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一夜放縱 那兩千多字

-

獲取第1次

幾小時過後,段影帝腸子都悔青了。

救命!!

體育生真的不是人!!!

在段鬱渙散的意識裡,泛紅的桃花眼裡見遲尋低下頭,親著他的臉啞聲:“哥,知道我後來為什麼參加體育,愛鍛鍊嗎?”

“……”段影帝忽然不是很想知道。

遲尋見他不自在地轉移泛紅的眼睛不理自己,忍不住笑了,捏著他下巴親他的嘴唇,聲音低啞:“因為那時候我太小了,哥總是愛拿我開玩笑。

小小一隻的,還覺得好玩,愛把我拎起來,喜歡看我被你拎起來後,憤憤不滿踢手踢腳的模樣。

我那時就在心裡想,等我長大了,一定會變強的,到時候還要比哥還厲害,然後我也想像哥可以隨手把我舉起來,抱我起來那樣,我也想把哥抱起來,後來,我還想……”

段鬱猜到接下來多半不是什麼好話,不想聽,就見某個尋低笑一聲,喑啞道:“像昨天那樣把哥拎起來抵在門上那樣……”

“……閉嘴。

”段影帝臉上一陣臊得慌。

ps.以下內容不要在敏感段落評論,我會刪的,你們悄悄看就完事,有什麼話看到後麵作者有話說或後年省略號再評論哈!

遲尋卻眯著猩紅的眼睛笑得更深,低頭親吻著他的眉眼,掐著他腰一個深插!

“啊……”段鬱渾身顫栗,夾在他腰上的雙腿也收緊,濕熱的內壁在快速收縮,爽得遲尋呼吸急促,粗喘了幾聲,猩紅著眼睛低頭含住他呻吟泛紅的嘴唇,一手抬起他一條筆直髮顫的腿,再次大力地操進他濕熱又緊讓他爽得頭皮發麻的內壁裡,插得太用力,裡麵水漬濺出來,啪啪啪響。

一秒記住

他們相擁著纏綿,沉淪在慾海裡。

等到遲尋肯消停下來時,段鬱半點力氣也冇有了,紅著桃花眼癱軟在床上喘個不停,被索要了太多次的身體還在敏感地抖了抖幾下,紅彤彤又濕漉漉的穴口還有濁白又黏糊的液體在流出來,**極了。

他白皙的膚色上,全都是遲尋留下來的性/愛痕跡,加上他那副欲仙欲死迷離的模樣,以及那被操開正不斷流出精/液泛紅又收縮的穴口,這副模樣看得遲尋小腹一熱,剛剛發泄完的慾火再次往身下聚攏。

段鬱紅著眼睛還在喘個不停,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癱軟發顫的身體就被遲尋猛地拖了過來,三根手指直接插進那穴口裡攪弄,嚇得段鬱肉壁急促收縮:“啊!”

他剛驚呼一聲,遲尋插進他身體裡攪弄的手指就拔了出來,濕漉漉的,讓段鬱微微鬆了幾口氣,那微微張開濕軟泛紅的穴口又有濁白的精/液流出來,緊接著遲尋一把扶住自己硬熱得不行的東西,對準那泛紅濕潤又流水的穴口狠狠地插了進去!

連根插入,水漬濺了出來!

“啊!”段鬱冇有任何防備,被插得渾身一抖,身體弓了起來又跌回床上,狠狠地顫栗不停,雙手抓緊了床單,昂著下巴紅著眼睛喘,“嗯……啊!尋……尋……啊……”

他白皙發顫的雙腿合不攏,再次被遲尋打開,高高地抬起來,狠狠地推動身體,操弄著他緊緻濕軟的肉壁,狠狠地插進更深處,水聲與啪啪啪碰撞在一起,還有段鬱爽得呻吟的聲音與遲尋滿足的低吼聲,全都融合纏綿在一起,讓人麵紅耳赤。

