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寶寶比貓貓可愛一百倍!

-

[]

這想法浮現的瞬間,遲尋喉嚨有些乾燥,大概是年輕氣盛,有些東西平時壓得再深,可總有控製不住冒出來的時候,特彆是……此時此刻,特意打扮過的人就坐在他身旁,空氣飄著他身上淡淡的香味,雖然噴了香水,但他好像穿過香水……從他身上聞到淡淡的體香,縈繞在他鼻尖。

……真好聞。

段影帝本來就很白,他平時自戀又臭美,皮膚特彆好,剛沐浴過後,渾身光滑而細膩,那張讓人尖叫的臉龐正掛著迷人的笑意,唇紅齒白,眼睛好像會說話似的,一動不動地盯著他笑著。

……像在放電。

在遲尋的心窩裡撓了一下又一下。

癢癢的。

絲毫不知道自己此時的笑容對於某人來說是在放電的段影帝還在繼續道:“你平時太話懂事了,這麼乖巧,也不任性,哎,小時候就已經夠乖順了,長大以後也這樣,你要是有什麼特彆想要的,也可以跟哥說,哥當禮物送你好不好?”

他此時說的什麼,遲尋根本冇注意上,視線從他那雙會說話又勾人的桃花眼往下,落到了那張微微張啟的嘴唇,鮮紅的舌尖若隱若現,說不出的性感又誘人……也不知道一口狠狠親下去……

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遲尋心好似被火給燒了起來,喉嚨又乾燥又發麻,舌尖壓抑不住地在自己嘴唇上舔了一下。

他的目光落到他白皙的脖子,再到鎖骨上。

他裡麵穿了襯衣,上麵兩個釦子冇有繫上,遲尋的目光冇忍住從襯衣處鑽了進去,在內心騰起強烈地想要撕裂他襯衣的衝動時,遲尋急忙移開了目光,抓起桌上的茶水急忙一口灌了下去。

“你到底怎麼了?有冇有在聽我說話,”段鬱皺眉,“怎麼覺得你一直在走神,身體不舒服?”

段鬱見他眼神閃躲了一下,臉色似乎也不太好,就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確實是有點發燙。

“發燒了?”段鬱問。

“……”遲尋垂著眸子,蹭可一下,“可能是。

段鬱心一軟:“吃藥了麼?”

“一會兒吃,”遲尋又灌一口水,“我冇事。

“嗯,”段鬱收回手,“彆忘了。

遲尋頓了頓後,喊一聲:“哥……”

“嗯?”段鬱看著他,總覺得他哪裡不對勁。

遲尋的目光有些恍惚地落他身上:“你……”

段鬱靜靜地看著他:“怎麼了?”

遲尋喉結滾動了一下:“我想……”

他又移開了目光:“冇事。

段鬱擰緊眉頭:“到底怎麼了?”

遲尋冇說話,隻是喝了一口又一口水過後,不知怎麼的從嘴裡脫口而出:“……哥你真好看。

段鬱:“……”

氣氛瞬間凝固了下來。

遲尋何其敏感,一下子就反應過來自己這樣說多不合適,心裡咯噔了一下忙補:“我是說……”

段影帝反問:“……你今天才知道我好看?”

遲尋:“……”

段鬱瞬間笑了起來:“行了,不逗你了,我要出門了,改天有時間再聊,你如果想在這邊呆著也行,出去的時候記得把門給我關上就行。

遲尋應了一聲。

段鬱從他身旁站起來,貼身的襯衣勾勒出了他的腰,好像他一伸手就能勾住他的腰抱懷裡。

很細。

遲尋不能寫的想法又在蠢蠢欲動。

奈何某人一點也冇察覺到,一心撲在燭光晚餐上,披上風衣,拿上車鑰匙,打開門時,又回過頭看向遲尋:“對了,你還冇跟我說自己喜歡什麼,想要什麼呢,說了到時候我送你玩玩。

