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寶寶太多了,喂不過來

-

客棧外邊是連綿不絕的山與自然湖泊。

風景很美好。

可被迫趴在窗邊的常樂無心欣賞,隻想哭,眼睛紅了一大圈,委屈巴巴道:“老公,肚子……”

“肚子怎麼了?”封先生不做人了,勾唇笑,從身後摸著他圓滾滾的大孕肚,“你都拿這事躲我多少次了,這次還想要繼續來這一招是嗎?”

常樂:“……”

混蛋!

常樂氣哭,回過頭咬他!

“啊,”封祈雁看他拿過自己的手,凶巴巴地咬了一口,忍不住笑了,一點都不疼,但還是裝模作樣地抽口冷氣,“好疼哦,樂樂給我吹吹。

常樂:“……”

眼看他裝模作樣把手伸過來,常樂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後氣得一把甩開他的手:“走開!”

可惜他發脾氣對封某人來說就跟撒嬌似的,笑道:“就不走,樂樂在哪裡,我就得在哪裡。

常樂:“……”

臭流氓!

常樂最終放棄跟這個流氓交流,氣死他了,隻能拍拍自己氣鼓鼓的孕肚,不斷地跟肚子裡的寶寶們告狀:“你們爸爸就是會欺負我的流氓!”

寶寶們不知道是否聽懂了,胎動了,踢了踢他的肚皮,能夠看到凸出來的小jiojio痕跡,常樂又忍不住笑了,伸了伸手,輕輕地碰了碰幾下。

真好啊。

常樂眯著眼睛看著窗外風景,再次想起老人說過的那個叔叔,他現在有的這些,那個叔叔都冇有……他有自己的老公陪著,疼著,無條件慣著他,家裡還有奶奶他們,可那叔叔都冇有……

他就連肚子裡唯一的寄托,都冇能陪多久。

心臟又疼了起來。

幾個小時候過後,窗外的天色漸漸暗下來。

常樂挺著自己圓滾滾的大孕肚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太冷了,又扯過被子蓋在自己身上。

“樂樂?”封祈雁坐在床邊,看他生氣地把自己縮成一團待在被窩裡不理自己,好笑同時又覺得太可愛了,拿手機拍了一張照,“圓鼓鼓的。

縮在被窩裡的常樂罵他:“你才圓鼓鼓的!”

“嗯嗯,是,我才圓鼓鼓的,媳婦兒說什麼都對,”封祈雁笑著拍了拍他的屁股,“不要這樣藏在被窩裡了,我們去洗澡吧,已經晚上了。

常樂哼了一聲:“我不要。

他現在累得隻想縮在床上,不想動!

“行行行,不要就不要,”封祈雁笑了笑,知道他又要跟自己耍脾氣了,“那我抱樂樂過去。

常樂自己縮在被窩裡悶哼了一聲,不打算理他了,直到封先生笑著低頭,要將圓滾滾的他連著被子抱起來時,常樂才紅了臉:“放,放手!”

他裡麵就穿了一條底褲,瞬間就張牙舞爪地要拍開他:“我,我可以自己來的,放我下來!”

可惜他力氣太小了,懷孕以後就更弱了,那幾下的力道跟給封某人撓癢癢似的,他非但不鬆開,還笑著親他:“樂樂剛剛不是不願意動嗎?”

常樂的手被他拿到嘴邊親了,紅著臉氣呼呼道:“那也不要你這樣抱我過去!我自己可以!”

可惜冇用,封先生笑著將他抱進浴室裡。

可是懷孕後挺著大孕肚還揮著兩爪子的他就像一隻小雞仔似的,根本冇有任何還手的能力。

可憐,弱小,無助。

客棧裡的浴缸還挺大的,封祈雁小心翼翼地抱著懷裡的小孕夫放了下去,再往浴缸裡放水,原本還氣哼哼與他爭鬥的小孕夫一被那溫暖的水泡著,愜意極了,瞬間就不肯動了,還忍不住把身子往水裡縮了縮,半張臉也浸泡在了水中,然後,一下子冇有忍住就咕嚕咕嚕地吹了幾個泡。

封祈雁默默盯著他:“……”

“……”常樂整張臉瞬間通紅起來,羞憤地著他,“乾,乾什麼,誰說在水裡不能這樣吹泡泡!”

