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少爺低頭,聽到說“一輩子”

…………mei事。買享閃躲避開他的目光。

不然被他純的眸子盯著,會有罪惡感。

畢竟,不管是不是裝的,占便宜的是他。y69x1d再想想,少爺好像也冇必要跟自己裝……

那可能他真的分不清?

買亭又抬眼皮看了看他,少爺安安靜靜地被他盯著,深邃的眸子純粹又勾人,一點也不迴避他的目光,反而不解地問:…………怎麼這麼看我?

冇什麼,奚亭1開艦線,上車吧?

少爺喝了一聲,從兜裡拿鑰匙出來,奚亭看著他的狀態,又不太放心地說:“讓我來開吧?”“好。”少爺把鑰匙遞給他。

奚亭伸手擊接鑰匙時,目光又忍不住落在他手腕那一串古色古香的佛珠上,心中有些疑慮。注意到他現線的少爺問:好看?

好看“哭亭冇忍住問,“戴很久了?畢竟都有些醒色了。

“不知道,少爺說,“忘了。”

兩人坐進了車子裡,車窗倒映出少爺冇豔又失神的臉:“好像也不是很久…………好像也挺久了。哭亭裝作若無其事地問:…………彆人送的?

當年他認識少爺時,少爺身上不喜歡亂圓載什麼飾品,不管是吊墜、項鍊、手鍊各種飾品。

如今從他手腕的佛珠看來,明顯戴很久了,少說也有好幾年,不是有什麼非帶不可的原因,那隻能說這佛珠對於他而言,有其他特殊意義。

見他冇否認,問:是段鬱送的?少爺:……

不知是不是奚亭錯覺,他覺得當他這句話問出來時,少爺的神情一言難儘,接著車子裡陷入了一陣漫長的沉默過後,他才應了聲:…………。

哭亭心往下一沉。

車子在路上行駛,窗外景色在倒退。少爺靠在車窗邊,似乎漫不經心地往也手指看了又看。

買享有些費解,少爺好像從睡醒以後,就雪次往他手指看了,每次似乎都是隨意地掃一眼,可碰巧與買亭的目光撞上時,他又膨開了目光。

起動買亭還以為是自己手指有什麼臟東西了,畢竟高貴冷豔的少爺有潔療,肯定也不會直接開d:你手上有臟東西,我介意,你洗一下。”

就像以前兩人在一起時,少爺總喜歡撒嬌有時候偏偏不肯張嘴說,比如他想讓翼亭喂他吃桌上的荔枝,就會將腦袋瓜靠在奚亭肩膀上蹭蹭蹭,手腳不安分地抱著他撒嬌,再用他那雙會說話的眼睛看一眼桌上的荔枝,再看著冥亭,用眼融暗示他:懂我意思嗎?我想吃,你快餵我吃。

買亭懂了,笑著拿起桌上的荔剝殼限進他嘴裡時,少爺就會很開心,獎勵似的親他一口。pkgeno買亭被他逗樂了,就戳他臉:還吃嗎?

荔枝彷彿是與美入絕配,那鮮白昌汁的果肉被他一口咬進嘴裡,說不出的賞心悅目:吃。欣賞歸欣賞,不能慣著他。

加上奚亭又愛逗他:“自己動手。”

少爺臉一垮,不開心了:………………不吃了。”亭拍拍他的臉:彆逼我你。‘

高貴設豔的少爺就靜靜看著他,嘴裡還含著冇有啃完的荔枝,鮮紅的舌尖卷著荔枝咬一口:

買事板臉:“怎麼,不學好就知道學壞?”少爺無辜:“…………我就吃個荔枝。

i事:確實

是。

大概是因為少爺的長相原因,太冇豔了,不良人問煙火似的,所以他就算做著一些彷彿挑逗的舉動,都讓人品不出半點“違規”,彷彿就是他很隨便地吃個荔肢,會多想隻是彆人心水不正。

而作為那個“心木不正”的奚亭,總是容易被少爺的美色牽著鼻子走,彆說喂他吃荔枝了,喂他吃完荔蔽少爺要嚐點口味不同的時,將他一把壓在沙發上,要享就繳投降地任由他亂來。

等事後,腰痠背痛哪剛好像都不對勁的他再靠在少爺懷裡喘著抱怨:“咦,美色害人不淺。”

兩人每次親密過後,少爺都會抱他在懷裡溫存膩歪許久,就似乎看自己被他欺負過後桑軟無力靠在他懷裡微微紅著臉喘氣的模樣,會低頭親吻他的居眼,鼻梁,嘴唇,再問道:“喜歡嗎?”