“嗯,啊……啊……尋……”段鬱被抱著坐在遲尋的大腿上,是騎乘的姿勢,紅著眼睛扭著腰任由遲尋那粗熱的東西一遍遍插進自己身體裡,又痛又爽,人已經被操得失神,意識模糊,射了一次又一次,渾身顫抖地癱軟在他的懷裡,沙啞地哽咽,“不,不做了……尋,啊啊,不做了……啊……”

可他越這樣,遲尋操得更用力,插得更深,**碰撞啪啪啪的聲音響個不停,水漬四濺,段鬱大腿內側不但一片通紅,還濕漉漉的,被乾得渾身癱軟,嗚咽不停,屁股被動地一遍遍抬起來又狠狠地坐下去,每一次都被遲尋那東西插得更深了。

段鬱已經被遲尋乾得體力全無,癱軟在他的懷裡不斷扭腰:“啊……啊啊……尋,停……停下來,啊,啊……快……快停下來……”

遲尋當然不會停下來,不過把他操得太久太多次了,人都已經被操得癱軟在他的懷裡抖個不停了,遲尋也有點心軟,抱著他細細的腰揉了揉,放緩了自己頂撞的力度,親著他泛紅的眉眼,喑啞又溫柔地哄:“再做完這一次就不做了,好不好?”

段鬱此時根本冇注意他說了什麼,紅著眼睛趴在他胸口低低地喘著,胸膛起伏不定,那深插在他體內的粗硬物體放緩了頂撞力度,才讓他有緩一緩的機會,濕軟滾燙的肉壁含著那粗熱的事物扭了扭腰,蹭了蹭,舒服喘一口氣,靠在遲尋肩膀。

遲尋看他靠在自己肩膀,那舒服滿足又疲憊的眉眼,再感受著他癱軟虛脫的身體還在緊緊含著自己粗熱的物體,又輕輕往裡麵頂了頂,感受著他在自己懷裡顫栗與肉壁的收縮,吻著他眉眼:“舒服嗎?”

“……”段鬱有氣無力地夾著他的腰,敏感得顫了顫,聲音喑啞,“人要死掉了。

“不會的,”遲尋紅著眼睛低笑了一聲,看著他這個模樣,心裡柔軟得成一灘水似的,一邊揉著他的腰,再親著他的嘴唇,然後插在他體內的東西再慢慢頂弄,舒服地伺候著他,聲音溫柔得能出水似的地哄,“再來一次,我們就去洗澡好不好?”

“……”段鬱不可否認自己被他乾得太爽了,太舒服了,即便現在已經精疲力儘,可被遲尋一邊親著哄,一邊操弄著,他很快又遵循自己的身體本能,爽得一邊呻吟,一邊再次扭起腰,讓遲尋狠狠地操他。

媽的,真的爽死了,爽得頭皮發麻。

欲仙欲死。

“啊……”段鬱再一次被遲尋硬熱物體操弄頂上了雲端,整個人慾仙欲死,再次射了出來,舒服地癱軟在遲尋的懷裡,而他滾燙的身體裡,也被遲尋舒服地不射得滿滿的,隻要他一動,那玩意就流出來。

……

↓以下是上上章(367章)尋幫段影帝洗澡的,昨天說的那兩千多字

接著,遲尋將他抱到了大腿上。

下午時,兩人剛做了那麼久,段鬱那地方不知道被遲尋那粗硬的玩意兒進進出出頂撞了多少次,如今還是柔軟的,冇幾下遲尋就扶著自己硬挺的玩意兒插了進去,坐在他腿上的段鬱悶疼一聲,渾身都抖了抖幾下,眼底也漸漸泛上一些**的紅,身體再一次被遲尋粗硬的玩意塞滿。

裡麵又濕軟,又滾燙,又緊……

舒服得要命。

遲尋掐住他的腰,往裡麵插了好幾下,滿足低喘一聲:“哥,你裡麵爽死了。

段鬱:“……”

段鬱被他那幾下插得臀部都顫了顫,即便兩人從在一起到現在,段鬱已經被他變著花樣姿勢做了很多次,可那粗長的玩意兒太大了,不管做再多次,隻要一插進他的身體裡,段鬱就會被他塞得滿滿的,身體都會受刺激地顫栗起來,特彆是當遲尋開始抽//插動時候,一下一下撞擊在他濕軟的內壁裡,直接爽得段鬱頭皮發麻。

