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四百零九章 兩個月雖然短暫,但他過得很快樂

自從出院到期末考這段時間,晏欺都快憋瘋了,要是談舟不在他身旁也就算了,可明明兩人還住在一起,睡在同一張床上,談舟天天就在他的眼前晃著,他怎麼可能無動於衷,可再怎麼心猿意馬也隻能想想。

在忍著不碰談舟這些天,他自己都在洗手間裡,與自己的右手過了好幾次了。

如今期末結束了,還忍什麼忍?

乾就完事!!

半夜,星星佈滿天際,雙眼模糊的談舟意識渙散:“我就該……就該在你,在你小的時候……”

“嗯?”晏欺眼底猩紅,埋頭親吻他的脖子,喑啞道,“在我小的時候乾什麼?”

談舟有氣無力:“掐死……算了……”

“……”晏少爺一噎,紅著眼低笑著吻了吻他濕潤的嘴唇,“你就做夢吧,夢裡什麼都有。我小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裡呢。”

談舟闔著眼,昏沉沉道:“外婆家……”

“什麼外婆家?”晏欺看他人已經迷糊了,“哦哦,你說你小時候在你外婆家啊。”

談舟搖頭虛弱道:“不是……”

晏欺親著他笑,嗓子喑啞:“什麼不是?”

談舟又累又困:“你在……你,外婆家……”

晏欺覺得他估計是累得理不清思緒胡言亂語了,不過他心情極好,特彆有耐心地捧著他的臉,親著笑道:“我在我外婆家怎麼了?”

談舟:“……煩人。”

晏少爺:“……”

媽的,是對他有多大意見!!

晏欺瞪他:“見過我嗎?就嫌我小時候煩人了!”

快要睡著的談舟似乎疲憊地笑了一下:“……愛哭。”

“你才愛哭呢!”晏欺狠狠瞪他,想掐他一下,可他這痠軟的身體都不知道該往哪裡下手,隻能在他臉上“啵”了一大口,把人抱在懷裡揉了揉,饜足過後的聲音帶著懶散的喑啞,“人都不清醒了,睡吧。”

冬季的夜晚,除了偶爾呼嘯的風聲外,靜悄悄的。

也許是因為剛剛迷迷糊糊中的談舟不經意間提到與“外婆”相關的話題,閉上眼入眠的晏欺也走了神。

外婆啊……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他還很小,幾歲大的時候,不聽話又愛鬨。仗著自己是晏家捧在手心裡的小少爺,天天四處招貓逗狗,惹是生非。而身邊還跟著一群跟他年齡相仿的狐朋狗友,屁大點的小孩就詮釋了什麼叫“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終於,在他五六歲的暑假,他媽冷著一張臉,拎著他的衣領,任由他憤憤不滿地踢著小短腿丟到了煙雨江南的外婆家。

他媽冷著臉道:“等你什麼時候懂事,乖一點了我們再去接你回來,不然暑假這兩個月你就待在外婆家吧,彆回暮城撒野了!”

隻有五六歲的晏少爺不可置信地瞪圓了眼睛,氣地嚎啕大哭:“嗚嗚嗚嗚!你敢這樣對我?你敢這樣對我?!!”

他媽道:“我有什麼不敢的?”

“嗚嗚嗚嗚,”晏少爺委屈壞了,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抱著他媽的腿,“你好歹毒嗚嗚嗚,好歹毒的女人噫嗚噫嗚嗚嗚嗚!”

這個歹毒的女人不為所動,冷笑道:“不然要慣著你撒野上天了?彆人天天來找我告狀嗎?美得你!”

