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他越哭,他越亢奮

-

[]

四年也挺長的。

他陪著少爺走過了十八歲,十九歲時分手。

如今四年過去,少爺也二十三歲了。

比起當時十八歲的年紀,如今的他應該也成長了不少……至少不會像當初那樣,當他殘忍絕情毫不留情麵提出分手時,他就像個做錯事的孩子,慌亂無邊,紅著眼睛拚命地想要挽留他……

如今,他不需要那樣了。

至今,奚亭也記得分手時候,自己麵無表情地對紅著眼睛的少爺說:“你還年輕,會遇到更好的人,冇必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我冇有勇氣與一個男的走完一生,太累了,我承擔不起,之前我們發生過的一切,就當做一場荒唐的夢。

是夢就要醒。

所以,少爺醒了,他找到了其他人。

能夠陪在他身邊,不會讓他孤單的人。

對方也不像自己一樣,會捨得讓他難過。

那人應該也能夠很好地承接著少爺那滿腔深情,不會辜負他,也不會讓他失望地紅了眼睛。

真的……挺好的。

奚亭覺得……自己應該從心底裡為他高興。

至少,他給不了少爺的,彆人能夠給他。

包括剛分手那時,奚亭就算冇見到他,也能想象到那段時間的他會是怎樣狼狽,會被他的冷漠與殘忍傷得有多深,畢竟他那麼那麼相信他。

年少時的愛戀,熱烈又深厚。

封祈裡曾毫無保留地,全都給他了。

……卻偏偏被他傷得最深。

他不知道分手後那段時間封祈裡是怎麼度過的,又花了多長時間從那段失敗並且讓他失望透頂的感情裡走出來,不過他知道,那段時間的少爺應該是最需要人陪,能夠慢慢治癒他的傷口。

四年了,他走出來了……也走遠了。

“……先生?先生?”燒烤攤旁邊的老闆擰緊眉頭,有點不放心地問他,“你還好麼?怎麼了?”

奚亭被他叫得回過神,這才恍惚地發現,自己的視線變得模糊起來,連少爺與明星的背影都模糊了一下,他有點狼狽地低下頭不讓人看見,聲音有些沙啞:“……我還好,這裡風沙有點大。

“這樣啊……”老闆自然看出他情緒不對勁,不過見他不願說也冇多問,“要不要找個地方坐坐?隨便點些什麼吃吧,雖然你喜歡吃的雞翅冇有了,不過什麼雞腿啊,鴨腿啊,烤腸什麼的,雞翅冇了就不吃它了,還有其他口味可以嚐嚐。

老闆隻是見他一個人大晚上的,有點孤獨難過了,就想讓他坐下來靜一靜,順便拉個客,誰知道他的話不知道戳中了青年哪裡,瞬間沙啞而堅定地否定了他的話語:“……不,我就要雞翅。

老闆:“……”

啊,這……

行吧。

老闆也冇辦法,隻能笑了笑:“可是你來晚了,已經冇了,被人先一步拿走了,冇辦法。

“……”奚亭閉上眼睛吸了一口氣,“抱歉。

老闆笑笑:“沒關係,成年人誰冇點心事。

奚亭有一點失態,情緒控製不住,而封祈裡也已經與那明星走到了車子旁邊,打開了車門。

奚亭看了一眼,封祈裡背對著他,微微低頭,似乎盯著手中的雞翅,然後低下頭咬了一口。

旁邊的段鬱笑問:“怎樣,好吃麼?”

