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在村子裡早產了,生了!

-

兩人順著集市往前走,村子坐落在一片被樹木錯亂包圍的山裡,建築物很有特色,是許多木屋瓦牆。

當地人可能很喜歡紅色,或者說,是他們這兒的一種風俗,許多房子都塗成了紅色的。

紅色的窗戶,紅色的門,格外好看。

常樂來過但還是忍不住感歎:“好好看!”

“是挺好看,充滿民族特色,”封祈雁淡淡地笑了笑,“是我冇見過的,你不帶我過來,我都不知道暮城竟然還有這樣的一個好玩的地方。

常樂忍不住拿出手機拍照:“可能因為小時候我媽趕集的時候帶我來過,所以我總會覺得這地方格外親切,就好像我以前在這邊過似的!”

“說不定我們樂樂還真住過,”封祈雁笑了,看他高興地拿手機拍照,不由捏了捏他臉,“隻不過那時候太小了,長大了樂樂就記不住了。

“嘿,”常樂知道他是順著他的話哄自己開心,在他臉上親了一口,“那我待過的地方真多!”

隻不過對彆人來說是住,可對他們來說卻是奔波,小時候他母親總是帶著他們換一個地方到一個地方,有時候換的特彆頻繁,而住的地方都是四處通風,下雨就漏水的地方,有個安穩睡覺的地方就好了,至於其他的就不要奢求太多了。

村口處有一塊大大的石頭,看起來已經有些年頭了,很古老,上麵還有幾個大字:忘憂村。

封祈雁問:“這名字有什麼其他含義嗎?”

“噢,不知道,”常樂也看到了石頭上的字,嘀咕道,“以前我來的時候太小了,不懂這些。

“就是你們看到的字麵上簡單的意思啦,忘掉憂愁,希望村子裡的每個人都能簡單、快樂地生活。

”有個揹著框,似乎剛從山上采藥下來的年輕姑娘笑道,“因為我們這邊離得有點,遠離大城市的喧鬨,像活在山裡的世外桃源之中。

“這個意思,”封祈雁點點頭,“謝謝。

“不用,”姑娘笑道,“你們是過來玩的嗎?”

常樂高興道:“我們來趕集的!”

人看到好看的人總會忍不住多看幾眼,揹著籮筐的村落姑娘掃了一下兩人那精緻的臉,笑容更濃烈了:“哇,你們竟然懂我們這邊的趕集?”

“當然了!”常樂有點驕傲地點頭,結果發現人家姑娘正笑盈盈看著自己,瞬間紅了臉低下頭,“我小時候有來過的,還,還進你們村玩過……”

封祈雁:“……”

姑娘雙眼一亮:“真的嗎?”

“對,真的,”常樂對外人的時候還是會有些怕生,特彆是姑娘還這樣笑著盯著他,瞬間有點不好意思又怕生地往封先生的懷裡縮,“然後……還,還嚐到了你們當地人做的糕點,糯糯的,有點沾牙,但是很好吃,對了……還喝了甜的湯!”

姑娘雙眼亮晶晶:“好喝嗎?”

常樂埋在封先生懷裡點頭:“好喝!”

姑娘笑得更加開心了:“我們這裡還有許多好吃的哦,這次來了可以四處走走,你們多嚐嚐!因為現在比以前發達了,來這邊玩的人也比以前多了,開了不少門店,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姑娘特彆熱情,給他們介紹了許多種本地特色美食推薦他們嚐嚐,走的時候,還從她籮筐裡拿了幾個從山上摘下來,已經用山澗水清洗乾淨的水果給他們,還冇吃就聞到淡淡的水果甜味。

常樂開心地趕緊拿手機拍了幾張照片,然後遞給封祈雁:“你快嚐嚐,他們這邊水果很甜!”

封祈雁拿過來咬了一口,濃鬱的果香瞬間就占據了他的唇齒之間,而常樂正眨著一雙大眼睛盯著他,十分期待地問他:“怎麼樣,甜不甜?”

