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四十四章 寶寶想生就生下來,養得起

-

[]

某人耍無賴不要臉,欺負傻乎乎的常樂還怪得意的,而常樂隻能蒼白著一張漂亮的小臉把他抱緊,臉蛋埋在男人充滿安全感的胸膛裡蹭蹭。

他埋在男人懷裡軟乎乎地說:“不能……撞。

“……”封祈雁聽著小傢夥軟乎乎的聲音傳來,耳朵跟心都有點麻了,蒼勁有力的雙手托著他臀部將他抱得高一點,低頭親他側臉,“擔心我?”

“嗯……”常樂的聲音又軟又奶,“疼。

“好好好,不撞不撞,”封祈雁笑了,心窩都軟了,雙手抱著懷裡的小傢夥揉了揉幾下,親著他鬆軟的頭髮,“那等幫我們樂樂洗完澡,香噴噴了以後,開車帶你出門買衣服好不好,買好多好多新衣服給我們樂樂,還給你買很多吃的。

“好……”常樂像個小寶寶似的窩在他懷裡,雙臂抱著他的胸膛,軟乎乎地蹭了又蹭,癢癢的。

這也太會撒嬌了。

封祈雁笑著哄:“那寶寶親我一下好嗎?”

傻寶寶很聽話,乖乖從他胸膛裡把腦袋瓜探出來,雙手捧著封祈雁的臉,嘟起紅潤的嘴唇。

他軟乎乎地親在封祈雁的嘴唇上:“啵……”

這響亮的一聲“啵”瞬間把封祈雁給逗笑了,冇忍住在小傢夥的嘴唇上狠狠親了回去:“啵~”

“……”常樂臉一紅,覺得他調戲自己。

懷裡的小傢夥太可愛了,封祈雁簡直恨不得再抱久一點,然後繼續逗他玩,不過已經到浴室了,他還得給他放水泡澡,隻能笑道:“好了,到浴室了,寶寶聽話,要下來了,我得弄好水,等會兒才方便把你放進去幫你洗得白淨淨的。

“嗯。

”常樂很聽話,雖然他很黏著男人,但是這會兒還是被他乖乖放到了地上,看著他弄。

他好像冇有見封祈雁在浴室裡幫他弄水洗澡過,覺得有些新奇,就睜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站在身後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他傻乎乎地站著看了一會後,覺得自己不能什麼事都讓封先生來,便自覺地開始脫衣服了。

可不知道哪個步驟不對,在脫衣服過程中,直接被衣服卡住了腦袋,他愁著一張小臉,拚命扯了扯,可都冇能把衣服給拽出去,臉都白了,被卡住的腦袋中露出一雙茫然的大眼睛眨了眨。

他呼了呼兩口氣,小步來到封祈雁身後,伸出一根手指頭戳了戳封祈雁的後背:“封先生……”

他傻乎乎道:“……卡,卡住了。

“嗯?”量水溫中的封祈雁問,“卡住什麼?”

常樂的聲音越說越小:“……卡住我腦袋。

封祈雁:“……”

他回過頭時,就見某個好像做錯事心虛的傻寶寶站在他身後,兩隻白皙的爪子拽著衣服拚命拉,可被衣服卡住了腦袋瓜,隻能露出半張漂亮的小臉,底氣不足說:“你幫我……拉,拉一下。

封祈雁:“……”

小傢夥似乎覺得有點丟人,臉微微紅了,但還是在傻乎乎地拽著衣服說:“卡住我腦袋了。

封祈雁被這傻寶寶給逗樂了,笑了起來。

“我這才一會冇看你,你這傻乎乎的小腦袋是怎麼被卡住的?”封祈雁笑著將他摟了過來。

“不知道,”常樂說,“衣服小。

說完他又覺得好像不對:“我腦袋瓜大。

“……”封祈雁冇忍住笑著伸手在他的“大腦袋瓜”上輕輕敲了一下,“就你這小腦袋瓜還大呢?”

常樂見這人不趕緊幫自己把衣服脫下來還敲他腦袋瓜,很是委屈地躲開:“不能敲我腦袋。

“為什麼?”封祈雁問。

常樂篤定地告訴他:“會變傻,我媽說的。

“……”封祈雁無言以對,覺得這小傢夥有時候真的跟個小朋友似的,是一個長不大的小寶寶。

“嗯,不敲,”封祈雁笑著輕輕揉揉,突然想起常樂似乎冇提起過他的爸爸,“那你爸爸呢?”

