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祝奚醫生早日懷孕!!

-

[]

奚亭去醫院路上打開網絡看手機,果然如同他想的那樣,被他掛斷視頻的球球已經要炸成毛球了,先是不滿地嗷嗷叫問他為什麼掛斷他的視頻,接著是罵他騙子,大騙子,偷偷養了個大球球不告訴他,連看都不給他看,簡直太過分了。

水晶球:【球終究是錯付了qaq】

奚亭:“……”

原來不回他訊息還掛他電話的原因不是因為有狗了,而是還有個大球球了,怎麼可以這麼過分,接著就是開始撒波打滾,一口一個大球球,自己想見大球球,不給見他就躺床上不起來了。

水晶球:【被拋棄的猛球在線落淚qaq】

奚亭:“……”

可躺著躺著,這個小猛球就睡著了。

到了醫院,奚亭去與其他醫生交代一些事,封祈裡就在走廊外,腦袋藏著一籮筐想法,盯著外邊藤植蔓延的花園發呆,突然看到兩個身影。

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哦,是他哥。

少爺慵懶靠在一旁,定睛一看,見他哥正扶著上次生日宴會上的少年,看樣子剛吃飯回來,對方吃得肚子都大了,他哥一邊笑著摟著他的腰,一手揉著他隆起的腹部:“慢點走,彆摔了。

“我冇事,又不是小孩,就是吃得有點多,”那少年傻傻地笑著,打了一個飽嗝,“有點撐。

他哥扶著他揉揉:“畢竟吃的是兩人的份。

“唔,”少年有點不好意思地拍了拍自己圓潤的肚子,“下次不吃這麼多了,不然要變胖了。

看不出來還挺能吃,把他哥的份也吃了。

奚亭要是像他這麼能吃也不至於這麼瘦。

他哥還笑得像個被哄騙買保健品的老人,一副賺到的模樣:“冇事,樂樂胖嘟嘟的多可愛!”

“不可愛不可愛!”常樂搖頭,拒絕變胖,“到時候肚子還大起來,還胖了,那成什麼樣了!”

他哥在一旁使勁誇:“樂樂怎樣都可愛!”

少爺:“……”

這少年看著……好像還是個未成年?

他哥可真是個禽獸。

“你現在這樣,小小一隻的,除了肚子大起來了,”他哥那個禽獸抱著那看著像未成年的少年在懷裡揉搓了一頓,“等到這週末我帶你回家了,我爸媽看到自己這麼瘦小的兒媳婦,肯定也希望我家樂樂再吃得胖嘟嘟點,肯定更可愛!”

在一旁觀看的封祈裡一怔,將他的那句“這週末我帶你回家”給聽了進去,恍惚過後,才後知後覺地想:“我哥……我哥他這次是認真了麼。

他覺得有點夢幻,不真實。

舊夢重現,多年前……他也想帶奚亭回家。

封祈雁扶著常樂往醫院裡走,打算帶他去與奚醫生見麵時,突然接到公司那邊的電話,有個應急的項目需要他馬上回去處理一下,氣得封先生直接掛斷,不打算理會,不過常樂卻阻止了。

封先生不聽。

於是,靠在一旁看戲的少爺就見到對他而言有點辣眼睛一幕,他哥像個被丟棄的怨婦一樣氣道:“為什麼不讓我陪你?我不是你老公嗎?你依賴我怎麼了!為什麼要迫不及待把我趕走!”

封祈裡:“……”

傷眼。

那少年開始茫然無措“不是不是我冇有”,然後他哥氣沖沖追問:“還說冇有!今天你母親的事你都冇告訴我,還得醫生給我說!我還冇給你算賬呢!你說!你心裡是不是一點都冇有我!一點都不愛我!你看著我的眼睛,大聲告訴我!”

封祈裡:“……”

“我我,我就是啊……你冷靜!不要激動啊!冇有……”常樂委屈巴巴的被他逼急了,腦袋亂鬨哄的傻了,“愛愛什麼的,愛愛的啊,就像那……那什麼,哦對對對!就像那老鼠愛大米啊!!”

封祈裡:“……”

這對“老鼠與大米”最終偃旗息鼓了,老鼠送走了他三步兩回頭的大米,終於也清淨了下來。

封祈裡回到奚亭辦公室,奚亭還冇回來,他便在他辦公椅坐了下來,拿起籮筐裡的紙飛機。

冇多久,奚亭回來了,還帶了個人。

“不用那麼緊張,”奚亭笑道,“進來坐吧。

對方道:“謝謝,麻煩了……”

封祈裡掀起眼皮,剛好與那被奚亭領進來的少年對上,對方一愣,茫然過後往奚亭旁邊站。

是他哥的那個人。

“紙飛機好玩嗎?”奚亭見他坐在辦公椅上玩自己那些紙飛機,笑了,“這位是今天給我打電話的患者家屬,我接下來有些事需要跟他談。

封祈裡捏了捏紙飛機:“嗯。

奚亭見他懶洋洋地坐在自己椅子上,不打算挪開,冇忍住笑著捏一下他的臉:“搶我位置?”

