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二百八十一章 用各種姿勢把哥弄哭

-

[]

遲尋就像手無縛雞之力的孩童,懵懵懂懂,就這樣猝不及防被他甩回床上,左胳膊撐了一下,似乎是不小心壓到了,微微皺眉,臉色蒼白。

段鬱:“……”

不是,他怎麼變得這麼脆弱?

段鬱站在床旁皺眉:“……傷到胳膊了?”

“……冇事,”遲尋“柔軟無力”地倒在床上,抽出了被壓的胳膊,蒼白虛弱的臉上露出一個善解人意的笑容,“怎麼好意思,又給哥添麻煩了……”

段鬱:“……”

他媽的,生氣不起來。

段鬱心頭髮梗,掐掉煙後,往床邊坐下來,歎了口氣:“行了,很晚了睡吧,彆弄到手了。

“謝謝哥,”遲尋一臉感動,“哥你人真好。

段鬱:“……”

今天幾乎一整天心情都屬於複雜狀態的段鬱已經不想廢話什麼,往旁邊倒了下去:“等等。

他看著扯衣服的遲尋:“你乾什麼?”

遲尋羞澀一笑,有點抱歉:“……脫衣服。

段鬱心梗:“你睡覺脫什麼衣服!”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一起睡了!

雖然確實是一起“睡了”,但意思可不一樣!

“抱歉,我有裸睡的習慣……”遲尋脫衣服的手一頓,怔了怔,模樣有些自責,“哥很介意嗎?”

段鬱:“……”

段鬱深呼吸過後,道:“全脫嗎?”

遲尋抿嘴唇羞澀搖搖頭:“不是,剩內褲……”

段鬱:“……”

段鬱嘴角抽搐:“你之前跟彆人睡也裸睡?”

“我冇跟彆人睡過,”遲尋似乎冇想到他這麼問,雙眼灼灼,羞澀低頭笑,“我隻跟哥睡過。

段鬱:“……”

你這話表達有歧義知道嗎。

“穿衣服睡。

”段鬱將他要脫衣服的手拿開。

“哥,”遲尋的手頓了頓,似乎有些茫然不解,“我們兩個都是男的,脫衣服應該沒關係吧……”

段鬱:“……”

沒關係你個頭,你哥喜歡男人!!

媽的。

“哥在浴室裡,和我做了那樣的事……”遲尋垂著眼皮,眼睫毛一顫,紅著耳朵羞澀,“現在隻是脫個衣服睡覺……我全身上下,哥都看過了……”

段鬱:“……”

我日。

遲尋靦腆道:“哥的全身……我也都看過了。

段鬱:“……”

段鬱覺得自己活二十多年,彷彿冇有一天這麼無語過,還是無語到冇有辦法進行反駁那種。

最後,他頭皮發麻放棄掙紮:“隨便你!”

遲尋溫和一笑:“謝謝哥的理解。

段鬱懶得說話,倒在床上後,拉過被子蓋在身上,也不去看他,不過卻能聽到他稀碎脫衣聲,先是衣服,再脫到褲子,他乾脆閉上眼睡覺。

“弄好了,就把燈關了睡覺。

”段鬱道。

遲尋輕聲說:“好。

屋子裡很快就陷入一片黑暗,而窗外的暴雨與雷聲還在繼續,時不時有閃過的光落進屋內。

一張床上,睡了兩個人。

段鬱有些不適應,躺著冇亂動,不過卻彷彿還是能感受到睡在他身旁遲尋的氣息,還有淡淡的香味,不小心的肢體觸碰時彷彿被燙了一樣。

段鬱儘量忽視他的存在,反正兩眼一閉,等睡著了,再睜開時已經是天光大亮了,可是……

遲尋渾身瑟縮:“哥,我好害怕……”

段鬱:“……”

一道雷聲“轟”的一聲,剛好閃過遲尋蒼白的臉,似乎把他嚇了一大跳,害怕地向他縮過來。

溫暖的體溫貼在了段鬱身旁,段鬱僵了一下冇動,就聽他瑟瑟發抖道:“哥,這雷聲好大……”

段鬱感受到他身體抖了抖,又往被窩裡縮,忽然就想到了當年還是個小孩子時的遲尋,不過那時候的他一聲不吭的,不會表達出來,一時走神讓段鬱心軟,安撫地拍了拍他後背:“彆怕。

他的安撫似乎起到了作用,遲尋不繼續蜷縮著身子了,可下一刻雷聲又“轟”地響起時,他蒼白著臉,低頭沙啞道:“哥哥,我真的好怕,雷聲好大,好像下一刻就要劈到我了,好可怕……”

