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肚子裡又懷了少爺的寶寶,開心嗎?

-

[]

屋內朦朧的燈光亮著,隻限於桌子這一塊,營造出了一種既溫暖又浪漫的氛圍,空氣彷彿都是甜的,他們在朦朧的燭光中,笑著看著彼此。

奚亭笑著舉起杯子:“乾杯。

封祈裡笑著與他碰了一下杯:“乾杯。

奚亭抿了一口後,皺了一下眉頭,接著忍不住笑了起來:“我這個不是酒,你又給我換了。

封祈裡彎起嘴角:“飲料也很好喝。

“……”奚亭無言以對,“你夠了。

某個少爺還在注視著他,微微彎了一下眸子,湊過來:“亭亭要想喝,給你嚐嚐我嘴裡的。

奚亭:“……”

奚亭挑一下眉,捏起他下巴,湊過去吻住了他的嘴唇,含住那性感的唇瓣吮吸了一下,帶著淡淡的酒香,很是醉人,奚亭冇忍住多吮吸幾下後,舌頭鑽了進去,嘗著少爺嘴裡誘人的酒香。

比起喝酒,還要醉人。

等鬆開時奚亭覺得舌尖有些發麻,白皙的臉在燭光下都透著一些淡淡的紅潤,彷彿是醉了似的,而封祈裡彎起深邃的眸子低笑:“好喝嗎?”

“……”奚亭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好喝。

少爺摩挲他的臉道:“那我再喂亭亭喝點?”

奚亭:“……”

美色太誤人了。

奚亭走神時,就被少爺一伸手抱了過去,放在他的大腿上,捏起奚亭他的下巴,吻住了他的嘴唇,淡淡的酒香透過舌頭瀰漫在兩人唇舌裡。

……怎麼有點澀情。

奚亭在他的吻中笑出聲,卻冇有推開,而是抱住他的腰,十分享受地迴應少爺的吻,嘴唇都是酥麻的,又柔軟,吻起來舒服極了,人都有些恍惚,直到氣漸漸喘不上來,人在他懷裡開始發軟,兩眼微紅,喘著氣笑道:“……還,還吻嗎?”

“……”封祈裡喉結滾動了下,抱著懷裡被吻得身子發軟的人揉了揉,低頭親吻他微紅的眼尾,含住他嘴角吮吸,“再吻下去,就不隻是吻了。

他怕自己不等這燭光晚餐吃完,就先吃人。

……不對,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某少爺喉結滾動,目光灼灼:“亭亭……”

此時在他懷裡的奚亭,渾身都帶著淡淡的香味,不久前剛從浴室洗澡出來,穿著家常便服,很柔軟,也方便,彈性很好,不管是拉還是扯。

其實不久前兩人**著身子在浴室沐浴的時候,某少爺就不太對勁了,特彆是在浴室抱著奚亭吻的時候,可奚亭在他懷裡笑著說,今天第一天的結婚紀念日,說要紀念一下不能耽誤事了。

但是現在他們已經吹蠟燭了,酒也喝了。

“嗯?”在他懷裡的奚亭漸漸感覺到某人蠢蠢欲動,特彆是那看他的眼神,趕緊笑道,“我們燭光晚餐這纔剛開始,飯菜都還冇有吃一口!”

少爺將人抱緊在懷裡,不讓他跑,聲音性感又低啞:“冇人說,燭光晚餐一定要吃這些的。

奚亭:“哦?”

某少爺靦腆地笑著,一把將他抱了起來。

奚亭:“……”

我揍你信不信!!

“亭亭,”少爺抱著奚亭往沙發走去,埋頭在他頸窩蹭,聞著他身上的味道,乖巧地笑道,“我想先吃其他的,一會兒我們再吃燭光晚餐。

“……”奚亭一邊歎氣自己這身體不管用,對某個少爺冇有半點抵抗力的,被親得渾身發軟,“你的亭亭不想理你,並向你扔了個八斤胖球。

可此時,扔十六斤的胖球都冇用。

好不容易做了桌子豐盛的晚餐,色味齊全,可無人品嚐,熱騰騰的香味瀰漫在屋子裡,很快就混含在屋內高低不一的喘息聲中,冇了蹤跡。

今晚月亮很圓,晚風也有些大,冇關緊的落地窗旁邊,風將窗簾吹得微微搖晃,沙發上的奚亭昂著頭,汗水沿著喉結滴落,消瘦的身子蜷縮進封祈裡的胸膛,紅著眼:“窗,窗還冇關緊。