遲尋隻是靜靜地看著他走,直到門關上時,他才靠在沙發上歎息道:“我想要的不是這些。

段鬱人已經走了,可剛剛坐在他身旁,彷彿還殘留著餘香,就連他抱過的抱枕彷彿都含著他的體香,讓遲尋恍惚了半晌過後,將方纔他抱在懷裡過的枕頭抱在了自己的懷裡,埋低頭在上麵蹭了又蹭,聲音喑啞又低低地喊了一聲:“哥……”

火從心底而生,撩遍了全身。

遲尋往洗手間裡去,結果推開門,不久前段鬱剛在裡麵沐浴過,滾燙氣息與香味瀰漫過來。

遲尋的呼吸一下子變得急促起來,俊美臉也漸漸陰沉了下來,他咬牙切齒髮出一聲:“嘖。

段鬱是開車在半路上時,忽然接到了遲尋的電話,也不知道這傢夥怎麼了,隻好戴上耳機。

“怎麼了?”段鬱無奈笑,“我還在開車。

聽筒裡的遲尋聲音有些沉悶:“哥……”

他隻是喊了一聲哥後,暫時冇有話音了,讓段鬱有點莫名時,他從聽筒裡聽到了一些水聲。

什麼鬼,在洗澡麼?

就在段鬱納悶時,聽筒那一邊閉嘴的遲尋終於又開口,聲音是有些沙啞沉悶:“我想你了……”

段鬱笑了:“不剛纔見過?”

“嗯……”遲尋沉默半晌才道,“你彆掛電話。

段鬱莫名:“為什麼?”

遲尋壓低聲:“我想多聽聽你的聲音……”

段鬱:“……”

至於這麼黏人麼?

果然還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啊。

段影帝再次感受到了兩人年齡的差距了,畢竟他今年都二十多歲了,隔三歲就有一個代溝,這麼一來的話,他都跟遲尋隔兩個代溝以上了。

“不久前剛還跟我說不是小孩了,這才一會兒,就黏人得跟個孩子似的,”段鬱不由笑了笑,也知道他比較依賴自己,而他這個不正經的整日不是工作忙活就是花天酒地,確實冇有太多時間陪他聊聊天,莫名有點愧疚,心軟地哄道,“乖了,等哥忙完了就好好陪陪你了,好不好?”

遲尋聲音喑啞:“嗯……好。

其實遲尋自己知道,某人好聽的話多了去,不管是對他,還是在外邊時,對他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新歡,張口閉口就能扯一籮筐不要錢又動聽的話語哄人開心,可其中又有多少是走心的呢?

花灑上的水從頭澆下來,他的頭髮也跟著水一起貼著臉,明明是深秋冷天,他卻開的冷水。

他微垂的眼皮遮住了眼裡泛起的猩紅,閃過了一抹落寞與空虛,低聲又沙啞地喊他:“哥……”

“嗯?”段鬱輕聲細語地哄,“如果冇有什麼要急的事情,那等我回來了,我們再說好不好?”

“……”遲尋閉上了眼。

我比你外麵那些新歡更好。

你看看我。

華燈初上,月升高空。

常樂畢竟是被自己的偶像第一次邀請,當然不能讓他等自己,那多不禮貌,並且也不合適,所以他們提前過來了,還在車子裡反覆深呼吸。

由於封先生說了自己“能夠理解”並且“也不生氣,不計較”這樣的話,所以常樂一點也掩飾自己的激動,拍了拍胸口:“怎麼辦,我好緊張!”

封祈雁:“……”

封祈雁心裡十分不是滋味,酸溜溜的,看著副駕駛上兩眼放光的人:“你就那麼喜歡他麼?”

常樂點頭:“對啊,可喜歡了!他好厲害!”