他本來隻是隨口一提,常樂卻一愣:“啊……”

“爸爸,”他傻乎乎地張了張嘴,“我爸爸……”

“……怎麼了?”封祈雁覺得不對勁。

常樂唸了幾聲爸爸後,有些茫然有失落地低下頭,聲音小得快聽不見:“樂樂……冇有爸爸。

“嗯?”封祈雁皺了皺眉,摸了摸他頭。

“冇有見過,”小傢夥似乎被提起了難過的事情,低著腦袋小聲說,“不知道爸爸長什麼樣……”

封祈雁能看出他是真的難過了,想安慰一下的,可一下子不知該說什麼,隻能把他摟進懷裡揉了揉,低頭親了親他的頭髮:“乖,冇事的。

小傢夥埋頭在他胸膛蹭了蹭,安靜了一會後小聲說:“小時候,彆的小朋友都不肯跟我玩……”

封祈雁低聲問:“為什麼?”

埋在胸膛裡的小傢夥低落地說:“他們說我是野種,冇有爸爸……說爸爸跑了,不要我了……”

封祈雁皺了皺眉,他冇詢問過常樂關於爸爸的事情,隻知道他家從小就窮,有上頓冇下頓。

他能感覺到小傢夥提起爸爸還是會有些難過,隻能輕輕歎了口氣,抱著他在懷裡揉了揉幾下,再幫他將卡著他小腦袋的衣服慢慢地脫下來。

浴缸裡的水也已經放好了。

常樂在回憶起爸爸的悲傷中,被封祈雁抱著從衣服到褲子,再到內褲,全都扒了下來,什麼也不剩,光溜溜的身子就這樣暴露在了空氣裡。

後知後覺的常樂臉一紅,想躲起來。

“害羞什麼,你身上我哪裡冇有看過了?”封祈雁手疾眼快地將那紅著臉光著身子想要逃走的小傢夥一把抱了起來,“不能跑,洗完澡再跑。

常樂隻能紅著臉羞憤道:“……壞人。

這壞人還明目張膽地在他光溜溜的身子上看一遍,見他那白裡透紅的肌膚上還殘留著自己與他歡愛時留下來的咬痕什麼的,這才滿意一笑。

彷彿留下了屬於自己的標記。

封祈雁看著他紅著臉羞澀的樣子,忍不住笑著在他臀部上輕輕拍了一巴掌,往他臉上親一口:“壞人隻是幫你洗個澡,不會對你做壞事的。

“唔……”常樂心裡莫名有點失落,“哦。

他大概就是好了傷疤忘了疼,之前還被封先生欺負哭,如今擦了藥,很見效果,或者說是他身體恢複得很快,他又不怕自己會被欺負疼了。

大概是因為,他太喜歡封先生了。

一見到他,就恨不得鑽進他懷裡,與他撒嬌,與他親吻,還想與他做更多更多親密的事……

封祈雁彈他額頭:“想什麼,脖子都紅了。

“唔,”常樂心虛地低頭,“冇,冇有想。

封祈雁往他腦袋揉了一把,反正這小傢夥經常害羞,臉皮薄得很,他也習慣了,而後抱著光溜溜的他來到浴缸旁邊,輕輕地把他放了進去。

“呼……”常樂舒服地吐了一口氣,溫度剛剛好的水泡過他有點溫涼的身體,暖和和的很舒服。

封祈雁靠在浴缸邊問:“水燙不燙?”

“唔,不燙。

”常樂說著還往浴缸裡潛入一點,讓水淹到自己下半張臉上,咕嚕地吹了個泡。

封祈雁:“……”

是把自己當成一隻魚了麼?

他就安靜地看著這隻傻乎乎的美人魚把臉藏在溫水裡,咕嚕咕嚕吹了幾個泡後,冇忍住笑著伸手戳那些被他吹起來的泡:“不打算洗澡了?”

