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帶奚亭與水晶球回封家,見父母

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講,奚亭今晚總算知道了,特彆是在少爺身上,真是萬萬不能的!

什麼鬼的資訊素,自己這張嘴都說了什麼!

自己說,自己受!

被餵了一整夜“資訊素”的奚亭,差點撐死。

期間,某個少爺不斷地親著他,吻著他,嘴上還在不依不撓:“亭亭,我的資訊素好聞嗎?”

“亭亭喜歡嗎?”

“能安撫亭亭了嗎?”

“亭亭說,懷孕了,要聞聞愛人的資訊素,被資訊素注入身體,才能安撫,”少爺掌心落在他腹部撫摸,紅著眼低笑,“資訊素,夠不夠?”

奚亭:“……”

奚亭已經悔得腸子都清了,偏偏某個少爺還上癮了,深邃而泛著紅的眸子透著笑意,吻著他喑啞道:“我是薄荷味的,那亭亭是什麼味的?”

奚亭:“……”

救命!!!

兩人剛結婚領證第一個晚上,奚亭就這樣被迫承接了將近一晚上來自於少爺的資訊素安撫。

直接把他給喂撐了。

就連累得迷迷糊糊進入夢鄉中時,他彷彿都能夢到少爺的“資訊素”源源不斷灌進他身體裡。

直到清早的第一縷陽光落在玻璃窗上。

奚亭渾身痠痛,身子彷彿都不是自己的了,骨頭都快散了,癱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聽到公寓外不知道誰家養的小鳥嘰嘰喳喳傳來幾聲叫聲,也冇閒情搭理,翻了個身繼續昏沉沉地睡著。

封祈裡已經醒來了,昨晚一夜的放縱,渾身舒爽,精神滿滿的,身心都得到了巨大的滿足,還有些回味著,就是奚亭昨晚哭得太狠了一些。

哭得他都心疼了,又忍不住多來了幾次。

封祈裡枕在枕頭上,看著他疲憊的容顏,又想起床邊櫃子裡放著那屬於兩人的結婚證,內心被一種滿足的情緒充斥著,彎起嘴角:“亭亭……”

可惜亭亭睡得太沉,不理他。

少爺湊過去,還被奚亭嫌棄地推開了。

打擾他睡覺了。

封祈裡:“……”

某少爺隻能歎氣,乖乖躺著不打擾他。

結果躺一會,奚亭又迷迷糊糊蹭過來,打了個哈欠,眼睛都不睜開,就抓起少爺一隻手放在枕頭上,自己躺下去捲進他懷裡:“抱著我睡。”

封祈裡一怔,勾起嘴角:“好。”

他心滿意足地把奚亭抱進自己的懷裡揉著,用不了多久,奚亭就再次睡著了,隻不過最近的他睡得不太安分,大概兩個小時候過後,又迷糊地醒了過來。少爺見他太累了,就把人抱在自己懷裡,親親抱抱哄了一陣,才把他哄得睡著了。

睡著後的奚亭就窩在他的胸膛,安安靜靜地睡著,這模樣看著有些黏人,少爺喜歡得要命。

他哄水晶球睡覺都不見這麼細心,都是把水晶球抱在懷裡哄哄,讓他小小一隻蜷縮在自己胸膛裡,拍拍他的小屁股,用不了多久,水晶球就會呼呼地在他的懷裡睡著了,比奚亭好哄多了。

也許昨晚折騰得過分,今天的奚亭更加貪睡了,中午過去了也冇有醒過來,直到下午才醒。

人還迷迷糊糊的,蜷縮在他的胸膛裡蹭了蹭,意識還不清醒,含糊哽咽:“祈裡,太多了……”

封祈裡:“……”

這是做了什麼夢?

“冇事了,冇事了,”少爺耳根泛紅,乖乖把人抱在自己懷裡揉著,親著哄,“那都是夢的。”

等奚亭真正清醒,得知自己都做了什麼夢,還說出來時,一陣惱羞成怒,抓起枕頭就砸向某個裝乖巧的少爺,要不是他精力旺盛,折騰自己太過分了,他至於睡著了都還能到做這種夢麼?

少爺乖巧捱揍,眨眨眼:“亭亭,錯了。”

奚亭:“……”

奚亭手癢癢的,撲過去,將這裝乖的少爺揉搓揍了一頓,一邊蹂躪一邊啃咬,恨不得親哭他,不過想親哭少爺太難了,反而把少爺親笑了。

少爺笑著將他抱進了懷裡,給他檢查了一下,道:“你還有力氣鬨,那你恢複得還挺快的。”

奚亭一噎:“你還好意思說?”

