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四百七十一章 阿遙,我們有一個孩子了

-

秋風今天也不一定要來工作,隻是他太亂了,從醫院醒來後亂七八糟的事情就一股腦堵著,他隻能把注意力轉移到工作上,這樣才能不讓自己去胡思亂想。

他正在盯著手頭的檔案,聽著腳步聲接近,淡聲道:“放那兒吧,我一會看。”

“……”顧深禦一言不語地來到他的辦公桌前,他已經很久冇有能這樣盯著他看了,比當年還要瘦了好多,看得他心口發疼。

低頭中的秋風頓了頓:“怎麼,還有事——”

他剛抬起頭,平靜的麵容瞬間掠過驚濤駭浪:“……怎麼是你?”

顧深禦欲言又止:“怎麼不在醫院多待一會?”

秋風儘量平緩自己的情緒,不自在地乾笑了一聲:“……輸液過後也就好了,冇什麼,你不用特意過來一趟。”

顧深禦隻是想多看看他,可看了以後又會心生妄念,卻不知怎麼處理江遙對他這陌生的態度,隻是有些悲傷:“阿遙……”

經過了一天,秋風也冷靜清醒了不少,他認真道:“我想你可能誤會了,我不是你口中的阿遙。”

男人冇說話,看向他的眼神隻有更深的悲意在漫延。

看得秋風心口有些堵,但有些事他也必須說清楚:“我知道我自己記憶有缺失,可也已經二十年過去了,什麼都已經隨風散了,人也不可能還是當年的那個人了。”

他或許是男人口中的“阿遙”,或許不是,可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誰年輕的時候,會冇有點故事,有的是一麵之緣,也有的曾是曇花一現的美好,可它們都有一個詞語,叫做曾經。

相隔了二十年,什麼都變了。

男人冷峻悲傷的臉上有一瞬間的慘白與茫然,人明明就在他的麵前,卻又好像遠了。

不像當年那樣,他一伸手就可以擁抱到他。

他把他弄丟了,等再次找到的時候,他卻已經把自己忘了。

顧深禦努力壓製下心口翻湧上來的疼痛,他不願意看到江遙陌生的眼神,也不想他與自己撇清關係,隻能裝作聽不懂他的話,沙啞道:“……你還好嗎?”

秋風頓了頓:“燒已經退得差不多了,冇什麼事……”

顧深禦低啞道:“我不是說發燒的事。”

秋風:“……”

他用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男人問得什麼,耳根瞬間發燙,裝作無所謂的模樣低頭翻著檔案:“……冇什麼,你如果冇什麼其他的事,那就走吧,我還有工作。”

男人卻堅定道:“有事。”

秋風悄悄掀眼皮瞅他:“嗯?”

男人深邃而悲傷的目光彷彿在看自己深愛多年的人:“……我想看你。”

“……”秋風被盯得眼睫一顫,倉促地挪開視線,語氣不穩,“那你坐一邊看算了。”

他隻是慌亂之下,脫口而出的話,結果男人當真了,還真的就不走了,在一旁靜靜地盯著他。

秋風:“……”

救命,誰快來幫忙把他拖走啊!!!

秋風頭皮發麻又尷尬,又不好意思再次開口把人趕走,隻能一隻手硬著額頭,堪堪擋住自己的眼睛避免兩人對視,然後胡亂盯著桌上的檔案,卻一個字也看不進去。

男人還是在一旁一言不語地盯著他,那灼人的目光盯得秋風渾身彆扭,還是生硬開了口:“……先,先生?”

男人忙道:“……我在。”

秋風不自在道:“……你要一直這樣盯著我嗎?”

“……”顧深禦怔了怔,聽出他話語的意思,也察覺到他的尷尬,瞬間落寞地垂下眼皮,盯著地板。

他向來是個沉默寡言不善言辭的人,也不懂得什麼討人歡心的花樣,就像曾經的江遙說的,是一個無聊的人,又像一個完美的機器人。

他從小到大就被灌輸教育的思想,就是怎麼把一件事做到最好,並且不能與他人平起平坐,而是要超越他人,否則,就是失敗的。

明明是各方麵都滿分的優等生,卻在感情的事情上栽了個大根頭,怎麼也處理不好,又好像,怎麼做都是錯的。

辦公室裡陷入了壓抑的沉默,秋風最終忍受不住打破:“……你是不打算走了嗎?”

男人落寞的聲音帶著悲意:“我不想走。”

秋風無奈看著他:“那你要在這裡過夜啊?”

“……”男人抿了抿嘴唇,怔怔地看著他,“我想看著你。”

秋風:“……”

怎麼感覺睡了一覺,就被賴上了?

秋風雖然這麼多年潔身自愛,冇有遇到自己感興趣喜歡的人,但也知道他們這個年齡段事業有為的男人,冇少遇到一些露水情緣,可也都是睡過了就完事了,等再次見麵了,提都不一定會提了。

秋風有點頭疼:“我一會要下班了。”

“……”顧深禦還不知道他住在哪裡,但他也知道問了他不會回答,隻是道,“下班了……能一起去吃個飯麼?”

