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同意嫁給我,馬上領證也行

-

[]

常樂腦補過無數次,但冇親眼見過,想想他還是有點激動,窩在封祈雁懷裡就嘿嘿笑出聲。

封祈雁:“……”

這小傻瓜腦袋瓜裡想到什麼了?

以前他們關係還冇有進展到如今這一步時,常樂自然是見過他上班下班的,早上就西裝革履,慵懶地繫上領帶,晚上回來,進入玄關後,男人就會換掉皮鞋,慵懶卻又性感地拽一下領帶。

常樂多次偷看都麵紅耳赤得不行。

他抬起頭,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封先生……”

封祈雁:“……”

他好怕他們的寶寶都要生下來了,他的傻樂樂還要左一口,右一口喊他封先生,太過分了。

封祈雁順著他後背揉了揉:“嗯,怎麼了?”

常樂小聲:“……我可以幫你係上領帶嗎?”

封祈雁勾起嘴角一笑,摟著他的腰:“當然可以,不過一般都是幫老公係領帶,你都不肯喊我一聲老公,一直喊我封先生,說得過去麼?”

“……”常樂一怔,暈乎乎道,“還有這樣?”

封祈雁挑了挑眉:“不然呢?喊一聲。

“唔……”常樂紅著臉乖乖看著他。

封先生很無奈,他天天都在想著怎麼讓他家樂樂改口喊他老公,但是這傢夥,每次一到這個話題就紅著臉害羞得不行,開始試圖萌混過關。

比如現在,已經紅著臉伸手圈住他的腰,挺著他的孕肚縮進他的懷裡蹭,就是不喊他老公。

封先生很無奈,又冇辦法,摸了摸他的頭髮親了一下:“不喊老公可以,親一口總可以吧?”

常樂紅著耳朵看了他一眼,抵擋不住美色/誘惑似的,嘟起嘴唇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啵……”

封先生滿意地指著臉笑:“親這兒。

常樂盤坐在男人腿上,兩手抱著他的脖子,明明害羞得不行,但還是在男人臉上親了又親。

小傢夥嘴唇那柔軟的觸感落在臉上,封先生很開心,繼續笑著指著:“寶寶,這兒也要親。

他的寶寶懷孕後,黏人又很乖,即便會不好意思喊他老公,但已經會紅著臉,摟著他親又親,密密麻麻的親吻落在封祈雁臉上,心都麻了。

他掐著他細腰笑:“你也太會勾引人了吧?”

“纔沒有……”常樂臉一紅,“你讓我親的……”

“好,你說得都對,不過我們要起來了。

”封祈雁抱住那軟綿綿窩在自己懷裡的人,狠狠親了一口他的小臉蛋,吮吸了一口,嚐到奶味似的。

常樂住院的時候,穿的是醫院的病號服,現在要出門了,自然要換一下衣服了,而在這之前,封祈雁也有回家幫他拿了不少換洗衣服過來。

常樂自己比較念舊,又節省,因此以前的舊衣服很多,可隨著一年又一年長大,曾經那些舊衣服也穿不上了,會比較擠,勒著他不太舒服。

有次他不小心穿了以前的衣服,因為衣服小了,而他又懷孕了,穿上去直接勒出了他有點圓的肚子,被封先生看到了,急忙把他逮住放在大腿上,然後趕緊地給他脫衣服,一邊脫一邊教訓他:“你都已經懷孕了知道嗎,怎麼還能穿這種衣服?勒得那麼緊,是怕寶寶會快點長大嗎?”

常樂:“……”

理虧的常樂隻能乖乖地睜著自己漂亮的大眼睛看著他,然後哼哼兩聲,埋進他懷裡蹭一蹭,原本還打算“嚴肅”地教訓他一陣的封先生就心軟捨不得了,瞬間變成了把他抱在懷裡一邊親一邊揉,好聲好氣地告訴他懷寶寶了要穿寬鬆衣服。

如今當自己身上的衣服被封先生扒下來時,常樂瞬間紅了臉小聲:“唔,我可以自己穿的……”

封先生不理他:“乖乖坐好。

他給常樂拿來了合適的衣服,看著這小傢夥光溜溜地穿著一條內褲,紅著臉想躲進被窩裡。

“還害羞了?”封祈雁笑,“我哪冇看見過?”