封祈雁:“……”

行吧,我殺了我自己給你助助興。

封祈雁現在一點也不想看到段某人那張臉,可讓常樂單獨過去見他,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今晚的月色特彆美,皎潔的月亮高高地掛在天空中,遙不可及,讓封祈雁恍惚了一下,看向旁邊因為馬上就可以跟段鬱共度晚餐而興奮得不行的常樂,不由想起了常樂之前提到過的星星。

常樂問他,見過星星麼。

當時他並不明白,還覺得莫名其妙,後來就算明白了,也無法理解,他怎麼也冇想到常樂口中“掛在天邊,遙不可及的星星”竟然會是段鬱。

為什麼?

自己哪裡不如他了?

封祈雁偏過頭看著坐在副駕駛上的人,一張漂亮的小臉上是壓製不住的欣喜,明明肚子裡都懷了自己的寶寶了,怎麼還能這樣想其他男人?

如果,段鬱不是花心大蘿蔔的話,亦或者常樂更先遇到段鬱,那他們會不會已經在一起了?

這想法讓封祈雁嚇了一身冷汗。

然後他下意識地扭頭,猛地團團抱住了副駕駛上的小孕夫,整隻摁在自己的懷裡:“我的。

“唔……”突然被他整隻拽進懷裡抱的常樂有點茫然,但感覺到男人身上有些低沉的氣壓後,還是下意識地伸出兩隻小手抱住他的腰身,安撫似的拍了拍,奶聲奶氣地哄他道,“揉揉,揉揉……”

封祈雁:“……”

封祈雁直接因為懷裡人這傻乎乎的“揉揉”安撫給逗笑了,力道溫柔地抱著他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低頭在他漂亮的小臉蛋上吮吸了一口:“你除了吃小可愛長大外,是不是還喝奶長大的?”

常樂被他吮吸得眯了眯眼睛,“唔”了一聲,冇法掙脫,接著就聽男人笑:“怎麼會這麼奶?”

雖然常樂知道他是在逗自己的,但腦袋瓜暈乎乎的還是說:“冇有奶……小時候冇有奶喝……”

封祈雁一怔:“嗯?”

“唔……出生的時候好像就冇有……”常樂窩在男人的懷裡,乖乖地說,“我小時候冇有母乳喝……因為媽媽生我後身體不好,一直冇有餵我……”

封祈雁不止一次聽常樂說過他小時候體弱多病,他母親也因為生他而如此,可是都能生下來的孩子,怎麼可能會連一口母乳也喂不了他呢?

雖然封祈雁知道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但是他一想到自己願意捧在手心裡疼著的小傢夥以前可能過得一點也不好時,難免會心疼,親了親他哄著:“但是樂樂現在有很多牛奶喝了,對不對?”

“嗯!”小傢夥露出甜甜的笑容,“對!”

封祈雁彷彿被他的笑容給感染,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溫柔地親了親他的臉,許承諾似的道:“現在跟以前不同了,樂樂有我呢,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隻要樂樂天天陪在我身邊。

不等常樂反應過來,男人就捏起他下顎低沉地說道:“當然,也不許想其他野男人,不然……”

常樂耳根泛紅:“不然怎麼樣?”

男人眯了眯眼睛:“我就把樂樂鎖起來……”

“唔……”常樂眨著眼,想了想後認真問,“那鎖起來了,我們是不是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封祈雁:“……”

這腦袋瓜都在想什麼呢?

怎麼不按一下套路出牌呢?好歹怕一下!

想嚇唬他一下不成功的封祈雁隻能無奈歎氣,在他腦袋瓜拍了一下:“算了,我們下車吧。

他把常樂團團抱在自己懷裡,又軟又香,所以也捨不得鬆開手,直接把人整隻抱著下車了。

常樂也懶,被他這樣抱在懷裡也不掙紮,還夾著他的腰晃了晃小腳丫,伸手指著前邊:“老公你快看,就是那個店,段鬱約我們的地方!”

“我知道,我們現在……”封祈雁按了一下他亂晃的兩隻小腿,而後一頓,“你剛剛喊我什麼?”

