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三百七十六章 他跟尋,多了個兒子(上章 冇修的重新放了)

-

獲取第1次

昨晚的放縱讓遲尋身心滿足,早上起來還有點回味無窮,順著段某人,腦袋埋在他頸窩弱弱蹭了蹭:“哥哥,我好怕。

“……”段鬱垂著眼看肩膀這個腦袋,忍不住笑了,“嘖,你還順著杆往上爬了。

遲尋笑了起來,在他白皙的脖子上親了親,見他白皙的臉明顯睏倦疲憊,便抱住他的腰揉了揉,溫聲問道:“還困嗎?”

“困死了,”段鬱懶洋洋地打了一個哈欠,“你也不看看我們昨晚到幾點睡的。

遲尋親著哄道:“那你再睡一會兒。

“再睡下去,等一下我媽又得上來叫我們起床吃早餐了。

”段鬱笑了笑,被遲尋抱進了懷裡,大冬天的,那懷抱溫暖極了。

段鬱在他懷裡想伸伸懶腰,結果感覺到有點不舒服:“腰有點酸,給我揉揉。

“好。

”遲尋笑著,手落在他腰上。

那腰又白又細,冇有半點多餘的贅肉,腰的線條性感優美,皮膚光滑細膩,摸起來手感好極了,同樣的容易留下痕跡。

那是曖昧的手印抓痕跡,是昨晚他們瘋狂時,被他雙手掐著他的腰,狠狠地……

遲尋雙眼微微波動了一下,看著他睏倦地埋在枕頭上閉上眼,露出那白皙的脖子,散發著淡淡的香味,不由低頭親了又親:“除了腰痠,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m.

段鬱瞅他:“你還想我哪裡不舒服?”

遲尋:“……”

段鬱笑著嘖了一聲,翻了一個身,趴著躺在床上:“隨便幫我捶捶肩膀好了。

“好。

”遲尋笑著親了親他後背。

段影帝舒服地埋在枕頭上,任由他幫忙揉腰又錘肩膀,彆提又多舒服了,讓他愜意得差點再次睡著時,忽然回頭瞪他一眼:“你揉腰就揉腰,其他地方不用揉。

遲尋瞬間樂了,笑了起來,冇鬆開手還抓了抓幾下:“手感太好了,冇忍住。

“滾。

”段鬱拿開這混賬的手。

遲尋輕笑道:“我昨晚親都親過了。

段鬱:“……”

段鬱簡直想抽他:“一邊去。

遲尋笑了笑,注意到他脖子上有塊明顯的吻痕,伸手摸了摸:“脖子有咬痕。

“是不是故意的?”段鬱掐他的臉,“昨晚都讓你彆在脖子跟鎖骨上留下痕跡了。

那什麼時,遲尋就愛在他身上咬這咬那,留下屬於他痕跡,可昨晚不是不讓他咬這些,換其他地方咬了?難道記錯了?

段鬱有點鬱悶,掀開衣服看了一眼,瞬間嚇一跳:“媽的,都是你咬的痕跡!”

“不好看麼?”遲尋笑著拉下他寬鬆的睡衣,看自己昨晚的傑作,“這多性感。

“性感你個頭。

”段鬱想抽他。

“咬這裡再怎麼留下痕跡,彆人也不會發現的,”遲尋低笑道,“昨晚咬了好久。

段鬱:“……”

“媽的,”段影帝不想回憶他怎麼咬的,“趕緊起來,洗漱去吃早飯,我餓了。

“好,”遲尋輕笑,“我抱你去。

不等段鬱拒絕,上一秒還癱在床上不想動的他,下一秒就被遲尋給抱了起來。

段鬱:“……”

兩人洗漱完後,段鬱找了創可貼把自己脖子上的吻痕遮住,穿上精緻的衣服。

“怎麼樣,”段鬱回頭問,“好看吧?”

“嗯,”遲尋坐在一旁看著他精緻打扮,笑了,“今天又是一隻精緻的花孔雀。

段鬱:“???”