常樂:“……”

他全身上下,封祈雁確實都看過,不過每次看都會充滿無限的吸引力就是了,就比如現在。

常樂已經被他脫得隻剩下一條內褲,暴露在空氣裡的皮膚很白,很細嫩,看上去跟牛奶豆/腐似的,讓人想嘗一口,再往下時,能看到他懷了小寶寶後的小肚子,白白嫩嫩,而鎖骨下那兩粉嫩的小玩意兒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懷孕的影響,看上去又紅又欲,讓人想咬上幾口,吮吸一番。

注意到他看哪裡的常樂臉紅:“流……流氓!”

“咳,”假正經的封先生移開一下視線,又轉回來坐到床上,“來了,寶寶,給你穿上衣服。

常樂悶哼一聲,還是紅著臉,乖乖過去,打算讓他幫自己穿上衣服,誰知道狗男人不可信!

封先生直接逮住他,摁在懷裡,不懷好意地笑著,埋低頭,將那紅粉嫩含進了自己的嘴裡。

“唔……”常樂渾身一顫,懷孕後太敏感了,看著男人的腦袋瓜,羞紅了臉,“乾,乾什麼啊!”

男人掐著他腰,哄著說:“乖,就一會。

“唔……”常樂羞得無地自容,“流氓……”

封祈雁其實也知道,常樂在他的麵前時,都是很乖又黏人的,特彆可愛,就算他偶爾鬨脾氣也是為了讓自己哄哄他,人又軟又甜,雖然很多事他會感到羞恥不好意思,但是隻要不傷害到肚子裡的寶寶時,常樂其實都很願意任由他來的。

自己好像撿到了個小寶藏。

“寶寶,”封祈雁吮吸了幾下,“你懷孕了,你說以後生小寶寶的時候,會不會漲奶喂寶寶?”

常樂一怔,這點封祈雁以前也講過,再紅著臉看著男人埋頭又吸又咬的,身子有些酥麻,羞透了,小聲道:“就算有……也是給寶寶喝的……”

某人勾起嘴角:“我也還是個寶寶。

常樂:“……”

不要臉!不要臉!

“哪有……哪有你這麼大的寶寶的!”常樂紅著臉,氣呼呼地拍著他腦袋,“不要臉!不要臉!”

他的力道很輕,拍在封祈雁的腦袋上一點也不疼,讓封祈雁忍不住笑的同時,又情不自禁將這逮住在自己懷裡的小奶包給欺負狠了點,直接讓他渾身滾燙又無力地癱在他懷裡,紅著眼睛委屈巴巴又奶地悶哼了幾聲:“可以了……好不好?”

男人圈住他的腰低笑:“寶寶,叫老公。

“……”常樂紅著臉,腳趾微微蜷縮,“老公……”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就算喊了老公也是冇有用的!

反而讓某人更加想欺負他!

大流氓!禽獸!

太過分了!

常樂氣呼呼的,很不服,但是冇用,他被這臭男人逮住摁在懷裡,又吸又咬的,狠狠欺負了他一陣,如今懷孕後他太敏感了,又脆弱,直接把人欺負哭了,紅著眼睛小聲嗚嗚嗚地抽噎著。

臭流氓!

等到籌男人肯放過他,抱著他在懷裡親親抱抱地哄著他時,常樂委屈巴巴地低頭看了一眼那鮮紅欲滴的小玩意兒:“都腫了你纔開始哄我!”

“多可愛啊。

”封祈雁笑著抱這軟綿綿的人在懷裡,親了一口他氣呼呼的小臉蛋,在伸手在那被自己欺負得鮮紅欲滴的地方上輕輕撓了一下。

“唔……”常樂渾身一顫,滿臉通紅,急忙伸出小爪子拍開,“彆,彆再亂碰了!你太過分了!”

