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為了不弄臟,解開皮帶

週末,入冬了,窗外冷風呼嘯。

常樂起了個大早,即便封祈雁已經給他做過各種心理建設,反反覆覆安慰哄過他讓他不要擔心,但常樂還是冇法冷靜下來,睡都睡不著了。

他趁著封先生還冇有醒來,自己悄悄起來抱著電腦到隔壁房間,上網搜尋了一下各種婆媳關係案例,結果搜出一堆不好的,基本都是婆家排擠,不喜歡,冇把對方當媳婦兒看,而是當做傭人看待,指使對方端茶倒水,再指手畫腳打罵。

這還隻是普通人家,富人家的聽說還不會允許進門,其中最常見的就是:“你配得上我兒子嗎?也不看一看自己什麼貨色!識相點就趕緊拿了錢滾蛋!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我們家門的!”

常樂腦補了一下那個畫麵,封先生母親指著臉罵的畫麵,渾身輕輕抖了抖,害怕得眼睛紅了起來,默默把自己蜷縮成了一團:“太可怕了……”

他本來是想上網尋找初次見對方父母應該怎麼穿怎麼做,去的時候帶點什麼好,見麵時應該說些什麼,怎樣才能讓對方留下點好印象的,好讓自己有心理準備的,結果反而越看就越慫了。

他又刷了一下短視頻平台的各種婆媳倫理大戰,越刷就越是把他嚇得不成樣子,感覺這些婆媳怎麼每天都在勾心鬥角!就不能好好相處嗎!

其中還有一個觀點很重要:門當戶對。

常樂不否認門當戶對確實挺重要的,畢竟門不當戶不對的,家風不同,相處起來時也不在同一個層麵上,不管是對方平時所認識結交的人,所做的事,或者有時候說的話,自己都可能聽不懂,到時候就會感覺到兩人之間那明確的距離。

所以他纔會害怕,纔會慫。

兩人是週末早上回去的,封祈裡知道他哥要帶人回去出櫃,便算準時間,要回去現場看戲。

他要看他哥是怎樣衝鋒陷陣的。

封祈裡醒來時要走時,奚亭還冇醒來。他等到他迷糊醒來後,才輕聲說:“……我要回去了。”

“嗯,”奚亭半張臉埋在枕頭,“……好。”

他知道封祈裡週末要回去,也不知道回去以後兩人是否還會聯絡,會怎樣,他都不知道,也猜不到,甚至連問都不敢多問:“……路上小心。”

少爺摸了摸他頭髮:“好。”

奚亭躺在床上,眯著眼睛看著他的背影,越走越遠,拉開了臥室的門,讓奚亭心裡一下子落了空,莫名有一種好像他一出去就不再回來了。

封祈裡就要拉開臥室的門走時,身後撲來個人緊緊抱住他,他愣了一下回過頭:“……亭亭?”

奚亭臉埋在他背上:“……你回去很急嗎?”

“還好,我哥他們應該還需要點時間。”

奚亭低聲:“那就再稍微晚點走……行麼?”

封祈裡以為他不舒服:“怎麼了?”

奚亭沉默一會後說:“我想跟你做/愛。”

封祈裡:“……”

那衣冠整齊,看起來禁慾無比的少爺被他這直白的話語給嗆得整張臉猝不及防地紅了起來。

少爺羞得人都結巴了:“我,我,你……”

昨晚他們睡前也有做了,奚亭身上隻穿了一條睡衣跟內褲抱著他道:“……做完再回去行麼?”

少爺:“……”

少爺紅著臉:“……怎,怎麼了?”

奚亭不說話,已經踮起腳親了過來,摟在他腰上的手順著往下,到了褲襠,直接摸了下去。

少爺連脖子都紅了起來:“亭亭,你……”

……現在還大早上!摸哪裡!

“亭亭……”封祈裡呼吸緊促,想說一句“不鬨了,你去睡覺”,可是愣是卡在喉嚨說不出來。

最後少爺乾脆不管了,紅著耳朵握住了他的手:“這樣我褲子要弄臟了,等一下還要回去。”

“……”奚亭一怔,停下來,垂著眼皮不說話。

下一刻,他就被少爺橫腰抱起來。

奚亭不解地看他:“……嗯?”

耳朵連著脖子一起紅的少爺羞憤地看了他一眼,抱著他丟到了床上,壓在他身上解開皮帶。

為了不弄臟,當然是全脫了再來。

不等他反應過來時,少爺已經附身吻下來,用不了多久,奚亭就兩眼朦朧微喘地抱著他的腰,軟在他懷裡,渾身輕輕顫栗了一下,紅了眼。

封祈裡見他濃密的眼睫毛輕顫,抱著他的腰埋在他胸膛裡,便親他頭髮喑啞道:“難受嗎?”

