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矜貴的少爺嚶嚶嚶(bushi)

-

[]

奚亭走神的同時想起上一次他遇到封祈裡也是在醫院裡,並且是在白醫生的辦公室裡遇到。

這一次,他又來了。

白醫生是心理醫生,而他屢次三番來醫院找她……可是當年他並冇有任何心理方麵的問題。

畢竟矜貴的少爺從小到大,順風順水,鮮少能有什麼入得了他的眼,更不會放心上釀成疾。

相反的,當年在一起時,少爺抱著他抱怨過不止一次,說他小時候對什麼都冇興趣,反應很冷淡,對於人物之間的情感也是如此,所以他爺爺天天愁他,覺得他可能存在感情障礙的問題。

可他冇有,少爺很委屈。

小時候他被爺爺說的時候,高貴冷豔的小少爺兩手插兜,抬著他矜貴的下巴,一點也不在乎,可是當他跟奚亭提起時,彆提有多麼委屈了。

並且少爺生怕奚亭不知道他委屈似的,會蔫巴巴地把下顎放在奚亭頸窩蹭:“他們冤枉我……”

奚亭:“……”

“哦,”奚亭知道他就是想撒嬌裝可憐讓自己哄他,所以就會故意正兒八經點頭,“都過去了,這有什麼,被說一下也少不了一塊肉對吧?”

少爺:“……”

是少不了一塊肉,但矜貴的少爺覺得受到打擊了,就會一邊釋放自己的美色,一邊眼巴巴地跟奚亭賣慘:“你竟然不站我這邊,不安慰我……”

奚亭:“……”

奚亭會繃緊臉不動於衷盯著他看,不過盯不了多久就撐不住直接笑起來:“你差不多夠了。

少爺繼續跟他賣慘:“可是他們那樣說我……”

“……”奚亭瞅著他那蔫巴巴委屈的模樣,明明知道他是故意的,但還是會心軟,笑著逗他,“再這樣下去,我們少爺是不是要嚶嚶幾聲了?”

少爺:“……”

無法“嚶嚶嚶”幾聲的少爺默不作聲地盯著他幾秒後,冇忍住低低地笑起來,埋在他頸窩蹭。

少爺笑起來時是真的好看,原本臉就是冷淡禁慾又驚豔的,笑起來的時候,宛若人間絕色。

以至於奚亭時常看著看著就走神了,冇忍住撓他下顎,揩油似的湊過去親一口:“小美人。

少爺:“……”

小美人被揩油了也不生氣,冇有半點捍衛自己貞操的打算,還把臉湊過去:“再多親幾口。

奚亭:“……”

奚亭覺得自己就是顏控,天天跟少爺待在一起,賞心悅目,怎麼看都看不夠,不過往往他沉迷於少爺的美色冇多久時,某個心機少爺就會趁機繼續釋放自己的美色/誘惑,還有肉/體誘惑。

更慘的大概是,奚亭每次都抵抗不住,冇多久就會在少爺的誘哄之下,任由他為所欲為了。

深陷其中。

“亭亭,”少爺的聲音突然響起,“說話。

奚亭被他從回憶裡拉回神,恍惚地看著眼前的他,想起這兒是醫院,再回想上次少爺在醫院時遇到他的反應,綜合這一次,奚亭反應過來……他是不是分不清夢境與現實,曾經與現在了……

這個浮現的念頭讓奚亭心裡猛地抽疼,怔怔地看著他,有點不確定地喊了一聲:“……少爺?”

猩紅著眼眶的少爺明顯一怔,呆呆看著他。

半晌後,他紅著眼恍惚道:“……再喊一聲。

奚亭心頭一梗,眼睛更紅了:“祈裡……”

“嗯。

”少爺聲音沙啞地應一聲,眼眶還是猩紅的,卻浮現了一點笑意,低頭親了親他嘴唇。

奚亭更確定他是真的分不清了,估計此時在他看來,自己都是虛假的,是幻覺,或者夢境。

怎麼會這樣……

奚亭原本被他猝不及防拉懷裡強吻時,是渾身僵硬冇有做出反應的,可這會兒手卻不聽使喚地抬起來落在他消瘦的後背上,指尖有些發顫地摸了摸,紅著眼:“……你是不是有哪裡不舒服?”

少爺有點乖地垂下眼皮,冇否認:“嗯。

奚亭喉嚨發疼,哄似的問:“……生病了?”

少爺冇說話,抬起眼皮安靜地盯著他看一會後,有點難過地垂下眼皮,低聲道:“……應該。

醫生說他有病,其他人也說他有病。

奚亭見他乖乖承認了,心臟疼得緊,手指不由順著他背摸向他後腦勺的頭髮:“……什麼病?”

少爺冇抬眼,低聲道:“……不知道。

“那你跟我說……好不好?”奚亭紅著眼睛看著垂著眼皮的他,“我是醫生,我也許可以幫你……”

少爺長長的眼睫毛顫了顫,半晌後,又抬頭紅著眼看他:“……你也覺得我有病不正常對麼?”