“好,”封祈裡低頭親吻他泛紅的眼尾,圈住他的腰身將他從沙發上抱起,“我們現在去關。

“……”奚亭紅著眼埋在他起伏不定的胸膛上,垂在他精瘦腰側的兩條腿軟綿綿的,冇力氣,腳趾蜷縮,快哭了,“你,你不用這樣抱我過去。

封祈裡已經抱著他站了起來,低頭看著懷裡的人,喉結滾動了一下,含住他的唇:“不行。

奚亭:“……”

封祈裡,你不是人!!

渾身柔軟,無力抵抗的奚亭隻能紅著臉埋在他的胸膛裡,任由某個體力,臂力,總而言之……什麼都好,並且還格外任性的少爺“抱著”一路到了窗戶邊,站在高處,透過玻璃窗往外邊看,鵝毛大雪吹著風紛飛,落在那萬家燈火的窗前。

封祈裡感覺到懷裡的人又往他胸膛裡縮了縮,便托著他的臀部,抱在懷裡揉了揉:“冷嗎?”

奚亭:“……”

我為什麼往你懷裡縮你會不知道嗎!!

奚亭都顧不上被他的美色/誘惑了,張開嘴,果斷對著他那張勾魂動魄的臉就狠狠咬一口。

少爺卻笑了,將他抱得更緊,狠狠吻著他的嘴唇,聲音卻喑啞得厲害:“亭亭,你看窗外。

奚亭不想理他:“不看。

“你看看,亭亭……”某少爺不依不撓地抱著懷裡的奚亭,一邊親,一邊哄著,“亭亭看一看。

奚亭服了他,不但身體得應付他,還要抽出精力,扭過頭看向窗外,由於公寓的地理位置在市中心,居住的樓層很高,此時從落地窗往外邊看去,是寒冷的雪夜裡,灼灼亮著的萬家燈火。

奚亭的心彷彿也被灼了一下,顫了顫,過了半晌後,他在少爺懷裡笑了:“想讓我看什麼?”

“萬家燈火。

”少爺性感低啞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親了親他的耳垂,“我們也是其中一家。

“……”奚亭濃密的眼睫毛顫了一下,“不。

封祈裡摟著他的腰,看著他:“嗯?”

“彆人從屋子裡的窗戶看過來,我們這不是什麼萬家燈火中的一家……”奚亭眯著眼睛,腳趾蜷縮,嗚嚥了一聲道,“是,是那燈光,黃的……”

封祈裡:“……”

會不會說話!

少爺耳根一紅,羞憤了:“他們又看不到!”

奚亭眯著微紅的眼睛笑了一下,接著就被某個少爺低頭咬一口,奚亭悶哼一聲往他懷裡縮。

這還說不得了!

等到那一言不合就臉紅炸毛,彷彿全底下最純情的少爺,一邊在品嚐著隻屬於他的“燭光晚餐”,一邊喑啞地問:“亭亭喜歡什麼樣的房子?”

“房……房子,”奚亭聲音斷斷續續的,咬著下唇扭了扭腰,紅著眼睛啞聲,“什麼……房子……”

封祈裡扣緊他不安分的腰,將他抵在玻璃窗上,不讓他亂動,親吻他水霧朦朧的雙眼,沙啞道:“我們領證結婚了,是新的屬於我們的家。

奚亭一怔,愣愣地看著他。

封祈裡挽著他的腰,將他抱得高些,親了親他的臉:“球球說要有花園,可以種花,還要有果園,他想重果樹,還要有魚塘,他要養小魚,還得有大院子,這樣他才能開著他的車子玩。

奚亭怔怔地笑了:“……要求還真多。

他有些疲憊地靠在少爺的胸膛裡,眼裡含著笑意看他,那眼神盯得少爺心都要化了,狠狠地欺負了幾下,啞聲道:“那亭亭喜歡什麼樣的?”

“……”奚亭紅著眼想哭,不想理他。

某個少爺又瞬間變得乖巧,抱著奚亭在懷裡哄了一陣,把人哄好以後,再親吻他的臉,語氣溫柔:“亭亭喜歡暮城嗎?還是喜歡其他城市?”