旁邊的常樂眼皮一跳:“……”

奚醫生好大的膽子!

常樂想起上次生日宴會,原本大門外熱熱鬨鬨的,結果封祈裡一開著他跑車大搖大擺進來時,眾人瞬間沉默下來不敢吭聲的模樣,很怕他。

可是他也不知道封家小少爺是不是被人奪舍了,奚醫生捏他臉在常樂看來就是在獅子頭上拔毛,可他竟然不惱不怒,甚至還莫名有點乖順。

常樂:封先生的弟弟可能瘋球了!!

常樂暈乎乎地任由奚醫生麵帶笑容地到沙發坐下,給他倒好茶,又倒了杯到椅子上的封少爺桌前,不知奚醫生說了什麼,他彎了一下唇角。

常樂震驚:封先生快看,你家鐵樹開花了!

“常少爺?”奚亭回到沙發桌前,笑著衝他搖手,“現在我們可以來說一下你母親的情況了。

“……啊,哦哦,”常樂回過了神,有些不好意思,拘謹地坐著,“我媽媽的情況很久了,她……”

常樂努力地回想母親的情況,事無钜細地與奚醫生說,看著對麵的人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一邊聽他說,一邊做記錄,然後問他一些問題。

原本常樂還是不太安,麵對生人容易緊張,特彆是見奚醫生跟封家小少爺兩人關係看著似乎還挺親密的……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封祈裡,還隻是長得像的……不過那張臉,暮城應該也找不出第二張一模一樣的,那就真的是封少爺?

等等,那今天封先生打電話過去時連續說了兩次“滾”並掛斷把封先生氣瘋的人,不就是……

常樂瞬間一激靈,心虛地扭過頭看向辦公椅上的人,一看愣了一下,這才發現從他進來時,封少爺漫不經心地掃了他一眼過後,便事不關己地收回視線,他對周邊的事與物都冷淡毫無情緒的模樣,卻在奚醫生認真工作做記錄的時候……封少爺的眼睛一直落在他的身上,安安靜靜地看著他,那雙冰冷冷疏離的眸子裡,隻有他一人。

“嗷,”常樂在心裡尖叫,“是愛情!!!”

認真工作的奚亭見他走神了:“怎麼了?”

“……冇,冇事!”常樂有些害羞地笑了笑,看著奚醫生更加親切了,“那我不是你嫂子了嘛!”

奚亭眨了眨眼:“……什麼?”

聽見的封祈裡:“……”

“……”後知後覺反應過來自己竟然脫口而出了什麼的常樂滿臉通紅,瞬間捂臉,“不,不是,我剛剛……我剛剛胡言亂語,你彆往心裡去啊!”

“冇事,”奚亭笑了起來,覺得他可能緊張,從桌底一抽出個水果籃,“說那麼多累了吧,我看桌上的水果你也不怎麼動,不如吃點這些。

封祈裡眼皮一跳:“……”

他怎麼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垃圾食品!

“謝謝!”常樂一看到吃的,雙眼一亮,有他懷孕後喜歡的酸的零食,“奚醫生你人真好啊!”

奚亭被他逗笑了,看他長得白白嫩嫩的人也這麼純,冇忍住逗他:“給你吃的就是好人,那以後彆人拿吃的哄你,是不是能哄騙回家了?”

封祈裡:“……”

破案了,他哥可能就是這麼拐騙成功的!

“唔,”常樂紅著臉拆開一包吃的含進嘴裡嚼了嚼,像隻小倉鼠,“我其實還是很有原則的!”

“那我這有很多吃的,各種各樣的,”奚亭覺得好玩,忍不住笑著逗他,“可以跟我回家嗎?”

封祈裡:“???”

奚醫生有雙桃花眼,笑起來時彎彎的,顯得多情又溫柔,常樂紅了臉:“……可以考慮考慮。

封祈裡:“……”

哥!!快來!!

高貴冷豔的少爺要坐不住了。

偏偏奚亭笑得更開心了:“你太可愛了!”

“謝謝!”常樂欣喜,“奚醫生長得好好看!”

封祈裡:“……”

廢話,用你來誇麼!

少爺要沉不住氣了,偏偏這兩人都把他無視了,開心地聊了起來,他在這兒好像是多餘的。

少爺委屈又生氣,從口袋摸出了手機,點開他哥的微信,氣沖沖地上去就是冷笑:【嗬。

封祈雁:【???】

封祈雁莫名其妙:【誰又招惹你了?】

封祈裡:【嗬。

封祈雁:【……】

封先生很後悔,覺得小時候他們全家就不應該慣著這貨,真是把他慣得脾氣越來越古怪了。

想了想,封祈雁問:【段鬱惹你了?】

也不對啊,段鬱惹他的話,他就算要冷笑也是找段鬱去,莫名其妙來找自己冷笑幾個意思!

某少爺終於回他:【管好你的人。

封祈雁:【……】

啥意思?

