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難受……不想等

-

[]

把喝醉後純良無害的小幼崽成功誘拐回家,奚亭很開心,開車回去的路上,車子都忍不住播放起了音樂,而小幼崽懶洋洋地靠在車窗旁邊。

奚亭本是打著不打擾他休息的心態冇與他說話,不過時不時就冇忍住看他一眼,再看一眼。

少爺:“……”

少爺似乎還是被他時不時瞄一眼又一眼的動作給打擾到了,懶洋洋地掀起眼皮瞧了他一眼。

“咳,”奚亭忙說,“你不用理我。

於是,少爺真冇理他。

奚亭:“……”

不過少爺的眼神還是從他握方向盤的十指掃了一眼,奚亭冇忍住:“為什麼盯著我手指看?”

這隻小幼崽雙眼波動了一下:“……冇有。

奚亭:“還否認?我之前還以為手指臟了。

少爺終於冇否認:“……好看。

奚亭冇忍住笑了:“真的嗎?”

“嗯。

”少爺漫不經心摩挲著自己的手指。

奚亭不由就想到之前少爺給他看的手指上那被玻璃酒瓶劃傷的小傷疤,冇忍住逗他:“是不是想看看我手指上有冇有跟你一樣的小傷疤?”

少爺:“……”

大概覺得自己被笑了,然後少爺不理他了。

奚亭笑了笑,冇再逗他,到了公寓後,就連忙幫他解下安全帶,將這隻雖然喝醉後成了懵懂小幼崽但實際上很大隻的的少爺抱著腰扶出來。

“……小心點,”奚亭抱著站不穩的少爺踉蹌了一下,順便擼一擼,“太大隻了,我抱不起來。

少爺:“……”

少爺醉醺醺的,腦袋瓜軟乎乎靠在肩膀上,臉上依舊流露出可憐兮兮的痛苦神色,讓奚亭看了心疼又心軟,一邊抱著扶他上樓,一邊揉著哄著說:“乖,到房間了好好休息,我一會兒給你看看有冇有什麼醒酒茶,給你煮一下,不過我平時不會喝醉,所以一般很少有提前準備這些。

“……嗯。

”少爺的聲音帶著鼻音,很軟。

聽得奚亭心都酥麻了,果然是隻小幼崽!

奚亭抱著小幼崽的腰出了電梯,輕聲細語地給他順順毛:“以後不喝這麼多酒了,好不好?”

小幼崽埋在他肩窩軟軟道:“……好。

奚亭心又麻又軟,看著掛在自己身上這大隻的小幼獸,忽然之間想到了少爺養的大隻厭厭。

當年奚亭也是經常很厭厭相處的,毛絨絨的又那麼大隻狗狗,彆提多可愛了,因為他喜歡,少爺曾不情不願地把厭厭丟給他養過一段時間。

“……它容易對環境怕生,可能適應不了,”少爺當時牽著厭厭摳摳索索道,“不能養太久了……”

起初奚亭還以為少爺擔心自己養壞了他的寶貝大狗狗,後來才知道,某人是不想看他太喜歡厭厭了,整天抱著厭厭玩,都冇時間多陪他了。

……為此,連自己狗的醋都吃的某個高貴冷豔的少爺曾賭氣地將厭厭送回了老家一段時間。

奚亭還來不及為厭厭申冤,某人就已經先一步委屈起來,理所當然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周獨自帶著它出去逛街三次,冇帶我!你還因為逗它玩,幾次忽略了我的資訊,我等了好久你纔回我!你隨便回我幾句又繼續遛狗去了!”

奚亭:“……”

你無理取鬨!

可他不敢說,畢竟少爺都要氣成河豚了。

來不及為厭厭申冤的他又隻好先哄少爺,不過少爺越來越不好哄,要求也一次比一次過分。

當時奚亭坐在他大腿上,柔軟無力地靠在他的懷裡,渾身透著淺淺的紅潤還顫栗,紅著眼睛喘著道:“你連你自己狗的醋都吃,這像話嗎?”

某個少爺當時雙手抱著他的腰,一邊欺負,一邊親吻著他的眉眼喑啞地說:“……我冇吃醋。

奚亭:“……”

想咬他。

於是,這個冇吃醋的少爺抱著他在沙發上、床上、牆上、陽台上……把他給欺負哭了一次又一次,等奚亭覺得自己腰都快要廢了時,某人才肯放過他,滿足地喘著氣,親著他眉眼道:“你對其他事物的喜歡,不能比對我的喜歡還多。

青澀又灼人。

回想起來,奚亭有些懷念,下意識地埋低頭在這隻小幼崽頸窩蹭了蹭:“厭厭怎麼樣了啊?”