歹毒的女人任由他一邊大哭成淚人,憤憤不滿地踢著小短腿,卻又毫無還手能力地被丟在了外婆家裡。

七月的江南,盛夏,朦朧的梅雨季節已過,暑氣緩緩而來,樹都綠得發了芽,知了在樹上叫個不停,可也抵不過晏少爺哭天喊地的鬼叫聲。

慈祥的外婆溫柔地哄著他:“乖了,乖了,晏晏不哭不哭,你媽跟你說著玩呢,你還不懂她嗎?她就是嚇嚇你啊,過幾天就來把你接回去了。”

晏少爺哭得眼睛通紅,上氣不接下氣地在地上打滾:“嗚嗚嗚,嗚嗚嗚!那個歹毒的女人!她怎麼可以這麼對她兒子!嗷嗚嗚嗚,我肯定是她從垃圾桶撿來的,嗚嗚嗚嗚!”

任由外婆怎麼輕聲細語地哄他,都哄不乖。

他哭成淚人,穿著一身昂貴乾淨的衣服,卻在院子裡撒潑打滾,滾了一身泥土,嚎啕大哭的聲音都驚動了鄰居,傳來一位奶奶溫和的笑聲:“哎呀,怎麼這麼熱鬨啊。”

外婆無奈笑道:“是我女兒把外孫送過來啦,正鬨脾氣呢!”

“哎呀,外孫呀!讓我看看!”隔壁奶奶笑著走進了院子,身旁還拎著一個小的。

兩人一進院子裡,就看到了小小一團在地上滾來滾去嗷嗚大哭的晏少爺,一把鼻涕,一把淚,嘴上還在罵著:“那個歹毒的女人!嗚嗚嗚嗚,我好可憐,我就是撿來的嗷嗚嗚嗚!”

在地上打滾大哭的晏少爺根本不注意誰來了,隻聽到了聲音,朦朧的雙眼隻看到一個大的,還有一個模糊的小的。

“彆哭啦,”外婆笑著哄道,“再哭下去,會有更多人來看你啦,晏晏不要麵子了?”

“讓他們看啊嗚嗚嗚!”晏少爺哭得嗓音沙啞,以著一個人字姿勢躺在地上,“我不怕!嗚嗚嗚嗚!”

可下一刻,晏少爺卻炸了起來,瞪圓了眼睛看著外婆手中的相機,驚呆了:“不對!!你還拍我?!!嗚嗚嗚果然是那個歹毒女人的親媽啊嗚嗚嗚嗚還拍我!”

在這邊人生地不熟的,晏少爺撒潑打滾不怕被人看見,反正也不認識,可是他外婆拿相機拍就不一樣了,誰知道她會不會發給她媽,到時候要是暮城那邊的小夥伴也都知道了,他還要不要臉了?

因此,晏少爺趕緊連爬帶滾從地上嗷嗚起來,蹦噠著兩條小短腿去追他外婆,哭得淚眼婆娑,揮著小爪子:“給我!給我!不許拍嗚嗚嗚嗚不許拍!”

“哎呀,外婆就拍一拍,留個紀念啦!”外婆笑著不給他,一邊拍一邊繞著院子被他哭著追。

晏少爺氣得麵色漲紅,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一不小心崴了腳,嗷嗚了一聲踉蹌地撲了過去,剛好撲到旁邊來看熱鬨的一大一小。

他臟兮兮的手在小的乾淨白色的衣服上摸了一把,黑了一片,淚水鼻涕都蹭在了對方身上,毛茸茸的腦袋倒在了小的那個腳下,哭得更大聲了,而對方僵硬了一下,抬起了腳。

晏少爺覺得,對方抬起腳的那一刻,是想往他腦袋上踩的,可大概顧及到還有大人在,他抬起的腳又落回了地上。

“哎呀,怎麼這麼不小心的!冇事吧?粥粥衣服都被你弄臟了!”外婆趕緊將他扶起來,又對旁邊的小男孩道,“真是不好意思啊粥粥。”

小男孩過了一會才道:“……沒關係。”

“到時候洗洗就行了,”拎著小男孩一起來的奶奶笑著問,“晏晏冇事吧?”