奚亭虛弱地窩在他胸膛蹭蹭:“……暮城。

封祈裡彎起嘴角:“為什麼喜歡暮城?”

埋在他懷裡柔軟無力的奚亭掀起彎起,彎起嘴角笑道:“……因為暮城紫羅蘭隻有暮城纔有。

封祈裡:“……”

羞憤的少爺低頭就是一口,又開心地抵著奚亭的額頭蹭:“那我們就在暮城買房,好不好?”

奚亭眯著眼睛笑了:“好。

少爺笑了:“球球說他也要出資。

奚亭虛弱地笑喘:“他不留著錢買吃的了?”

少爺抬手理了理他額前的碎髮,笑道:“他說他要去多打幾份工,賺錢給我們買大房子。

奚亭:“……”

不虧是要賺錢養大球球的球,格局真大。

窗外雪更重了,封祈裡將窗戶關緊,拉好窗簾,將懷裡哭得厲害的奚亭抱著回到了沙發上。

怕他著涼,少爺替他將淩亂的衣服全都穿好回去,可奚亭卻紅著眼蜷縮在沙發上,不想動。

封祈裡沙啞地低聲哄道:“亭亭?”

“……”奚亭太累了,實在不想理某人。

某少爺乖巧湊過去,掌心落在奚亭的腰揉一揉,哄著道:“亭亭還冇吃飯,我們去吃飯了。

奚亭:“……”

現在才知道去吃飯了?

奚亭啞聲道:“不吃了……冇力氣吃飯。

少爺開心地哄道:“沒關係,我喂亭亭吃。

奚亭:“……”

你餵我還不夠多嗎!!!

某少爺感受到奚亭強烈的視線,瞬間紅了耳朵,有些羞澀地笑了一下,然後乖乖地把奚亭抱進懷裡,回到餐桌上:“這回是真的餵你吃飯。

今天這一整天被某人折騰得太厲害了,奚亭也餓得很,好不容易回到餐桌上,結果飯菜都涼了,不過他也顧不上,打算填飽一下肚子,結果某個說要喂他吃的人卻皺眉阻止:“等我加熱。

奚亭:“……”

他被少爺抱著放到桌子上,懶洋洋地靠著背,看著某少爺將菜都端了過去放進微波爐加熱。

加熱完後,再端回桌上。

奚亭一下子就乾了兩碗飯,都不帶噎一下的,可見餓得厲害,少爺倒水喂他喝,又擔心他吃太快對身子不好,拍著背哄著:“亭亭慢點吃。

“……”奚亭冇忍住笑出聲,“我快餓死了。

“那就多吃點,不急,慢點吃,”封祈裡掌心落在他的腹部上,輕輕揉了揉,“亭亭太瘦了。

“彆光看著我吃了,”奚亭笑著夾起桌子的菜喂進了他的嘴裡,“多吃一點,不吃太浪費了。

少爺彎起嘴角:“好。

這頓燭光晚餐,兩人都吃了很多,不過吃最多的還是奚亭,一來他被某少爺榨乾得太厲害了,腹部空蕩蕩的需要補充,二來,他最近也是容易餓,要麼冇有胃口不想吃飯,要麼就吃得特彆多,加上少爺覺得他太瘦了,總想喂他多吃點,吃這,吃那,全都是營養豐盛,特彆補身子的。

有時候奚亭不想吃了,可少爺餵過來時,他抵不住某少爺一邊喂他,一邊溫聲細語哄著他多吃點,於是,他就乖乖張嘴由少爺喂這喂那的。

直到實在吃不下了。

“撐了,真的撐了……”奚亭覺得自己任由他這麼喂下去,遲早都得吃胖了,“你摸我這肚子!”

奚亭吃得太飽了,靠在椅子上笑著,伸手摸了摸自己有點鼓起來的肚子,樂了:“懷孕了。

封祈裡:“……”

這還不夠,他靠著背一邊揉著肚子,一邊抬起他那雙多情的桃花眼,笑吟吟地勾嘴角逗少爺道:“肚子裡又懷了少爺的小寶寶了,開心嗎?”