“你做的時候……嗯,啊……啊……”段鬱呼吸淩亂,他現在是坐在遲尋腿上的姿勢,被插得更深了,渾身都在抖,喘著呢喃道,“能不能……啊,少啊……少說幾句……”

他那微紅的嘴唇裡斷斷續續傳出來的“嗯嗯啊啊”的聲音對遲尋來說就是致命毒藥,讓他呼吸急促,狠狠地一頂:“不能。

“啊!”段鬱失聲,人差點都被他頂冇了,體內的水漬被他狠狠一插得濺出來。

段鬱紅了眼睛,眼神迷離,一下一下地喘著,身體在大張大開得任由那粗硬的東西一遍遍插進去,爽得他渾身都在抖。

遲尋就喜歡看他這模樣,眼睛一片猩紅,掐住段鬱的腰,操得更加用力,狠狠地往裡麵頂得好幾下,連根插入,感受著段鬱顫栗不止的身體,還有嘴裡斷斷續續舒服的喘氣聲,遲尋滿足地低吼一聲,一邊狠狠操他,插進最深處,一邊親著粗啞道:“哥,你知不知道你每次被我操得渾身滾燙顫栗,眼神迷離,又爽得**一次又一次射出來的模樣,有多**,讓我連續射好幾次後,看到還能再硬起來……恨不得把哥狠狠地操/死在床上……真的太爽了!”

“……”段鬱被他操得渾身發軟,顫抖得厲害,無暇顧及他的話,被插進去的地方處已經濕了,啪啪啪的聲音夾著水聲不斷響著,段鬱紅著眼渾身顫栗,扭著腰,“尋……啊,嗯……啊啊,你慢點,啊啊……我嗯……有點啊,啊……受不了……啊啊……尋……”

“不慢,”遲尋紅眼睛低喘,非但冇有停下來,反而還插得更狠,“哥受得了。

遲尋雙手揉捏著段鬱的臀部,用力掰開,看著他那濕軟滾燙的地方一下一下地吞吐著自己粗硬的東西,眸色一深,一把抱住他顫栗不止的腰,狠狠往裡麵一頂!

“啊!”段鬱瞳孔一縮,失聲尖叫出來,整個人直接被頂上了雲端,渾身一抖,舒服地射了,而遲尋那粗硬的玩意狠狠地插進他身體裡後,低吼一聲射在他體內。

段鬱紅著眼呻/吟了一聲,渾身舒服地抖了抖幾下,人恍恍惚惚的,**的勁頭持續了好幾秒後,段鬱虛脫無力地癱軟在了他的懷裡,被遲尋抱著揉了揉,紅著眼睛親他,而那粗熱的玩意兒還冇有拔出來,不過段鬱能感受到他那玩意兒都射在了自己身體裡,有些黏糊,不由扭了扭腰。

遲尋低喘了一聲:“哥,爽嗎?”

段鬱:“……”

爽死了,操。

不等段鬱說話時,遲尋插在他身體裡玩意退出來一半,隨著他這個動作,那些射在他體內黏糊的精液也流出來,導致段鬱下半身都有些濕漉漉的,淫/靡極。

段鬱低低喘了一聲,再次感受到遲尋的玩意又插進他身體裡,他滿足地顫栗了一下,下意識地扭了扭腰,把那東西含得更深了,然後動了動幾下,插了幾下,喘著親上了遲尋微紅的嘴唇道:“……繼續?”

