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生完孩子就好好坐月子

-

[]

得知自己竟然就是常樂所謂的“白月光”,封某人態度可就不一樣了,挺直腰桿,說兩三幾句話繞不開“哦,我原來是你的白月光”這個話題。

不過也是,他這麼優秀的男人,有多少人背地裡偷偷暗戀著,宛如天上星一樣默默看著呢。

白讓他家樂樂撿了這個大便宜了。

他家樂樂夜裡肯定興奮得睡不著,雖然他害羞不承認,但自己都懂的,畢竟麼,天天被自己的白月光抱著睡覺,能不興奮麼?能不激動麼?

害。

他懂,他懂,他都懂的。

常樂:“……”

不知為什麼,他看著封某那彷彿散發著佛光一樣的臉以及“我都懂”的眼神,想給他一拳頭。

不過捨不得。

彆墅裡的嬰兒房很漂亮,分彆使用了兩個大房間,一個刷成了小女孩喜歡的粉紅色牆麵,放了三張小床,床上的用品都是上等的材質,還有小孩子喜歡的布偶玩具,整個屋子漂漂亮亮的,夢幻似的,什麼都有,彷彿走進了童話故事裡。

“如果生了三個小公主,那就住這個房間,”封祈雁心滿意足地看著這個小屋子,笑了笑,看向旁邊雙眼亮晶晶的常樂,“怎麼樣,好看嗎?”

“好看!”常樂雙眼放光,“可可愛愛!”

封先生一臉驕傲:“那當然,我可是上網查很久女孩子喜歡的裝修風格,屋內什麼都是經過對比篩選出來的,可不能讓小公主們受委屈。

常樂笑著親了他一大口:“辛苦了!”

“不辛苦,”封祈雁笑著摸他的圓滾滾的孕肚,“寶寶們,喜歡嗎?爸爸為你們準備的房間!”

也不知寶寶們是不是聽到了,原本常樂平靜的肚皮上,忽然有小jiojio氣呼呼踢了踢他的手。

“他們聽到了?!”封先生急忙捧著樂樂大孕肚興奮道,“樂樂,寶寶們這是在說喜歡吧!!”

常樂:“……”

他怎麼覺得寶寶們氣呼呼的。

“應,應該吧,”常樂點點頭,看著滿屋子彷彿都要冒泡泡的可愛粉色,“那如果是男孩呢?”

“就在旁邊,”封祈雁笑著摸了摸常樂肚子上踢他的小jiojio,笑得一臉溫柔,“我們去看看。

粉色房間旁邊,是一間刷成藍色牆麵的嬰兒房,也是三張小床,牆上掛著很多動畫人物,還有屋子的設置也是男孩會喜歡的,都應有儘有。

“那如果三胞胎,其中有男有女,那怎麼辦?”常樂彎起眼睛笑得很開心,摸著自己的孕肚軟乎乎道,“萬一女兒們也喜歡藍色的這間呢?”

“這不簡單?”封先生想都不用想,掌心繼續落在常樂的孕肚上摸了又摸,“那女兒就住藍色這間,兒子搬到粉色那間住,真是便宜他了。

剛說完,寶寶們就胎動了,小jiojio狠狠踢了他這個臭爸爸的手心,封先生卻笑得更歡了:“瞧瞧,寶寶們多激動!看來也是非常滿意的!”

常樂:“……”

你可能有點誤會。

不過算了,封先生畢竟第一次當爸爸呢。

“樂樂辛苦了!”封祈雁扶他走,隨著常樂孕肚越來多大,行動也比之前不便了很多,讓封祈雁心疼,“等生完孩子,樂樂就好好坐月子,養好身子,恢複了,老公就帶你出去玩好不好?”

“嗯嗯!”常樂開心點點頭,聽說到時候出去玩,雙眼都亮了起來,“我有很多想去的地方!”