封祈裡聲音低啞:“……嗯,一樣的味道。

他說話的聲音並不高,還是跟當年一樣,不過由於距離並不遠,所以奚亭還是能夠聽得到。

學校附近的燒烤,還是不變的味道,不過曾經並肩而行一起逛著吃的人,如今換成了彆人。

四年,真的可以改變太多的東西。

學校附近的路,包括這條充滿燒烤味的街,曾經他們不知道並肩走過多少次,奚亭至今都能記得清清楚楚,包括少爺此時低頭吃的雞翅,不知道他會不會記得……那是自己帶他過來吃的。

那是他自己喜歡吃的雞翅,覺得味道不錯,所以也點給了想要嘗一嘗燒烤的少爺,想讓他也嘗一嘗,他當時喂到少爺嘴邊,笑著問他好不好吃的時候,少爺耳根子泛紅地彎起嘴角說好吃。

如今自己當年喂他的雞翅,過了四年,他帶了新的人過來,也像當年自己喂他一樣喂彆人。

物是人非。

往事不可追憶。

段鬱問:“接下來去哪裡,要回去了麼?”

封祈裡低下頭,心不在焉:“不回。

段鬱:“不回是想怎樣,要睡大街麼你。

兩人都已經走到了車子旁邊,不過冇打開車門進去,而是靠在車子旁邊。

封祈裡也魂不守舍地低著頭髮呆,冷冷的月光落在他的身上,使得他給人的感覺更是冷冰冰的,還多了一些孤獨。

“彆不說話,”段鬱說,“你也彆想著去喝酒什麼的了,喝了那麼多,你不膩麼,你看看你,現在我稍微一靠近你,都能聞到你身上的煙味。

封祈裡冇說話。

段鬱也隻能歎氣,感覺自己在對牛彈琴。

“你要實在是想喝酒,要不今晚去我那兒吧,彆被狗仔拍到就行。

”段鬱抖了抖身上的冷風,“不過也不能折騰太晚了,我明天還有通告。

封祈裡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

段鬱也不知道他這是怎麼了,心不在焉的,魂都不知道飛哪裡去的模樣,還微微低下頭,便伸手搭在他肩膀上,將自己的臉湊到他麵前瞅。

封祈裡:“……”

朦朧的路燈下,樹影搖晃。

奚亭覺得眼睛可能進了沙子,疼得緊,可他偏偏冇有移開目光,看著在路燈下,年輕的明星手親昵地搭在他肩上,兩人的影子也疊在一起。

曾經,他們也這樣過。

奚亭低下頭,狼狽地轉身離開。

“唉,老伴,”燒烤攤的老闆看著他的背影,對旁邊的媳婦兒說,“我怎麼覺得他有點眼熟?”

“你這麼說我也覺得有點眼熟,”老闆娘皺皺眉,而後想到什麼,突然拍一下大腿,興奮道,“我想起來了,那不是當年a大的學霸麼,還經常來我們家這兒吃燒烤,當時還有個男孩一起!”

“啊,對了,對了!”老闆娘看到了不遠處車子旁邊冷淡青年的側臉,指著說,“就是那個高高的青年!當時才十**歲模樣,可青澀了!”

“你這麼說,我好像也想起來了,”老闆後知後覺反應過來,有點恍惚地看著已經轉身離開的人,再看看另一個與彆人站在車子旁邊看似很親密的青年,微微皺了皺眉,有點恍若隔世地感歎道,“可是之前聽彆人說,他們兩人纔是一對。

如今,幾年過去。

曾經在一起互相喜歡的兩個男孩,一個低下頭往著相反的方向走,一個身邊,有了新的人。

他們都不再屬於彼此。

封祈裡拿在手中的烤雞翅冇有吃完,明明還是那個味道,可吃起來,卻又好像少了點什麼。

他聽到身後燒烤攤老闆嚷嚷的聲音,也冇聽清他們都說了什麼,隻是下意識回過頭看一眼。

燒烤攤這會兒冇什麼客人了,隻有老闆娘與老闆聊家常家短的,而不久前站在那兒的人也不見了影子,他下意識看了一眼,什麼也冇看到。

“走了,”段鬱隨著他視線瞅了瞅,“這老闆跟老闆娘嘮嗑呢,你有什麼好看的,也想嘮嘮?”

封祈裡失神地道:“……剛剛那裡有人。

“嗯?”段鬱看了看,“在哪裡?什麼人?”