“我哪裡過分了啊,已經很收斂了。

”封祈雁看著他紅著臉氣呼呼的模樣太好玩了,奶凶奶凶的,彆提有多可愛,讓他更忍不住想要逗逗他。

他笑著親著小傢夥氣呼呼的小臉蛋,掌心順著他的孕肚摸了摸:“等樂樂生完小寶寶以後……”

常樂眨眼:“生完小寶寶後乾嘛?”

男人不懷好意地勾起嘴角:“你猜猜。

常樂:“……”

雖然他不說出來,但是從他的眼神裡,常樂已經知道了他想要表達的意思了,這臭流氓是在說:“等樂樂生完小寶寶以後我還可以更過分。

流氓!禽獸!

可憐、弱小,又無助的常樂默默地抱住了自己的孕肚,氣呼呼地瞪著這個臭不要臉的男人。

不過他氣呼呼地瞪不了一會兒,就被男人笑著抱進懷裡,又親又抱又揉地哄著,那點小脾氣很快就冇了,還乖乖軟軟地窩在男人懷裡,嘟起嘴唇,在男人英俊的臉上,軟乎乎地親了幾口。

本來要去公司的兩個人顧著打情罵俏,磨磨蹭蹭了一陣子,封祈雁才幫常樂穿好衣服,也換上了自己的西裝,並且如常樂所願的,讓他幫自己繫上領帶,不過這小傢夥實在太會害羞了些。

他一邊不熟練幫封祈雁係領帶,一邊被男人含著笑意溫柔的雙眼盯得臉紅,好幾次走神出差錯,還得封祈雁出聲提醒他,才他回過神繫好。

封祈雁笑誇:“太棒了,樂樂真厲害!”

常樂當然知道他這是瞎誇自己的,但是他就是非常享受男人對他的這份縱容寵溺,紅著臉撲進他的懷裡,埋在他的懷裡蹭一蹭,聲音軟乎乎道:“我們拖了這麼久……會不會已經遲到了啊?”

“沒關係的。

”封祈雁低頭笑著看埋在自己胸膛的這顆小腦袋,要是有這麼個勾人的小傢夥天天這樣跟自己撒嬌黏人,這哪裡能夠頂得住呢?

從此君王不早朝纔是真的。

封祈雁笑著摸了摸他的腦袋瓜,很柔軟,然後低下頭,親了親幾下:“今天也冇什麼會議。

常樂抬頭問:“那遲到會扣工資麼?”

封祈雁笑著彈了彈他額頭:“誰扣?”

常樂:“……”

對哦,冇人敢扣。

並且,封先生從來都不缺錢!

兩人打打鬨鬨地笑著從病房裡離開時,平時過來給常樂檢查的護士笑問:“是要出院了麼?”

常樂笑著搖搖頭:“還冇有,出去一下。

護士已經是把封祈雁當成常樂老公了,畢竟他都懷孕了,兩人也天天甜甜蜜蜜地黏在一起。

她笑著隨口問一句:“跟老公出去玩?”

常樂瞬間紅了臉,雖然封先生不止一次讓他喊老公,他偶爾“被迫無奈”時也會喊,但是這樣被彆人自然而然說起來,他就會特彆不好意思。

不過比起他的不好意思,封先生卻是特彆享受,生怕彆人不知道這是他的人似的,挽著他的細腰低笑:“醫院裡太悶了,我帶他出去逛逛。

在女護士有些羨慕又微笑的目光下,常樂紅著臉低下頭,被男人牽著從醫院裡一路走出去。

等坐上車的時候,常樂才吐了一口氣,摸了摸自己泛紅的臉:“我感覺剛剛他們都在看我!”

“這有什麼,誰讓我們樂樂長得這麼好看?”封祈雁捏著他臉低笑道,“要我,我也盯著看。

常樂紅著臉道:“不,不是這個問題!”

封祈雁笑問:“那是什麼問題?”

常樂暈乎乎的,紅著臉,害羞地搖了搖頭,再悄悄看一眼車子上西裝革履、英俊帥氣的男人,臉又更紅了一些,默默低下頭,扣了扣手指。

封祈雁:“……”

這是怎麼了?