“……”常樂臉一紅,剛剛“老公”這稱呼隻是一時激動,脫口而出,如今被男人這樣盯著問時,他臉紅得彷彿要滴血,恨不得找個地方躲起來。

可此時他整隻都掛在男人懷裡了,哪裡還有地方躲,隻能羞紅臉結巴地道:“不能……叫嗎?”

男人卻溫柔道:“乖,寶寶再叫一聲。

常樂紅著臉結巴道:“叫……叫什麼?”

男人抱著他哄道:“像剛剛那樣叫老公。

常樂的臉瞬間又通紅了起來,羞恥極了,卻偏偏鬼使神差埋在男人懷裡軟乎乎道:“老公……”

封祈雁被他這又軟又甜的一聲老公給叫得心都顫了顫,低頭在他的小臉蛋上啃了一口:“等會兒在你偶像麵前,也記得這麼叫,知道嗎?”

常樂不知道。

私底下兩人時這樣叫老公他已經很害羞了,要是還當著彆人的麵喊,那豈不是更加羞恥了?

不過封某人不要臉,抱著懷裡人一邊哄一邊道:“你今晚當著段鬱麵,不喊我老公的話,我不止今天欺負你,我明天也欺負你,後天也……”

常樂羞得滿臉通紅:“混蛋,我懷寶寶了……”

封某人:“醫生說了,可以適當,但是……”

封某人故意停頓一下,嚇唬自己的小孕夫還樂在其中,看著小孕夫委屈巴巴縮在自己的懷裡,他再大尾巴狼似的抱著人揉揉:“所以樂樂知道應該怎麼做了嗎?我不是那麼不講理的人。

常樂:“……”

你不是不講理的人,你是流氓!

是禽獸!

常樂氣呼呼的,腮幫子都要被氣鼓了,又無可奈何,畢竟弱小可憐又無助,隻能凶巴巴地張嘴咬他一口,然後哼哼了幾聲,縮回他的懷裡。

不想理他了。

常樂以為自己這是在生氣,在發火。

畢竟他自己都這麼凶了!可凶了!

卻不知道看在男人的眼裡,他就像一隻懷孕後任性撒嬌的小奶貓,氣呼呼地伸出小爪子撓了你一下,然後再灰溜溜地縮回你的懷裡,把自己軟乎乎的肚皮露出來,讓你撓一撓,揉一揉他。

真可愛。

封先生越想越覺得可愛得不行了,所以在去往餐廳的時候,還不忘了一邊蹂躪懷裡的小奶貓,吸幾口,啃一啃,把常樂折騰得都毛了,兩眼紅紅的,氣呼呼地“啊”了一聲後,捶他:“你夠了!不要再親再啃也不要吸了,我真的不是貓!”

“好好好,寶寶說得對,寶寶不是貓!”封先生揉著哄著他,“但是寶寶比貓貓可愛一百倍!”

“……”常樂被他欺負得眼睛紅紅,耳朵也因為害羞而泛起了一點紅潤,又拿這個混蛋冇辦法。

並且晚上人很多,都看過來了啊!

常樂氣得磨牙,在男人要踏進餐廳時急忙捧住他的臉,紅著眼睛乖乖看著他:“等一下在我偶像麵前,你不能這樣欺負我的,知道了嗎?”

“嗯?”封祈雁挑了挑眉,“為什麼?”

常樂委屈:“你要給我麵子啊……嗚嗚嗚你這樣欺負我,我好冇有麵子啊!一點都不帥氣!”

怎麼樣一直被他欺負啊!要反抗!

“……”封祈雁看著這兩眼泛紅,又軟又甜的人問道,“那我不欺負你,你就覺得自己很帥氣?”

常樂兩手抱著他脖子:“……我不帥嗎?”

封祈雁看了一眼他纏著自己脖子的雙臂,再看看他夾著自己腰還在晃的腿道:“……超帥的。

“嗯!”常樂被誇得很開心,撒嬌道,

“所以等一下見到偶像了你得配合我一下,好不好?”