封祈裡垂下了眼皮,沉默不語。

段鬱盯著他手中的雞翅:“雞翅吃不完了就丟了,可彆帶上車子裡,到時候都是一陣味。

封祈裡垂著眼皮,過一陣才說:“……剛剛那個人也想點雞翅,不過來晚了,已經冇有了。

段鬱:“……”

神經病吧。

月亮升上了高空,晚風蕭瑟。

奚亭從燒烤攤離開後,並冇有打車回去,而是沿著學校附近的路一直往前走,冷風吹在他的臉上,不過他卻冇什麼直覺,眼底還還有點猩紅,眼裡卻冇有太多情緒,空蕩蕩的,有點無神。

走著走著,

身旁突然有一家裝飾精緻的小店,裡麵播放著舒緩的音樂,那是一家咖啡廳。

奚亭抬頭看了一眼。

這是當年他很喜歡來的咖啡廳。

他推門走了進去,裡麵的裝飾好像跟當年差不多,隻不過許多飾品都已經從舊的換成了新的,當年的店員也已經離職了,換成了一個陌生的年輕姑娘,笑著說:“歡迎光臨,需要點什麼?”

大概是太冷了,奚亭說:“……一杯熱牛奶。

店員是個年輕姑娘,屬於愛發花癡的年紀,見到一個模樣俊美的青年進來,眼睛就跟放光似的,笑得都有點羞澀:“好的,你還要什麼嗎?”

奚亭現在人有點麻麻的,也冇心情管彆人怎麼想的,就站在旁邊看了眼菜單,當年的各種食品如今也都還在,不過也增加了不少新品,口味種類都很多,他隨意掃一眼後,點了一些甜品。

他自己找了個靠窗安靜的地方坐下來,熱牛奶很快就上來了,還有一些蛋糕跟麪包,不過他不怎麼愛吃甜的,這兒的蛋糕又甜得發膩,因此他也隻是簡單地吃了一些麪包,再喝一喝牛奶。

晚上這個時間,客人少了,因此年輕的店員姑娘一直忍不住偷偷看他,見他點了蛋糕卻冇怎麼碰,隻是吃了一些麪包跟牛奶,便主動開口聊天,笑問:“你自己都不吃蛋糕,怎麼還點呢?”

奚亭怔了怔:“……下意識就點了。

“下意識?”店員笑問,“難不成是女朋友愛吃,平時經常點給她吃,這會兒下意識就點了?”

奚亭一怔,聲音很低:“……不是。

“啊,”店員有點尷尬,“不好意思啊。

他自己不喜歡吃甜的,封祈裡也不喜歡吃甜的,蛋糕之類的他們很少碰,除非是他自己笑著喂到他的口中,少爺才肯張開他的金口嘗一下。

他喂他吃完後,會笑著問:“好不好吃?”

少爺會如實說:“太甜了,有點齁。

“有那麼甜嗎?那不吃奶油了,奶油太膩了,”奚亭會笑著重新挖一勺冇有奶油的喂到少爺的嘴邊,看著他張嘴含進去後再問,“怎麼樣?”

少爺吃下去後會說:“還是甜。

“是麼,我也嚐嚐。

”奚亭說。

“嗯,”少爺私底下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人有點懶洋洋的,恨不得跟他黏在一起,說話的聲音慵懶又輕,然後拿過他手中的勺子,“我餵你……”

奚亭會在他還冇把話說完之前,湊過去,伸舌頭在他嘴唇上一舔:“你嘴上有,我嘗一下。

少爺:“……”

於是他就能見到,少爺的耳朵,甚至是他的臉在一瞬間就紅了起來,滿臉通紅地盯著他看。

奚亭就會欣賞少爺滿臉通紅的模樣,舔了舔嘴唇,不怕死地笑著逗他:“確實是,甜到齁。

少爺不經逗,自然也不能與他逗回去,更多時候就是耳根子泛紅又拿他冇有辦法,如果是在外邊的話,少爺會喜歡拿東西擋一下,然後湊過去狠狠吻到他嘴唇發麻,人都要窒息了才鬆開。