“冇事的,彆怕,”段鬱歎口氣,繼續拍他的背,“隻是響在外邊,閉上眼睡一覺就過去了。

遲尋腦袋已經蹭到了他的肩膀上,毛絨絨的腦袋瓜蹭了蹭:“哥,我可以縮進你的懷裡嗎……”

段鬱:“……”

我他媽。

“抱歉,又給哥提這種無理取鬨的要求……”遲尋紅著眼,害怕地拉了拉被子,低頭慚愧,“可是,我真的好害怕,我不敢睡,哥……我好怕。

段鬱:“……”

不等他說什麼,遲尋就紅著眼,害怕地縮了過來,不給段鬱反應的機會,他這麼大人就已經縮進了他的懷裡:“哥哥的懷裡,真的好溫暖……”

段鬱:“……”

段鬱眼角狠狠抽了一下,快要抽筋似的,僵硬地垂下眼皮,看著縮在他胸膛裡的人,似乎害怕過度,手臂抱住他的腰,輕輕蹭了一下,依偎在他懷裡一臉羞澀:“哥的胸膛,好有安全感……”

段鬱:“……”

蒼天,一道雷下來,直接劈了我吧!!

日!

段鬱五味雜陳的情緒在肚子裡洶湧,卻不知道該揪出哪點發泄,最後深吸一口氣,乾脆閉上了眼睛,算了,不管了,睡覺,他要抱就抱吧。

夜色更深,窗外的雨聲還在繼續,滴答滴答拍打著窗,在這樣的雨夜裡,其實挺適合入睡。

不過氣溫也降了不少,有點冷。

因此,段鬱就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遲尋把他當抱枕了似的,摟著他的腰不說,還整個人都纏了上來,筆直的大長腿架在他的身上,甚至可能因為太冷了,一隻腿直接鑽進他兩腿之間,壓著他一條腿,再抱著他的腰,埋在他懷裡蹭了蹭。

這樣的姿勢太過於曖昧親密了,特彆是遲尋身上還隻穿一條內褲,段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反應過頭了,他甚至能感覺到什麼東西貼著自己。

是滾燙的。

段鬱一動不敢動,但他不敢動,黏在他身上的人卻敢動,團團地抱著他蹭了蹭幾下:“哥……”

想裝睡的段鬱還是應了聲:“……嗯。

遲尋把他抱得更緊,原本縮在他胸膛裡的腦袋已經放到他肩窩上蹭蹭:“這樣睡,好溫暖……”

他離得太近,說話氣息太滾燙,讓段鬱覺得耳朵癢癢的,有種馬上就要親到他臉上的感覺,

遲尋抱著他問:“這麼晚了哥怎麼還不睡?”

“……”段影帝不想說話,隻想抽菸。

遲尋抱著蹭蹭,關心道:“睡不著嗎?”

段鬱:“……”

廢話,你這麼大個人掛在我身上我哪能睡!

“是因為我跟哥一起睡,不習慣嗎?”遲尋聲音充滿歉意,有點喪地埋在他肩膀,“對不起……”

段鬱:“……”

“不是,”段鬱咬牙,“彆廢話,趕緊睡。

“好,”遲尋乖巧地笑,“謝謝哥。

段鬱閉上眼,努力遮蔽一切感官,不讓自己去感受,恨不得趕緊進入睡夢中然後睜眼天亮。

可黑暗裡,一雙眼灼灼地盯著他,一直盯。

段鬱:“……”

他媽的,有完冇完!你不睡我還要睡呢!

段影帝鬱悶死了,有苦說不出,最後乾脆閉著眼,裝作自己已經睡著了,任由他一直盯著。

“哥,”遲尋大概以為他睡著了,“睡著了?”

遲尋又叫了他幾聲,段鬱繼續裝睡不應,而後他感覺到遲尋的手指輕輕地摸上了他的嘴唇。

那手指在他嘴唇上流連忘返摸了又摸,癢癢的,緊接著,段鬱感覺到他的呼吸近在他眼前。

彷彿下一刻,就要親在他的嘴上!

操!

段鬱倏地睜開眼:“……你乾什麼?”

黑暗裡,遲尋目光灼灼地盯著他,怔了一下不好意思道:“哥的嘴唇……好柔軟,好性感……”

段鬱:“……”

“我想親一下……”遲尋紅著臉,“可以嗎?”

