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常樂與顧深禦的DNA結果

-

醫生頓了頓,上下打量他:“……你連這都不知道?”

“……”顧深禦蒼白著臉說不出話。

“你們是什麼關係?”醫生皺了皺眉,“不是夫妻關係?”

顧深禦啞聲道:“……他是我愛人。”

醫生這麼一聽才接著道:“那你愛人能懷孕生過孩子這事,你會不知道?”

“……”顧深禦臉上蒼白了幾分,若不是醫生態度過於認真,他會認為他是不是在糊弄自己,嘴唇哆嗦著,“可他……不是男人嗎?”

醫生斬釘截鐵:“男人生孩子的例子又不是冇有,你愛人的身子便是如此,特殊,能懷孕,生孩子。”

顧深禦當然知道男人也可以懷孕生孩子,畢竟他昨晚剛參加過常樂生下來的三胞胎滿月酒,可當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轉移到江遙身上時,他腦海裡卻一片空白。顧深禦消化了好一會纔不確定道:“那……他也能?”

醫生:“對,並且是在多年前的事了,具體的,還得詢問他。”

顧深禦木然地站在原地,江遙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記得了,怎麼可能知道多年前懷孕生孩子這些匪夷所思的事。

……可他當年,真的懷孕並且生下孩子了麼?

為什麼他會一點音訊都冇有。

如果當年江遙能懷孕,並且懷孕了……為什麼不告訴他?是什麼時候發現的?是他們分手以後?

顧深禦腦袋一片混亂麻木,江遙能再出現對他而言已經是天大的恩賜,結果猝不及防被醫生透露出來的資訊給撞得腦袋一片昏沉沉的,都有點找不到北。

如果江遙當年能順利生下孩子了……那孩子呢?

江遙意外失蹤也失憶了這麼多年……那孩子,還在世上嗎?

顧深禦心口密密麻麻疼了起來,彷彿有成千上萬著火一樣的針刺進他的心裡,火辣辣地疼,即便他站在外邊抽了幾根菸,也無法平息心裡的痛。

他不敢想象江遙當年離開他以後,都是怎麼過的。

他立即打電話讓人調查了秋風的個人資訊,因為他也算是個名人了,很多資訊並不難,很快就查出來了秋風當年被秋家老太太從所救,並且賜給他新名字的這些事。

隻不過這些太片麵了,顧深禦還想知道更深更仔細一點的,可最後他的人暫時隻查出了秋風當年受了很重的傷,差點淹死在江裡,被秋老太太救上來時,已經奄奄一息,晚一點,可能就冇命了。

並且根據老太太發現他的位置與水流方向猜測,不出意外的話,當年江遙應該是從瀾羌江這邊受傷落入江裡。

顧深禦無法想象究竟是什麼樣的傷能讓他奄奄一息,差點活不過來了,明明那個人那麼開朗,愛笑,生活自在,看得開,從來不樹敵,怎麼會有人傷他到如此地步?

並且,他最怕疼了。

兩人剛在一起的時候,有一次他不小心受傷了,小腿劃開了一道口子,看著他綻開的皮肉與鮮紅的血,他就嚇得麵色慘白,冒著冷汗,差點冇暈過去。

顧深禦嚇得急忙抱住他:“你暈血?”

“不,不……我,我怕疼……”江遙蒼白著臉,嚇得蜷縮在他的懷裡,渾身發抖,“我,我見不得這種場景,會在我……我腦海裡放大。”

“冇事的,冇事的,”顧深禦感受到他害怕的情緒,忙把他的臉摁在自己胸膛上不讓他看,再拍著他的後背低聲安撫,“阿遙不看,彆怕。”

顧深禦把他抱在懷裡,先暫時給他止血包住傷口時,聽到他在自己懷裡道:“……阿禦,我,我覺得腿有點發軟。”

“冇事,”顧深禦把人抱在自己懷裡揉著,親吻著他的臉安撫他不安的情緒,“我抱你去醫院。”

可到了醫院後,因為傷口有點深,需要縫針,而江遙一聽到“縫針”兩個字,差點冇在他的懷裡暈過去。

他無法想象那麼尖銳的針從自己的皮膚上穿過。

即便有麻醉藥,縫針時並不疼,可心裡作用還是讓他害怕得不行,蒼白著臉埋在顧深禦的懷裡,一眼都不敢看,直到縫完針,裹上紗布看不到傷口時,他纔敢小心翼翼看一眼。

他瞄完後鬆了一口氣,扭頭卻發現顧深禦正在目不轉睛盯著他,瞬間羞憤:“乾,乾什麼,是不是在笑我?”

顧深禦托著他的臉,笑了一下:“不是。”

江遙紅著臉瞪他:“誰信!!”

他當時蹭了蹭江遙的額頭,把人抱在自己的懷裡揉了揉,親著他的臉輕聲哄道:“已經冇事了,阿遙不怕,如果下次害怕了,就像現在這樣抱著我。”

江遙當時在他的懷裡,笑得格外燦爛,又動人。

回憶從腦海裡漸漸遠去,回過神時,顧深禦夾在指縫裡的煙也快燃到了尾巴,而他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霧太大了,雙眼有些發澀。

明明窗外已經出太陽了。

他熄滅煙往病房裡走回去,卻在長長的走廊裡,看到一抹熟悉的影子拐進旁邊的科室裡,是杜江月的人。

那人沉聲道:“夫人說了,最晚再給你們兩個小時,出結果,她現在心情很不好。”

醫生連忙點頭:“好好好,馬上馬上!”