封祈雁莞爾一笑,在果香與甜味占據了舌頭時,他抬起修長的手指扣住常樂的下巴,低頭含住那柔軟紅潤的嘴唇,舌頭帶著果香鑽進他的嘴裡,吻了一陣後,溫柔地吮吸著常樂的嘴角,彎著一雙桃花眼低笑:“那樂樂覺得呢,甜不甜。

“……”常樂整張臉“刷”地一下,瞬間通紅,被吻得都有點腿軟,低著頭羞透了,“甜,甜的。

“對,”封某人這才滿意笑,“甜的。

常樂紅著臉想錘他,可是某個人不要臉,他錘一下,某人就低頭在他的臉蛋上啵啵親幾口。

不要臉!!

兩人牽著手進入這個有意思的村莊裡,有一棵超級大的樹,樹下有一群小孩子還有個老人。

老人已經上年紀,頭髮白花,撐著柺杖,正坐在村裡與小孩子們有聲有色地講有趣的故事。

有小孩子興趣十足道:“爺爺,後來呢?”

老爺爺摸著自己的白鬍子,十分悠哉地喝了一口茶:“再後來啊……他就生了一個小寶寶啦!”

接著,有小孩子反駁:“可是他們不是男的嘛?男的怎麼可能會生寶寶呢,爺爺你胡說!”

“這你們就不懂了,”老爺爺笑,“萬事都有可能嘛,他自己一開始也不知道自己會懷孕呢。

有孩子道:“那孩子的爸爸不回來找他嗎?”

“唉,瞧你這問題問的,都說這是個悲劇故事啦,他懷孕後,是瞞著對方的,獨自一個人帶著肚子裡那個男人的孩子躲起來啦,”老爺爺滄桑道,“而冇多久對方就結婚啦,娶的那還是有頭有臉的千金大小姐,婚禮辦得可風光了呢。

孩子們隨便隻是端著飯碗擦著鼻涕,隨便聽聽老爺爺講故事下飯,可聽到這兒時,還是憤憤不平,忍不住罵故事裡的角色:“這個壞男人!太過分了!喜新厭舊,懷孕的叔叔太可憐了!”

小孩子們罵罵咧咧了一陣後,然後接著有人追問道:“後來那生下寶寶的叔叔去哪裡了啊?”

“叔叔以前就是一個隨性又自由的陽光少年,可明媚了,爺爺第一次見他時,他眉梢眼角都是帶著笑意的呢,當時啊,他正是跟他男朋友……也就是你們罵的孩子他爸爸遊玩到我們這邊。

“他說他男朋友平時太忙啦,是個大忙人,整天就知道工作,他看不慣了,好不容易等他抽空幾天,就帶他出來放鬆,玩玩,讓他整天彆想著工作,而男朋友待慣了大都市,所以帶他瞎玩玩時,剛好聽人說過這邊,就帶他過來這了。

“他們在我們這邊待了一週左右,每天與男朋友手牽手,看山看水的,生活愜意極了,兩人會上山摘水果,會在山澗泉水裡打鬨,還會出村子一起騎馬,會一起看日從西落,日升東邊。

有小孩子感歎:“哇,聽著好幸福!!”

“可不麼,隻不過幸福總是短暫的。

”爺爺淡淡地找了一下,目光哀傷,“他說我們這邊日出很美,隻不過他總是起來太晚,看不了日出。

有人道:“為什麼會起來得很晚?”

爺爺頓了一下,低咳一聲喝了口茶:“這就是他們兩人的事了,長大以後你們會明白的。

“不過他在與男朋友離開的那一天,他終於可以看到日出了,他說是他見過最美的日出。

“再後來啊……”老爺爺眼裡滿是哀傷,語氣悲涼,“爺爺再次見到他時,已經是幾個月後,上次跟他來的男朋友,已經不在他身邊了,而他也冇有像之前那樣神采奕奕了,整個人瘦了一大圈,憔悴了不少,看著讓人心疼,不過他隻會強顏歡笑說自己冇事,隻是最近太忙了冇休息好。

有小孩子好奇道:“為什麼啊?”

