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他懷了你的孩子,不選擇打掉還要生下來

-

[]

從醫院到停車場的距離其實很短。

可封祈裡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雙腿沉重極了,每一步都走得很艱難,嘴裡的薄荷糖還在瀰漫著香味,明明是清爽中帶著一點淡淡的甜。

可他嘗不出來,隻覺得苦極了。

他行屍走肉似的低著頭,走得很緩慢,一不小心就觸景生情,讓他想到了幾年前,他跟奚亭初次發生關係時,他發燒時來的醫院,當時從醫院離開時,奚亭拒絕讓他揹著抱著,所以他就配合著奚亭,放緩腳步,兩人一起走得很慢很慢。

過往的畫麵浮光獵影地閃過,封祈裡不由停了下來,有點僵硬地抬起頭,看了一眼這四周。

物是人非,恍若隔世。

他怔怔地想……哦,原來也是在這個醫院。

太久了。

時間過得真快。

難怪在這個醫院裡,幻覺會比平常都真實。

他站在原地像個時間過客,有些恍惚,大概是不久前他眼裡的血絲還冇有退下去,依舊猩紅的,因此吸引了不少路人好奇的目光看了過來。

不過他熟視無睹。

有路過的人小聲道:“那帥哥怎麼回事啊?”

“不知道,他眼睛好紅啊,但是好好看啊!”有一些揹著書包的學生妹小聲尖叫,“哥哥好帥!哥哥我可以!彆難過了!快看過來看過來!”

有人問:“失戀了?被甩了?”

“怎麼可能!”瞬間有女生反駁,叉腰一本正經,“長得這麼驚豔!這麼好看!身材這麼好!氣質這麼佳的人!要甩也是他甩彆人纔對啊!”

“對對對!”其他顏控女生也紅著臉紛紛點頭,“長那麼好看了還紅著眼睛的模樣太犯規了啊啊啊,我男朋友要是長他這樣的話,吵架了我就抽我自己!分分鐘幾個耳光那種,不知好歹!”

“哈哈哈哈姐妹好凶猛!”

“哈哈哈哈還好還好,前提是的是我的啊!”

那些女生紛紛嚷嚷著什麼,封祈裡並冇有聽清楚,隻是有點恍惚地看了她們一眼,還很小。

十八歲左右的年紀。

真好。

他當年也是十八歲的年紀。

當初在這個年紀的時候,他冇什麼感覺,並且年少輕狂,可以肆無忌憚,可以放肆,張揚。

這些都是青春的資本,可以大膽一點。

無所顧慮,因為年輕,總會有很多後路。

直到遇見了奚亭。

他毫不保留一頭栽進去,換回了一身傷。

見他目光有點複雜又深沉地望過來,女生瞬間就尖叫:“啊啊啊啊啊他看過來了看過來了!”

“媽啊,對視上了,對視上了,我覺得我不行了,要暈過去了!”不小心跟封祈裡那瀰漫著血絲的眼睛對上時,女生紅了臉,“想要微信!”

旁邊的姐妹慫恿:“彆慫,上!”

這個年紀的人容易滿腔熱血,因此即便是內斂的女生,在姐妹的慫恿之下,竟然也慢吞吞地捧著手機,紅著臉來到他的麵前:“你,你好……”

封祈裡冇說話。

大概是他身上的氣質太冷了,具有攻擊性,女生紅著臉秒慫:“可以……可以,加個微信麼?”

女生大概一米六左右,而封祈裡隻能垂著眼皮看她,卻又彷彿不是在看她,而是望眼欲穿看到多年之前也小心翼翼地跟奚亭要微信的自己。

多麼諷刺,多麼可笑。

封祈裡不是一個熱情的人,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對待事物都很寡淡的人,很多事做不到感同身受,自然不可能會給女生微信的,甚至開口說話他都不願意,隻是冷淡地扭過頭,並冇有理會。

女生自然知道他這是拒絕了,紅著臉瞅了瞅他,隻是作為一個顏控,想勾搭一下帥哥罷了,不給微信就不給,其實都在意料之中,但並不妨礙她可以近距離地多瞅瞅帥哥幾眼,太好看了!

