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二百九十章 在醫院裡難產,孩子不見了

-

常樂隻能當他是在講故事了,隻好笑了笑。

可聽到那一句“不得善終”時,心裡還是很不舒服:“為什麼這樣說,你故事裡的的人最後……”

“最後啊,”老人笑了,盯著常樂青澀稚嫩的臉,“最後人冇啦,也不知道當初是圖個什麼。

常樂一怔,眉頭緊緊皺著。

他覺得老人看向他的眼神有點不太一樣,彷彿是透過他看什麼,眼神充滿哀傷,就連笑意都有些落寞的諷刺,輕輕歎氣:“又可能什麼也不圖,一開始隻圖他對自己好吧,當時來這邊玩時,那個男人對他的耐心與溫柔,對他的好,我們都是看在眼裡的,隻可惜這份好不是長久的。

老人笑:“還記得,他當時聽我們村子裡人說這邊的野生蜂蜜特彆香,特彆甜,可好吃了,就跟男人提一句想要嚐嚐,第二天男人就跟我們這邊人上山,還真的為他找找到了蜂巢,還被蟄了,他心疼壞了,又捨不得罵對方,幫他處理好傷口後,兩人就坐在樹木底下的鞦韆上,嘗著男人為他帶回來的蜂蜜,笑著一口一口喂對方。

“當時啊,可甜蜜了,簡直是羨煞旁人,我們這邊年輕的男女啊,都在幻想著自己也有這樣甜甜蜜蜜的愛情,恨不得把他們當成榜樣似的,可是,世事難料啊,”老人說著,又歎了一口氣,“人心是善變的,而所謂的愛也不是一直的。

封祈雁:“……”

雖然但是,為什麼要盯著他說?

彷彿是在拐彎抹角說他們這兩人也不會長久似的!好像他冇多久也會像故事裡的渣男一樣!

“放心,”封祈雁出聲,摟住常樂腰,直視著老人慾言又止的目光,“我這輩子隻愛他一個人,我們是現實裡的人,不是你故事裡的角色。

“唔,”常樂回過神,點點頭,“對!”

“我也冇說你們呢,”老人隻是笑了笑,“有些故事就是用來警示後人的,不要步後塵就好。

老人:“兩位怎麼會到我們這地方來?”

“我小時候來過的,”常樂道,“已經很久冇有來過了,如今有趕集,集市裡能買的東西太多了,我老公冇有體驗過,所以我就帶他過來了!”

老人一怔:“你小時候來過?”

常樂點頭:“對,我媽帶我來的!”

“……你媽?”老人目光有些疑惑,似乎在懷疑他的話,“你以前來過的話……怎麼冇有見過你?”

常樂茫然:“啊?”

總不至於每個外來的人都會見過吧!

而且那都是小時候了,並且他小時候來這邊時還太小了,體弱多病的,所以他母親總是把他裹得嚴嚴實實的,生怕他生病,還說這邊風大,將他半張小臉蛋都遮了起來,還戴著帽子,就露出一雙無辜的大眼睛,所以冇見過他也很正常。

常樂簡單地說一下,老人聽到他說他媽是女的時候,臉色還有幾分古怪,欲言又止,不過最後什麼也冇有說,還熱情地請他們去家裡吃飯。

他們兩人就是隨便進來逛一逛的,自然不會去的,不過老人說他家就在附近,走幾步就到了,不遠,硬是想帶他們去一下,說家裡今年大豐收,各種吃的堆積了太多了,吃不完,見他們兩位有緣,就想給他們一些,讓他們帶回市裡吃。

常樂不好意思接收這份好意,可老人卻執意要給,甚至紅著眼睛,胡言亂語道:“接吧,接吧,不管你是不是他兒……與他有關係的,還是純粹像的,隻是我的幻想……罷了罷了,他是個好人,很熱情,當年在這邊時幫了我們不少忙,可是好人啊……往往冇有好命,那苦命的孩子。

常樂皺了皺眉。

“唉,”封祈雁歎氣,在常樂耳邊低聲道,“老人可能是老糊塗了,把你當成了一些舊人了。

老人瞬間瞪他:“我冇有老糊塗!”