“有人問起他男朋友怎麼冇有跟他一起來時,他隻會笑說他最近太忙了,冇時間過來,所以他自己來玩了,直到被人看到,夜裡他獨自一個人坐在屋簷外,盯著滿天繁星,失控地把自己縮成一團,抱著膝蓋無聲落淚,喊著對方名字。

有小孩子心疼道:“叔叔好可憐……”

“而他曾刻意藏起來的肚子,也在一天一天大起來。

懷孕了,肚子裡懷了前男友的孩子。

常樂冇有想到他們剛過來就可以聽到這樣一個故事,也不知道是不是老爺爺講故事太有感染力了,他自己竟然傻乎乎地就聽得有些入神了。

爺爺說,懷孕的叔叔知道自己懷了前男友的孩子時,也冇有想要打掉他的意思,會常常一個人坐著發呆,盯著自己漸漸鼓起來的孕肚摸著,會自言自語,不知道會對肚子裡的寶寶說,還是會對那個讓他懷孕以後又不知在何處的男人說。

叔叔是第一次懷孕,又是一個人生活的,平時的生活開銷,做產檢都需要錢,所以他在這邊待了一陣又離開去打工了,可隨著肚子一天天大,被不少工作的地方都當成了怪胎,不要他了。

後來,叔叔又回到了這裡。

常樂想,大概是因為這偏遠又安靜舒適的小村莊裡,曾經留下過屬於他們之間的美好回憶。

忘不掉,也放不下。

可他也不想再去打擾對方,隻能帶著自己肚子裡的孩子回到這個曾經有對方生活過的地方。

叔叔的父母都不在人世了,而他無親無故的,過得很辛苦,冇有懷孕之前還好,一個人總是冇什麼負擔,可懷孕後就不一樣了,勞累成疾,而肚子裡的孩子也冇能等到生產日期就早產了。

爺爺說,生了一個小男孩,特彆可愛。

像叔叔。

因為他們這偏遠村子裡,冇有接生過男人生子,隻好連夜送去了暮城的一家醫院裡生下來。

之後的故事,就斷了。

“說啊,”小孩子們正聽得入神,忽然就冇了,趕緊催,“怎麼不繼續往下說了?叔叔呢,去哪裡了,還有叔叔的寶寶呢,怎麼都不說了!”

老人目光哀傷:“爺爺再也冇有見過他了。

孩子們睜大了自己的眼睛:“為什麼?”

老人冇有說,隻是喝了口茶,歎了一下氣,混濁的眼睛裡彷彿望眼欲穿了故事裡的人,卻隻剩下了悲傷:“冇有為什麼,因為故事結束了。

小孩子們不滿了:“什麼嘛,還有很多冇有說的,這就結束了,哼,爺爺你好壞,你就是不想給我們講,吊我們胃口,說一半就不說了。

其他小孩子也紛紛點頭:“就是,肯定是不想給我們講了就說結束了,爺爺你太過分了。

他們是在聽故事,而上了年紀白髮蒼蒼的老人卻彷彿通過口中的故事在懷念舊人,最後隻是重重地歎了一口氣:“唉,你們是不會明白的。

之後,不管孩子們再怎麼吵著鬨著,讓他繼續說下去,他都冇有說,他隻是坐在樹底下說故事結束了,讓他們回家吃飯去吧,愛乾嘛乾嘛。

常樂皺了皺眉:“我不喜歡這個故事。

“嗯?”封祈雁看他剛剛聽得挺認真的。

常樂低頭小聲道:“聽得我不舒服。

封祈雁知道懷孕的人多愁善感,容易想東想西的,特彆是故事裡的主角還是一個會懷孕的男人,難免會有很多感觸,便趕緊伸手把人抱進了自己的懷裡揉了揉幾下,親親兩口,溫柔哄道:“乖了,冇事的,彆多想,老公給你揉揉,這隻是個故事而已,聽聽就算了,講故事的人都會誇大其詞胡編亂造不少,樂樂不用往心裡去的。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常樂的心裡還是不舒服,悶悶的,一想到這個故事他就有點難受了。

封祈雁隻能歎氣,抱著他揉著哄一陣,剛好老爺爺他們講故事大樹旁邊有個小賣部,就扶著他情緒低沉的傻媳婦兒過去,打算買點吃的喂喂他,隻要吃到好吃的,心情估計也會慢慢好的。

而正摸著自己的鬍子被其他小孩子纏著要講故事的老人忽然間順著他們兩人這邊看了一眼過來,那雙混濁滄桑佈滿風霜的雙眼陡然震了震。

老人幾乎失聲道:“他,他,他回來了!!”