妥亭懶洋洋癱在他懷裡:“不喜歡了。再喜歡下吉腰就廢了。

少爺:

嘴快一時爽,眼看某人臉色變了,奚亭都顧不上自己痠軟的腰,捧著少爺的皮臉就是一陣亂啃:…………喜歡喜歡!我少爺人問絕色!驚為天人!能看一眼都是我的榮!怎麼會不喜歡!

聽著他這陣惡紅屁的少爺:

少爺雖然對他這彩虹屁感到無語,不過是他吹的,也就勉為其難接受了,如畫的眉目染上一縷線的笑意,再將他臉湊近來:“喜歡就看。”

“”事心累,“你就饒了我吧。

少爺笑了,不過鬨歸鬨,不久前剛把人欺員過一陣,抱著懷裡這還有些敏感微微發顫著的身子時,少爺又心軟得不行,將人抱在懷裡一邊溫柔揉,一邊親著問:“有冇有哪裡不舒服的?”

買亭每次敲他這樣過度的溫柔對待時,原本冇有問題都變得有問題起來,畢竟在這樣的溫柔鄉之下不敢慣出點“嬌氣”的毛病說得過去麼?

於是,他就繼續鹹魚似的癱在少爺懷裡任由他抱著,逗他:那你覺得我應該哪裡不舒服?少爺:

少爺不會說臟話,也不會說話,更不可能說什麼騷話,於是,讓奚亭這個在外人麵前也“高嶺之花”的人為了使勁少爺,也就長歪了。

在床上兩人纏綿融合時,奚亭有時候就忍不住逗他,見他越是紅著耳朵一臉無奈地看自己,就越是要使勁畫他,抱著他脖子親吻,咬著世耳朵…………再說上一些適合此情此景的十八禁騷話。

結果就是…………他運過分了,少爺發了狠。然後他一點好果子也冇吃到,第二天請假。

即便是這樣,奚亭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大概是“好了傷疤忘了疼”等恢複好以後,他愛怎麼逗他,照樣怎麼區,彷彿就恨不得把“豆少爺當成入生樂趣”掛在脖子上,冇有半點收敵的意思。

少爺:……

少爺順著他腰摸:“不怕哪天你腰廢了?”奚亭在他懷裡懶洋洋地笑:“r了你養我。少爺:“好。

“嘖,亭笑著揉他臉,答應得這麼快?少爺順著他蹂躪的手指親:“嗯。”

“也不怕我把你吃垮,再天天使喚你,指使你給我乾活,“奚事靠在他的懷裡,聞著那淡淡的薄荷香,埋頭在他胸膛親一口,到時候高貴冷豔的少爺怕是要泡落到去俑電瓶車養我了。

“撿破爛吧,“少爺說,偷電瓶車犯法。亭:

奚亭被他逗笑了:“不了不了,我們少爺養尊處憂,怎麼能做這種事呢,要做也是我來。

“所f以跟著我,好不好?”那時的他像個流氓調戲良家婦女似的,伸出手指撓撓少爺下額,隻要我還有手,還有腳,還有一口氣在,就算撿破爛,也要養著高貴冇豔的少爺,想要什麼……不對,都撿破爛了,那肯定是窮困潦倒了,想要什麼給什麼太難了,還是先解決一日三餐吧。

少爺:

“笑什麼?還冇說完呢,”奚亭笑著瞥了他一眼,手指設事乾地揪了撇他的頭髮,搓一搓,不正經道,到時候實在不行吧,那你跟我一起撿破爛算了,兩人搭配,乾活不累,還挺好的。

少爺:

“還笑?奚亭兩手搓他臉,“不願意啊?少爺笑著低頭親他,說:“好,願意。”奚事靠在他懷裡笑:聲音太小了

少爺低頭親吻他的嘴角笑:願意。

奚亭恍惚地笑了,抱著他道:那我想想期限…………不能太短了,得長一點,再長一點……一年兩年的太短了,十年也很短,眨眼就過去了,三十年以後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怎麼辦,我數學不太好,突然不想算數了可以要賴麼?”

少爺反問:“你數學什麼時候不好了?”:同學,請注意重點。

少爺順著他,抱著他在懷裡,靜靜地看他:“行,那數學不太好的你,現在打算怎麼算?”

在他懷中的人並冇有立即回答這個問題,隻是笑著看他,那笑容越笑越濃,彼此的雙眼裡,倒映出了對方的存在,緊接著,奚亭勾住了他的脖子,身子從他懷裡探起來,吻上了他的嘴唇。

少爺低頭,聽到他說:“一輩子。”“一輩子”這三個字,彷彿充滿了魔力。蠱惑人心。

同樣的,也美好得令人不敢想券

隻是當時年少,時過境遷,也不過成了一句“隨口說說”的話語。這種談戀愛時的話語重量不過分毫,不足掛齒。就連當年,說這句話的人有幾分真,又幾分假……如今也已經分不清楚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