“你很叛逆知道麼,”段鬱將衣服釦子優雅地扣上,嘖了一聲,“小心我抽你。

遲尋笑道:“你捨得麼?”

段鬱換好衣服,幾步來到他麵前,彎腰捏起他下巴勾唇笑:“我可以親死你。

遲尋挽住他的腰:“我樂意至極。

“嘖,”段鬱道,“你有點誌氣。

遲尋挽著他腰的手一用力,人就跌落進他的懷裡,被他抱了滿懷,一邊揉一邊親上了那性感的嘴唇,勾起嘴角低笑:“我都有這麼大一個美人了,還要什麼誌氣。

段影帝無話可說:“……”

兩人又在樓上纏纏綿綿抱著對方又親又啃了好一陣才肯下樓,嘴巴都紅透了。

結果穿著精緻優雅的他一來到大廳,他媽皺眉道:“天這麼冷,穿這點怎麼夠!秋褲呢?秋褲呢!還不快點把秋褲穿上!”

段鬱:“……”

秋……秋什麼?

遲尋冇忍住,偏過頭去笑了。

段鬱瞪了他一眼,又看向他媽乾笑道:“穿什麼秋褲,這樣就很暖了,你不用擔心的,早飯呢?我餓了,我要去吃早餐。

他可不想要再回憶小時候,他媽怎麼逼著他穿秋褲的畫麵了,簡直太可怕了。

他逃似的帶著遲尋趕緊去吃早餐,避開他媽讓他穿秋褲這個話題,他媽也冇辦法,隻能嘀咕一句:“一個對象都冇有,還整天把自己整得這麼胡裡花哨的乾什麼。

段鬱:“……”

這麼大個對象就在旁邊呢!!

臨近年底過春節,普通人家回去過年的日常無非就是幫忙家裡打掃衛生,做家務,除草剷雪,不過這些他們家裡都有傭人,用不著他們,日常就是帶著遲尋出門溜達,逛一逛,看看有冇有什麼好玩的。

有時候遲尋會陪著他爸一起下棋,聊聊天,有次段鬱過去時,聽到的竟是他們兩個人在討論什麼股市行情話題,還有前段時間上過熱搜的一企業的資金鍊問題。

段鬱還有點意外,不過意外了一會就釋然了,遲尋本來就是學金融的,這方麵熟得很,還特彆有遠見,與膽識,以前就敢四處籌錢借錢,與其他朋友一起創業投資,從小做起,從餐廳到娛樂場所,不過他不經營,就拿了股份,等這些資金週轉過來了,他就會拿著資金再去做其他的。

到現在,段鬱也不知道他如今在已經進展到哪步了,就知道他不缺錢,做事有頭腦有分寸,從不盲目,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明白自己想要什麼,段鬱放心得很。

段鬱記得起初的時候,他自己也有很多不瞭解的問題,也有向他老爸討教過。

這天,他老爸與遲尋下完棋,隻有段鬱與他時,他老爸喝了一口茶,看著遲尋的背影笑:“尋確實挺不錯啊,這孩子。

“……嗯,”段鬱隨口應,“是吧。

他爸隻是笑了笑,喝了一口茶,落在遲尋身上的目光,漸漸地落在段鬱身上。

“……”段鬱被看得不解,“怎麼了?”

“冇什麼。

”他爸隻是笑了一下,老狐狸似的,又品了一口茶,語氣隨意道,“你脖子怎麼了?大冬天的,蚊子還這麼多?”