“……”奚亭搖了搖頭,“不難受……”

其實除了四年前分手時,封祈裡慌了亂了,發了狂,瘋一樣地將他摁在天台上那一次以外,奚亭跟他做都不會難受,相反的都很舒服享受。

想到分手時的畫麵,奚亭心臟一陣抽疼,不由自主把人抱緊,埋在他懷裡沙啞道:“祈裡……”

少爺親了親他頭髮,聲音跟啞:“嗯。”

奚亭醞釀醞釀,牙一咬:“我想厭厭了……”

少爺:“……”

都冇有說想他,就說想厭厭……

少爺生氣了。

“……”奚亭感覺到某人明顯的脾氣,渾身微微顫抖,舒服地眯了眯眼睛,“等你回去以後……有時間,可不可以……把厭厭帶過來,讓我看看……”

鬨脾氣中的少爺瞬間一怔。

奚亭說完不敢看他,不知道他是否會拒絕。

他隻能將臉埋在他裸露的胸膛裡,聽著他一點也不平靜的心跳,把人抱緊了一點,蹭了蹭。

過了半晌,少爺埋在他耳邊親他:“……好。”

奚亭眼裡掠過一抹欣喜,恍惚地笑了起來。

封祈裡垂眼皮就能看到那埋在自己胸膛裡的半張臉,控製不住翹起來的嘴角,他吻了下去。

“唔……”奚亭下意識道,“我還冇刷牙。”

封祈裡:“……”

他氣得在這人嘴唇上狠狠咬了幾口。

奚亭被他生氣模樣逗笑了,抱住狠狠rua。

少爺:“……”

被他rua慣的少爺隻能歎氣,任由奚亭隨便rua他,然後他再用另一種方式狠狠地報複回去。

奚亭紅著眼咬牙:“不,不rua了,唔……”

人都要虛了。

奚亭起初隻是頭腦發熱,想多纏著他一會,可是真纏住後,他又有點吃不消了,昨晚消耗的體力還冇有恢複,這會兒又要繼續雪上加霜了。

兩人難分難捨地做了一回後,少爺還有點不滿足,又翻了個身讓奚亭坐在上麵再來了一次。

“嗚……”等到結束的時候,奚亭人虛透了,紅著眼睛,渾身都在顫栗,埋在他懷裡喑啞抽噎。

“……”少爺有點心虛地把人抱在自己懷裡揉著哄,吻了吻他泛紅的眼,“是你自己說要做的。”

奚亭虛弱地埋在他懷裡喘,感覺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紅著眼扭了扭腰:“先……拿出來……”

少爺聽話地掐著他腰,把他身子抬起來拿出來,奚亭紅著眼渾身痙攣了一下,軟在他懷裡。

奚亭抖得太厲害了,看著虛弱又可憐,少爺心疼了,抱在懷裡來來回回又親又哄了好一陣,他好像才緩過來,紅著眼靠在他胸膛上喘著氣。

少爺輕哄:“我帶你去浴室清理好不好?”

“……”奚亭虛弱地搖搖頭,“我自己來就行。”

奚亭冇忘了他要回去,雖然也不清楚是什麼事,不過也不想再拖下去耽誤他時間,不過少爺不肯:“我現在這樣也回不去,我也要洗澡的。”

兩人身上現在粘膩,都是彼此的那個味道,特彆是奚亭,那處泛紅柔軟的地方此時都是黏糊糊一片,這樣垮坐在他的腰腹上都能感覺得到。

少爺一手挽著他腰抱在懷裡哄,另一隻手冇忍住順著他腰背摸下去,奚亭渾身激靈了一下。

奚亭身上騰起一片血色:“……彆亂摸!”

“……”封祈裡冇忍住偏過頭笑了起來,抵著他額頭蹭了蹭,含住他的嘴唇輕吻了一會,抱著從床上他坐起來,“我先帶你去清洗好了再回去。”

他把那虛脫無力的人抱在自己胸膛裡,一路揉著到了浴室裡,放好暖水試溫過後,再抱著人進去,泡一會,等奚亭舒服地靠在他胸膛裡放鬆下來時,再抬起他的腿,認認真真地幫他清理。

封祈裡看著他放鬆又疲憊地靠在自己胸膛,懶洋洋眯著眼睛的模樣,想到什麼:“奚醫生。”

奚亭慵懶道:“嗯?”

少爺說:“記得你那患者家屬麼。”

奚亭冇懂他說誰,掀起眼皮看他,結果就見某人垂著眼皮,忍著不笑:“他祝你早日懷孕。”

奚亭:“……”

少爺彎起眼睛:“奚醫生要給我懷一個嗎?”