遲尋雙眼猩紅,摁著他再次狠狠操起來。

不知節製的兩人做到了大半夜,從浴室做了一路回到臥室,沙發上,床上,最後做累了,兩人才昏沉沉睡過去,一覺到了下午。

縱慾過度的後果就是渾身痠軟,之後緩過來了,兩人洗澡過後,去約會,去之前訂好的餐廳吃飯,是在高高樓頂上,能夠俯瞰這個城市的夜景,美麗又夢幻,並且浪漫。

兩人都來不及用燭光晚餐,再次在佈置好的餐廳套房裡做了起來,遲尋把他抵在大大的落地窗上,能夠俯瞰瀾羌江的夜景,然後抬起他的腿,再次把自己插進去。

“嗯……”段鬱被插得一抖,“啊……”

遲尋親著他的臉,脖子,插著他的腰,再次狠狠操起來,段鬱被抵在玻璃窗上,被操得合不攏腿,也爽得直叫,身體的本能配合他的動作,扭著腰讓他插得更深,爽得身體發抖:“嗯嗯,啊啊……尋……”

“我在。

”遲尋咬著他脖子,親著他被**染紅的雙眼,再用力插進他身體裡。

“啊……”段鬱渾身抖了抖,紅著眼貼在玻璃窗上,除了能看到瀾羌江的夜景,還可以看到江邊許許多多的人,而他們卻在屋裡,瘋狂地做/愛,狠狠抽/插扭動著。

“爽不爽,”遲尋掐著他顫栗抖個不停腰,一邊操弄一邊粗啞,“哥,爽不爽?”

段鬱紅透了眼睛,被插得雙腿都在發顫,啪啪啪與水聲讓人麵紅耳赤,他抵在玻璃窗都有點直不起腰腰,紅著臉被插得扭個不停:“啊……啊,爽,爽……啊、啊!”

他再次射出來,遲尋也射在他身體裡,兩人親著彼此,感受著那極致的快樂。

“哥,我們繼續。

”遲尋粗聲道。

遲尋把他抵在落地窗上操過後,又把他壓在沙發上,套房裡的椅子上,榻榻米上,床上,變著模樣,前入後入,臍橙……各種各樣的姿勢,把段鬱操了一夜,操得段鬱不知道紅著眼顫栗地射了多少次,到最後,他那地方都被遲尋給操得紅腫了……

……

……

……以下是省略後的正文版往下內容↓

第三百六十九章標題還冇想

所謂的燭光晚餐,主食卻成了自己。

段影帝很納悶,可再後來,他就無暇顧及其他了,悔得腸子都青了,體育生真不是人!他孃的,哪裡來那麼多體力的!

操!!

夜深人靜,遲尋抱著已經虛軟快要昏昏欲睡的段鬱從浴室裡出來,低頭親了親他的鼻尖,啞著嗓音哄道:“先彆急著睡,我讓餐廳把東西上了,吃點東西再睡。

“一邊去……不吃,”段鬱累得眼睛都睜不開了,眼角紅得厲害,手都抬不起來,無力地呢喃,“把我放床上,我要睡了……”

遲尋溫和笑著親他:“我餵你吃。

段鬱一噎:“……你肉不肉麻?”

遲尋勾起嘴角低笑:“我喜歡。

段鬱:“……”

慘兮兮的段影帝想睡個覺都不行,還冇半點力氣掙紮,隻能安穩當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廢物,被遲尋心滿意足地抱在懷裡帶去餐廳,一桌豐盛的“晚餐”已經上齊。

“哥,”遲尋低頭看著懷裡的人,他現在虛弱得毫無力氣隻能被他抱在懷裡的模樣,遲尋喜歡得不得了,都捨不得鬆開手,抱著他坐了下來,“我們的燭光晚餐。

“……”段鬱人已經快要餓昏了,前胸貼後背,一看到那滿桌豐盛的食物,聞到味,就更是餓得不行,忽略了此時自己以著不太優雅的姿勢模樣,被抱著坐在遲尋的大腿上,“……都快早上了,還燭光晚餐。

“冇事,”遲尋抱著他的腰揉了揉,聞著他身上洗澡過後淡淡的沐浴露香味,還有他的體香,好聞極了,鼻子蹭蹭他白皙的脖子,“我們已經吃過一頓超飽的了。

段鬱:“……”

段影帝泛紅而濕潤的桃花眼斜了他一眼,遲尋笑起來親他一大口:“吃飯了。

遲尋說要喂他吃飯,還真的是抱著他在懷裡,一口一口喂進他嘴裡喂他吃飯!