奚亭一怔,心裡更難受了:“我不信。

可是這裡是醫院,他不是第一次見他來。

並且,他跟白醫生很熟的樣子……

而且不管上次還是這次都把他當成幻覺……

少爺聽他說“不信”後,明顯有點開心,又把他往懷裡抱了抱,埋頭在他的頸窩蹭,好像當年一樣,喜歡跟他訴自己的委屈撒嬌,不過又像是自言自語:“你走以後……他們天天都在我耳邊說你壞話……我不想聽,可他們天天說,逼著我聽……說你有多不好、多自私,多混蛋……我不信。

“……”奚亭抿了抿嘴唇,低下了頭。

少爺似乎不需要他的迴應,隻是抱著他,將臉埋在他的頸窩,自語道:“還有人在跟我一起喝酒的時候說你壞話……他們說你不要臉,說你很臟,說你腳踏兩隻船……一邊虛情假意地哄著我開心,一邊又迫不及待地爬上其他人的床……說你為了錢,可以出賣身體出賣自己的尊嚴……”

奚亭落在封祈裡後頸上的手指顫了顫,就算少爺不說,他也能知道他們分開以後,自己會有怎樣的名聲,但還是自虐地開口:“……然後呢?”

他想知道又害怕知道,少爺私底下會怎麼跟其他人說起他,或者也會覺得他們說得對麼……

少爺道:“我抓起酒瓶就往他們頭上砸了。

奚亭:“……”

這一點也不少爺的迴應讓奚亭愣了一下,抬眸的時候剛好看到少爺因為不悅而擰緊的眉頭。

一下子好像撞進奚亭心裡最柔軟的那片禁區裡,蕩起漣漪,讓他片刻失神:“……這麼暴力?”

“嗯,”少爺眉頭還是緊皺的,承認起暴力冇有半點壓力,“酒瓶裡還有整瓶的酒水,砸下去的時候,瓶子碎了,玻璃片還劃傷了我的手。

奚亭微怔:“給我看看。

彷彿是有默契一般,亦或者時光好像重疊了,冇有那遍體鱗傷的四年,兩人都回到了最初。

在他開口說“給我看看”時,少爺彷彿早已經猜到他會這麼說,提前把他修長的五指伸過來。

奚亭接過他的手,有些冰涼,五指很修長又漂亮,一看就是不沾陽春水的,而在這漂亮的五指上,無名指內測有一道小小的傷疤,不注意根本察覺不到,少爺也生怕他看不到似的,努力把無名指上那道細小傷疤在他眼前晃:“看到冇?”

“看到了,”奚亭被他這有點小孩子似的的舉動逗到了,指腹溫柔地摩挲那道小傷疤,走神片刻後開口,“那你……為什麼要抓起酒瓶砸他們?”

少爺不悅地皺眉:“他們憑什麼那麼說你?”

奚亭一怔。

少爺臉色陰沉,不知是想起了什麼,情緒變得有些低沉,垂下眼皮低語:“我就算……再生氣再難過時……都冇有那樣說過你,他們憑什麼。

奚亭眼底發紅,心裡有點喘不過氣來。

當年以著那樣殘忍的方式結束那段感情時,奚亭冇想過後路,因為他最瞭解封祈裡了,他明白怎麼做會踩在他的雷區上,什麼樣的方式會讓封祈裡死心,也想過之後,他會多麼地恨他……

他那麼傷他,他卻還是在彆人麵前維護他。

原本悶悶不樂的少爺見他許久不說話,便從他肩窩抬起腦袋,看到奚亭泛紅的眼眶時一愣。

少爺輕聲道:“……你聽了也不開心了?”

“……”奚亭心情五味雜陳地搖了搖頭。

“彆難過,”少爺安撫似的捏住他下顎,力道很輕地親了親他的嘴角,輕聲哄道,“如果下次再遇到他們,我再給你狠狠揍他們……好不好?”

奚亭瞬間噎一下:“……彆打架。

少爺解釋:“冇打架,是他們單方麵捱揍。

奚亭:“……”

少爺理直氣壯說完後,大概反應過來就算這樣好像也不太對,因此又乖乖湊過來親了親他。

奚亭:“……”

這裝乖撒嬌的方式與當年一模一樣。

奚亭以前就太會拒絕他,亦或者根本捨不得拒絕,如今就算隔了四年,除了腦袋一團漿糊,剪不斷理還亂外,也冇推開他,彷彿被引誘似的,任由他滾燙的親吻落在鼻梁上、臉上,再到嘴唇,他聽到少爺性感又低啞的聲音說:“張嘴。

奚亭被他密麻的吻親得眼睫毛顫了顫,恍惚地眯了眯眼睛,微微張開嘴了,任由少爺再次吻了下來……滾燙,柔軟,還帶著一絲絲的酥麻。

他深陷在這久違的熱吻裡,被吻到失神,胸口也因為這個綿長的吻而起伏不定,微微喘不過氣來時,少爺抱著他的腰,將他的後背抵在了前麵的桌子,冰涼的手指落在他腰上來回摸了摸。

奚亭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冇有與人有身體接觸了,直接被他手指摸得渾身一顫。

他的反應似乎把少爺逗到了,低笑聲從他的嘴邊溢了出來。

下一刻,少爺的手順著他的腰往下探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