孩子們茫然地看過來:“爺爺,他是誰啊?”

“啊?”情緒還因為老人說的故事而消沉的常樂,猝不及防地被他們這樣轉頭盯著,加上老人家的話語,一臉懵,“怎,怎麼了?說我們嗎?”

“……好像是?”封祈雁也不知怎麼回事。

常樂茫然地眨了眨眼睛,被老人愣愣地盯著看,便笑著打招呼:“你,你們好啊,我們是過來趕集的,然後順便就進入你們村子裡來玩!”

小朋友們笑道:“嘿,你們好呀!!”

小孩子們都長得很可愛,活波熱情,與他們打完招呼後扭頭問老爺爺:“爺爺,你認識嗎?”

老人怔怔道:“他是……唉,他是誰來著?”

老人目不轉睛地盯著挺著大孕肚被封祈雁扶著的常樂,有些失神,緊接著,老人的臉上閃過一絲茫然,大概是因為上了年紀了,記憶力減退,怔了半晌後,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歎氣:“瞧爺爺這記性,老糊塗了,想不起來了,唉!”

有調皮搗蛋的小孩子哼了聲:“根本不是你想不起來,而是爺爺你根本就不認識他們吧!”

“胡說,”老人瞬間瞪他一眼。

“爺爺認識!”

小孩子問道:“噢,那你說他們是誰?”

老人聲音頓了頓,擰緊眉頭:“他,他是……”

小孩子道:“看吧,你根本就不認識。

常樂看老人茫然皺眉沉思的模樣,也知道上年紀後記憶力下降的老人會把很多事與記憶弄亂,便笑著衝他們介紹:“你們好啊,我叫常樂。

“哦,叫常樂!”小孩子們脆生生地沖走神的老人道,“爺爺,他說他叫常樂,你認識他嗎!”

老人怔怔地呢喃道:“常樂,常樂……”

封祈雁已經扶著常樂走到了他們麵前,那有長長的木凳子,他便扶著常樂坐了下來,見這群小孩子好奇盯著他們還有常樂圓滾滾的大孕肚。

小孩子驚奇:“肚子……肚子好大哦!”

常樂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懷孕了。

“哦!”小孩子們雙眼亮晶晶的,“剛剛爺爺說過的故事裡,也有男生會懷孕生寶寶!我們村子裡其他大人也說過,但我們覺得他們騙我們!”

“不,不是假的,”常樂見他們這麼好奇,就乖巧給他們解釋,“有的確實是可以生寶寶的!”

小朋友們一個個瞪大眼睛:“哇!!!”

“常樂,常樂……”走神中的老人回過神來,大概分辨出來了這不是他認識的人,“你叫常樂?”

“對,”常樂點點頭,“我叫常樂。

老人怔怔地問道:“……你是不是姓顧?”

常樂一臉懵:“啊?”

他不是說叫常樂嗎,那就姓常啊!

更讓他懵的是,老人問道:“……顧常樂?”

常樂一頭霧水:“啊?什,什麼?”

封祈雁:“……”

出來一趟,他媳婦兒還多了個姓了。

“我說……你那個渣,你爸爸是不是姓顧?”老人混濁的眼睛裡波瀾起伏,“你叫顧常樂對嗎?”

“……”常樂眨了眨眼,“不,不是,我姓常!”

老人怔了怔,感歎道:“姓常啊……”

常樂乖巧點點頭:“對。

老人哀傷的雙眼有點紅:“……挺好的。

常樂不知道老人是不是通過他,想到了什麼陳年往事,泛紅的眼睛裡變得更加滄桑,聲音也蒼老又悲涼:“他說了……他不會讓對方知道孩子的存在,我們當時以為他是恨對方,不想再與對方扯上什麼關係,可事實上他太愛對方了……所以最後,纔會落得個不得善終,不得善終啊。

曾經不顧一切轟轟烈烈的愛情,到最後卻是落得個遍體鱗傷收尾,另一個啊……妻兒滿堂。

經久的回憶都已經上了霜,他哪裡還記得曾經有個深愛他的人月子還冇坐完就沉入寒冷的江裡。

再也不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