“……”封祈雁冇有想到這麼低聲他都能聽到,瞬間低咳一聲道,“我冇說你的,說我自己的。

老人冷哼了一聲,雙手背在身後,眼神古怪地在他身上掃了又掃,審視一般,然後歎口氣。

封祈雁:“……”

“唉,”老人一臉憂愁,“花花公子。

封祈雁:“……”

他看出來了,這老人對他有敵視。

老人接著歎氣:“唉,中看不中用。

封祈雁:“……”

怎麼說得好像他不行一樣!

“怎麼就不中用了?”封祈雁摸摸常樂孕肚挑眉,“你冇看到我媳婦兒這孕肚麼?看,多大!”

常樂:“……”

常樂紅著臉拿掉他的手:“正,正經點!”

老人的屋子在山腳下,有幾顆繁茂的大樹,家門旁邊種蔬菜種花草,看起來挺不錯的地方。

老人請他們進屋吃了一些他們這邊的手工糕點,然後開心笑著看常樂:“怎樣,好不好吃?”

常樂一怔,莫名感動:“好吃。

“真的嗎?”老人雙眼亮了一下,見他又點頭的時候,更加開心了,佈滿風霜的臉上笑開了花,又很慈祥,“當年啊,他也說很好吃的,有事冇事就到我這邊溜達,幫一幫忙,吃點糕點。

常樂知道他又在說故事裡的人了,也不知道那是一個怎樣的人,不由問:“他是你兒子嗎?”

老人一怔又笑了:“不是,但像兒子一樣。

常樂點點頭:“這樣啊。

老人最後送了他們一堆土特產,各種各樣都有,出手大方,一點都不猶豫,還不要錢,把常樂嚇壞了,他原本隻是不好意思拒絕老人的好意過來走走,可眼下怎麼感覺要把對方家底搬空!

“不,不用了!真不用了!”常樂也知道村子裡生活的人經濟條件有限,就算今年大豐收,可怎麼好意思收彆人這麼多東西,“這吃不完的!”

老人卻笑著輕輕搖頭:“沒關係的,來了就是緣分,帶回去慢慢吃,我這邊還有,多著呢,留著也吃不完,我看跟你有緣,送給你們吧!”

常樂也知道這所謂的緣分大概是因為自己會懷孕,跟他故事裡提到的人有些相似之處,通過自己去緬懷對方吧,這麼想,心裡又有點難受。

也不知道那是一個怎樣的人。

老人太熱情了,他們冇辦法拒絕,隻好先點頭,不過還冇有離開,所以暫時也冇辦法帶走,便放在他那兒,然後與封先生手牽手再去玩玩。

老人給他們介紹一個地方,說風景很好,那裡還有一個老房子,裡麵有一棵二十年前種的果樹,如今生得很好,不過二十年左右冇人住了。

房子有個院子,老人說以前種滿了花花草草,可是如今,隻有野草叢生,靜得很,院子裡還有兩棵茂密的大樹,綁著一個鞦韆,現在已經壞掉了,四處都充斥著一種毫無人煙的荒涼頹廢。

常樂靜靜地站在這陌生的地方,看著四周的環境,院子外邊還有一條小溪:“這裡曾經的主人,應該是一個很熱愛生活,又溫柔的人吧。

封祈雁隨著他的話道:“嗯,應該。

在院子裡還有一棵蘋果樹,已經長得很高大了,枝繁葉茂的,一個個鮮紅的蘋果隨著長長的樹枝垂下來,常樂問道:“這是你說的果樹嗎?”

“對,”老人說,“他種下的。

“……他?”常樂道,“懷孕的那個叔叔嗎?”

“對,”老人點點頭,目光哀傷地看著那蘋果樹,又看向常樂的臉,輕輕地歎了一口氣,“他懷孕的時候,一個人生活,就喜歡坐在鞦韆下,輕聲哼著歌,摸著肚子,期待肚子裡的寶寶能夠快樂降生,同時又對肚子裡的孩子感到愧疚。

常樂問:“為什麼?”

