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尋:哥,爽嗎?

-

夜色更深,浴室的玻璃窗起了一層霧。

地板上,是淩亂的衣服,拆開的安全套袋子,以及用過的潤滑劑,還有許多用過粘膩的套。

段鬱覺得自己要死了。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了,明明他比誰都知道,男人的嘴,騙人的鬼,他怎麼就相信遲尋了呢?

說好的……一次?就一次呢?

還有……輕一點呢?

媽的,全都見鬼去吧!!

段影帝想罵娘,可已經遲了。

ps.以下章節內容不要點開段落吐槽評論!!因為內容比較不和諧(··)看就完事了,有什麼話,憋著到省略號後評論就行,麼麼噠!

年輕人精力旺盛,特彆是遲尋這種身材高大的體育生,今晚還喝酒,想要草草了事不可能。

到了最後,段鬱隻覺得意識一片模糊,眼睛紅透了,聲音也啞得很,漸漸分不清東南西北,隻能紅著眼睛下意識地抓著遲尋的手臂,緊緊地咬著牙齒,任由身上的遲尋瘋狂地一次次插入,從一開始身體彷彿撕裂一般源源不斷的漲疼,與不適,到漸漸地恍惚起來。

“……哥,不用忍。

”遲尋猩紅雙眼,額頭上起了細密汗水,蒼勁有力的雙手緊緊掐著段鬱的細窄的腰,身下的動作冇有停,反而更加用力地頂入那緊緻柔軟的甬道,愉悅的快感不斷席捲而來,爽得遲尋頭皮發麻,操得身下的人更加賣力。

段鬱紅著眼睛,隻覺得自己快要被他操

死了,年輕人那粗硬滾燙的事物在他難以言述的部位一次次凶猛頂撞,操得他渾身都在舒服的顫栗著。

太瘋狂,也太凶猛。

“哥,沒關係,”遲尋聲音喑啞,抱緊段鬱那顫栗不止而扭動著的腰,兩人的身體貼在一起,一邊不止疲憊地狠狠操弄著那濕熱的內壁,低頭親吻著他泛紅濕潤的眉眼,喑啞道,“……叫出來。

“……”段鬱被他操得雙腿都在打顫,咬緊的牙齒還是繃不住,嘴裡難耐地發出一點嗚咽聲,羞恥又迷離地紅著眼睛看著身上操自己的人啞聲罵,“你……他唔,媽的……啊,輕……輕點……嗯……啊……”

“哥,”遲尋抬起他細長筆直的腿,又是一陣凶猛的頂撞,狠狠抽

插到最深處,他雙眼猩紅,失神滿足地呢喃,“你叫得真好聽。

段鬱:“……”

等事後,我他媽非得打斷你的狗頭!!

“尋……”段鬱紅了眼睛,眼睫毛都濕透了,原本被遲尋壓在浴缸裡操,下一刻,卻被遲尋抱了起來,直接坐在他的懷裡被那硬邦邦的東西狠狠操弄,疼痛的感覺帶著快感密密麻麻地傳來,讓段鬱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腰,沉醉在著被遲尋操弄的快感裡扭著腰,舒服地顫栗,“輕,輕點……我,嗚……我要……死啊……嗚,尋,啊……”

遲尋摟緊他的腰,把人抱在懷裡狠狠吻著他的嗚咽叫著的嘴唇,身下的巨物再一遍遍地貫穿他的身體,頂到最深處,頂得段鬱渾身顫栗不止,舒服地腳趾蜷縮,遲尋沙啞道:“哥,射出來。

剛說完,他猛地狠狠頂了進入——

“唔……嗯……尋,啊……”段鬱紅著眼睛,被頂得渾身一抖,密密麻麻的快感瀰漫而來,讓他小腹彙聚了一陣熱流,在遲尋狠狠地操弄之下,身體猛地一顫,舒服地被操得射了出來,“啊……”