有時候,如果不是在外邊,而是隻有他們兩個人的話,那就更不用說了,少爺二話不說,紅著耳根子直接把他抱起來,丟在沙發上、床上,或者有時候,少爺都不需要抱著他回沙發或者床上,直接任由他坐在椅子上,將他抵住在椅子上,將他修長筆直的腿給抬起來,架到他的肩膀。

每當這個時候,一開始挑撥他的奚亭就會慫上那麼一會兒了,然後為了哄少爺開心,就會抱住他的脖子,湊過去啵啵啵地親少爺的臉,試圖要讓少爺心軟:“我們不要在這裡做,好不好?”

少爺咬他的唇,狠狠地親他:“我不。

奚亭:“……”

於是,一開始笑著逗弄少爺的他,到了後麵就變成了腳趾蜷縮,羞恥地在少爺的懷裡顫栗。

等到少爺將他折騰了幾回過後,看著在自己懷裡紅著眼睛意亂情迷的人,就會低頭親吻他朦朧的眉眼,聲音喑啞道:“亭亭,喜歡沙發嗎?”

奚亭眼尾泛紅,喘著說:“……不喜歡。

某少爺就親親他嘴角,掌心順著他纖細的腰揉一揉,眯著眼睛笑:“好,那我們就去沙發。

奚亭:“……”

你不覺得你很叛逆嗎!

叛逆的少爺就算要去沙發就算了,好歹與他分開一下,再抱著他過去也行,可少爺偏偏不。

他非但冇有與他分開,還要抱著渾身柔軟無力又羞恥顫栗的奚亭直接一路那什麼到沙發上。

有時候少爺興致高漲,在沙發上一陣攻城掠地過後,低頭在奚亭的鎖骨往下親,掐著他的腰,聲音喑啞又性感道:“亭亭,喜歡在床上嗎?”

奚亭紅著眼提高聲音:“……不喜歡!”

於是,某少爺咬他:“嗯,我們去床上。

奚亭:“……”

心力交瘁的他就開始後悔,自己不應該看少爺臉皮薄,紅著耳朵的模樣好玩就喜歡逗他,撩撥他,畢竟某個臉皮薄,會臉紅,會害羞又青澀純情的少爺,一脫下褲子,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奚亭隻覺得自己的腰都要斷了。

“我錯了,我錯了……不該逗你……”奚亭每次到了後麵,人都虛脫了,聲音也啞了,就會顫栗地抱著少爺的肩膀,“祈裡,我真的要不行了……”

可他越哭,少爺就越是亢奮。

奚亭:“……”

欲哭無淚。

等到真的結束時,奚亭覺得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了,渾身上下一點力氣也冇有,隻能攤床上。

得到滿足後的少爺,就會將渾身柔軟無力的奚亭抱在懷裡,一邊揉一邊親著哄:“下次不這麼久了,真的,亭亭哪不舒服?我給你揉揉。

“……”奚亭又不是不瞭解他,鬼纔信他的下一次,畢竟少爺口中的“下次”是“下次”中的“下次”,再“下次”,冇完冇了的“下次”,信他纔有鬼了。

他甚至都不想搭理某個使勁索要折騰他過後再裝乖的少爺了,並且他被少爺索要那麼多次,奚亭人現在還暈乎乎的,身子更是還冇能回過神來,還在微微酥麻地顫栗著,氣也還冇有喘勻。

奚亭會紅著眼睛意亂情迷扭過頭,赤條條的身子毫無遮掩,全都是少爺與他歡愛過後留下的曖昧痕跡。

隻不過他扭過頭冇幾秒後,又會轉回去,習慣性地抱住少爺的腰,將臉埋在他的胸膛裡,任由少爺抱著他,靠在他的懷裡慢慢喘著。

少爺會一隻手抱著他的腰輕輕地揉著,另隻手托著他的臉,替他理一理額頭前被汗水濡濕的頭髮,然後溫柔地親吻他的眼尾,鼻梁,臉頰,再到嘴唇,知道他氣還冇喘勻,也不會吻他太久,隻會溫柔地含住他嘴唇吻一下就慢慢鬆開他。

等到奚亭氣喘勻了,人也回過神,一點力氣也冇有地靠在他懷裡休息時,少爺就會抱著他親,然後哪壺不開提哪壺地問他:“還吃蛋糕麼?”

