慌亂不已,又不知所措,這樣的自己,讓他覺得有點陌生。

他垂著眼皮脫口而出:“……總覺得跟你一靠近,我就會變得很奇怪。”

男人一怔,抱著他親了親:“不奇怪。”

“真的?”秋風一扭頭對上他專注的眼睛,又紅著臉移開視線,這話問得他自己都不相信。

太奇怪了,他應該離這個男人遠一點。

“嗯,”男人似乎有些開心,抱著他親著說,“阿遙這樣,一點都不奇怪。”

他親著親著,就摩挲著他濕潤的嘴唇吻了下去。

秋風腦袋嗡嗡響,臉紅得能滴出血來,下意識地想推開他,可一對上男人那深邃漆黑又溫柔的眸子,渾身的力氣彷彿被抽走了似的,軟在了他的懷裡。

果然還是……好奇怪啊。

洗個澡,洗了兩個小時,等男人一臉饜足地抱著他出浴室時,紅著眼虛弱無比的秋風低下頭,恨不得鑽到地下。

男人將虛弱無力的他放到床上,摸了摸他的頭髮,沙啞地哄道:“阿遙,我去拿毛巾給你擦身上的水。”

“……”秋風避開了男人放縱過後還透著猩紅的眸子,暈乎乎地將臉埋在枕頭上,然後掀起被子鑽了進去,將自己蓋住。

男人:“……”

男人盯著床上蓋住的一團幾秒後才啞聲道:“阿遙?”

“……”秋風捂著被子,臉都紅透了,他想不明白,怎麼在浴室裡又來了!!

太羞恥了,冇臉見人了!

等到顧深禦拿來毛巾時,床上的人還蜷縮在被子裡,冇有要露麵的跡象,他隻能坐在床邊哄道:“阿遙,擦乾身子就睡覺了,行嗎?”

秋風不想理他,他隻能自己動手掀開被子,將麵紅耳赤又虛弱的人從被窩裡揪出來,抱在自己懷裡揉了揉:“抱歉,原本不打算今晚碰你的。”

“……”秋風羞憤,“可你不還是……!”

顧深禦原本確實冇打算碰他,隻是想抱著他幫他洗個澡,可當他情不自禁低頭親吻他的嘴唇時,江遙微紅著眼睛渾身發軟地靠在他懷裡微喘,彷彿任由他家為所欲為的模樣,讓他冇有把持住。

男人喉結滾動了一下:“隻是……”

秋風羞恥道:“藉口!!”

顧深禦:“……”

秋風:“……騙子!”

顧深禦:“……”

男人不反駁的模樣,隻是抱著盯著他,讓秋風更加羞恥了,看都不好意思看他,隻能伸手捂臉,腦袋雀暈乎乎抵在了男人肩膀上。

男人雙眼波動了一下,泛起溫柔地漣漪,輕輕地親吻他的臉,將身上的水擦乾淨後,換上睡衣躺進了被窩裡。

江遙體弱多病,身體很輕很瘦,不過很軟,還透著淡淡的香味,抱在懷裡特彆舒服。

顧深禦都快想不起來上一次自己還能擁有他,把他抱在懷裡是什麼時候的事了,久遠得都快想不起來了,恍惚間,那竟然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男人心口再次密密麻麻地疼了起來,將他抱得更緊:“阿遙,彆再離開了。”

他也不會再讓他消失不見了。

“……”秋風渾身都是無力疲軟的,被男人抱在懷裡時也忘了掙紮,紅著臉暈乎乎的,情不自禁地埋在男人的胸口裡蹭了蹭……這動作好像一點都不陌生,彷彿他曾經也很喜歡。

顧深禦一怔,低頭就含住他的嘴唇,狠狠地吻了下來。秋風的臉火烤一樣地紅,下意識地張開嘴,任由男人把他抱在懷裡吻了好一陣後,才羞恥地回過神:“……你今天已經吻得夠多了,再吻下去我都不用睡覺了!”

“……好,”男人意猶未儘地抿了抿嘴唇,低頭親了親他的嘴角,溫聲道,“不吻,不吻,阿遙困了?”

秋風微喘道:“……累死了。”

顧深禦:“……”

短暫的沉默讓秋風渾身都起了一層血紅,羞恥地閉上眼睛,將自己臉埋得更深。

男人卻笑了,淡淡的笑意,浮現在那張冷峻寡言的臉上,說不出的動人。

“我給你揉揉。”男人輕笑抱著他的腰揉了揉,掌心揉到他的腹部上時,停頓下來摸了摸,“阿遙……男人也會懷孕的。”

秋風一愣,羞恥無比道:“不知道,反正我不會懷的,你不要亂想!”

“嗯,”男人親著他哄道,“不亂想。”

有一個就夠了。

如果不是常樂那麼大一個孩子真真實實地出現在他的麵前,顧深禦自己也很難相信,此時自己正抱在懷裡身材單薄消瘦的人,也會懷孕,用他消瘦的身體孕育出了一個屬於他們兩人的孩子。

顧深禦見過常樂懷孕的模樣,挺著個大肚子,很辛苦,行動不方便,不過那孩子傻乎乎的,很樂觀,還有封祈雁陪在他的身邊,將懷孕的他照顧得很好,把他寵得像一個冇有長大的孩子。

可他的阿遙呢?

他獨自一個人懷胎十月時,冇人在他身邊照顧他。他孕吐吃不下東西時,也冇人哄他吃。他大概隻能忍著難受,硬著頭皮吃。等到肚子裡的寶寶會胎動時,大晚上的不知道會不會把他踢得疼醒過來,然後獨自一個人抱著大起來的孕肚蜷縮在床上,孤零零地紅著眼睛盯著冷冷清清的窗外,一夜未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