晏少爺生無可戀地捂住自己的心口,帶著哭腔稚氣道:“有事,大事!心靈受傷了,嗚嗚嗚嗚!”

“哎呀彆哭啦,”外婆給他擦眼淚哄道,“你看粥粥跟你差不多大的年紀,多懂事啊,再看看你,都哭成什麼樣了?接下來你就要在外婆這兒住一陣子了,可以跟粥粥好好玩呀!多學學人家!”

晏少爺瞪圓了通紅的眼睛,昂著他小腦袋不屑一顧:“誰要跟他玩啊?嗚嗚嗚嗚我纔不稀罕!啊呸!”

後來——

記憶太遠了,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

晏欺記得不太清了,就記得他被他那個狠心的媽丟在外婆那裡過了一個暑假,兩個月,可偏偏就是這個暑假底,他外婆去世了。

不是生病,也不是什麼意外,隻是正常的年紀大了,在一個陽光灑滿院子的午後,她笑著坐在院子的椅子上,輕輕閉上眼休息,可這一閉上,就再也睜不開了。

年僅五六歲的他哭得眼睛紅腫,喉嚨發燙,差點冇哭昏厥過去,而有人在他身旁,並不熟練地安慰他:“……你外婆隻是去找你外公團聚了。”

晏少爺哭得很凶:“可我再也見不到外婆了嗚嗚嗚嗚……”

對方沉默了一下,用那還青澀的聲音生硬地道:“……你外婆隻是變成了天上閃爍的星星了,以後你想她了,抬頭就可以看到她了。”

“你騙人!”晏少爺吸著通紅的鼻子,傷心至極,“噫嗚噫嗚外婆冇了嗚嗚嗚,外婆離開我了啊嗚嗚嗚嗚……”

“……真的,”對方大概不知道怎麼安慰人,隻能不斷地告訴他,“……你外婆變成了天上閃爍的星星了。”

小孩子總是特彆容易相信彆人“真誠”的話語,至少在那一刻,比起讓他接受他外婆也像其他動物一樣死了就是徹底離開了,再也見不到了,他更願意相信,他外婆隻是變成了掛在天空中閃爍的星星。

他紅著眼睛灼灼地盯著對方的眼睛,哽咽道:“……真的嗎?”

“……嗯,真的。”對方有一雙清澈靜謐的眼睛,彷彿無波瀾的湖水,點了一下頭,猶豫了一會,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腦袋瓜,“……想哭就哭。”

晏少爺痛哭癟嘴:“哭了你又要嫌棄我了嗚嗚嗚嗚……”

對方沉默了一會:“……今天可以不嫌棄。”

晏少爺淚如雨下:“嗷嗚嗚嗚嗚……”

後來,外婆的喪事辦完了,家人也把他接回了暮城,在外婆暑假短暫的兩個月,就這麼結束了。

他回到暮城後,還是傷心難過了好一陣子都冇能從悲痛中緩過來,而他家人怕帶他回外婆家,又要讓他觸景生情難過痛哭,因此等他再次回到外婆家時,已經是一年後了。

他不會像一年前外婆剛離開時那樣哭得眼睛紅腫,上氣不接下氣,也冇有人安慰他說“外婆變成天上閃爍的星星了”。

鄰居那個他第一天來時,就帶著外孫去看他笑話的老奶奶也不見了,順帶著連穿白色衣服第一次見麵就想踩他腦袋瓜的小孩也離開了。

一年又一年,漸漸長大,天天都有各種各樣的事情發生,遇到各種各樣的人,把晏少爺腦子堵得滿滿的,在外婆那兒短暫度過的兩個月,也隨著外婆的離開,與外婆那邊相關的事,也因為經久不見,年紀小時本就脆弱的記憶,逐漸變得一片模糊了。

不過,那兩個月雖然短暫,但他過得很快樂。

隻是時隔太久,他已經想不清細節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