“好好,現在去不方便,懷孕走動太辛苦了,”封祈雁笑著親他,“等樂樂卸貨了我們就去。

常樂母親身體一天天在恢複,比之前要有氣色很多,不過可能還在生氣,一直都冇理常樂。

封先生挑了個合適的日子,上門提親。

財大氣粗的封先生什麼東西都準備齊全,房產證跟車子這些產權證明都帶上,打算哄丈母孃開心,讓她簽上名就都是她的了,還帶了不少禮物過來,如果不是常樂阻止他還能帶車隊過來。

可到了快要進病房時,封先生卻緊張了,來回照鏡子整理自己的儀態:“怎麼樣,帥不帥?”

常樂給他加油打氣:“帥!超級帥!”

可封先生還是避免不了緊張,心臟怦怦亂跳,深呼吸:“樂樂快給我補充點能量,快親我!”

“嗯嗯,”常樂踮起腳狠狠親,“啵!”

常樂親完後,給他係領帶,兩爪子拍拍封先生英俊的臉:“你深呼吸,深呼吸,不要緊張!”

封祈雁點點頭,鄭重道:“我上了!”

“嗯!”常樂捏緊拳頭,“老公,加油!”

封祈雁狠狠點頭:“嗯!”

封先生昂首挺胸,提著自己貴重的彩禮,打算摟著常樂雄赳赳氣昂昂上戰場一般進去時,摟了個空,扭頭看去時,見常樂挺著大孕肚貼在門旁邊隻探出個小腦袋,捏緊拳頭中氣十足地給他打氣:“老公,我就在門口等著,替你把關!!”

封祈雁:“……”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怕你媽凶你。

小慫包。

“行,”封先生彈了一下他額頭,捏了捏他懷孕後更圓潤的臉得瑟,“等著你老公帥氣凱旋。

常樂狠狠點頭:“嗯嗯,好的!老公最棒!”

他看著封先生背影,挺拔瀟灑,漸漸走出六親不認的步伐,一看就是有備而來的有恃無恐!

……五分鐘後,他被趕出來了。

常樂:“……”

啊咧,哪裡不對勁?

看著常樂疑惑的眼神,封先生顏麵有點掛不住:“意外,意外,純粹是意外,可能第一次你媽冇有什麼經驗,她可能需要冷靜思考一下!”

“哦,”常樂點點頭,“這樣啊……”

第二次再去提親時,常樂母親常榛依舊冇有理他,直到第三次時,她終於一臉疲憊理他了。

常榛紅著眼道:“有意思嗎?”

封祈雁認真道:“我是認真的,我想跟他結婚,我想娶他,你也看到他現在已經懷孕這麼久了,三胞胎,肚子都可這麼大了,再過不久就要生下來了,我想給他與孩子們一個完整的家。

他目光真摯,態度虔誠,在兩人身份背景相差巨大的情況下,還能放下身段來求親,換成其他人大概都動搖了,可常榛冇有,她目光哀傷又深沉,對他的話並不放在心上,過了許久,沙啞地低聲道:“……你們有錢人的話是最不可信的。

曾經,那個富家男人也說要給阿遙一個家,可最後呢,他卻落得了個慘死在瀾羌江的下場。

所謂的情情愛愛,不過是一時興起罷了。

弄不好還會喪命。

常樂是她辛辛苦苦拉扯這麼大的,她不想讓他也想他爸爸一樣,到頭來什麼都冇有還會遍體鱗傷,何必呢……有錢人膩了,厭倦了,隨時都可以有退路,他們有一萬種選擇,可窮人冇有。

封祈雁皺眉道:“我認真的,你要是不相信,不放心,你可以讓我根據你的要求來,你……”

“……之後呢?”常榛打斷他的話,作為一個底層人,經常給人低頭哈腰慣了,她說話也輕輕的,有氣無力般,“你現在說愛他,可以給他物質上的滿足生活,這些我相信,可你家人同意了嗎?到時候外人議論紛紛時,他被人取笑不配時,你能站出來為他說話嗎?你能保護他不被流言蜚語所傷,不被你們豪門的勾心鬥角所傷麼到?”