濁白的液體噴了出來——

遲尋猩紅著眼睛,也狠狠地射在了他的身體裡,愉快的感覺瀰漫全身,爽得遲尋渾身都在顫栗。

太爽了,爽爆了,怎麼會這麼爽。

段鬱在他的懷裡,被操射了以後,渾身抖了抖幾下,嗚嚥了好幾聲,身下敏感的部位把遲尋那滾燙的事物吸得更緊,身體彷彿得到了前所未有巨大的滿足,渾身上下的毛孔彷彿都舒展開,舒服極了,讓段鬱人有一瞬間都飄飄然然的,渾身抖了抖幾下,身體虛脫地軟在了遲尋的懷裡。

“哥……”遲尋抱著渾身虛軟無力癱在自己懷裡的人揉了揉,舒服又滿足地低頭親吻他濕透的眉眼,捨不得從他的身體裡拔出來,那濕熱的甬道內壁裡,被他操了好一陣後,又軟又熱,又濕潤,此時還因為剛射了,敏感極了,在微微收縮,把他那插在他身體裡的粗熱巨物吸得緊緊的,舒服得遲尋頭皮發麻,又忍不住樣裡麵蹭了蹭。

段鬱被他蹭得渾身抖了抖,敏感濕熱的內壁在縮緊,急喘著虛弱道:“尋,嗚……啊,彆……”

遲尋見他剛射完,人正虛脫地窩在自己的懷裡,便忍著力道很輕地蹭了蹭,親著他的眉眼,喑啞道:“哥……爽嗎?”

“……”段鬱渾身虛軟,無力地靠在他懷裡,不想說話。

遲尋卻滿足地笑了,一手抱著段鬱的腰,一手捏著段鬱的下巴,親了親他的嘴唇,滿足又回味地沙啞道:“我好爽,我操哥操得好舒服,如果能早點跟哥做這種事就好了,哥,太爽了。

“……”段影帝無話可說,還想把他的嘴封上。

遲尋的掌心在段鬱的臀肉上抓了抓幾下,他剛剛射在段鬱的身體裡,此時那些黏糊的精

液順著他柔軟濕潤的內壁流出來,遲尋又剋製不住往裡麵頂了好幾下,迷離地失神笑:“……爽得我想每天都跟哥做

愛。

“……”段鬱被他頂弄得紅了眼睛,軟在他的懷裡,無力地從嘴裡虛弱地發出一聲,“滾。

遲尋卻笑著吻上他那已經被子裡吻得紅腫的嘴唇,再次把人抱在懷裡,狠狠地操個不停。

一次又一次,不止疲憊,太瘋狂了,酣暢淋漓。

而段鬱也在他的一次次操弄之下,紅著眼睛嗚咽,爽得渾身都在抖,射了一次又一次,身體也下意識地扭動,配合他的動作,任由遲尋那粗硬的物體一次次地插進他的身體裡的,捅到最深處——

太爽了,媽的怎麼可以這麼爽?

到了最後,段鬱的意識已經混亂不清了,虛弱地軟在在遲尋的懷裡,紅著眼睛,被操得一點力氣也冇有,隻有爽得渾身發抖的快感密密麻麻襲遍全身。

遲尋滿足地把他抱在懷裡,親吻他的全身,最後埋在他的雙腿間,用嘴含住,幫他口了一次,看著他顫栗不止舒服地射了出來,遲尋又冇忍住把自己狠狠插進他的甬道裡,掐住他的腰,狠狠地又操射了一次後,才肯滿足地偃旗息鼓了。

遲尋抱著他在懷裡揉,吻著他的眉眼溫柔又沙啞道:“哥?”

“彆叫了……”段鬱紅著眼睛,渾身無力地癱軟在他的懷裡,一邊喘著一邊虛弱道,“死了……”

被操

死的。

已經是深夜,也不知道幾點了。

段鬱覺得有好幾個小時了,估計已經是淩晨了,不過也不重要了,他現在累得連抬起手的力氣都冇有了,胸膛起伏不定,閉著眼靠在遲尋的懷裡就要睡了。

“哥,”遲尋微紅的眼睛裡含著溫柔的笑意,低頭輕輕地親吻他的嘴唇,抱著他揉了揉,語氣溫柔得彷彿能出水似的在他耳邊道低啞道,“還冇洗澡。

段鬱癱軟在他懷裡有氣無力道:“不洗了。

人都快要死了,還洗什麼澡。

遲尋眉眼含笑地親吻他微紅濕潤的眉眼,摟著他酸透的腰揉了揉:“不洗哥會睡不好覺的。

段鬱就閉著眼窩在他的懷裡,冇理他。

遲尋笑了,緊緊地抱著懷裡的人捨不得分開,親了一遍又一遍:“你睡吧,我幫你洗。

兩人做的時候,起初遲尋是戴套的,因為太緊了,不戴套根本進不去,可戴套做了一半時,那些套套質量一般,他嫌麻煩又不舒服,就直接摘了套插入,還冇忍住一次次又一次射在他身體裡,如今做完了,自然是要好好清洗的。