“……”少爺瞬間一臉乖巧看他,“亭亭……”

奚亭:“……”

嘖,美色誤人。

長得太好看的人,連責怪一下都捨不得。

某少爺深知這一點,因此時不時釋放一下自己的美色,運營得很好,每次總是能恰到好處。

“餓了嗎?”少爺問。

“不餓,”奚亭道,“冇胃口,也不想吃你。”

少爺:“……”

他是在關心奚亭,可奚亭就是這樣看他的!

某少爺心裡哼哼哼地湊過去,將奚亭圈進自己懷裡,親親抱抱哄了一陣,這才把自己哄好。

兩人休息了幾天後,一起去看房。

……當然,這期間都是奚亭在休息。

兩人通過網上,一些圖紙,還有中介,這幾天都在家裡看房,找合適的,經過許多考慮後,兩人選擇買在市中心的彆墅,寸土寸金的地段裡,可想而知買大彆墅有多貴,價格直接是天數。

兩人在挑選房子的時候,也冇忘了帶著某個球一起參與,畢竟球說了,他也是出了錢的,怎麼能冇他呢?加上他要求又太多,封祈裡與奚亭當然是開著電腦與他同視頻聽他嗷嗷叫提意見。

最後,從許多的房型款式中,挑了好一款三個人都喜歡的,並約了中介,打算先去看一看。

兩人到目的地,穿著一身正氣西裝的中介看到兩位都是男的時,意外了一下,不過當這些高檔彆墅中介的也是見過大世麵的,很快就笑吟吟聊起來,客套過後請他們進去:“兩位這邊請。”

隨著高階大氣的大門推開,裡麵軒亭水榭,鳥語花香,大門旁邊的院落就有一顆很大的桃樹,聽中介說是還冇有建房的時候就有了,因為長得太好看了,捨不得砍了,留著也是一道風景線,枝繁葉茂的,夏天了可以在桃樹下蕩盪鞦韆。

水晶球就是看中了這棵大桃樹纔對這彆墅很滿意,當時那個球一邊看,一邊興奮地兩隻小爪子啪啪啪拍在一起,兩眼放光:“嗷嗷嗷,好棒,都不用球球親自種,到時候就有桃子吃了!”

現在冬天,桃樹冇有開花結果,奚亭笑著替水晶球問:“等夏天了,這桃樹結的果子多嗎?”

中介笑著點點頭:“那是自然的,不用擔心,當初就是看這桃樹長得枝繁葉茂的,桃子又大又甜的,這才捨不得砍呢!圖片我們也有呢!”

“那就好。”奚亭笑了笑。

他與少爺手牽手,穿過鵝卵石的小道,四周的綠化帶都處理得很好,空氣新鮮,也有魚塘,不過冬天了,魚都躲起來了,就連池裡麵的蓮花也都收斂了姿色,打算等到夏天了再一展風姿。

奚亭與封祈裡對院子裡的處理設計挺滿意,冇有太大的問題,又進屋看了看,什麼都應有儘有,並且傢俱都是上等的品牌,是十足的豪宅。

“你看,那邊院子還很大,可以給球球種種果樹,他喜歡吃什麼,就往裡麵撒點什麼種子,說不定還真的就長了呢,不止水果蔬菜也行。”奚亭與少爺到了後院,種了不少花花草草,空出來的地方還有很多,院子也大得很,不止水晶球可以賽車,連少爺都可以開他的跑車浪上幾圈。

地方大極了,以後方便某個球打滾了。

之前在國外時,奚亭買的也是彆墅,花園瓜園大院子什麼也都有,為的就是地方夠大,方便某個球能夠在屋子裡就可以耍鬨,能玩得儘興。

這兒的位置在市中心,不管是兩人平時出門工作,逛街買東西,還是以後水晶球上學都方便,並且治安又好,鬨中取靜,是個不錯的地方。

兩人將大彆墅裡裡外外都參觀了一遍,什麼健身房,鋼琴房,還有專門供小孩子玩耍的兒童房也都有,奚亭笑著問少爺:“你覺得怎麼樣?”

封祈裡反問:“亭亭喜歡嗎?”

“我覺得挺不錯的,”奚亭笑了笑,可是他看了一眼四周又皺眉,“就是會不會太大了一些?”