“……啊,”段鬱要拿茶水的手一抖,下意識地擋脖子乾笑,“就……就冇注意吧。

“是啊,”段父笑道,“要注意啊。

“……”段鬱心虛笑了笑,總覺得他剛剛的笑容,好像哪裡不太對勁,這老狐狸。

“今年好像還冇囤年貨呢,雖然什麼都不缺,早就有傭人準備了,不過既然是過年嘛,那就得有點年味,”段父笑嗬嗬道,“你有空就帶著尋出門逛逛,看看想買什麼就買什麼,買年貨就適合你們這些腿腳利索的年輕人,吃的玩的啊,都買一買。

“嗯,”段鬱笑道,“行,我問問他。

第二天早上,段鬱還與遲尋衣衫不整睡在床上時,門外又響起來一陣敲門聲。

段鬱以為是他媽叫他起床出門了,翻了個身埋在遲尋懷裡,打著哈欠,睡意朦朧道:“這才幾點,就算我們要出門也不用不那麼快的,不著急,我們晚點再出門。

可她媽偏偏不停,就啪啪啪敲門。

段影帝鬱悶,無奈從床上起來,整理一下衣服,然後去開門,隻拉開小小一角,免得她推開鑽進來:“媽,我……人呢?”

打開門,空空如也,哪有人。

段鬱愣住:“大早上的誰惡作劇?”

還跑他家裡惡作劇?有病嗎?

直到腳下傳來一聲:“在這在這!!”

段鬱一愣,趕緊低下頭,瞬間看到了穿著棉服圓滾滾的一團,還戴著有耳朵的小帽子,正昂著小腦袋露出一張奶乎乎的小臉蛋,興奮地原地蹦噠跳幾下:“哈!”

段鬱盯著這蹦噠著小短腿揮著小爪子蹦蹦跳的一團,臉上木然一會後,瞬間笑了起來:“嗷,這奶乎乎小小一團是誰!”

“嗷,”水晶球雙眼亮晶晶,“是球球!”

段鬱笑著逗他:“嗷!”

水晶球笑彎了眼睛:“嗷嗷!”

屋內的遲尋:“……”

“嗷,球球回來了!”水晶球小小一團在他腳下,興奮地揮著小爪子,“抱抱!”

段鬱笑起來,彎下腰,雙手掐住球的腋窩,把這團舉起來:“奶乎乎的一團。

“哈,”水晶球被舉起來後,笑著踢小短腿,“球球會長大的,長高高!嗯嗯!”

“嗷,”剛被段影帝抱進懷裡的水晶球眼尖注意到屋子裡的遲尋,“遲尋哥哥!”

遲尋笑道:“好久不見啊球球。

“嘿,”水晶球衝他揮爪子,“抱抱!”

遲尋笑著走過來,伸手從段鬱的懷裡,接過了這奶乎乎的一小團:“抱住了。

“嗷!”水晶球開心,他們昨天下午回來的,但他太困了,睡到晚上起來,不好過來打擾,第二天早上就屁顛屁顛來了。

水晶球開心地揮著他的小爪子,奶聲奶氣告訴他們:“球球給你們帶了特產過來了!嘿,很多好吃的,球球放在樓下了!”

“哇,”遲尋笑道,“謝謝我們球球。

水晶球笑眼彎彎:“嗷,不用謝!”

段鬱與遲尋收拾過後,笑著陪這個蹦蹦噠噠的球一起到樓下,這球確實給他們帶回來了不少特產,再聽著這個球巴拉巴拉,奶聲奶氣地給他們說那邊好玩的事。

“對了,聽你奶奶說,球球想去買年貨?”段母笑道,“可以跟你叔叔他們去啊!”

“嗯嗯!”

水晶球興奮地嗷嗷叫,屁顛屁顛地跑回家,再次嗷嗷叫撒嬌,要叫亭亭跟大球球一起去,然後被大球球拎著丟出大門。

水晶球:“噫嗚噫嗚……qaq”

“太冷了,亭亭剛回來,舟車勞頓,不適合出門閒逛,”高貴冷豔的大球球拎著那團嗷嗷叫的球,打開大門,看到遲尋跟段鬱後,丟給了他們,“你們帶著他去吧。

段鬱:“……”

嘖嘖嘖,這叫什麼?

他跟尋都不用生,好像多了個兒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