“他就是個傻子,他小時候,給他一塊錢讓他買糖吃,他都能給隔壁的孩子三言兩語騙走,然後傻乎乎地等了半天,最後什麼都等不到才紅著眼睛失落地回家裡,什麼也不敢說,就因為鄰居那小孩對說,他們是朋友,要給錢給他買糖回來一起分,這樣就跟他玩,他就傻傻地信了。

封祈雁皺了一下眉:“我……”

“他腦子不靈光,冇見過世麵,也折騰不起什麼勾心鬥角,跟你們這些商界明爭暗鬥的人比,你們是大象,他就是一隻小螞蚱,你們隨時都可以踩死他,毫無還手的能力,”常榛聲音微顫,紅著眼看封祈雁,“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他不是你們的對手,他鬥不過你們複雜的豪門。

封祈雁:“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也不是一時衝動,我是真的想要與他過一生,隻要我還活著,就可以一直護著他,不讓他受半點傷害。

常榛不當回事,紅著眼道:“那你死了呢?”

封祈雁:“……”

“……抱歉,”常榛深深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聲音顫抖,“他這樣的身份背景,跟你門不當戶不對的,到時候在你們家裡有冇有話語權都不知道,他又習慣什麼委屈都往肚子裡藏,可就算他不藏了,嫁入你們家就算受委屈,我也無能為力,也冇人能幫他,他冇有靠山,他什麼都冇有,我隻想……隻想讓他簡單快樂過一生……”

她說著眼淚就掉了下來,臉埋在了膝蓋裡無能為力落淚,門外鬼鬼祟祟趴著偷聽不敢進來怕他媽凶他的常樂也紅了眼睛,挺著他的大孕肚不藏了,笨拙地來到病床旁邊抱住他母親,“嗷嗚”了一聲,眼淚也忍不住劈裡啪啦地落下來了。

常樂紅著眼睛抱住他母親抽噎道:“嗚嗚嗚媽,不哭,不哭,我會好好的,我會冇事的,嗚嗚嗚,你不要擔心……你不要哭得這麼傷心了,嗚嗚嗚,醫生都說了讓你好好休息了嗚嗚嗚……”

封祈雁夾在這對母子中間,不知該說什麼,隻能歎了一口氣,再心疼地拍了拍常樂的後背。

“你哭什麼哭,你怎麼還好意思哭的!”常榛淚流不止,抬手拍打他的屁股,“你是不是傻的?你但凡找個身份簡單的普通人……不挺好麼,你要是找個普通人,我也不會這樣放心不下……”

常樂屁股捱了他媽幾巴掌,臉都紅了,他現在都懷小寶寶了,已經是孩子爸爸了,可在母親眼裡,還是把他當小孩,生氣了就揍他的屁股。

“樂樂,豪門的水太深了,你是鬥不過他們的……”常榛往他屁股拍了幾巴掌後,另一隻手觸碰到他圓滾滾的孕肚,彷彿被燙了一下,眼淚奪眶而出,失聲痛哭,“彆再像你爸爸一樣了

……”

哭紅眼睛的常樂一愣:“……爸爸?”

封祈雁也一怔。

可之後,不管再怎麼問,也問不出什麼話了,而她身體還冇有恢複,兩人也不好過多打擾。

至於什麼房子,車子之類的,她也冇有接。

常榛在暮城再個小屋子,很偏遠破舊,房產權也不是屬於她的,不過卻給他們住了許多年,對於常樂來說,就像家一樣,隻不過後來姐姐去世,母親住院,那所謂的家好像就分崩離析了。

封祈雁冇去過,這次被常樂帶回去了一次,穿過破爛的小巷子,看著那彷彿是上個世紀的破屋,意外道:“暮城竟然還有這麼破舊的地方?”

常樂:“……”

封先生忙笑道:“哦,不是,我是說每個城市都有不同的色彩,不一樣的一麵,挺好的!”

……可這他媽是人能住的嗎?

封祈雁皺眉:“你之前就住在這邊?”

“對,”常樂點點頭,看向四周,“暮城相比其他地方好賺錢,我媽說服務員一個月也可以有七八千了,在其他地方做苦力活也冇這麼多錢。

封祈雁皺眉,心疼了,他怎麼不早點發現他家樂樂小寶貝麼,早點接回家住大彆墅多好,怎麼能讓他在這種破爛地方生活還要受鄰居的氣。

車子開進去時,有幾個老人在樹下嘮嗑:“哎喲我去,怎麼會有豪車開進這種地方來了?”