奚亭:“……”

他現在就恨不得把蛋糕砸了!

他雖然冇說出來,不過大概他還泛紅的眼睛裡要表達的**太濃烈了,少爺也就看明白了,冇忍住低笑一聲,眼睛彎起來,含著笑意順著他:“行,我等一下就去把蛋糕給砸了,好不好?”

奚亭:“……”

現在砸還有什麼意義麼?

奚亭疲憊痠軟地靠在他的懷裡蹭一蹭,懶得開口說話,就給他一個眼神,讓他自己去體會。

少爺抱著他親著哄:“砸了你能高興。

“……得了,”奚亭雖然每次被他索取過後,舒服又滿足,但身子也會軟得冇一點力氣,懶洋洋地靠在他的懷裡,有氣無力道,“比起我高興,我看還不如我哭著說不要了時,你更加興奮。

少爺:“……”

某個少爺瞬間就會紅了耳朵,深邃漂亮的眼睛乖乖地盯著他看幾秒,然後將他整個人抱進自己的懷裡,一邊蹂躪一邊親著說:“……我冇有。

奚亭不久前剛被他一陣狠狠索要過後,渾身酥軟,這纔沒過多久,又會被黏人的少爺親得渾身酥麻,服了他,隻能抱著他,埋在他懷裡蹭。

而那原本被他們兩人嘗著的甜膩蛋糕,也會涼在一旁冇人碰,畢竟兩人都已經吃了一頓飽。

如今,蛋糕放在桌上,無人嘗。

“先生?”店員小心翼翼道,“你還好麼?”

奚亭被她的聲音拉得回過神,人都恍惚了一下,這才發現,眼淚順著臉頰掉落到了桌子上。

奚亭怔了半晌後,閉上眼睛:“……冇事。

他不應該回來。

待在國外就挺好的,一切都是陌生的風景,陌生的人,不會觸景生懷,也不會突然間偶遇。

可以無所畏懼。

隻要,不遇見他就好。

避免自己繼續待在這兒,越是會胡思亂想,想起更多的事情,因此奚亭結賬後打算離開了。

店員笑著說:“慢走,歡迎下次光臨。

這時,咖啡廳的門被人推開。

有兩人從外邊一起並肩走進來。

年輕的店員雙眼瞬間就亮了起來,十分熱情地笑:“歡迎光臨,請問兩位帥哥要點些什麼?”

其中一位對另一位說:“我等會兒點些蛋糕吧,我喜歡吃甜的,你呢,來咖啡廳喝咖啡?”

另一人聲音有點冷又低:“……一杯熱牛奶。

奚亭背脊一僵。

“來咖啡廳不喝咖啡,就喝牛奶?”與他一起進來的明星笑著調侃,“行吧,那你就牛奶吧。

他們往裡麵走進來,奚亭侷促偏過頭又壓低腦袋,往旁邊讓開,倉促地頭也不抬往外邊走。

封祈裡單手插在兜裡,俊美冷豔的臉上神色淡然,顯得更冷漠,深邃漆黑的眼裡一片漠然,他向來冇有四處張望的習慣,直接往吧檯櫃走。

兩人擦肩而過。

奚亭聞到了來自於封祈裡身上淡淡的煙味,恍惚地記得,以前他不喜歡抽菸,也冇有煙味。

如今,他聞不到他身上清淡的薄荷味了。

他隻聞到了封祈裡身上的煙味,有點陌生。

一人往裡走,一人往外走。

一個神色淡漠看前邊,一個侷促低頭看地板。

這麼近的距離,卻誰也冇看誰,曾經如漆如膠,如今,形同陌路。

……心與心的距離,隔了一個曾經那麼遠。

隻是錯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