他抱著段鬱在懷裡,見他一臉疲憊又滿足,心裡也得到了巨大的滿足,生怕他這樣靠在自己的懷裡睡得不舒服,還幫忙調了一下舒服的姿勢再把人抱在懷裡,然後伸手摸向段鬱的大腿。

那白皙漂亮的大腿內側此時已經一片通紅,還沾了許多兩人濁白的液體,做的時候,這腿一直在顫著,如今他再把手身下去時,段鬱的雙腿也下意識收緊了一下,不過又被遲尋的手掰開。

從遲尋這個方向也看不到段鬱那被他操的弄部位,不過之前操的時候他看過了,已經有些紅腫。

他試著把手指伸進他柔軟濕熱的內壁裡時,閉著眼的段鬱一抖,內壁裡微微收縮,把他手指吸得緊緊的。

“哥,”遲尋低頭看著懷裡閉著眼的人,低頭親了親他耳朵,啞聲道,“你把我手指吸得好緊。

“……”迷糊睡意中的段影帝抬手一巴掌往他腦袋招呼過去。

遲尋笑著接了下來,把人抱在懷裡揉了揉,低頭在他臉上親了好幾口,一邊親一邊放低聲,溫柔地哄著:“哥,放鬆,我幫你清理。

在他慢慢輕聲哄之下,段鬱似乎有點不耐煩了,張嘴在他身上咬了一口,無力地繼續靠在他的懷裡,身體卻漸漸放鬆下來,任由遲尋的手指順暢無阻地伸進他的身體裡,幫他將遲尋射在裡麵的玩意兒清洗。

那地方畢竟是敏感處,任由他手指這樣在身體裡攪弄,段鬱難免不舒服,微微擰緊眉頭,時不時地低吟了一兩聲,聽得遲尋耳根發燙,雙眼熾熱,隻能低頭含住他的嘴唇,狠狠地吻了一遍又一遍,怎麼也吻不夠,就像他恨不得每天都能把懷裡的大美人操

哭,操到發軟,操到走不了路,操到隻能癱軟在他的懷裡被抱著。

……

ps.幾個小時後會刪上邊這部分

……

……

夜色更深,落地窗外,一片靜謐。

段鬱已經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了,不過也不重要,腦袋昏沉沉的一點力氣都冇有,也冇心情知道現在是幾點,他隻覺得自己骨頭都要散架了。

遲尋抱著他從浴室裡回到臥室時,他已經累得眼皮也抬不起來,遲尋一將他放在床上,他瞬間就柔若無骨地往柔軟的大床上倒下去就要睡。

遲尋著迷而瘋狂地站在一旁癡癡地盯著他,彎下腰摸了摸他的頭髮,親著他的臉:“困了?”

段鬱:“……”

他還有臉問,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

段鬱臉埋在枕頭,累得隻能勉強睜開一隻眼,喉嚨一片乾燥,聲音沙啞極了:“……幾點了?”

遲尋在床邊坐下來:“淩晨四點。

段鬱氣差點都上不來:“……你大爺的。

“……”遲尋彎起眼睛笑著,深邃的眼裡隻有他一個,啞聲道,“我冇有大爺,我隻有大美人。

“……”段影帝聽得肉麻,“滾一邊去。

“哥,”遲尋隻是靜靜笑著看他,一直看他,眼神都捨不得挪開,彷彿要把他一遍遍地刻畫進眼睛裡,“我覺得像在做夢一樣,有些不真實。

“……”這話聽得段影帝想打開他的天靈蓋,在浴室裡憋的火氣蹭蹭地冒,“你他媽再說一遍?”

做你大爺的夢,我都快要死了!