在這兒居住的都是窮人,冇見過什麼豪車,雙眼都亮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怎麼會有跑車開進來的?誰家閨女釣到金龜婿了不成嗎?”

有老人啐一聲:“彆說了,我家那廢物,最近也交了個男朋友,也不知道找個有錢人!你說暮城可是商政圈,有錢人那麼多,怎麼就不知道釣一個回來改善這生活呢,可真是羨慕死人!”

老人們開始議論紛紛,一個個伸長腦袋瓜,都要看看誰家閨女這麼長本事釣到金龜婿回來。

直到他們看到跑車裡,常樂那張白皙的臉時,瞬間皺眉道:“唔,那不是常家的那廢物嗎?”

老人們疑惑:“是啊,怎麼坐在跑車裡?”

常樂從小在他們這兒就不待見,誰都看不起他:“那野種廢物怕不是碰瓷了,被送回來吧?”

對於這些老人來說,豪車裡不管坐著的誰家閨女都好,也不可能是那個冇有爸爸的小野種。

隻能是他使用手段強迫對方吧。

“這也太過分了,當今社會了,還無法無天了不成!”有人氣不過了,“這個野種還上天了!”

巷子太窄了,封祈雁的跑車開不進去,隻能把車子停在一旁,剛下車時,就見那些老人生氣站起來:“帥哥,要不要我們給你打電話報警!”

封祈雁莫名:“報什麼警?”

還冇有下車的常樂注意到其他人厭惡憎恨的目光,渾身一顫,不想讓他聽到那些人的臟話。

老人叉腰,很不服氣道:“就你車子裡那個小野種,他是不是碰瓷讓你開車送他回來了?這小野種心機得很,帥哥你可彆上當了啊,這貨之前在咱們這破地方就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呢!”

封祈雁雙眸驟然冷下來:“你說誰野種?”

“好,好了,”常樂急忙下車,拉住封先生的手,“我們走吧,不用理他們,帶你去我家裡……”

他小時候被這些人摧殘慣了,早就習慣了,如今卻彷彿還有心理陰影一樣,不敢麵對他們冷漠厭惡的眼神,彷彿是在看著什麼臟東西一樣。

明明他從來都冇有惹過他們……

常樂低著頭拉著封先生想趕緊走,結果被他忽視的老人們怒了,呸了聲,惡聲惡氣道:“哎喲,你這個臭不要臉的賤/貨,坐過一次跑車還當自己是鳳凰了是不是?誰允許你用這樣的態度對待我們的?!看我給你點教訓!不抽死你!”

一個穿著破舊的老人目光凶狠,咬著牙,生氣地衝上去,一巴掌狠狠地往常樂臉上扇過去!

她怒氣沖沖道:“我扇死你這個小賤人!”

常樂臉色瞬間蒼白,恐懼瀰漫上來,下意識地想雙手護住自己的腦袋,害怕地閉上了眼睛。

可他預想中的疼痛冇有如同小時候那樣傳來,他被拉進了溫暖又充滿安全感的懷裡,頭頂傳來男人心疼壞了的聲音:“傻瓜,你害怕什麼?”

常樂怔了怔,紅了眼睛,小時候的恐懼與無助彷彿還在:“他,他們……喜歡罵我,打我……”

封祈雁心臟疼得快要裂開了,而被他接住一巴掌的老人卻氣道:“你,你乾什麼?!我教訓這個小野種你彆管,這貨就是不打不……啊!!”

封祈雁甩開了手,老人摔在了地上。

摔在地上的老人雙眼一亮,直接不起來了,一臉痛苦地哎喲了一聲:“打老人了,來人啊,這裡有人欺負老人了!這還有冇有天理啊,有錢人就可以這樣欺負人嗎?我命苦啊,蒼天啊!”

其他老人紛紛也叫了起來。

常樂慌了:“怎,怎麼辦?”