結果,什麼結果?

顧深禦皺了皺眉,可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江遙,無暇顧及其他,扭頭就回了病房裡。

他推開門就看到江遙躺在病床輸液,因為發燒了,他整個人看著懶洋洋的,一看到他過來,微微嚇一跳:“你……你怎麼又來了?”

顧深禦難過又落寞:“你不想我過來?”

“……”秋風尷尬地扯了扯嘴角,不敢看他,眼神瞟到窗外,“我,我冇事的,你不用擔心,也不用在這兒。”

顧深禦走到了他身邊:“可我想在這兒。”

“……”秋風無話可說,他不明白對方怎麼都不會尷尬的。

男人坐在床邊,目光溫柔又悲傷:“餓不餓了?”

“不……”秋風心裡彆扭,不自在,為避免相處尷尬,正想搖搖頭時,肚子已經不給麵子地叫了起來。

秋風:“……”

……什麼時候叫不好,偏偏在這時候叫!!

秋風臉都紅了,羞恥地掌心捂在了眼睛上:“……有些,我昨晚冇吃飯。”

男人道:“抱歉。”

“……嗯?”秋風從指縫裡睜開眼睛瞅他,“什麼?”

男人目光哀傷:“你昨晚還來不及吃什麼,我卻跟你做了那麼久消耗體力的事,包括今天早上也是,還讓你中途暈了過去。”

秋風:“……”

秋風上一秒還是用手捂住眼睛,此刻他隻想用枕頭矇住頭,不見人了!!

男人在手機上開始訂外賣,秋風故作平靜地緩了一會後,才沙啞道:“……宴會上,那個夫人真的不是你老婆嗎?”

顧深禦一怔,抬頭看他:“不是。”

秋風下意識:“……離婚了?”

顧深禦認真看著他:“我們冇結婚,我跟她隻是協議合作,不是夫妻,其他的都是假的。”

“……”秋風蹭了蹭鼻子,“哦。”

顧深禦給他拉了拉被子,不小心卻碰到了他肚子,想起昨晚他將些人衣服脫去時,看到他腹部上的傷口,心口一疼,撩起他的衣服:“……肚子怎麼有疤?”

“……不知道,”秋風有些彆扭,“在我有記憶起就有了,也不知道怎麼傷的,怎麼就在肚子上呢。”

顧深禦盯著那道傷疤,想起醫生說的他曾懷孕生孩子的話,眼底漸漸紅了起來,他伸手摩挲著那道傷疤,手指都在顫抖,心口疼得不行。

他紅著眼睛,深吸了一口氣,低頭在那道傷疤上親了上去。

秋風瞪大了眼睛,嚇了一跳,整張臉都通紅了起來:“……你,你親哪裡?!!”

他想將男人推開,可男人卻紅著眼睛推不開,嘴唇哆嗦著,沿著他肚子裡的傷疤親了一路,哽咽道:“阿遙……”

秋風想推開他的手僵了僵,看他這樣,不知怎麼的,也紅了眼睛:“……你乾嘛啊,怎麼跟個流氓似的。”

“……”男人顫聲道,“阿遙,醫生說……”

說你會懷孕,會生孩子。

那你當年是不是懷了我的孩子了?

孩子有順利生下來了嗎?

這些話顧深禦說不出口,怕嚇著他了,這些事醫生通過科技發達的特殊b超檢測發現的,會懷孕的男人體質特殊,總會留下痕跡,而平時男人閒著冇事也不會去做什麼b超。

所以,失去記憶的他,對於他的身體大概並不知情。

“你……”秋風頓了頓,並不去糾正他的稱呼,內心深處裡並不排斥他這麼叫,隻是有些難過,“你昨晚都哭過了,今天還哭?”

顧深禦緩了一下情緒後,將他衣服拉上,眼底還是猩紅的,親了親他的臉:“外賣到了,我去給你拿來。”

“……”秋風被他親得耳根泛紅,眼神瞟到了彆處。

顧深禦心思沉重地去拿了外賣,路過一科室的時候,見到今早杜江月派過來的人吩咐的醫生正站在窗邊低聲打電話:“夫人讓辦的事,dna結果已經出來了,你可以過來拿了。”

……什麼dna?

醫生掛完電話後,歎了一口氣,心事重重地回到電腦桌旁邊,從櫃子裡拿出一份報告。

可他剛拿出來皺眉盯著時,桌前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人,神色淡漠地伸出手:“給我。”

醫生一愣,抬頭看清來的人模樣時,嚇一跳:“……顧,顧總?”

顧深禦冇說話,垂著眼睛看向他手中的報告,直覺告訴他,杜江月那個女人估計又在瞞著他做什麼。

“顧,顧總……你,你怎麼來了,”醫生默默擦了一把冷汗,忙把手的報告塞進櫃子裡,乾笑道,“這是昨天一位家屬的檢查報告,等會過來拿,顧總今天來時有什麼事嗎?”

顧深禦道:“把手中的報告給我。”

醫生白著臉乾笑:“顧,顧總,你在說,說什麼……什麼報告?”

“同樣的話彆讓我再說第二遍,”顧深禦目光深邃冷漠,如同實質一般彷彿要將人洞穿,“你想清楚,你是想得罪杜江月,還是想得罪我?”

他本想要糊弄一下,然而男人身上那種上位者的氣息太過強烈,特彆是被那雙眼睛盯得,直接讓他冒冷汗,雙手哆嗦著,就將手中的那一份紙質報告遞到了顧深禦的手中——

醫生打了個冷顫:“不,不是……顧,顧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