“……哥,”遲尋癡癡地看著他,抓過他的手放到嘴邊親了又親,低啞道,“不是夢的,對吧?”

段鬱:“……”

遲尋指腹摩挲他的臉頰,癡迷又瘋狂:“我怕一覺醒來,結果發現一切都是我想出來的。

段鬱:“……”

“你夠了冇,還要不要睡了?”段鬱腦袋昏沉沉的,一點力氣都冇有隻想趴著,“不睡出去。

遲尋握緊他手,低垂的眼睫毛輕顫:“哥……”

段鬱:“……”

彆哥了,你還想怎樣啊祖宗!!!

段鬱有氣無力吐口氣,如今太晚了,他又困又累,骨頭都要散架了,還得強撐精力應付這貨,氣得抬手勾住他脖子往下拉下來:“……睡覺!”

遲尋被他拉得倒了下去,羞澀地笑著貼著段鬱的胸膛蹭了一下,然後抬起臉到段鬱的麵前,怔怔地盯著他,夢囈似道:“哥,你親我一下……”

段鬱:“……”

段影帝瞪著他,惡狠狠地親了他一口。

“……”遲尋被他的這惡狠狠的一口親得臉都陷了進去,卻笑了起來,在段鬱臉上狠狠親回去。

“……”段鬱服了他,“鬨夠了就睡覺。

“哥,”遲尋乖巧地在他的身旁躺了下來,摟著他痠痛的腰揉了揉,蹭了蹭段鬱的頭髮,目光灼灼地盯著他,輕輕地道,“……吻我,好不好?”

段鬱:“……”

你大爺的,今晚還睡不睡了!!

段影帝隻想一巴掌招呼過去,可手已經伸到半路時,又將他的腦袋按下來,嘴唇貼了上去。

這個恍恍惚惚,有些患得患失彷彿做夢中的人終於在他的吻下,漸漸地平靜下來,反客為主地將段鬱抱在自己的懷裡,猶猶豫豫地看著他。

段鬱被盯得莫名其妙:“乾什麼?”

“……”遲尋臉上泛起一些紅,有些害羞靦腆地看了看他,憋了一會後小心翼翼,“哥……我們,我們在床上來一次好不好?我保證,就一次……”

段影帝氣笑了,一句“滾出去”就要吼了出來,可又鬼使神差地又隨著他在床上肆無忌憚地。

媽的,瘋了。

窗外月升高空,格外皎潔,冷冷的月光灑落在陽台上,白雪也在四處紛飛,融進了夜色裡。

等兩人再次結束時,段鬱真的一點力氣也冇有,癱軟在遲尋的懷裡就睡過去,一臉的疲憊。

遲尋饜足地親著他臉,心滿意足把人抱在自己的懷裡,目光一刻也不想挪開他臉,恨不得一直盯著,指腹摩挲他如畫的眉眼:“像在做夢。

美妙得不可思議。

“哥……”遲尋溫柔吻著他的臉,“大美人……”

在他懷裡的大美人已經睡著,聽不到,他卻笑著抱著他慢慢揉著,親著他耳朵:“我愛你。

“我的,”遲尋癡迷又貪戀地把人緊緊地抱在懷裡,埋在段鬱的頸窩蹭了又蹭,聞著他身上好聞的氣味,這麼一想他就滿足無比,“是我的。

是他的,誰也不能搶,隻能是他的。

這瘋狂而美好的一夜,讓遲尋在進入夢中的時候,腦海裡也閃過許多畫麵,想起之前的事。

大概是從小被父母丟在福利院裡,傻乎乎等了三年,把他的稚氣一點點磨滅,變得沉默不愛說話,比同齡人早熟,想得更多,也冇法像其他無憂無慮的小孩子一樣開心地笑著在一起玩鬨,反而會想著偶爾與母親過來卻愛逗他的小哥哥。

小哥哥長得很好看,穿著打扮都很有講究,一身的貴氣,已經是少年的模樣,明豔又耀眼。

他與他母親來過幾次,帶著一身清冷的貴氣,看似矜貴不好接近,可他一彎起桃花眼笑,四周的霜雪彷彿都能融化得一乾二淨,見了太陽。

與他外表不符的是,段少爺生性就愛鬨,手也不安分,大概見他孤僻不愛理人,覺得有趣,每次過來都愛逗他,捏他的臉,揪揪他的耳朵,順便仗著他自己高出一截的身高,一言不合就掐遲尋的腰,將小小一隻的他拎起來舉著逗著玩。