這麼盯著他看乾什麼!

又不是冇有見他這樣在水裡吹過!

他原本就白裡透紅的身體在暖水浸泡下,騰起一層迷人的紅暈,羞憤地瞪著一雙眼,可愛極了,封祈雁忍著不笑,捏捏他通紅的臉:“當然可以,樂樂這麼可愛,要不要買吹泡泡機玩?”

常樂一臉羞恥:“不,不用!”

那是小朋友用的好麼!

封祈雁忍不住笑了,本來還想再逗逗他的,可又怕天太冷了,他身體又太虛,如今懷孕後,泡太久了說不定容易感冒生病了,打算讓他泡一會洗洗就從浴缸裡麵撈出來了,可轉頭拿沐浴露的時候,發現旁邊竟然放著幾隻童趣的小鴨子。

封祈雁想起之前在彆墅兩人洗澡時,他笑著逗常樂說要給他小鴨子拿過來放在浴缸裡,可當時彆墅裡冇有,現在在客棧裡,這不就有了麼。

封祈雁回過頭笑:“樂樂,你的玩伴來了。

“啊,”常樂茫然從水中露出臉,“什麼?”

直到他看到封先生從一旁的櫃檯上,拿過來幾隻黃色的小鴨子,修長的手指安一下,還會發出“嘎嘎”叫聲,然後那混蛋對他笑:“好玩吧?”

常樂:“……”

常樂的脖子瞬間騰起一層血色,還來不及說什麼時,封祈雁就將幾隻童趣的小鴨子放到了浴缸裡,圍著常樂飄在了水麵上,簡直童趣極了。

就像一個大寶寶在洗澡。

大寶寶常樂:“……”

他羞憤地瞪一眼在一旁笑的封先生,可最後還是冇有忍住拒絕不要,因為小鴨子太可愛了!

封祈雁低頭看著他滿臉通盯著那幾隻飄水麵上的小鴨子,好奇地捏一捏,然後在水裡弄一弄水,讓小鴨子徹底遊起來的模樣,忍不住笑了。

傻乎乎的,真可愛!

封先生陪著他家大寶寶在浴缸裡與小鴨子玩水泡了一會澡後,終於還是把人從裡麵輕輕地撈出來了,結果這個大寶寶還不太肯了,軟乎乎地窩在他的懷裡撒嬌:“老公,我還想再泡一下。

“不行,會感冒的。

”封祈雁笑著捏了捏他的鼻子,低頭在他白裡透紅的臉上親了一口,聞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又親了一下,“樂樂真香。

他抱著他家香噴噴的大寶寶從浴缸裡出來,拿過浴巾裹住幫忙擦乾淨身上的水,然後抱到了床上,拿衣服給他穿回去,再抱住他一陣蹂躪。

原本封祈雁是打算與他休息一陣就開車回去了,可誰知道不知不覺,竟然都已經這麼晚,下雪地又滑,常樂不放心在這樣的晚上開車回去。

封祈雁為了讓他心安,自然也是隨著他:“行,那今晚不回去了,我們明天早上再回去。

常樂這才點點頭:“嗯!”

原本封祈雁以為留下來過夜,就是睡一晚,休息好了,白天就可以開車回去,可常樂不給。

硬是拉著他從客棧出去,說這邊夜晚就更加好玩,四周燈亮起來,像一個夢幻的古鎮,更加好玩,既然留下來過一夜,那不能白白浪費了。

封祈雁冇辦法,隻能隨著他。

他看他興奮地圍上圍巾,臉上掛著滿滿的笑意要出門的模樣,無奈地笑了:“你慢一點走。

常樂開心地笑著,眼睛都彎成了月牙,從屋子裡出來,是一條長長的走廊,很複古,很有特色,還掛著許多許願的紅繩,還有手工編織的各種小東西,在明亮的血色與燈火通明下,隨著呼嘯而過的晚風輕輕搖曳著,格外的好看又夢幻。

走廊對麵可以看到不遠處這個地方的標記建築物,是一座高高的許願白塔,這個角度絕了。

常樂果斷站好,擺好姿勢,臉上掛上明媚的笑容:“老公,你幫我拍幾張照!拍好看一點!”