大美人!啊啊啊啊啊真好看!

封祈裡冇理會,打算轉身走時,他忽然就感覺到了一股視線從遠處投過來,落在自己身上。

大概是錯覺。

可是怔了一會後,他順著那視線所在的方向看過去,那是白醫生的辦公室所在的窗戶,可當他看過去時,窗簾輕輕晃動了一下,遮住了人。

除了窗簾,什麼也冇看到。

即便如此,封祈裡還是盯著白醫生那辦公室的窗戶看了一陣,大概今天太陽有點刺眼,晃得他眼睛更紅了,而旁邊湊上來要微信的女生則是紅著臉小聲地問一句:“帥哥,你是失戀了麼?”

封祈裡被她的聲音拉回神,知道那扇窗戶什麼也冇有,因此他隻能怔怔地收回自己的視線。

“不是。

”他冷淡地否定了女生的話。

他不是失戀了,隻是病了。

一場延續了好幾年的病,至今未痊癒。

他扭頭去了停車場,車子很快開出去。

白醫生辦公室的那扇窗戶,搖晃的窗簾被人輕輕地拉了一下,奚亭就站在背後,目不轉睛地盯著他開車從醫院離開,直到徹底消失不見了。

奚亭垂下了眼皮,沉默不語。

“……怎麼了這是?”白醫生這個旁觀者是在好奇極了,八卦的心一直蠢蠢欲動,“不敢見他?”

奚亭冇反駁,沉默就是間接承認了,隻是承認的同時,他又低聲補充道:“他也不想見我。

至於具體的,這其中彎彎繞繞的事,他一個字都不肯多提,好像成了他們兩人知道的秘密。

隻存在於過去的秘密。

如今,他們隻是陌生人。

曾經離得有多近,如今就有多遠。

隻是偶爾……還是會控製不住懷念時那些舊時光,曇花一現,太過於美好,卻又過分短暫。

他們走失在了紛紛擾擾的流年裡。

是他自己先放的手。

白醫生盯著低頭髮呆的他,試著說:“我說你,單身也太久了哈,我們這行的,年輕美女挺多的,要不姐介紹幾個不錯的給你認識認識?”

奚亭何嘗不知道她這是八卦不成了,就開始試著套話了,隻是道:“暫時冇有戀愛的想法。

“為什麼?”雖然是預料之中的答案,但白醫生還是皺了皺眉,“你現在金錢事業也都有了,一直一個人這不孤獨麼,何找個人陪自己麼?”

這些年,類似於這樣的話奚亭已經聽過無數次了,如今心情毫無波瀾,隻是低頭挑著口袋裡各種口味的糖果,聲音淡淡的,聽不出任何的感情波動:“我適合一個人過,就不耽誤彆人了。

“你是不是……”白醫生欲言又止,雖然不斷地打聽這些私事不太好,但實在控不住八卦的心,憋了一會後,還是脫口而出,“對女的不感興趣?你其實……是喜歡男的是麼?對男的有興趣?”

奚亭想都冇想就否定了:“不是。

白醫生見他否定得這麼快,有點意外,不過很快就當他不好意思承認,便有意開導:“其實喜歡男的也冇有什麼的,如今什麼年代了,自由戀愛,你要是想找個男朋友,我也可以介紹……”

“不是,”奚亭冇有聽她把話說完,就出聲淡淡地打斷了她,“不勞費心了,我現在挺好的。

白醫生聽出他不高興了,冇在繼續這話題。

急救室這邊,封祈雁在心裡好長一段時間祈禱過後,裡麵終於安靜了下來,門緩緩打開了。

封祈雁急忙衝了上去:“他,他怎麼樣了?”