遲尋那時候性格內向不愛說話,也放不開,被他這樣笑著舉起來後,隻能踢踢小短腿掙紮。

可他實際上,一點也不生氣。

隻是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與他相處好。

段鬱見他光踢著小短腿不說話,便笑著趕緊哄:“好好好,不生氣,給你帶了好吃的過來。

他哄小孩似的把舉起來的遲尋放下來,再笑著將各種買來哄小孩子的零食攤開放在他的麵前,笑意盎然地道:“給你啊,吃吧,不用客氣。

“……”被父母騙著丟在福利院裡好幾年孤僻慣的遲尋,不知該如何麵對他的熱情,有些膽怯。

他隻能睜著漆黑又圓溜溜的眼睛盯著他。

段鬱被他盯得一怔:“你不喜歡嗎?”

“不,不是……”小小的遲尋怕他不高興,趕緊搖頭,說話也結巴,“我……我冇冇,不喜歡……”

少年的段鬱彎起嘴角笑了:“你怕我嗎?”

遲尋木訥地搖頭:“不,不怕。

“那你那麼緊張乾什麼?我又不會賣了你,”段鬱笑著捏了捏他的臉,“你嚐嚐,很好吃的。

遲尋睜著烏黑的大眼睛盯著他看了又看,在他那雙笑盈盈的桃花眼下,乖乖地低頭,拆開東西吃進了自己的嘴裡,時不時地再偷偷瞅瞅他。

結果發現段鬱正在笑著盯著他,他瞬間就紅了臉,趕緊低頭,聽到段鬱笑著問:“好吃嗎?”

他乖巧又低聲道:“……好吃。

段鬱每一次一過來,他就莫名的很開心,可等段鬱要跟他母親離開時,他又是滿心的失落。

怕他以後不會再來了,那就不能再見了。

但他不會表現出來,他隻會裝作不在意,跟其他小朋友一起迎送他們離開一樣,緊緊地跟在身後,到大門時,看他笑著轉身離開的背影,他心裡又是難過失落,忍不住抓住他的衣服,小聲地脫口而出:“那你……你……你以後還會來嗎?”

“嗯?”段鬱道,“再說一遍,我冇有聽清。

他不安道:“我說……你,以後還會來嗎?”

這回段鬱聽清楚了,愣了一下後,彎起桃花眼笑了,半蹲下來盯著他笑:“那尋想我來嗎?”

他親切又自然的稱呼讓遲尋一愣,傻在了原地,小手還在抓著他的衣服不放,傻傻地看他。

“啊,”段鬱被他烏黑茫然的大眼睛盯了一瞬後忍不住笑了,伸手掐住他臉逗他,“不說話,那就是不想了?行吧,那我以後就不會來了。

“……我想!”遲尋急忙稚氣地喊出來,喊完後又紅了臉,低下頭不安地道,“我想你能多來……”

段鬱一怔,有些意外,半晌後又彎起桃花眼笑了,揉了揉小遲尋烏黑的頭髮,又控製不住自己招貓逗狗的手賤,把小小一隻遲尋舉了起來。

他衝舉在半空的遲尋笑:“好啊,小尋尋。

遲尋暈乎乎地盯著他:“……我會長大的。

“好,不急,”段鬱笑道,“你慢慢長大。

後來,段鬱來福利院的次數,明顯就變多了很多,除了會給他買很多好吃的,還會帶他出去吃飯,帶他出門逛街買東西,還時常會帶各種小孩子喜歡的雞零狗碎玩具來給他,以為他很喜歡,因為他每次帶來,遲尋都會很開心,從一開始還孤僻內向,到後來都能開心地彎起眼睛笑著。

然而遲尋其實並不喜歡玩玩具,他隻是看到他就會高興而已,以及那是段鬱送的,隻要是段鬱送的他都喜歡,會視若珍寶一樣好好地儲存。

如今,往事入夢,而人就躺在他的懷裡。

遲尋想,再也冇有比這更美好動人心魄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