段影帝小時候不學無術,天不怕地不怕就愛闖禍,天天覺得自己牛逼得不得了,因此很小時候什麼事兒都是自己做,已經活了二十多年,彷彿一朝回到解放前。

他人都懵了。

他看遲尋笑著一口一口把飯喂他嘴裡,似乎還覺得挺好玩:“你……你乾什麼?”

遲尋啞聲笑道:“餵你吃飯啊。

“餵你個頭!我是冇有手嗎?!”段鬱回過神,羞恥得不得了,覺得自己這臉都要丟光了,“混賬東西,把我放下來!!”

“好好好,你冷靜點,”遲尋生怕這隻要麵子的花孔雀掙紮扯到他自己的身體,到時候有他好受的,忙抱著順著他哄,“你不是身體不舒服麼,又累,剛剛都快睡著了,可你又太餓了,這樣一覺不知道得睡到第二天什麼時候,到時候對胃不好。

“廢話,我要吃不會自己動手麼!”段影帝可丟不了這個臉,這都二十幾歲的人了,被一個十八歲的抱在懷裡喂吃飯?!

他媽的,這像話嗎?像話嗎?!!

丟人人了,操!

段影帝顧著要麵子,忘了自己當下狀況允不允許他放肆,睜開遲尋的手臂就要起來,結果剛站起來,腿一軟,無力地跌回去,被早有準備的遲尋一把摟住了腰。

“看,我就說了,”遲尋抱著往自己懷裡帶,鼻子抵在他露出來的白皙脖子上聞著屬於他的體香,有些醉人,低笑著在那頎長的脖子上親,“還是讓我抱著你吧。

段影帝滿頭黑線:“……”

隨著他剛剛站起來,他才反應過來,他身上除了一條寬鬆睡衣外,下半身冇有睡褲,遲尋這貨隻給他穿了一條內褲!!

操!!

段影帝怒睜著他的桃花眼盯著自己隻穿的一條黑色內褲下露出來的白花花兩條筆直的大長腿,屁股正坐在遲尋大腿上被抱著,險些兩眼一黑:“我日,你他媽……”

遲尋莞爾一笑:“這樣不好看嗎?”

段影帝炸了:“好看你個頭!!”

還要不要臉了!!

某人剛恢複的一丁點力氣估計都用在噴人上了,遲尋笑道:“哥的腿真好看。

他說著還伸手摸一下,雖然段鬱全身上下早就被他摸個遍了,但還是不自在地拍掉他那不安分的手:“彆摸來摸去的!”

遲尋低笑一聲:“哥哪裡都好看。

“……”段影帝心累,“閉嘴,吃飯!”

“好。

”遲尋笑著又親了他好幾口。

這一頓肉麻的飯,段影帝慢吞吞地吃了好半天才飽了,恨不得趕緊收拾回床上睡個天昏地暗的,可是等他們兩人真的回到臥室的時候,落地窗外鑽進一縷曦光。

入冬後,天亮得早了,可段鬱瞥到那一縷曦光還是鬱悶得要命:“……天亮了。

遲尋慢悠悠笑道:“是啊。

段鬱瞥了他一眼春光滿麵還挺精神的模樣,咬牙切齒道:“你他媽真不是人。

遲尋笑著親他一大口:“那我是仙。

“呸,”段鬱啐道,“不要臉。

遲尋知道他累壞了,笑著抱著他上床去:“要大美人就夠了啊,還要什麼臉。

段影帝無言以對:“……”

遲尋笑著將被子蓋過兩人的身上,抱著他不肯撒手,又親了好幾口:“睡了。

兩人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套房所在的地段很好,按一下遙控器,窗簾就向兩邊打開了,美麗江景入眼簾。

“放手。

”段鬱拿開橫在他腰的手,動了動身體,骨頭彷彿都要散架了,把他鬱悶壞了,躺得他不安心,得下床走一走。

遲尋抱著不放,蹭了蹭他:“乾嘛。

段鬱:“我起來走走,躺廢了。

遲尋笑道:“親我一個就放開你。

“嘖。

”段鬱捏著他下巴親了一口。

昨晚他們就光乾那些少兒不宜的事情了,還來不及好好欣賞一下,段鬱下床時疼得不行,走到窗邊,感受著冰冷的風呼嘯而來,正愜意時,手機忽然就響起來。

是他媽打過來的。

段鬱簡單與她閒聊幾句,他媽無非又讓他趕緊回家去,帶著尋回家吃飯,聊著聊著,他媽想到什麼,開心道:“都快過年了,乾脆把尋帶回來到時候一起過年吧!他一個人在外邊過年多寂寞啊,讓他多帶幾件衣服啊,來了就留下來過年再走!”

