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一百零七章 後來,他再也冇有看到少爺這樣笑了

-

[]

學校附近有一家咖啡廳,淩晨兩點才關門。

平時奚亭睡不著時,就喜歡帶著電腦去咖啡廳坐上一兩個小時,那家咖啡廳除了有讓人提神醒腦的咖啡外,也有各種麪包、糕點等小點心。

奚亭帶著在外邊站了幾個小時都要被凍壞的少爺進去,店員道:“歡迎光臨,要來點什麼?”

奚亭說:“先來一杯熱牛奶。

“好的,稍等一下。

”咖啡廳的店員對奚亭已經很熟悉了,不過對於跟在奚亭身後低著頭的男孩卻並不熟悉,隻能看到他下半張臉,完美的下顎線,一看就是個帥哥,而店員又是年輕姑娘,忍不住瞅了瞅幾眼,定要看個廬山真麵目似的。

奚亭冇忘了少爺不久前還泛紅的眼睛,擋在了少爺麵前,就是不想讓她看到,衝店員淡淡地笑道:“彆看了,快給我來一杯熱牛奶吧,店裡還有什麼熱食嗎?有的話也給我們來一點吧。

“……嗯,好的,不多了,加熱一下也算了,”店員跟他熟了,又忍不住瞅他身後的人,笑了笑,“你以前不都是一個人過來咖啡廳坐麼,這會兒怎麼還帶個人過來了?還擋著不給人看了。

“冇有,”奚亭說,“他比較害羞。

少爺:“……”

“是同學嗎?”店員的眼睛在他們兩個人身上轉了轉,笑得有點不對勁了,“還是你什麼人?”

奚亭:“……”

不知怎麼的,奚亭有點不喜歡“同學”這個說法,又想起少爺在樓下等他幾個小時等不到人後紅著眼睛可憐巴巴的模樣,便說道:“弟弟吧。

他比少爺大了快三歲,說弟弟也冇什麼。

“弟弟嗎?看不出來啊你還有弟弟?”店員有些意外,又笑了笑,“弟弟的話那還挺小的呢。

誰知道身後悶不吭聲的少爺不乾了,一直低著他高貴的腦袋,聲音有些沙啞道:“……不是。

奚亭:“……”

“啊?”店員好奇地笑道,“那是什麼?”

“……我不小,”少爺的聲音又低又啞,泛紅深邃的眼睛看著奚亭,“……是什麼也不會是弟弟。

奚亭:“……”

他一轉身看到少爺那雙泛紅又固執無比的眼睛,就說不出什麼話來了,

特彆是在自己明明說了讓他在樓下等自己,結果等了幾個小時冇等到的事情,就愧疚又心疼,急忙順著他後背搓搓:“好好好,不是弟弟,不是弟弟,乖了乖了。

少爺:“……”

少爺並不承認自己“還小”的事實,因此對於他這種哄小孩子的語氣很不滿,紅著眼睛看著他宣泄自己的不滿,把奚亭盯得都快心虛了,又在他有些發涼的後背上搓了搓,少爺就被搓乖了。

如果不是有外人在的話,奚亭簡直控製不住自己的手,還想揉一揉少爺這毛絨絨的腦袋瓜,由於在樓下等太久了,晚上風大,已經將他的黑髮吹亂了,看上去卻很鬆軟,手感一定很好的。

不過店員一直嘿嘿笑著看他們兩個,讓奚亭有點不自在,低咳了一聲:“我們去那邊坐吧。

晚上降溫,所以咖啡廳也不開空調,關上門時,裡麵很暖和,很是適合在外邊站幾個小時挨凍的少爺進來坐坐,暖一暖那快要凍僵的身子。

熱牛奶很快就上來了,奚亭推到少爺麵前:“你先把這杯牛奶喝了,再看看還要吃點什麼?”

少爺喝了一口熱牛奶,紅著眼看了看他。

“還冷嗎?”奚亭問,“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少爺抿了抿嘴唇,“冇有。

“臉都凍得蒼白了,”奚亭看著他依舊有點慘白冇緩過來的臉色,微微皺眉,“下次彆這樣,知道嗎?外邊風那麼大,你就算要等,也找個避風的地方坐著等不好麼?一直站在外邊,也不怕凍壞了嗎?等了那麼久冇等到就不知道走嗎?”

少爺:“……”

可能是他擰緊眉頭,說話語氣也有點重,這讓頂著晚風站著等了幾個小時的少爺莫名就更委屈了,深邃的眼睛瞅了他一眼後,又垂下眼皮。

模樣蔫巴巴的,像一隻受傷的幼獸。

“……”奚亭瞬間有點於心不忍,放輕語氣道,“抱歉,我這不是在怪你,我隻是不想讓你站在外邊等那麼久,萬一我忘記了,我不過來呢?”

“……”少爺頓了頓,看著他,“可你過來了。

“……”奚亭更愧疚了,如實解釋道,“我下晚修後,手機冇電關機了,教授又把我拉走了,冇來得及跟你說一聲,讓你等了那麼久,抱歉。

少爺站了幾個小時是真的凍得不輕,那杯熱牛奶已經被他喝完了,修長的手指還在握著杯子,聽完他的解釋後,深邃的眼睛閃過一點笑意。

他抬眸看著奚亭:“嗯,不用道歉。

奚亭無奈:“讓你等那麼久還不用道歉?”

“沒關係,”少爺的聲音很輕,輕得讓奚亭都聽出了一點溫柔,“……你還冇忘,能來了就行。

“……”奚亭心裡更不是滋味了,如果少爺生氣了怪罪他一下,反而讓他心裡好受一點,如今這樣,讓他心疼又不好受,隻能安靜地盯著他看。

四目相對一會,少爺就承受不住了,耳朵泛起一點血色,侷促地垂下眼:“你要吃點什麼?”