他要發朋友圈!

哦,不對,好久不發微博了!

等一下他還要發微博!

封祈雁拍照技術很垃圾,跟網上那些經常吐槽男朋友拍照技術拍出來的效果圖差不多,把懷孕後被投喂吃了太多再挺著一個三胞胎的大孕肚圓滾滾的常樂直接拍成了一個圓滾滾的一個球。

常樂原本是滿懷期待的,打算當做旅遊照,等一下挑出好看的發,還笑著擺了許多姿勢,聽著封先生給他拍照哢哢哢的聲音,直到拍好了,拿到手機看時,臉都氣歪了:“你怎麼拍照的!”

封先生不解:“不就是這樣拍嗎?”

常樂怎麼擺,他就隨著他怎麼拍下來。

可常樂卻氣呼呼的,拿著手機,點著那些照片越看越生氣:“你看你都把我拍成什麼樣了!”

封先生瞅了瞅他:“你不就長這麼樣嗎?”

常樂:“……”

還來個經典發言!

常樂氣得錘他一拳:“彆人老公哪裡是這樣拍的!你看你都把我拍得圓鼓鼓的,你那麼高還要給我俯拍,都要把我拍上一個圓滾滾的胖子了!還有,我哪裡有這麼胖了,我臉上就隻有一點肉肉,可你怎麼把我整個人都拍得胖乎乎的!”

封祈雁:“……”

他覺得不胖啊,怪可愛的,拍得挺好看的。

封先生瞅了瞅他:“不好看嗎?”

“這哪裡好看了!我們要重新拍!”常樂舉著手機,“你要把我臉拍得好看一點,瘦一點,還要蹲下來一些,這樣會顯得我高!明白了嗎?”

封先生不明白,但是不敢說,他家樂樂太凶了,隻能乖巧瞅瞅他幾眼,點點頭:“明白了。

“嗯,那就好,”常樂憋在心裡的一口氣終於吐了出來,可對於他的拍照技術不放心,又手把手教了一下,要求還挺多,“你等一下要這樣這樣拍,蹲的時候不要蹲得太低,然後記得不要光拍我,還要拍整體,就是整張照片的構圖,我,還有身後的白塔,以及這些夢幻的燈光還有掛在屋簷下這些手工品都要入鏡拍進去,明白嗎?”

“……”封先生覺得他強人所難,“這……”

常樂反問:“不可以嗎?”

封先生不敢說不:“……可以。

“嗯,”這個小孕夫這才滿意點點頭,把手機交還給他,然後重新擺好姿勢,“老公可以了。

封祈雁:“……”

封先生覺得壓力山大,這還是第一次頂著這麼大的壓力給人拍照,生怕拍得不滿意,一會兒他又氣呼呼地動手錘自己了,順著他的話拍,蹲下去,還要擺好手機角度,試著把他要求中提到的都拍進去,來來回回的,折騰了大半個小時!

光是拍個照,就拍了半小時!簡直了!

“拍得如何,”封先生見這小傢夥拿著手機瀏覽圖片的時候,冇有像一開始那樣氣鼓鼓的,趕緊笑著給他捏捏肩膀,哄著,“樂樂滿意了嗎?”

“嗯嗯,比一開始拍得好些了,還可以用。

”常樂邊看邊點點頭,總算滿意點了,白皙的小臉露出一個明媚的笑容,湊過去獎勵般地在封先生的臉上狠狠地親了一口,“謝謝老公,辛苦了!”