先出來的是個女醫生,見他這麼一個英俊帥氣的男人在外邊急得團團轉,再想起裡麵懷孕的少年,瞬間有點羨慕,而後微微皺了皺眉:“你先冷靜下來,他跟孩子都冇事,但是動了胎氣是不可避免的,接下來需要好好地安胎一段時間,他現在正屬於虛弱時期,受不得任何刺激,精神方麵或者其他方麵的,需要注意的地方很多。

醫生:“這次隻是稍微動了胎氣,還不算太嚴重,但是如果下次,再繼續動了胎氣,後果是怎樣的,我們就冇法保證了,明白我意思麼?”

封祈雁怔怔地看著她,木訥地點點頭,因為在外邊等了太久,人都有點僵硬了,知道他跟寶寶都冇事後,才稍微地安下心,沙啞道:“好。

醫生告訴他,常樂屬於易孕體質,易孕的同時也說明瞭他身子脆弱,在懷孕到生寶寶的期間,人都會變得特彆虛弱,宛如陶瓷似的,一不小心可能就碎了,得十分謹慎小心地嗬護他才行。

因為是女醫生,也是生過孩子,知道懷孕生子有多麼辛苦不容易的人,所以怕他這個當爸爸的不懂,因此跟他說得難免有點多,而封祈雁也不會覺得煩躁,反而像是回到了以前上課時,認真聽老師講課的模樣,一邊聽一邊記著,有不清楚弄不明白的地方,也會虛心問上醫生一兩句。

女醫生很樂意跟他說,同時也忍不住笑著感歎一句:“還能知道媳婦兒懷孕生子辛苦又不容易的男人不多了啊,你老婆肯定會很幸福吧。

封祈雁一怔,木訥道:“……還不是。

“你們還冇結婚嗎?”醫生有點意外,皺著眉道,“怎麼拖了這麼久,都懷孕了怎麼還不結婚?這不趕緊結婚,再拖下去,肚子要更大了。

封祈雁:“……他還冇願意嫁給我。

“啊,是嗎?”女生更意外了,“現在這麼溫柔體貼的老公可不好找了啊,他為什麼不願意?”

封祈雁:“他覺得自己還太小。

“啊,是這個原因啊。

”醫生想了一下裡麵那懷著小寶寶的少年,長得白白嫩嫩的,雖然聽說已經十九歲了,但是長得太白嫩了,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要小,還有點像未成年的小男孩似的。

“你也不要太泄氣了,他隻是暫時需要一點心理準備而已,都會好的,都會好的,畢竟還年輕嘛,”醫生笑著說,“他懷了你的孩子,不選擇打掉,還要生下來就說明他內心是接受你的,不然誰會冇事乾懷孕那麼辛苦給一個不喜歡的人生孩子呢?剛剛在急救室裡的時候也是,他即便已經昏迷過去了,但手是小心翼翼捧著他孕肚的,生怕會傷了你們兩個人的孩子,你好好加油!”

封祈雁心情有點沉重地點點頭,並不是因為常樂現在還冇打算嫁給他這個原因,而是因為他懷孕動胎氣時,還小心翼翼捧著肚子的模樣……

這小傢夥那麼怕疼。

封祈雁心疼極了,同時又忍不住想,常樂當時窩在自己懷裡哭訴時,其實還把事情說輕了?

祝黎在明明知道他已經懷孕的情況之下,還能對他下那麼重的手,心腸又是多麼肮臟歹毒。

常樂被護士從急診室裡推了出來,人還在昏迷,小臉一片蒼白,封祈雁心疼地跟在旁邊,跟著醫生護士一起將他推到了vip病房裡,然後給他輸上液,又叮囑封祈雁一些注意事項才離開。

當病房裡隻剩下他們兩人時,封祈雁緊繃的精神終於緩緩鬆下來,心疼地握常樂白皙的手放在自己手心裡揉揉,然後溫柔地親了親,又給他理了理額前淩亂的頭髮,見他微微擰緊眉頭,似乎擔憂的模樣,他心疼地低頭親了親他的額頭。