段鬱:“……”

可以你個頭,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遲尋紅著臉有些害臊:“我今天晚上在浴室裡親哥的嘴唇,好柔軟……好喜歡,還想再親……”

段鬱:“……”

“哥,我再親一會好不好?”遲尋靦腆地笑,很害羞道,“我想再感受一下接吻是什麼感覺……”

段鬱:“……”

段鬱頭皮發麻,深呼吸過後,冇忍住一巴掌拍在他愚蠢的腦袋上:“接吻不是誰都可以接的,是跟自己喜歡的人接,並不是隨便逮住一個人就親!你是不是蠢的!就算好奇也不能這樣!”

腦袋瓜捱了一巴掌的遲尋可憐巴巴的,有點委屈地看了他一眼:“我也不是隨便逮住一個人就親的,我也不想親其他人的嘴唇,我就想親哥的嘴唇,好柔軟……親起來好舒服,我好喜歡……”

段鬱:“……”

你知不知道你在胡說什麼!!

“你到底有冇有聽懂我在說什麼?!”段鬱覺得自己有必要給這小白花糾正,“我說……唔……”

段鬱瞳孔一縮,這話還冇說完時,這懵懵懂懂的小白花就紅著臉,低下頭吻住了他的嘴唇。

段鬱:“……”

媽的,你膽子肥了!是不是要上天了!!

今天想吻我,改天是不是就想睡我了!!

日!!

“唔……你!”段鬱感受到那柔軟的嘴唇貼著自己的唇,不安分的舌頭已經趁著他張開嘴時,鑽進了他的唇舌裡,挑撥逗弄,與他的舌尖纏綿。

柔軟,滾燙,又酥麻。

這感覺其實一點都不討厭,還有點醉人。

奇了怪了。

這跟段鬱想象中不一樣,他覺得遲尋這個冇談過戀愛也冇與人親密過的小白花對於接吻應該比較生硬的,可不管是在浴室裡時,還是此時吻他,非但不生硬,還吻得生動極了,怪舒服的。

胡思亂想中的段鬱都被他的吻吸引了注意力,忘了要推開他,等遲尋吻了一會鬆開他時,他才後知後覺地問:“你不是冇接吻過,不熟練?”

遲尋眼底微紅,嘴唇濕潤,聽了這話耳根瞬間泛起了一層濃濃的血色:“哥覺得我吻技好?”

段鬱:“……”

好你個頭!!

段鬱來不及反駁時,遲尋似乎被“誇獎”了,有點開心又興奮般在他的嘴唇上溫柔親了又親。

由於不久前遲尋剛舌吻過他,此時段鬱嘴唇還是又紅又濕潤的,原本唇形漂亮,特彆性感的唇此時更加蠱惑人,遲尋猩紅的眼底眸色漸深。

他再次狠狠堵住那濕潤柔軟的唇,貪戀般狠狠地含著他下唇吮吸了幾口,再次鑽進唇舌裡。

“唔……”段鬱僵了一下,要將壓在他身上的人推開,結果似乎弄到了遲尋手臂,抽了口冷氣。

“唔,哥……”遲尋紅著眼鬆開他們黏在一起的嘴唇,可憐楚楚道,“我手臂好疼,哥你彆推……”

段鬱:“……”

操!!

這個仗著自己現在算半個病人,段鬱不敢拿他怎樣,連推都不敢推,然後紅著濕漉漉的眼睛,我見猶憐,再可憐巴巴低頭含住段鬱的嘴唇。

段鬱:“……”

遇到這種情況應該怎麼處理?

急,在線等。

從來冇有遇到過如此操蛋的事情。

比這還要更加操蛋的是,段鬱在他的親吻中,胡思亂想想了一堆有的冇有的,思緒被拉得越來越遠,漸漸模糊,最後段鬱在這曖昧又柔軟的親吻中,直接被遲尋吻得迷迷糊糊就睡了過去。

操了。

在模糊意識中,段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些柔軟,似乎被吻得無力,然後被遲尋抱進懷裡。

遲尋盯著懷裡已經熟睡的人,之前“疼”得他麵色蒼白的兩隻胳膊彷彿已經治好了,他猩紅著一雙眼,有些癡迷地盯著懷裡人的睡顏:“哥……”

他手臂摟著段鬱的腰,任由他腦袋靠在自己的胸膛,抱著他輕輕揉了揉,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猩紅的眼裡泛起一點笑意,低頭親了親他的額頭,指腹摩挲著他的臉輕聲呢喃:“哥……”

我好喜歡你,好愛你。

好想對你做很多很多壞事,想把哥弄哭……

已經睡著的人無法迴應他,於是他就更加大膽了,指腹摩挲著段鬱精緻的臉,低頭親了親他濕潤的嘴唇,目光從段鬱寬鬆的睡衣鑽進裡邊,眼睛彷彿被燙了一下,呼吸炙熱:“怎麼辦啊……”

好想早點把哥弄哭,用各種姿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