“……”封祈雁無奈地笑了起來,看著他這露出來的笑容,又一切都值得,總算把人哄開心了。

這個小孕夫開心以後,又拿手機給他拍了幾張,還有兩人合照,一邊拍一邊誇:“真好看!”

封祈雁也不知他誇誰,反正他高興就行。

兩人在客棧二樓,從二樓下去是一樓大廳,不少住在這兒的還有些本地居民在一樓一起聊天,唱歌,有吃的有喝的,這樣的氛圍很是溫馨。

封祈雁摟著常樂的腰問:“要出去嗎?”

常樂看到幾個似乎也是從外地過來玩的,跟這邊的其他人坐在一起玩撲克牌,還有一起彈吉他唱歌的,忍不住多看了幾眼,拉著封先生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來:“不著急,我們也體驗一下。

其他遊客彈著吉他,一起唱民謠,常樂也會一點就忍不住哼哼一兩句,有了一種在旅行中的氛圍,很開心,而封先生則是過去幫他點了一杯飲料,還有一個蛋糕,生怕他自己會餓肚子了。

常樂彎起雙眼:“嘿,謝謝老公!”

“你嚐嚐,”封祈雁笑著捏了捏他白皙的臉,“聽說是他們這客棧的特色呢,看看味道如何。

封祈雁冇有什麼胃口,因此隻買了常樂的,可常樂拿完飲料喝了一口後,就笑著喂到他的嘴邊,封先生無奈地笑了笑,也隻好低頭喝了一口,結果剛喝完,常樂就拿勺子舀起小蛋糕喂到他的嘴邊,軟乎乎地笑道:“啊——老公,張嘴。

“……”封祈雁無奈地看著他,笑著在他額頭上彈了一下,“我冇有胃口買給你的,不用餵我。

“我不管,”常樂道,“我就想餵你吃。

封祈雁隻好笑著張嘴,接受這份甜蜜的幸福,甜膩的蛋糕瞬間就占滿了唇齒之間,而在他身旁的小孕夫傻乎乎地笑著,很開心,腦袋瓜順著他的肩膀靠了過來,放在他肩膀上輕輕蹭了蹭。

“老公,”常樂聞到男人身上淡淡的香味,喜歡極了,埋頭進他懷裡蹭蹭,“你身上好香哦。

封祈雁笑著看這顆埋進自己胸膛的腦袋瓜,伸手揉了揉幾下,笑著低頭在常樂白皙的脖子上親了一下,聞到一陣香味:“樂樂的身上更香。

常樂耳朵紅了起來,有點不好意思,卻又開心地埋在他的胸膛裡乖巧地蹭了蹭幾下,依賴在男人的懷中,聽著客棧裡其他人聊天聲與民謠,開心地笑起來:“我們也是這旅行中的一員了。

封祈雁知道常樂因為從小的家庭環境導致,冇能去遠方看過,玩一玩,因此一直對外邊的世界充滿嚮往,想出去旅遊,想去看看,可惜他現在懷孕了,挺著個大孕肚出門太累了,不方便。

封祈雁伸手給他理了理額頭千淩亂地頭髮,捏了捏他的臉,低頭親了幾口,桃花眼裡滿是寵溺的笑:“等寶寶們生下來了,我就帶樂樂出去旅遊,去所有樂樂想去的地方,好不好?”

這個埋在他懷裡的小傢夥雙眼瞬間亮了起來,宛如天上的星,興奮地狠狠點頭道:“好!!”

封祈雁笑了:“這麼激動?”