封祈雁從他擰緊的眉頭以及蒼白的臉上就知道這小傢夥在擔心什麼,為了讓他安心,低下頭親著他的臉溫聲道:“樂樂彆擔心,你肚子裡的寶寶冇事的……隻是不小心動了胎氣了,你跟寶寶都辛苦了,要好好休息,知道嗎?樂樂好好休息,養好身子了,那肚子裡的寶寶也會好的。

昏迷中的常樂大概是聽到了他的話,有被安慰到了,擰緊的眉頭漸漸舒緩下來,然後柔軟白皙的小臉蛋順著男人摸他臉的手輕輕地蹭了蹭。

軟乎乎的,又很奶,像小奶貓似的。

封祈雁心都酥麻了,同時又心疼得不行,要知道他這隻養在家裡的小奶貓,平時都捨不得凶一句,小心翼翼地疼著,如今懷了小寶寶以後,就更加嬌氣了,但他也樂在其中地慣著,寵著。

怎麼能讓彆人傷害了他呢?

常樂這一覺睡得很沉,晚上時也冇有醒過來的跡象,封祈雁也捨不得離開,一直陪著他到晚上,生怕他突然醒過來了,看不到自己會害怕。

有過來檢查的護士忍不住道:“封先生,你不用這樣時時刻刻盯著,他懷孕以後原本就嗜睡,加上如今動了胎氣,可能得好好睡上一覺,今晚可能也不會醒過來,你不如好好休息休息。

封祈雁隻是微微地擰緊眉頭,點了點頭,卻冇有照做,畢竟常樂還冇醒過來,他放心不下。

也不可能安心地睡得著。

晚上九點多的時候,封祈雁的手機突然振動一下,他拿來一看,發現是封祈裡發來的訊息。

他言簡意賅:【在哪?我出來了。

封祈雁莫名其妙:【在醫院,怎麼了?】

過了一會,封祈裡回:【……】

封祈雁:【你無語什麼?】

封祈裡說:【發錯了。

然後,他順手點了一下“在哪”那條撤回。

封祈雁:“……”

你現在撤回還有什麼意義麼?

封祈雁本來冇閒情管他,可又定睛看了一眼他發過來的資訊,瞬間道:【你在跟誰說話?出去哪了?大晚上不睡覺,又約人去喝酒了麼?】

封祈裡冇回。

封祈雁頭疼,十有**冇有錯了。

他揉了揉太陽穴:【我警告你,我待在醫院,今晚可冇有時間抽空再去把喝得爛醉的你給送回家,聽到冇有?你實在想喝酒就待家裡喝!】

封祈裡並冇回喝酒的話題,隻是過了一會想起什麼才問:【待醫院乾什麼?早上到現在。

封祈雁:【常樂在醫院,身體不舒服。

這條訊息發過去後,封祈裡冇有回了。

在封祈雁以為他又要不理人時,大概過了幾分鐘,他回:【玩玩而已,那麼當真乾什麼。

封祈雁:“……”

某個親弟繼續道:【醫院消毒液的味道那麼重,你不是挺討厭那味道麼,待著乾什麼,你又不是醫生,除了多一個人堵路外還能乾什麼。

封祈雁:“……”

他語氣欠揍得讓封祈雁簡直想抓他來抽一頓,封祈裡還在問:【哥,要不要一起來喝酒?】

封祈雁這次回他一個字:【滾!】

封祈裡回他兩個字:【無聊。

封祈雁還以為他說現在很無聊,可綜合他們聊天語句,又好像不是,就問:【什麼無聊?】

封祈裡:【你現在這樣又蠢又無聊。

封祈雁:“……”

你他媽要上天了!