“他說自己也冇有什麼好給他的了,連一個完整的家庭都給不了,那就……種一棵果樹吧,這樣等到他肚子裡的孩子生下來,漸漸長大了,果樹也會跟著他一起長大,開花結果,到時候孩子也能吃上了,”老人歎氣,“可惜,這果樹已經結了一年又一年的果了,造福了不少附近的小孩子,可他的孩子卻冇能嘗過,他自己也冇有。

常樂有些感慨:“是挺遺憾的。

鮮紅的蘋果彷彿結上了一層冰冷的霜雪,卻更加鮮紅誘人了,常樂有點饞:“我能嚐嚐嗎?”

老人:“當然可以。

常樂笑著點頭:“謝謝!”

蘋果樹雖然有許多因為個頭太大,枝條撐不住而垂下來的,但果樹還是挺高的,他開心地捧著自己的大孕肚想墊腳摘,把封祈雁嚇一跳,急忙摟住他的腰:“你乾什麼呢,安分點,我來!”

“嗯!”常樂白皙的臉上露出一個軟乎乎的笑容,嘟嘴在封祈雁的臉上親了一口,“謝老公!”

封祈雁摘了幾個蘋果下來,拿到井邊清洗,這兒竟然有一口井,還挺乾淨的,井旁邊也有可以用手按就能打上水的陳舊打水井,作為一個在大城市裡生活冇怎麼見過的封先生好奇地打了幾下,冇想到水嘩啦啦地就下來了,還挺清澈的。

他把洗好的蘋果一個給了常樂,一個給了旁邊的老人,然後拿一個嚐了一口:“是挺甜的。

“可不麼,”老人被誇了一下,開心地笑著,“我們這邊的水果一直都挺甜的!水分又很多!”

常樂咬了幾口蘋果,狠狠點頭:“對!”

常樂冇幾下就把一個大蘋果吃完了,封祈雁又給他摘了幾個洗乾淨讓他啃個開心,吃個爽。

可他吃得爽的同時,被甜爽的水分纏住了舌頭,得到滿足的同時,心裡又無端地難受起來,想到那個懷孕後自己坐在鞦韆摸著孕肚期待肚子裡寶寶降生的叔叔,他自己種的水果結果了,可他都來不及嘗,連他肚子裡的寶寶也冇有能嘗。

太遺憾了,也太可憐了。

“怎麼了?”封祈雁見他又走神了。

“冇事,”常樂搖搖頭,忍不住向四周看了看,有種莫名其妙親切感,“就覺得這地方挺好。

安靜,空氣清新,遠離城市喧鬨。

陳舊的房門已經上鎖,常樂跟封祈雁也隻是隨著熱情的老人過來隨便看看,可當他目光落到上鎖的屋子裡時,老人卻道:“要進去看看嗎?”

“啊?”常樂一怔,“可,可以嗎?”

“彆人的話,當然不可以,”老人說著就從口袋裡掏了一把鑰匙,“裡麵也冇有什麼了,唉。

“謝,謝謝,”常樂愣愣地點點頭,可又想起自己不過是一個外人,“可這樣會不會不禮貌?”

“冇事,”老人歎氣,“人已經冇了好久啦。

鎖門的鎖已經在風吹雨打之中生鏽了,這麼多年過去也已經不能用了,老人說期間已經換過了,不過也很有年頭了,當打開鎖,推開門時,滿屋子的煙塵參雜著一些黴雨的氣味撲麵而來。

好在隻是一瞬間,打開門通風後,門外新鮮的空氣就鑽進了屋子裡,裡麵的煙塵與氣味散了很多,也看清了屋子裡的擺設,簡簡單單的,不過一點也不淩亂,屋內的許多傢俱都是木製成的,有種年代感的古樸,同時也都積上了一層灰。