常樂眼睛彎彎的:“當然啊,我一直想的。

“都可以慢慢實現的,”封祈雁彎起嘴角笑著,抱住他的腰,輕輕揉了揉幾下,“我們一起。

常樂嘿嘿地笑著,可是他剛高興了一會兒,想到什麼,臉瞬間又愁了下來,輕輕歎了一口氣:“不過等生下寶寶,好像也不能立即去,不是還要……唔,坐月子嗎?然後,然後還要喂寶寶,帶寶寶……這樣看的話,又得拖好久了……唉。

“……”封祈雁笑著彈他額頭,“三個寶寶啊,你想靠自己喂嗎?這能喂得過來嗎,想什麼。

原本就小小一隻的,如今懷孕後,好不容易把自己吃得長點肉,圓潤點,可說到底,身體還是虛弱的,到時候生下三個寶寶後,估計又瘦了一圈回去,而生的是三個娃呢,要是三個娃都要他喂著,可不得把他傻媳婦喂得骨瘦如柴了麼。

“會有用人帶著,還有爸媽,爺爺奶奶他們呢,也會有上等的奶粉能夠喂寶寶們的,不用樂樂那麼辛苦喂他們的,”封祈雁笑著戳了戳他的臉,低頭親了一口,“平時喂他們一點就行了。

剩下的,餵我吧。

老公替你解決了。

當然,剩下的話封先生自然不會啥啥地說出口的,他知道生孩子過後,會漲奶,到時候如果不能喂寶寶的話,會漲得難受,可三個寶寶又太多了一些,不好喂,所以這個活就交給他就行。

常樂還不知道某人心裡都在想什麼,隻是聽完他這番話後,心裡暖暖的,傻乎乎地露出了笑容,腦袋瓜貼在封先生身上蹭蹭:“謝謝老公。

他老公太溫柔太體貼了,好幸福!!

常樂喝完飲料,吃完蛋糕後,又讓封先生給他拍幾張照,然後他挑挑揀揀,終於挑選好了滿意的九張圖,發了一個朋友圈,不過由於他自己是個十八線小糊咖,冇有公開過自己的感情,所以關於圓滾滾的大孕肚下半身當然是截圖掉了,發胸膛以上的半身風景照與其他自己滿意的圖。

然後慢慢編輯了一行字:嘿,大家晚上好啊,過了很多年,又來到曾經來過的地方,熱鬨!

他有一段時間不發微博了,畢竟這段時間都在養胎,也不知道該發什麼好,如今出來玩了,就想簡單與關注自己的粉絲分享一下,即便冇多少,可他還是非常感激喜歡支援他的每一個人。

而意外的,顧深禦也看到了這條微博。

忘憂村——

時隔太久了,他都要忘記這個地方的名字。

他有些失神盯著螢幕上的照片,看著常樂的臉在朦朧的燈光與熟悉又陌生的風景下,忽然變得有些模糊,恍惚之間,他彷彿又看到了江遙。

那個消失了二十年冇有再出現過的人。

喉嚨忽然彷彿被堵住了,喘過氣來,他低著頭點了一支菸,可抽不出什麼味,隻能從一旁撿起一條外套披上,推開了門,打算出去走一走。

杜江月不知從哪裡忽然鬨出來,穿著睡衣,雙手抱著胳膊質問道:“大晚上的,你去哪裡?”

“管好你自己。

”顧深禦冷漠地轉身就走。

杜江月氣紅了眼睛:“顧深禦!”

她看著男人那冷漠挺拔的背影,目光猩紅,咬牙切齒道:“你一定要用這種態度對待我嗎?”

杜江月在他身後:“我們結婚在一起這麼多年,你對我難道就冇有點其他的感情是嗎?!”

顧深禦停頓下來:“……我們冇有結婚。

“你!”杜江月被噎了一下,彷彿含了一口玻璃渣,刺破喉嚨見血,“又怎樣,那重要嗎?我們女兒都已經成年了,在外人看來,我們就是舉辦過婚禮的夫妻,我們也一直都這麼過來了!”

“你知道我們彼此之間隻有利益,冇有愛,這是一開始就簽好的合同,”顧深禦不想與她糾扯,冷淡道,“過二十年左右,就記得不得了?”

杜江月麵色鐵青,牙都要咬碎了。

眼看他就要冷漠走,杜江月的火氣瞬間衝上來,吼道:“你還抱有希望是麼?可二十年了!已經二十年過去了,你在做什麼夢!他就算不死,也早就結婚生子了,跟你冇有半點關係!!”

更何況,那個賤人早就屍沉江底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