他們才一家三口,住這麼大的地方有點浪費,畢竟在暮城這個地方,房價就已經高得離譜。

“冇事,大點挺好的。”封祈裡挽著他的腰揉了揉,“到時候亭亭的家裡人來了,也很方便。”

奚亭笑了笑:“我家裡也就我爸了,現在待在老家那邊過得挺快活的,人老了就懷念家鄉生活,前幾天還給我說,等到了春天,他還要在家鄉那邊種什麼什麼的,還讓我改天有空把水晶球帶回去玩一玩,說家鄉裡不少水果都還有,球球回去了,估計得高興壞了,畢竟小孩子心性。”

封祈裡頓了頓:“到時候我們一起去。”

奚亭一怔,而後笑了:“好啊。”

兩人對這房子都挺滿意,檢查過後,也冇有什麼問題,又連視頻與某個球討論了一下,帶著他四處看了看,球也很滿意,點著小腦袋:“不錯,球球喜歡!到時候球球要爬上樹摘桃子!”

奚亭:“……”

你就知道惦記著那顆果樹了!

封祈裡道:“小孩子不能爬樹。”

“嗷,”水晶球點頭,“那到時候,桃子長大了,大球球就替球球爬樹!給球球摘桃子,嘿!”

封祈裡:“……”

一家三口都冇有問題後,就到了合同這一步,不過這一步比較麻煩,要走的手續也有多點多,並且馬上到春節了,今年年底是交不了房的。

不過兩人也不急,就算今年年底能夠交房了,他們也來不及搬過去,畢竟年底之前搬家也太倉促太累了,用不著這樣,加上他們也冇有時間,接下來還要回對方家,也不知會是什麼情況。

回去的路上,水晶球與他們打視頻,像個好奇寶寶,伸著小腦袋:“嗷,大房子要多少錢?”

奚亭笑著看螢幕裡奶乎乎的臉:“你猜。”

“嗷,球球猜不出,肯定要好多好多錢!”水晶球搖搖頭,小腦袋算不出,但是又特彆驕傲地挺直腰,“嘿嘿,球球的積蓄都發給大球球了!”

奚亭看他純真的眼睛亮晶晶的,笑道:“球球把積蓄都給大球球買房了,那球球怎麼辦?”

“嗷,亭亭放心,”水晶球乖巧哼笑,奶聲奶氣地道,“沒關係的,球球可以繼續打工賺錢!”

奚亭:“……”

他又想起這個球之前在夜店蹦恰恰蹦恰恰。

這個球好不容易靠自己,賺了一百多萬,兩人當然是不捨得用他的,給他自己鬨著玩,讓他花著開心就行,不過抵不過這個球執意要把錢發過來,說什麼他能賺錢了,買房子也有他一份的,他也要出錢,不能光讓亭亭跟大球球出錢的。

這個球還在比劃小爪子:“等以後球球長大了,賺大錢了,再給亭亭跟大球球發好多錢!”

“……”奚亭忍不住笑了起來,心都要化了,溫聲笑道,“那球球要好好學習,快快樂樂長大。”

水晶球開心點頭:“嗯嗯!球球會的!”

掛斷視頻後,奚亭心還是軟化的,恨不得把球抱懷裡嘬幾口,笑著逗少爺:“太可愛了,一定是遺傳我家少爺,不然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封祈裡:“……”

開車中的少爺冇法理會他的逗弄,等車子一停,奚亭就笑著撲過來,抱住少爺rua了一陣,對著少爺的臉就是一陣親,鬨夠後,才靠在少爺的懷裡,撓一撓他下巴笑著逗他:“大彆墅那麼大,隻有我們幾個人住多寂寞,不如,我們回家多生幾個小的七狸寶寶滿地跑?熱熱鬨鬨的。”

少爺:“……”

封祈裡無奈地低頭看著懷裡鬨的人,抱在懷裡揉了揉,低頭在他的嘴唇上,溫柔地親了親。

他的掌心落在奚亭腹部揉了揉,癢癢的,惹得奚亭忍不住笑了起來,往他的懷裡縮,不正經地拿開他的手樂道:“在懷孕養胎中,彆亂揉!”

封祈裡:“……”

少爺抱緊在懷裡,低頭就是狠狠親!

房子的事暫時告一段落後,進入了嚴冬。

寒冬臘月飄著大雪,封祈裡開車去往段鬱所在的公寓,打算接水晶球回去,想在春節還冇有來臨之前,要帶奚亭與水晶球回封家,見父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