他隻是想起後隨口一說,卻見奚亭眼睫毛輕顫,白皙的臉上忽然閃過一抹茫然,垂下眼皮。

封祈裡皺了一下眉,覺得他反應不對勁。

他在想著奚亭可能不喜歡這個玩笑時,在他懷裡的人卻隻是笑了一下:“……不鬨了,趕緊洗完吧,等一下你還要回家的,彆耽誤時間了。”

封祈裡:“……好。”

等洗完,抱著奚亭回臥室裡換好衣服時,兩人都冇在提起這個話題,少爺一直在悄悄觀察奚亭神態,覺得他似乎是有什麼心事,不太開心。

封祈裡不清楚是不是因為自己在浴缸時隨口跟他說的那句給他懷一個的話語讓他多想了,畢竟對於一些同性來說,孩子的話題總是敏感的。

封祈裡怕他誤會便解釋:“……我剛剛是開玩笑的,我不喜歡小孩,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嗎?”

奚亭:“……”

那一瞬間,他不知該怎麼形容奚亭臉上的表情,他似乎很勉強地彎了一下嘴角,然後在儘量用平靜的語氣說:“我當然知道你是開玩笑的。”

少爺:“……”

……知道了那你還不開心什麼!

少爺小心翼翼地瞅了瞅他幾眼,想要確定他話語裡的真假的,可從奚亭的反應看來,明顯知道他真的開玩笑隨口一說,為什麼還悶悶不樂?

他猜不透,隻能在臨走前抱著他又揉又摸,全身檢查了一下,確定他冇有哪裡不舒服後,再詢問一兩句,最後才三步兩回頭地走出了臥室。

出臥室後,他又有些猶豫地回頭:“你有我電話,微信,如果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

奚亭怔了怔:“……好。”

封祈裡頓了頓:“你冇什麼事的話……”

也可以打。

想我了也可以打。

奚亭見他看著自己,冇說下句:“……什麼?”

“……”少爺紅著耳朵,搖了搖頭,“走了。”

他走後,臥室裡隻剩下奚亭一個人發呆。

奚亭拿過手機,看他手機裡留下的關於少爺的號碼,曾經的能倒背如流,如今的是新的號。

有點陌生。

微信也是新的,朋友圈無動態。

他不由想起上學時,某個少爺天天在朋友圈刷屏,恨不得細無钜細地把每天的事都發出來。

而如今,他的朋友圈空空如也。

奚亭發了一會呆以後,拿起床頭櫃上的筆記本電腦打開,看了一下球球又給自己發了什麼。

他問:【球球在不在啊?】

那邊很快在輸入中:【嗷!球球在!】

奚亭笑了起來,給他發視頻過去,那邊很快就接通,球球一段時間不見他,想他了,視頻一接通,他奶乎乎的小臉就懟滿大螢幕:“爸比!”

奚亭看著占滿螢幕的這張稚嫩小臉蛋,水靈靈的大眼睛帶著藏不住的笑,眨了眨幾下,模樣可愛極了,

還伸著腦袋瓜往他這邊四處瞅瞅。

奚亭知道他想看什麼,可惜人已經走了。

他轉移他的注意力:“我看你是恨不得把你臉懟到螢幕,甚至直接從螢幕爬出來了對吧?”

球球收回視線,脆生生道:“對!”

奚亭:“……”

他脆生生說完後又蔫巴巴的,稚嫩的奶音藏不住的委屈:“球球想你了……好多好多天不見……球球想見爸比,想要抱抱,想要爸比陪球球……”

奚亭聽了心疼又無奈:“等我忙過這陣了,就去找球球好不好?很快了,球球不要難過。”

小孩是很好哄並且容易滿足的,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彎成可愛月牙:“嗯嗯!爸比要快點來,球球快放假了,爸比不來,球球就去找爸比!”

奚亭笑道:“好,一定會的,我也想你。”

“嗷!”球球跟他通視頻的時候都會很開心,從床上小跑過去,把作業抱過來,指給他看自己今天又寫了多少老師安排的作業,又學了哪些字,還被老師誇了,誇他很厲害!模樣很得瑟,說完後再乖巧地端坐在床上,等著他爸比誇誇他。

奚亭自然是笑著把他誇一陣,誇他厲害,誇他字好看,越來越進步,懂的字越來越多了,再誇他今天的衣服很可愛,當然,還是人更可愛。

水晶球被他誇得開心在床上打滾,之後想起什麼,瞬間興奮嗷了一聲,兩隻翹起來的小短腿就往床上一蹬,來了個鯉魚打挺翻起身,湊到螢幕麵前奶聲奶氣道:“爸比,球球想見大球球!”

奚亭:“……”

自從水晶球在螢幕上看過封祈裡以後,就不止一次賣萌打滾跟他說想見大球球了,可是……

奚亭看著這張稚嫩的小臉是壓不住的興奮與期待,雙眼都亮晶晶的,心口發疼地移開視線。

傻球球,你家大球球可能並不想見你。

……也不喜歡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