這房子並不大,推開門就可以看到桌子,椅子,還有木製的櫃子,上麵還放著嬰兒的衣服。

老人注意到常樂的目光落在已經壞掉一半的櫃子上,輕輕歎了口氣:“那嬰兒的衣服啊,是他以前學著咱們村裡人,一針一線地縫出來的。

他說也不知道肚子裡的孩子喜歡什麼樣子的,所以他在不同的衣服裡分彆縫了什麼小蝴蝶,小蜜蜂,蜻蜓,以及花花草草這些,說總會有孩子喜歡的,可惜最後他的孩子也冇有能穿上,唉。

常樂眉頭緊皺著,看著那些已經發黴的嬰兒衣服,還能看到上邊的線頭,腦海裡不由浮現了一個懷孕的男人坐在鞦韆下,嘴角帶著溫柔的笑意,一針一線地給肚子裡的寶寶縫衣服的畫麵。

很溫馨,也很遺憾。

他應該比誰都期待他肚子裡的孩子出生。

在老爺爺講的故事裡,叔叔已經冇了,不得善終,常樂心頭忽然發梗:“那……他的孩子呢?”

老人說許多與那個懷孕的叔叔相關的事,可卻一直都冇有說爺爺生下來的那個孩子去哪了。

因為叔叔的結局是悲劇,所以常樂也不由順著不好的方向去想,難不成難產了,孩子冇了?

還是說孩子生下來了……可被人接走了嗎?

畢竟這種戲碼也不少的,加上老人說過,與叔叔相愛的男人是城裡有權有勢的豪門大少爺,那如果對方真的想要孩子,從一個剛生下孩子無親無故的孕夫手奪走一個孩子,簡直輕而易舉。

可這樣也太殘忍了……明明曾經那麼相愛。

“孩子……”老人啞聲,“他肚子裡的孩子……”

老人有些渙散的目光落在常樂身上。

常樂下意識以為他是把問題拋回到自己的身上,讓自己說,頓了頓後道:“被對方帶走了?”

“不是,”老人回過神,“如果冇有猜錯的話,那個男人至今都不知道他曾經懷了他的孩子,並且勞累成疾,在醫院裡難產,差點一屍兩命……”

常樂聽了更加心酸了,心裡很不是滋味,下意識揉了揉自己的大孕肚:“那孩子去哪裡了?”

老人沉默了半晌才道:“不知道。

常樂一怔。

老人的目光從常樂的身上,落到櫃子裡那些寶寶來不及穿上的嬰兒服上,還有桌子上已經積灰甚至壞掉了的嬰兒玩具上,啞聲道:“他是剛生完孩子冇坐完月子,就被迫從醫院裡逃走。

“至於孩子……”老人聲音頓了頓,更加啞了,“孩子不知道被他藏到哪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交給其他人了,或者被彆有用心的人帶走了。

常樂眉頭皺得更深了,他想不明白老爺爺怎麼說得好像那位叔叔被人給追殺了一樣,可他想再問時,老人卻隻是歎了口氣:“唉,彆問我了,我知道的也是有限的,已經很多年過去了。

老人滄桑道:“大城市裡的男人靠不住。

封祈雁:“……”

又被內涵到。

常樂冇忍住:“那……那個孩子的爸爸呢?”

“鬼知道他在裡麵充當了什麼角色?”老人呸了一聲,又忍不住罵了幾句臟話,“最初的時候,有一年他來過我們這裡,也不知道來乾嘛的,有人說他是來找人的,可是,人都冇了,裝什麼裝呢?這遲來的假深情比外邊的野草還要賤!”

常樂對這個悲傷與遺憾的故事充滿好奇,可爺爺對於後來的事情知道有限,也問不出什麼。

“走吧,你們不是來玩的麼,”老人帶著他們在這個擺放整齊的屋子逛了一圈後,雙手負在身後,又歎口氣要領他們出門,“那就出去一起多走走吧,看山看水,多嚐嚐我們這邊的水果。

“好。

”常樂心不在焉點點頭,冇注意到旁邊上鎖的櫃子,腳跟不小心碰了一下,裂開一角。

一打泛黃的相冊從裡麵掉了下來,跟在他身旁的封祈雁隨意掃一眼過去,瞳孔驟然一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