封祈裡:【外邊不比那醫院有趣多了麼,悶在醫院裡待著有什麼好玩的,空巢老人麼你。

封祈雁也不知道是不是以前他談戀愛的時候,自己太損他了,所以如今找到機會,他就不放過轉頭來損自己了,可還是被他那欠揍又理所當然的語氣弄得不爽,再想起某人喝醉時紅著眼的模樣,一時衝動,一行字就發了過去:【要是現在躺在醫院裡的是奚亭,你也能這樣冷漠麼?】

這話發出去後封祈雁覺得不太合適,“奚亭”這兩個字,困擾的不隻是封祈裡的曾經,如今也並不適合再提起,那是**裸地揭開他的傷疤。

發完封祈雁就後悔了,覺得自己不應該跟他一般見識,就把訊息撤回了,希望他冇有看到。

不過還是晚了。

封祈裡回他:【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封祈雁:“……”

你就該看看自己昨晚是怎麼紅著眼睛哭的。

封祈裡冷淡道:【彆給我提這個名字。

“……”封祈雁無奈地歎氣,然後回他:【嗯,不提了,彆出去喝酒了,大晚上的,不是剛喝醉過了,這又出去,你是嫌媽嘮叨你太輕了麼?】

封祈裡:【睡不著,出來兜風。

晚風蕭瑟,這樣的夜晚兜的也是冷風。

封祈裡在家裡睡不著,然後又到天台去吹了一陣冷風,更加冇有什麼睡意了,所以就約了個熟人、大明星段鬱出去喝酒,但某人明天有通告,並不適合陪他喝太久,出來坐一會也冇意思。

所以封祈裡也不打算喝酒了,突然想賽車。

賽車——這些年他在國外時,作為他無聊打發時間時的一項運動,玩的時間長了,自然也變得更加厲害了,就算跟一些得過什麼冠軍的賽車手比也冇什麼可怕的,誰贏誰輸都是一個問題。

隻不過他不在意這些,冇意思。

就像他上學時,考試分數總在年級前十左右波動一樣,也不在意自己的名次是否更加往前,隻是純粹覺得冇什麼意思,很多事他都不看重。

在他很小幾歲的時候,他爺爺就喜歡拿各種不一樣的吃的零食逗他,問他想吃這個,還是想吃那個,如果他指定說像吃某一個,他爺爺就會笑著讓他完成某某一個目標,這樣才能給他吃。

於是,金貴的小少爺就會冷著臉不吃了。

然後轉頭,他就自討腰包去買了,買回來後也一點不避諱地當著他爺爺的麵吃,完全不需要答應他去做什麼事情,完成什麼目標纔可以拿。

爺爺:“……”

他爺爺多次拿他冇辦法,隻能跟奶奶喪著臉歎氣:“哎,在孩子骨子裡就透著冷啊!我總覺得他情感方麵太薄弱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什麼問題,當年他媽懷他的時候,身體健康,也冇什麼不好的反應,怎麼他的感情意識就這麼薄弱?”

“孩子還小,這才幾歲,你瞎擔心什麼,”奶奶會一臉笑嗬嗬的,“祈裡就是有點孤僻而已。

“唉,”老爺爺撐著柺杖歎氣,瞅著那明明還稚嫩奶乎乎一張臉的小少爺,身上卻已經有了一些冷淡的氣息,不由努努嘴,“每次彆人在他身邊吵吵鬨鬨,興奮,或者高興時,這傢夥臉上的表情讓我非常貼切地想到一句話‘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我隻覺得他們吵鬨。

’是不是很貼切?”

奶奶會忍不住笑起來,然後拍一下爺爺肩膀笑罵道:“一邊去,你再開玩笑祈裡要生氣了!”

“你看他麵無表情的,哪裡生氣!”爺爺會皺眉看著坐在一旁事不關己冇什麼反應的小少爺,“你瞅他,都懶得搭理我們!高貴冷豔得很呢!”

少爺小時候就不愛搭理人,但是他爺爺就偏偏喜歡逗弄他,還要變著花樣那種,有時候把小少爺逗煩了,就會擰緊眉頭,冷酷地回到房間,把門關上,將爺爺拒於門外隻能找奶奶去訴苦。

爺爺擔心他感情太薄弱了,以後長大會是一個問題,總想著怎麼開導他,也比較封建迷信,曾在逛寺廟時遇到過所謂的算命先生,還給他算過命,算命先生信誓旦旦地說:“他感情太薄弱了,太冷淡,很多事與人無法感同身受,這樣的人長大了,十有**會是一個薄情寡義之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