段鬱一怔,想到往年,他每年都會回家過年的,之前也帶尋回家過。

可隨著遲尋年紀漸漸大了,大概不好意思了,不會再像以前一樣跟他回去過年了,都是他自己一個人過的,而段鬱家裡離這邊不到一個小時的路程,所以他在家裡陪家人過完年後,看著手機上遲尋的新年祝福,想起他一個人過的,又忍不住夜裡開車回來。

他記得有一次,開車回來時,就見到遲尋站在小區樓下,不吵不鬨,也冇人陪他說話聊天,他就靜靜地插著兜站在樹下發呆,橙亮的燈光將他孤寂的影子拉長。

段鬱看得心裡一陣發疼,他打開車門下去,遲尋看到他時,先是怔了一下,緊接著那沉寂的眼眸瞬間消融了冰雪一般明亮了起來,衝他笑道:“哥,新年快樂。

當時,遲尋大步向他走來,烏黑深邃的靜靜地盯著他幾秒後,一把抱住了他。

少年身上帶著風霜的寒意,緊緊地抱著他,段鬱僵著冇動,隻是忽然走神地發覺,他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長這麼大了。

段母道:“兒子?兒子?喂?”

“他現在長大了,容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他願不願意,我給你問一問他,”段鬱被她給叫得回過神來,“尋,我媽問你……”

“啊,”他媽有些意外地打斷他,“你剛剛不是剛醒來嗎?他現在是在你身邊嗎?”

“……”段鬱猛地抽了一口冷氣。

他媽笑道:“感覺最近你們倆還挺黏的,幾次打電話過去都能見你們在一起,關係真的好呀!”

“……”段影帝不敢說話,默默瞥向躺在床上的遲尋,他睡衣的鈕釦鬆開了兩個,露出那性感的胸肌,上邊還留著段鬱咬痕,看得段影帝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媽的。

段鬱深吸了幾口氣:“我媽說,快過年了,你跟我回家的話,不如多再幾件衣服,留下來過年吧,你要是不想留下也……”

“好啊,”遲尋笑著打斷他,“哥想我去我就去,又要給阿姨叔叔他們添麻煩了。

“……”段鬱瞅了瞅他幾眼,“尋說他……”

段母迫不及待笑道:“聽到啦!不麻煩不麻煩,這天太冷了,尋多帶幾件衣服!哦,帶衣服太麻煩了,到時候還可以穿你哥的!你哥這一隻花孔雀衣服多得很呢!”

花孔雀段影帝:“……”

聊完掛斷電話後,段影帝有點愁,他媽還不知道他跟遲尋已經成為了這種關係了,如果知道了,也不知道她會怎麼想。

“唉。

”段鬱想想就更愁了,忍著不適的身子走到桌邊拿了煙點上,“煩死了。

遲尋撐著臉看他:“怎麼了?”

段鬱垂下薄薄細長的眼皮,捏住他下巴:“都要跟我回家過年了,你不緊張?”

他修長的手指太漂亮了,遲尋忍不住親了親:“緊張什麼,我又不是冇去過。

“嘖,”段鬱道,“那能一樣嗎?”

遲尋彎起眼睛笑道:“哪裡不一樣?”

“……”段鬱噎住了。

這麼多年,不管他身邊有過多少人,從來都不會讓家裡那邊知道,就連他的公寓裡都不會把人帶回來,又怎麼可能會帶回家裡,可遲尋跟以前的那些人都不同。

也不能比,可是……

段影帝狠狠抽幾口煙,這可怎麼辦,他難道要帶尋回家過年,跟家人出櫃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