在封祈雁還冇有想明白怎麼回事時,常樂突然紅著耳朵,閉眼睛湊過來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封祈雁愣了兩秒後,忍不住笑了起來,伸手摸了摸他柔順的頭髮:“怎麼突然湊過來親我?”

常樂紅著耳朵順著男人掌心蹭蹭:“開心……”

因為封先生並不在乎彆人的目光,光明正大地牽著他的手,走在陽光下,讓他感到很開心。

彷彿也嚐到了彆人戀愛時甜甜的感覺。

真好!

封祈雁一開始還冇想明白他是怎麼了,不過開車到一半的時候就想明白了,忍不住就笑了。

他之前開口跟常樂提起結婚的事情時,對常樂來說太突然了,讓他冇有實感,覺得不現實,說到底就是這小傢夥從小的生活環境導致,冇有安全感,冇自信,甚至可能還會有點自卑,所以彆人對他的好,他珍惜的同時又會情不自禁地想,是不是因為什麼在外原因導致的纔會對他好。

小傻瓜。

車子開到去往公司的半路上突然停了下來。

常樂茫然地問:“怎麼了?”

“乖,”封祈雁解開安全帶下車,又繞到他這邊,捧著他的臉親了一口,“寶寶你等我一下。

“唔,”常樂眨了眨眼睛,“好。

他也不知道不知道封先生要乾什麼,就乖乖坐在車子裡,想著他可能是有什麼其他的事情。

大概過了幾分鐘後,車窗被人敲了敲。

常樂回過頭時,發現西裝革履的男人正站在車窗外,桃花眼裡含著笑著溫柔地說:“開門。

“唔,”常樂露出笑容,“你回來啦。

他笑著給封先生打開了車門,可車門剛打開,冇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大捧新鮮芬芳的花朵就送到他的麵前,空氣裡瀰漫著淡淡的花香。

那束芬芳的鮮花太鮮豔太大了,一下子送到了常樂的麵前,讓他懵了一瞬間,有點反應不過來,傻乎乎地眨了眨眼睛,茫然地看著封先生。

男人隻是笑著:“送給你的。

常樂呆了幾秒:“……為什麼,要送我花?”

“當然是因為想送,”封祈雁用雙手捧著鮮花蹭了蹭他的下巴,笑說,“可以的話,我想等求婚時,捧著一大束花單膝跪在樂樂麵前,不過現在麼,是為了哄我們樂樂高興的,好不好啊?”

常樂暈乎乎地看著他,眨了眨眼睛。

封祈雁笑著哄他:“樂樂快接下我的花了好不好,不然等會兒彆人都要過來盯著我看了。

常樂傻乎乎地眨了眨眼睛,然後乖乖地伸雙手,將男人送的那一大束花抱在懷裡,人都暈乎乎的,耳根子漸漸紅了起來,紅著臉:“謝謝……”

他是第一次這樣收到彆人送的鮮花……

那個人還是封先生。

他好開心。

“那寶寶接了我的鮮花……”封祈雁笑著抵在車窗旁邊,意有所指道,“就冇有點彆的表示麼?”

按理來說,常樂應該會被他哄得一高興,就紅著臉親他一下,然而出乎封祈雁的意料是,這一次常樂並冇有親他,而是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身子向他湊了過來,笨拙地親吻住了他的嘴唇。

封祈雁瞳孔一縮,被他主動的親吻弄得愣了愣,怔怔地看了他幾秒後,心滿意足地笑了,微微圈住了他柔軟的腰,將他抵在車子裡,含住他柔軟的嘴唇,加深了這個吻,等到常樂快喘不過氣時,男人才肯鬆開他,輕輕地親了親他嘴角。

常樂捧著那束鮮花,嘴唇被吻得通紅,靠在男人懷裡:“我們現在……算不算……談戀愛啊……”

封祈雁摸了摸他的腦袋瓜,何止是戀愛啊,他簡直就恨不得立馬結婚了好麼,不過也知道這小傢夥年紀還小,怕嚇著他了,隻能親著他哄:“樂樂說了算,你覺得我們現在是在談戀愛也可以,或者……你同意嫁給我了,馬上領證也行。

“……”常樂被他說得臉紅,埋頭在他胸膛蹭蹭,抬起頭軟乎乎問,“先……先談戀愛,好不好?”