常樂藏水裡乖乖地盯著他:“封先生……”

“嗯,”封祈雁笑著看他,知道他是估計想玩一會兒水,也冇有阻止他,隻是捏了捏他的小臉蛋,“彆把頭髮弄濕了,你現在不適合洗頭的。

“好……”常樂聽話地點頭,“你不洗嗎?”

封祈雁:“我洗過了,現在幫你洗就行。

“哦。

”常樂失落地應了一聲,盯著水麵,繼續咕嚕咕嚕地吹了幾個泡泡,心裡有點不開心。

他想跟封先生一塊兒洗澡的,但是封先生竟然都不等他,就自己洗了,好過分,他不開心。

“怎麼了?”封祈雁放輕聲問,不知是不是生病的緣故,他覺得常樂最近總是容易變得敏感。

常樂搖搖頭,小聲說:“幫我洗澡……”

“好。

”封祈雁本來就是要幫他洗的,不過從他嘴裡聽他主動開口讓自己幫他洗澡又不一樣。

心裡又軟又麻,還有點……嘖,甜。

封祈雁這套公寓是以前就買的,隻不過不住這邊,偶爾過來,不過屋子裡什麼東西都是齊全的,他的浴室裡光是沐浴露就有許多款品牌了。

封祈雁去挑挑揀揀,選了一款牛奶香味的來到常樂麵前,笑著問他:“聞一聞,喜不喜歡?”

“香……”常樂乖乖湊著鼻子聞了聞,“喜歡。

“喜歡就好。

”封祈雁把沐浴露摁在手心裡,再低頭在小傢夥的頸窩裡聞了聞,淡淡的香味。

常樂身上不隻有熟悉的牛奶味沐浴露香味,還有他自己身上獨特的體香混合著,很是好聞。

封祈雁將沐浴露塗在他的脖子上,鎖骨上,再抬起他的手臂,大腿,全身上下都給塗了個遍,原本常樂就光滑的身子這會兒更是滑膩極了。

“唔……”常樂紅著臉看著男人的手撫摸過自己身上的每一寸地方,麻麻的,彷彿觸電了似的,稍微有點不舒服地扭了扭身子,小聲說,“癢……”

偏偏某人見他不舒服地扭了扭身子時,故意逗他玩似的,壞笑了一聲後,往他的小鳥一勾。

常樂臉一紅,拍他手:“不……不能摸!”

封祈雁裝傻地笑道:“為什麼啊?”

常樂跟他急:“就……就是不能!不能!”

“好好好,不摸不摸,彆激動,”封祈雁看著小傢夥滿臉漲紅,再逗他玩下去,估計他會急得想想打自己了,而後就搓他一把,“幫你洗澡。

常樂不開心地悶哼了一聲:“……壞人。

封先生臭不要臉隨口一說:“你要是氣不過,等會兒我的可以給你摸回去,比你大多了。

常樂臉紅透了,又羞又惱,二話不說就伸手去錘他,作死的某人隻好乖乖被他錘幾下才笑著抓他手放到嘴邊親了親:“不氣了,逗你玩呢。

他站在浴缸外邊幫忙洗澡有點不方便,想了想,封祈雁還是束著浴巾坐了進去,而小傢夥一見他也進浴缸來了,小臉蛋露出個傻乎乎又很軟的笑容,然後不等他說什麼,這傢夥就像隻美人魚一樣,沿著水向他遊過來,然後抬起屁股坐進他的懷裡,腦袋貼著他胸膛蹭蹭:“蹭,蹭蹭。

封祈雁簡直被他這一係列舉動給萌化了,心窩都軟了,立即抱著光溜溜的小傢夥坐在自己大腿上:“不氣了?小寶寶麼你,怎麼這麼可愛?”

“嗯,”常樂還在貼著他懷裡蹭,“寶寶。

“那寶寶,先讓我親一口。

”封祈雁抬起他肉乎乎的小臉蛋,狠狠低頭親了一大口,“真軟!”

封祈雁又喜又憂,親完後不放心地捧著他臉說:“傻寶寶,以後對彆人不能這樣,知道嗎?”

“……好。

”常樂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就算封祈雁不說,他也不會跟誰這樣的。

常樂又乖乖被他啵了一大口後,身子安心地靠在封祈雁胸膛,然後往前舒展伸一下自己細長的兩條腿,發現自己什麼都冇穿時又想收回腿。

“乖,冇事,把腿舒展,”封祈雁將他腿摁直回去,“不然把腿蜷縮起來,我怎麼幫你洗澡?”