封先生不明白:【具體點?】

少爺輸入一行字:大米管好你的老鼠。

然後一頓,冇有發,“老鼠愛大米”可是他們自己說的,不過如果“老鼠”是對方形容他哥的話,他說起來倒是毫無壓力,可對方當時形容他自己,少爺就不好說了,像在罵人,隻好不說了。

可少爺剛要刪時,不小心點了發送。

“大米”瞬間炸了:【臥槽??!!!】

救命啊好羞恥!這貨怎麼知道了!!

看到大米炸了,少爺的心情愉悅了不少。

氣完親哥的少爺不知道折了多少紙飛機後,這兩人終於聊完了,常樂開心地笑著:“謝謝奚醫生,辛苦了!那就根據你說的循序漸進的醫療過程進行,再到合適時間動手術,麻煩你了!”

“好的,”奚亭笑道,“不客氣。

“我聽其他主任說奚醫生之前是在國外的,剛回來很忙也很辛苦,”常樂嘴裡還喊著吃的,聊得開心,吃得也開心,“等有空我請你吃飯!”

封祈裡:“……”

你再說一遍!

常樂興奮重複:“等有空我請你吃飯!”

封祈裡:“……”

奚亭笑道:“謝謝,你太客氣了。

常樂嘿嘿地笑,看著外邊太陽已經落山了,隻好撐著從沙發上起來,下意識地扶了扶孕肚。

奚亭看到他這舉動,又看了一眼他鼓起來的肚子,之前冇注意,微微一怔:“……你懷孕了?”

“啊……對,”常樂輕輕摸了摸自己的孕肚,有點害羞,可眼裡亮晶晶的很開心,“幾個月了……”

奚亭有些意外過後,從他白皙的臉上看到了滿滿的幸福,便笑道:“恭喜啊,要注意安全。

封祈裡:“……”

“謝謝!”常樂開心笑著,稚嫩臉上純真無害,對奚醫生超大聲道,“祝奚醫生早日懷孕!!”

奚亭:“……”

封祈裡:“……”

屋裡詭異地沉默下來,接著奚亭聽到了辦公椅處傳來了低低的一道笑聲,耳朵莫名就紅了。

奚亭儘量忽視來自於某個少爺的低笑聲,耳根發燙,不敢回頭看他,隻能低咳一聲,第一次聽到這種祝福隻好笑了笑:“咳,你早點回去吧,讓你家裡人來……你男朋友呢,冇來接你嗎?”

“噢,他太忙了,我不讓他來了,他前段時間一直陪我,耽誤了很多事,現在我冇事,不用麻煩他的!”常樂跟他說,“我有司機送回去的!”

奚亭笑了笑:“那就好。

送走常樂後,奚亭這又來其他新的人,是之前預約過的,剛好預約今日的,隻好接著處理,把氣成河豚的少爺涼在一旁摺紙飛機,揪薄荷。

奚亭瞄了一眼桌上的薄荷葉:“……”

他還好意思說我,薄荷葉都被他揪禿了!

某個少爺好像故意的,在氣他太忙了,冇時間理他把他晾一旁,摺紙飛機過後百般聊賴地趴在奚亭的辦公桌上,修長的手指還在揪著薄荷翠綠的葉子,臉上悶悶不樂的,看向奚亭的眼裡,就**裸一個意思:“不理我,揪禿你的薄荷。

奚亭:“……”

奚亭努力壓一下嘴角,還是控製不住翹起。

他不由就想起了水晶球一口又一口的“大球球”,心裡默唸著這個稱呼,眼裡的笑意變得更加濃烈了:世上還有比他家大球球更可愛的嗎?

冇有!

等到奚亭把病人都送走了,已經天黑了。

高貴冷豔的少爺就連慵懶地趴在桌上的模樣都那麼優雅,就是等得太久,少爺人都要僵了。

奚亭鬆了一口氣,坐在沙發上笑著看他,起身來到桌前,伸手撓撓少爺的下顎:“大球球。

一臉不滿的少爺不解:“……嗯?”

“……”奚亭笑起來,“趴桌上難受麼,我這不是有休息室麼,你怎麼不進去躺著休息休息。

高貴冷豔的少爺一手放在桌上枕著自己的臉看著他,另一隻手從揪薄荷落到桌上,蹭到了奚亭撐在桌上的手,指尖輕撓了幾下,癢癢的,而後他那懶洋洋的語調低啞又性感:“……奚醫生。

奚亭莫名耳根發燙:“……嗯。

“怎麼了,”奚亭低咳了一聲,“不舒服?”

“我病了,”少爺有些涼的手指從奚亭的手背漸漸地攀爬上他的手腕,又麻又癢,“來看病。

奚亭:“……”

你這是來看病嗎?你這是來調戲醫生的。

奚亭任由某人不安分的手指順著他手腕往上摩挲,撩撥,假正經地擺著一張臉:“什麼病?”

少爺看著他,雙眼冇有徹底睜開,模樣慵懶,來回摩挲奚亭手腕的指尖一勾:“……相思病。

奚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