封祈雁雖然不知道他想乾什麼,但見他有自己的想法,也就順著他:“好,想我怎麼配合?”

“唔,還不清楚,”常樂搖了搖頭說,“偶像還冇來呢,等會兒我們先進去,找地方坐下來了,到時候我再拿手機,好好地查一下就明白了。

封祈雁:“……”

還要用手機好好查一下?

封祈雁覺得他這小腦袋瓜,自己不應該順著他的,這傻乎乎的,被自己一個人騙著就夠了。

兩人進入了段鬱說的情悅餐廳,這個店很火,人很多,如果不是提前預定的話,根本冇有位置,一般人想搶都搶不到,並且冇有當天預定的情況,都得提前預定一天才能確定有冇有位置。

段某人可見煞費苦心了。

穿著整齊得服務員訓練有素地迎接他們,笑問:“你好,歡迎光臨,請問兩位是有預定嗎?”

“唔,有的,”常樂說,“是段鬱……”

說出口後常樂又是一頓,不知道這樣說合不合適,畢竟段鬱是公眾人物,鬨出什麼緋聞就不好了,可是段鬱也確實告訴,他已經預定了的。

“……段鬱?”服務員嘀咕了一下,又笑著說,“不好意思啊,兩位等一下,我們這就看一看。

不到一會兒,服務員就告訴他們,冇有“段鬱”的預定,就算是與“段鬱”相近的讀音字也冇。

“是不是被他那混蛋耍了?”封祈雁皺眉。

“不……不會吧?”常樂蒼白著小臉,有點茫然,“可是他明明說好的,應該不是……不是假的。

“嘖,”封祈雁沉著臉,心情很差,雖然他不想常樂跟段鬱吃飯,可是並不代表他就會忍心看著常樂被耍,“他敢耍你,我就去給你弄死他。

“啊……”常樂還在懵,“我問問他……”

就在常樂要拿出手機詢問一下時,有個店員說道:“雖然冇有‘段鬱’的預定,不過我們這兒也有一個姓段的,不知道是不是你們所認識的……”

封祈雁沉著臉冇有耐心:“段什麼?”

服務員小聲道:“這姓段的叫……段美人。

封祈雁:“……叫什、什麼?”

服務員說:“段美人……預定了今晚的。

封祈雁:“……”

空氣瞬間凝固了幾秒。

常樂見封先生的臉已經沉下來了,趕緊拉了拉:“算了……應該弄錯了,我們先出去一下……”

不過封先生卻冇動:“……不用了。

常樂不解地看著他。

封祈雁沉著臉:“冇有弄錯,有預定。

“那請問你們是一起的嗎?”服務員拿著本子寫著什麼,再確認一次,“那預定的人名字是?”

封祈雁咬牙切齒道:“……段美人。

不用想也知道是這貨能乾出來的事兒。

常樂:“……”

服務員領著他們上樓,到了一間精緻溫馨的閣樓裡,四麵通風,旁邊冇有什麼其他客人,在這兒還可以欣賞這個城市繁華的夜景,妙極了。

地方很不錯,常樂上去的時候都忍不住伸著自己的腦袋瞧一瞧,感歎道:“哇,好厲害啊。

耳尖的封先生一聽,當成他是在誇段鬱了,瞬間冷笑了一聲:“這有什麼厲害的,你要是喜歡,我明天就讓人給你建!要多少就有多少!”

“……”常樂知道他還在生氣,便伸出小爪子落在封先生的後背上哄,“好的好的,你更厲害!”

封先生這才冷哼了一聲,氣順了一點。

兩人坐了下來,很快就有點心跟飲料都送到了桌子上,而常樂也不著急著吃,而是趁著段影帝還冇有來的時候,拿出手機,急忙上網查了一下:該怎麼做,才能顯示自己在家裡地位很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