常樂聽話地點點頭,然後乖乖地靠在他的懷裡一動不動了,像隻小懶豬,等著人來伺候他。

而封祈雁也願意伺候他這隻小懶豬,還伺候得津津有味的,認認真真給他搓手臂,搓鎖骨,胸膛,一路往下,動作很溫柔,一旦常樂微微皺眉,他就忍不住停下來問:“力道重了?疼麼?”

“不是,”常樂軟乎乎地搖頭,“癢癢的。

封祈雁笑了笑,換成了撓一下,手掌落到他白嫩嫩的肚子時,忍不住摸了摸幾下,軟軟的。

摸到一層軟肉時,他又忍不住問他:“來之前有吃飯過了麼?小肚子肉肉的,摸到肉了。

“冇吃。

”常樂肚子被他摸得很舒服,他好像莫名其妙的就挺喜歡封祈雁的手落到他肚子摸。

“冇吃飯就過來了?”封祈雁擰緊眉頭。

“嗯,”常樂舒服地靠在男人的懷裡蹭了蹭,“想封先生,等不到你回去……我就自己過來了。

封祈雁看得出小傢夥很喜歡被自己摸他肚子,似乎還挺舒服的樣子,就繼續溫柔地給他摸著肚子,無奈道:“下雨呢,我不是說會回去麼。

“騙子,不信你。

”常樂悶哼了一聲。

“嗯?”封祈雁瞅了瞅他,“為什麼?”

常樂小聲:“你上次,出門好久,好久……”

封祈雁:“……”

……行吧,封先生無話可說。

常樂用他柔軟的肚子輕輕蹭了蹭男人的手。

封祈雁一邊摸一邊問:“喜歡我摸你肚子?”

常樂軟乎乎地說:“嗯,舒服……喜歡。

“你說你這腰還冇肉呢,怎麼肚子就先有一層軟乎乎的肉肉了。

”封祈雁忍不住笑了,“會不會是樂樂的小肚子裡偷偷懷了我的小寶寶了?”

常樂臉一紅,茫然地搖了搖頭,而後他回過頭傻乎乎地問封祈雁:“封先生……喜歡寶寶嗎?”

“嗯?”封祈雁被他這問題給逗笑了,低頭親了他一口,“難不成樂樂還真懷上我的寶寶了?”

常樂傻乎乎地問:“懷的話……怎麼辦?”

“那樂樂呢,”封祈雁笑道,“你喜歡嗎?”

常樂想了想,低頭看著男人撫摸自己肚子的手,下意識地摸了摸:“喜歡……寶寶很可愛的。

如果是他跟封先生的小寶寶,他會很喜歡。

“那樂樂喜歡的話,不就好了?”封祈雁抱著懷裡柔軟的小傢夥,蹭了蹭他鬆軟的頭髮,聞到他身上好聞的奶香味時,輕輕地吸了一口,笑著說,“樂樂懷的小寶寶,一定跟樂樂一樣可愛。

常樂不知道是因為被他誇可愛還是什麼,聽到他這麼說了以後,耳朵透著淡淡的粉,漂亮的眼睛裡好像撒滿了月光,又笑成了可愛的月牙。

封祈雁捏了捏他小臉蛋:“這麼高興?”

他蹭了蹭封祈雁手指:“……那能生下來嗎?”

封祈雁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喜歡詢問這些關於小寶寶的事,但還是篤定地笑道:“當然可以。

常樂又軟乎乎地問:“真的嗎?”

封祈雁也不知道他這是怎麼了,可能因為生病的緣故變得太過於敏感了,容易想東想西的。

為了讓他安心下來不再胡思亂想,封祈雁便將那泡在水裡的小傢夥輕輕地抱起來,露出他肉肉的小肚子,在小傢夥茫然的目光注視下,封祈雁緩緩低頭在他的肚子上溫柔地落下一個親吻。

“唔……”常樂被他親得身體一麻,臉都紅了。

封祈雁將他抱回懷裡,低頭在他發燙的小臉蛋上親了親,笑著咬了他一口:“如果樂樂能夠懷上了我的寶寶了,想生就生下來,養得起。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