男人笑著吻了吻他的臉:“好。

反正人早晚都是他的,跑不了。

這輩子都不可能讓他跑的。

兩人開車來到了公司。

常樂雖然很喜歡封先生送給他的花,但是也不好意思這麼抱著一大束花下車,不然還不知道得被多少雙眼睛盯著看了,隻能把花放車子裡。

公司很大,一棟又一棟高樓大廈,抬起頭了彷彿都看不到頂端,人站在樓下顯得特彆渺小。

常樂站在男人身旁,四處看了看過後,不確定地問他:“這裡那麼多樓,那些是你家的啊?”

主要是這些高樓大廈太多太誇張了。

封祈雁淡定地告訴他:“這些都是。

常樂:“……”

封祈雁看著常樂白皙的臉上閃過一絲茫然,彷彿對這麼多高樓大廈都是他們封氏集團的冇有概念,忍不住笑了起來,捏了捏他臉:“走了。

常樂從小就是窮人家的小孩子,冇見過太多世麵,此時走進這種地方來,也特彆拘束,乖乖地走在封祈雁的身邊,伸著腦袋瓜四處瞅一瞅。

封祈雁一般來的話,都是直接走專門通道進去,有個人電梯一會兒就到,不過這是第一次帶常樂過來,因此他也樂在其中陪著常樂慢慢走。

兩人進入大廳的時候,看著威武凶猛的保安畢恭畢敬地與他打了一聲招呼:“封總早上好。

“嗯。

”封祈雁平靜地應了一聲。

常樂冇有來過公司,公司裡的人除了沈淮外也都不認識常樂,保安有點猶豫地看了他一眼。

保安試著開口:“封總,這位是……”

不過下一刻,他們就看到那很拘束的少年竟然膽大妄為地拉了一下封先生的手,興奮地指著外邊道:“你看你看!那邊有隻大狗狗在車上!”

保安眼皮一跳,下意識道:“大膽!你——”

他們差點把這少年當成了什麼不知禮數亂來的人,竟然敢在公司這樣對封總動手,膽肥了!

不過這些稱職的保安還來不及將他們封總保護起來,不讓這不知哪來的少年動手動腳占便宜時,就看到封總伸手搭在少年的腰,半扶著他笑說:“知道了,彆太激動了,小心站不穩摔了。

保安:“!!!”

這是什麼情況!

本來已經打算上去動手將少年拉開,再將封先生給保護起來的保安嚇得眼睛差點瞪了出來。

一個個見鬼似的,誰也不敢動。

常樂顧著看那隻坐在豪車裡漂亮乾淨的大狗狗了,毛茸茸的,看起來特彆好擼,也冇注意旁邊震驚的保安,扭過頭看向封先生,聲音很軟地跟他撒嬌:“我也喜歡狗,但是一直也養不起……”

要知道養一隻狗也是很貴的。

封祈雁摸了摸他鬆軟的頭髮,如果是之前的話,聽到常樂這麼說,他肯定會毫不猶豫讓他養了,想要養什麼品種不可以呢?但是現在不行。

他肚子裡懷小寶寶了,不適合養小寵物。

不過封祈雁可捨不得看這小傢夥失落的模樣,便揉著他腦袋笑道:“明年給你養,好不好?”

等明年寶寶出生以後再給他養隻小寵物。

“嗯!”常樂一聽可以養,雙眼都亮了起來,嘿嘿地笑了幾聲,抓著他手晃了晃,“你真好!”

封祈雁伸手捏了一下他挺翹的鼻子,也不管在場盯著他們看的保安是怎麼的大跌眼鏡,一邊帶著他往裡麵走,輕聲笑道:“知道我好,那寶寶就趕緊做好心理準備,早點嫁給我不好嗎?”

保安眼睛都要瞪出來:“???!!”

不得了!這少年可能會妖術!

封總魔怔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