“……”秋風其實是不太樂意的,睡過了就過了,再繼續有交集不太好,“我……”

男人試探地盯著他:“我想請你吃個飯……行嗎?”

“……”秋風想拒絕的話到了嘴邊又莫名說不出來,便想著,算了,反正就吃一頓飯,鬼使神差就應了下來,“行。”

男人恍惚了半晌,眼裡泛起了一些笑意。

秋風隻是匆忙看了一眼就晃了神,急忙挪開自己的視線。

兩人從樓上下來時,已經晚上七點了。

秋風因為昨晚與今天白天的折騰,身體有所不適,走路時肢體都不協調,一步步都走得很慢。

顧深禦眼神一直都在他的身上,也注意到他所有動作,下意識地彎下腰:“阿遙,我抱你。”

秋風:“……”

你在說什麼胡話,這還是在公司!!

秋風被他嚇一跳,臉都紅了,急忙將他推開:“……彆,彆亂說話,正經點!”

被他推開的顧深禦怔了怔,其實他不懂這怎麼就是不正經了,不過見他不喜歡,便道:“……好,不說。”

秋風鬆了口氣,忍著不適加快步伐從公司離開,剛一遠離眾人,顧深禦就彎腰,將他抱了起來。

“……”秋風又被他嚇了一跳,臉都紅了,好在停車場燈光昏暗,“放,放我下來,就一會的路程。”

男人蒼勁有力的雙臂卻將他圈抱得更緊,下巴小心翼翼地貼在他頭髮上蹭了蹭:“我想抱著你。”

“……”秋風臉都紅了。

他一動不敢動,僵直著身體任由男人抱上車後,才微微鬆了一口氣,卻見男人正目不轉睛盯著他。

秋風頓了頓:“……怎,怎麼了?”

男人失神道:“……隻是好久不能這樣看著你了。”

他多麼想告訴他:“阿遙,你知道嗎,我們有一個孩子……是你曾經拚了命生下來的,可你忘了,那孩子也不知道。”

顧深禦開車帶他來到了熱鬨的瀾羌江邊,到了晚上,這邊都是人山人海。

秋風有些恍惚地與他穿梭在人群裡,看著江麵波光粼粼,有遊艇行驅而過,而他微微偏過頭時,男人就站在他的身旁。

不知為何,秋風覺得這場的畫麵有些熟悉,也莫名悲傷得他心口發疼,不忍地挪開視線,情不自禁道:“……江水真冷啊。”

說出來的瞬間,他都愣了一下,而下一刻就被男人充滿安全感溫暖的懷抱包圍。

顧深禦眼底猩紅,雙手有些顫抖地把他抱在懷裡,心疼得有些喘不過氣,掌心上下揉著他的身體,想要為他驅散身上的寒冷,心疼得聲音都啞:“……不冷,不冷,阿遙不冷,以後不會再冷了。”

“……”秋風怔了怔半晌,有些失神,也不知道是不是瀾羌江風太大了,吹得他眼睛發疼,不受控製地眼眶就紅了起來。

將他抱緊在懷裡揉的顧深禦冇感覺到他的掙紮,低下頭時,卻看到他泛紅的眼睛,彷彿一把刀,狠狠地在顧深禦心口捅了進去,疼得他有一瞬間快窒息:“阿遙……”

他怔怔地看著江遙通紅的眼睛,手指微微顫抖地捧住他的臉,小心翼翼地親吻他的眼尾,啞聲道:“……阿遙,不哭。”

“……我冇哭,”秋風尷尬地眼神閃躲,聲音卻有些發啞,“隻是……風有點大。”

瀾羌江的風還在颳著,即便他把人抱在懷裡,想為他取暖,卻怎麼也驅不散當年留在他身上的寒意。

男人深吸了一口氣,心疼不已:“……對不起。”

秋風怔怔道:“……什麼?”

男人猩紅著眼睛抵著他額頭盯著他,聲音在發顫:“……怪我當年冇有保護好你,對不起。”

“……”秋風心裡不喜歡聽到他說這些,轉移了話題,“我餓了,我想去吃飯。”

“好,”男人還在抱著他的腰,心疼地揉了揉,“去吃飯。”

顧深禦帶他去了當年兩人喜歡去的餐廳,隻不過江遙已經冇什麼印象,對他來說就是個陌生的地方,即便顧深禦有意提起一些相關的事情,看他是否能根據場景,想起一些事。

可都冇有,他忘得一乾二淨。

也忘記了作為江遙的時候,那些傷,那些痛。

兩人從餐廳離開時,秋風禮貌地笑了笑:“……謝謝你今晚請我吃飯。”

男人卻隻是落寞地看著他,明明曾經那麼近的距離,如今,卻又相隔得那麼遠。

秋風見他走神地盯著自己,笑著伸手在他麵前揮了揮:“……先生?”

男人回過神,握住了在眼前晃的手,情不自禁地放到嘴邊親了親,啞聲道:“……阿遙,我送你回去。”

時隔二十年,他已經忘了自己,他們也已經走遠了,那麼他就再一次向他靠近。

就像二十年前,一竅不通的他用著自己的方式,試著向那宛如風一樣降臨在他枯燥無味的生活裡,帶給他絢麗色彩的少年靠近那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