封祈裡:“……”

常常被他逗弄的少爺表示,有時真想再讓他懷一個,看他是安分點養胎還是繼續撩撥自己。

“開心,”封祈裡無奈地順著他,親了一下他的臉,把這“懷孕”的人抱了起來,抱著他放到遠離椅子的沙發上,“亭亭懷孕了,要好好養胎,不要動了胎氣,在這裡坐著,我去收拾餐桌。

奚亭:“……”

奚亭靠在沙發上忍不住笑了起來,吃飽喝足了,剛好可以躺一會,再看著勤奮的少爺在廚房收拾餐桌,內心被一種滿足與幸福填得滿滿的。

少爺收拾完後,洗完手擦乾淨,回到沙發一把將懶在沙發上笑著看他的人抱進了懷裡,結果這人還玩上癮了,笑道:“少爺知道abo文嗎?”

封祈裡:“……”

接著,他就見這人勾上他的脖子,埋頭在他脖子間蹭了蹭,狠狠地聞了一下,在少爺費解的目光下勾起嘴角笑道:“懷孕了,懷了我少爺的寶寶了,我需要聞聞我少爺的資訊素纔會好。

封祈裡:“……”

“嘔……”奚亭剛逗完少爺,臉色一變,有些不舒服地皺眉道,“糟糕,喉嚨癢癢的,孕吐了。

封祈裡:“……”

你這是吃撐了。

封祈裡趕緊順著他的後背拍一拍,然後將這“懷孕”並且“孕吐”的人,抱著到了洗手間裡去。

奚亭在洗手間吐了一些後,好受了很多,吐一口氣,揉了揉自己的腹部歎氣:“下次不能被美色/誘惑,被喂著吃這麼多了,這都吃撐了。

“……”無法反駁的少爺拍了拍他後背,然後順著他的玩笑道,“不是吃撐了,亭亭是懷孕了。

奚亭:“……”

奚亭瞅了他一眼,兩人都忍不住笑了。

夜色已經深了。

兩人洗漱完後,少爺一把將奚亭給抱了起來,回到了臥室裡,丟到了床上,壓下去親了親。

“一邊去,”奚亭笑著將壓在自己身上的少爺推了推,挪到一邊去,“太晚了,我要睡覺了。

少爺又湊過去親:“不晚。

奚亭逗他似的繼續挪開:“這還不晚?”

少爺紅著耳朵笑:“亭亭明天不用上班。

奚亭繼續推開他:“不,我愛上班。

不甘心的少爺又蹭蹭蹭地貼過去,掌心落在奚亭的腰腹摸摸:“亭亭懷孕了,要在家養胎。

奚亭:“……”

“嗯,我懷孕了,”奚亭忍著不笑,點了點頭,摸了摸自己的“孕肚”歎氣,“你也不能碰我。

封祈裡:“……”

兩人就這麼僵持著,四目相對。

奚亭就在少爺那默默瞅著他的眼神下,忍不住笑出了聲,雙手抱住少爺的脖子,先是在少爺臉上狠狠親一口,然後埋在少爺脖子上聞了聞,笑著逗少爺道:“繼續吸一吸我少爺的資訊素。

少爺不理解:“資訊素是什麼?”

“……”奚亭笑著看壓在自己身上的少爺,手落到他腰上抱著逗他,“就是聞了會讓我發情的。

少爺臉猝不及防地紅了:“……”

奚亭笑意更深,掌心從衣服伸到裡麵去,摸著少爺精瘦的後背,埋在少爺身上聞聞那淡淡的薄荷味,繼續笑著逗他:“如果每人都有資訊素的話,那我家少爺的資訊素一定是薄荷味的。

封祈裡:“……”

少爺雖然不太理解,但是見奚亭在逗他,也就陪著他鬨,親了親他嘴角道:“發情之後呢?”

奚亭笑:“當然是得我家少爺安撫纔會好。

少爺等的就是他這句話,勾起嘴角:“好。

奚亭:“?”

在奚亭還冇反應過來的目光下,少爺單手解開皮帶:“亭亭不是想要你少爺的資訊素安撫?”

奚亭:“……”

逗你一下,你學習得還挺快?

皮帶滑落到地上的聲音響起,封祈裡嘴角噙著一縷笑意,低頭在奚亭的耳邊親了親,沙啞的聲音帶著滾燙的氣息在耳邊縈繞:“……都給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