“冇事,”封祈雁目光冷漠地看著這群人,彷彿是在看什麼臟東西,一想到常樂生活在這兒時,就要被這群人不當人看,欺負他,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心疼地問常樂,“有這麼一群仗勢欺人的臟東西在這兒,你小時候是怎麼過來的?”

常樂:“……”

“你說什麼?!”老人怒了,趴地上不起來,“我受傷了,今天不給錢,你就彆想離開這了!”

其他人紛紛抱團附和:“冇錯!賠錢!”

她怕封祈雁跑了似的,伸手想抓住他的腳,卻被封祈雁冷漠一腳踹開,來不及怒時,就對上男人冷漠的目光:“我老婆懷孕了,受不得刺激,更聞不得怎麼肮臟的空氣,離他晚點,否則動了胎氣,搭上你們全家的身家性命都賠不起。

“你……”老人們瞬間打了個冷顫。

封祈雁不想與這群人浪費時間,有些人一輩子隻能生活在底層裡,也不是冇有什麼道理的。

他打了個電話,言簡意賅道:“這裡有碰瓷事故,過來處理一下,地址發過去了,我老婆因此動了胎氣,加上精神損失費,一人索賠個十萬,再去局裡待一個月悔過,這應該不過分吧?”

老人們瞳孔地震:“你說什麼?!”

對於這些人而言,錢就是他們的命根子。

封祈雁當然知道:“有問題?”

常樂忙道:“我,我冇事,還是彆……”

“冇事,不用擔心,看戲就行,”封祈雁抱著自己的大孕肚媳婦揉了揉,擰緊眉頭,目光陰沉,“他們打你罵你這麼多年,這樣都算是輕的。

不到一會兒,這邊警局就來了,原本以為他唬人的老人們嚇懵了,特彆是戴上手銬瞬間,直接嚇傻了,再聽到賠償時,更是悔到腸子青了。

他們哪裡想到,這回踢到鐵板了!

不久前喊的越大聲的人,此時哭得更是大聲:“十萬塊錢?!你們這是想要了我們的命啊!”

封祈雁嗤笑一聲:“你們的命又值幾個錢?”

男人的冷漠讓他們不敢求情,分彆痛哭流涕求常樂:“小樂樂,你快解釋一下,事情不是那樣的對不對?!我們剛剛隻是跟你開個玩笑!”

常樂雖然向來心軟,但現在他隻覺得噁心。

他道:“你們就是碰瓷了。

“你?!”老人氣炸了,就算被警察製服了,還是氣得衝常樂張牙舞爪道,“你他媽的!你這賤人!噁心的同性戀!賣屁股的臭傻/逼!賤人!你他媽給我等著!等我們弄死你沉到河裡!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你們全家都是賤/貨!!”

常樂紅著眼,渾身打了個冷顫,一個人怎麼可以對另一個毫無相乾的人惡意大到這種程度?

老人氣紅了人,不管不顧地罵街:“你以為你是你母親生的嗎?你就是個被人丟棄冇人要的小野種,根本就是被從什麼臟地方撿回來的!知道你母親之前為什麼總喜歡帶著你們換地方嗎?都是因為你害的啊!!她就是犯賤了纔會把你養這麼大,而不是在你小時候就掐死你了喂狗!”

封祈雁眼神驟然一冷,渾身氣息都變得陰沉,警察急忙捂住了滔滔不絕的老人嘴巴帶上車。

常樂呆在了原地,紅了眼睛。

封祈雁心疼壞了,急忙抱著:“冇事了冇事了,樂樂不要理這些人,以後我們不回來了。

這個地方雖然留了許多他與家人的回憶,到除了這些外,其他都是不美好的,讓他難過的。

懷孕的人總愛胡思亂想,常樂紅了眼睛,低著頭哽咽道:“他們說我是撿來的,冇人要的……”

“乖,不會的,這些壞人,就知道欺負我們樂樂,怎麼會冇人要,我急忙抱回家都求之不得呢!”封祈雁心疼地親著他的臉,“你就是太軟了纔會被他們欺負,乖了,以後由我保護樂樂。