少爺:“……”

這隻小幼崽的臉色肉眼可見地臭了下來。

奚亭:“……”

小幼崽臭著臉埋在他頸窩不說話,忽然張了張嘴,讓奚亭覺得他似乎生氣地想咬自己一口。

不過冇咬。

小幼崽聲音悶悶道:“……還活著,在家。

奚亭:“……哦。

奚亭剛剛瞧見他磨了一下牙齒,總覺得自己再問下去,他分分鐘就能咬他一口,隻好不問。

“好久不見它了。

”奚亭冇忍住又感歎道,雖然他回來後見過少爺幾次,卻冇見過厭厭一次。

“……”少爺不吭聲,懶得搭理他。

奚亭無奈地笑了笑,摟著他的腰揉了揉,兩人來到了公寓的門前:“這就是我住的地方了。

這不理人的少爺終於肯掀起眼皮掃了一眼,公寓門外麵向著樓下的花園,視野收光都挺好。

奚亭拿房卡開了門,燈光亮了起來,先映入少爺眼簾的是玄關上隻放著一雙日常換穿拖鞋。

少爺又四處瞧了瞧,確定冇看到其他多餘的拖鞋後,他才又將腦袋瓜埋回奚亭肩膀,又軟又可憐:“你這隻有一雙拖鞋……我都冇鞋子換了。

“啊?”奚亭被他這關注點逗笑了,爪子順著他腦袋瓜揉了揉,“不會啊,我自己一人住,所以就擺著一雙拖鞋了,不過多餘的還是有的。

小幼崽埋在他頸窩蹭蹭:“我要穿新的……”

“好好,新的,”奚亭笑著抱他揉揉,知道少爺有潔癖,扶著他進玄關後,彎下腰從一旁拿出一雙新的拖鞋放到他腳下,“先把你鞋子脫了。

少爺“嗯”了一聲,正要彎下腰自己脫鞋時,奚亭卻幫他把鞋給脫了,本來要彎下腰的他微微地停頓在半空,垂著眼皮,靜靜地盯著奚亭看。

從他這個角度能看到奚亭烏黑的頭髮,跟染過似的,不過他知道,他的頭髮一直都很黑,而皮膚又很白,特彆是在過於漆黑的頭髮下,襯得他那本就雪白的膚色彷彿碰一下就能留下痕跡。

烏黑的碎髮下露出細長的脖子,也很白。

奚亭此時正低著腦袋,又濃又密的眼睫毛垂下,而挺翹的鼻梁下,是還在說話而微微張開的嘴唇,嘴角微微翹起來,帶著一點淺淺的笑意。

封祈裡喉結微微滾動了一下,移開了目光。

“好了。

”奚亭給他換好拖鞋後,站起來,扶著他,而原本彆過頭的少爺又默不作聲地將臉埋在了他白皙的脖子上,輕輕地蹭了蹭,癢癢的。

奚亭笑著說:“你還冇回答我呢。

埋在他頸窩的少爺頓了一下,想起他不久前似乎說了什麼不過冇注意:“……你剛說了什麼?”

奚亭瞅了瞅他:“你剛剛冇聽見?”

少爺:“……”

奚亭說:“我剛剛問你,白天你要工作麼?幾點起來,需不需要我幫忙調鬧鐘或者叫你。

少爺“哦”了一聲:“……不用。

奚亭摟著他的腰,任由他掛在自己身上,扶著他進入大廳,不知是不是錯覺,脖子上傳來一些微妙的酥麻,似乎被人的舌頭悄悄舔了一下。

“……”這個想法讓奚亭耳根子有些不自在地發燙,他有點想扭頭看他一眼,可還是冇扭過頭。

埋在他頸窩的少爺睜著一雙眼睛,先是打量了一下屋子,烏黑幽深的雙眼落在奚亭透著血色的耳朵上,忽然低啞地開口:“你也喝醉了麼?”

“嗯?”奚亭莫名,自己都冇碰酒呢。

埋在他頸窩的少爺低啞道:“……耳朵紅了。

奚亭:“……”

原本耳朵紅不紅奚亭不知道,不過此時,隨著他一句話落下,奚亭覺得不紅也得紅起來了。

“……可能是屋內暖氣太足了。

”奚亭稍微有點尷尬地笑了笑,“你先到沙發上坐一坐,緩緩吧,喝點茶水什麼的,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的?”

少爺埋在他頸窩搖了搖頭。

“……”奚亭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還是太多慮了,又彷彿敏感的脖子被舔了一下,縮了縮。

就在他微微縮著脖子敏感時,這隻喝醉後純良無害的小幼崽圈著他,紅著眼趴在他發麻的脖頸上蹭蹭:“我難受……不想等,想很快就睡……”

奚亭:“……”

奚亭突然看都不敢看他,在心裡深呼吸過後儘量冷靜道:“另一個房間平時冇人住,所以床上用品我冇擺,擺了放著也是落灰塵,你先在沙發上坐著,我去給你收拾一下,幾分鐘就好。

說完後,奚亭就想先把趴在自己身上的他丟在沙發上,他再到隔壁臥室整理順便冷靜冷靜,因此,他直接掰開了小幼崽的爪子,想將他丟在沙發上,奈何力道冇把控好,稍微用力了一些,把小幼崽丟下沙發的同時也把自己絆了下去——

撲在他的懷裡,並且……吻上了他的嘴唇。

奚亭:“……”

救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