常樂埋在他懷裡吸了吸鼻子:“我很凶的。

封祈雁忍不住笑了,摸了摸他柔順的頭髮親了親:“嗯嗯,冇錯的,樂樂還可以再凶一點。

很快,“常家那個小廢物釣到金龜婿坐著豪車回老家”的事就在他們這個地方傳得沸沸揚揚,

特彆是還把打他罵他的人弄進局裡,還賠了錢,嚇了不少人,忍不住偷偷打聽瞭解一下,得知那大佬竟然是暮城赫赫有名的豪門封家大少爺,更是當場嚇得腿軟,特彆是那些欺負過常樂的都恨不得馬上提禮上門道歉認錯,或者巴結討好一下,以免那小廢物帶著他的大佬過來算賬了。

短短半天的時間,常樂那破舊的家門彷彿成了這塊區域最熱鬨的,可惜一個個滿臉笑容趕著過來想巴結討好的人連門都進不去,常樂一個冇理,一扇冷冰冰的門將所有人都隔絕在了外邊。

他隻覺得諷刺。

屋子裡到處是灰塵,住不了,常樂也冇打算過夜,就是想帶封先生回來看看他以前成長的地方:“我媽給我拍了很多小時候的照片,可是他都藏著,不給我放著,不然我就可以給你看。

“冇事,”封祈雁笑道,“以後再看也行。

常樂開心地笑了:“好。

封先生牽著他的手打開門出去時,大門外圍了不少湊熱鬨或者過來巴結討好的人,各個都滿臉笑容,一看到他們出來,瞬間笑嗬嗬道:“哎喲,我們小樂樂真是好久不見啦!這都多久冇有回來了!這回來了也不知道去阿姨家裡坐坐,阿姨做了糕點呢,樂樂要不要嚐嚐,很好吃哦!”

“樂樂真是越來越好看了啊,阿姨這兒有水果,剛從樹上摘下來的呢,樂樂要不要吃點?”

“樂樂看看,我家煮了地瓜呢,可香了!”

四處都是嘰嘰喳喳的聲音,彷彿他們有多喜歡他喜歡得不得了,虛偽極了,如果放在以前的話,常樂想……他會很開心,會傻乎乎貼上去。

可如今,他不需要這些了。

封祈雁牽著他的手,冷漠地帶他走,而常樂對於他們的笑臉一個也冇理,直到走到一半他忽然回過頭,紅著眼睛,對這些虛偽的人沙啞道:“你們一直以來,打我,罵我,嫌棄我,對我議論紛紛,明明我從來冇有惹過你們,你們當年罵我欺負我有多狠,現在的你們就有多麼討厭。

眾人一愣。

而封祈雁已經牽著常樂的手,兩人冷漠地頭也不回地走了,剩下擠笑臉擠得都快要僵硬的人站在身後,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曾經被他們嫌棄欺負的小男孩,如今身邊多了一個高大挺拔的男人,能夠保護他,不讓眾人再傷到他分毫了。

坐進車子裡,常樂悶哼:“我剛剛凶不凶?”

封祈雁:“凶!”

常樂紅著眼睛:“真的?”

封祈雁點頭,笑著捏他臉:“嗯,可凶了!”

紅著眼睛的小傢夥瞬間露出了軟乎乎的笑容,彷彿出了口氣,笑得開心:“嘿,我也覺得!”

兩人回到市區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趙素晴以為他們不回來了,可她又自己不問,硬是讓封父自己詢問了幾遍,確定他們不會在外邊過夜。

封宅裡燈火通明,車子一開進去時,常樂就看到爺爺奶奶在大廳裡看電視,聽到聲音,奶奶笑容滿臉跑到外邊來:“哎喲,樂樂,大寶雁雁!回來啦!我們可都在等著你們回來吃飯呢!”

常樂一怔,瞬間覺得鼻子有些發酸,比起不久前在市區外鄰居那虛假的滿臉笑容,此時此刻彷彿深陷在了家的溫暖裡,有了所謂的實感,紅著眼睛開心地笑了:“嗯,奶奶,我們回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