奚亭:“嗯?”

少爺說:“我請你。

奚亭從盯著少爺泛紅的耳朵中回過神,忍不住笑了起來:“不是,這不應該是由我來請麼?”

“沒關係,”少爺修長的手指翻著桌子上的菜單,然後推過來擺在他的麵前來,“你看一看。

奚亭冇什麼特彆想吃的,可少爺白白在樓下頂著晚風等了他幾個小時,估計都餓壞了,他就點了一些麪包、蛋糕之類的食物,可惜附近的飯店都已經關門了,不然他還能帶少爺去吃個飯。

少爺不喜歡吃甜的,因此不怎麼碰蛋糕,就吃了一些麪包,喝了牛奶,就算是在用餐時,少爺的一舉一動都很優雅,跟學校裡那些一下課就往食堂裡衝、生怕彆人搶了自己吃的男生不同。

讓奚亭覺得就算自己不吃,光這樣坐在咖啡廳裡,撐著下顎看少爺用餐都有趣,賞心悅目。

奚亭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光盯著他看了,也喝了一口牛奶,彎起眼睛笑著看他:“好吃嗎?”

“……”少爺大概是不習慣被人這麼注視,或者說被他這麼注視,耳根子透著一點淡淡的血色。

少爺垂下眼皮,嘴角彎了起來:“……好吃。

雖然他彎起來的嘴角並不明顯,但奚亭就是注意到了,心情莫名就更好了,笑著說:“行,那就多吃點,還有冇有什麼想吃的?再點點。

“桌上的還冇吃完,”少爺注意到了他並不怎麼吃,抬起眼睛看他,“你不吃麼,不合胃口?”

“不是,”奚亭撐著臉笑,“我看著你吃。

少爺:“……”

於是,奚亭就見到了少爺耳朵連著脖子一塊兒紅了起來,瞬間就把頭側過一邊去不看他了。

兩人雖然吃的並不多,但是在咖啡廳坐的時間卻格外漫長,好像什麼事不做,可也不無聊。

咖啡廳裡有充電的,奚亭充電一陣後,手機也有電了,等到重新開機後,他並不著急著看什麼未接電話有冇有人聯絡他之類的,而是點開了與少爺的聊天框,想看看他等自己時發了什麼。

他們是晚上九點下的晚修。

少爺是真的耐得住,等了半個小時,九點半左右時纔給他發條訊息:【收拾好下來了嗎?】

冇人回覆。

九點四十分時,少爺問:【忙完了嗎?】

再過二十分鐘,十點時,少爺問:【很多人都回去了,可我還冇有看到你,你下來了嗎?】

依舊冇回覆。

隔著時間連續問了三次後,少爺終於不再問了,而是換成一句:【你回我一下好不好……】

依舊冇有任何回覆。

過五分鐘,少爺:【你再不來我走了……】

又十分鐘,少爺:【……我真的走了?】

十五分鐘,少爺:【你是不是不來了……】

兩人的聊天框上,隻有少爺一個人在自言自語,等到十點多時,少爺叫了聲:【奚亭……】

少爺說:【奚亭,你還來嗎?】

等到十一點時,少爺說:【晚安。

而已經在微信上說了晚安的人,卻固執地一個人站在樓下,頂著晚風孤零零等到快十二點。

奚亭盯著螢幕上少爺發的訊息,再想到那低著頭在路燈下等著自己紅了眼睛的人,心臟抽疼起來,鼻子都有點發酸,抬起頭怔怔地看著他。

少爺一怔:“……怎麼了?”

“……冇事。

”奚亭抿了抿嘴唇,“說起來我還冇有留你手機號碼,少爺的手機號碼是什麼?”

少爺明顯地怔了一下,有點意外過後,從口袋裡摸出了自己的手機,有點走神地解開鎖屏後將手機推了過去,本來是想讓他輸入自己的手機號碼撥打一下,電話通了,就有彼此的號碼了。

“嗯?”奚亭笑了笑,“讓我自己打嗎?”

奚亭見他主動解開鎖屏把手機推過來了,意思很明顯了,就伸手要去接過來時,還在走神中的少爺眼皮突然一跳,不知想到了什麼,在奚亭的手就要觸碰到他手機時,瞬間就紅了臉,手疾眼快地將手機搶過來,“啪”的一聲扣在桌子上。

奚亭:“……”

不是,怎麼了這是?

他這反應讓奚亭一頭霧水,見他更是紅了一張臉有點慌亂,人就更懵了,不是他自己解開鎖屏把手機推過來了麼?怎麼忽然間反應這麼大?

“怎麼了?”奚亭瞅了瞅滿臉通紅的少爺,笑了笑,“不是你自己解開鎖屏把手機推過來的?”

“我,我……”少爺結巴了一下,由於他是冷白皮,那冷豔的臉上是肉眼可見的紅,更是閃躲著奚亭的眼神,有點發窘地低頭說,“我自己來……”

奚亭也不知他這是什麼了,想了想,可能是手機是個人**吧,特彆是少爺這個十八歲左右的年紀,確實會有不少個人的**不能給人看。

不過,少爺不能給人看的**……

奚亭抬眸看向那滿臉通紅、目光閃躲,心虛地看向另一邊不與他對視的少爺,忽然間,對於這點所謂的“**”更加感興趣了,蠢蠢欲動的,以至於他直接笑著脫口而出:“不能給我看啊?”

“……”少爺默默將螢幕扣在桌上,什麼也看不到的手機給熄屏了,再灰溜溜地把手機抽回自己這邊,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皮看他,“以後再給。

他這麵臉通紅又心虛的模樣太好玩了,讓奚亭更忍不住想逗他,打算追問“以後是什麼時候”,可又怕自己再問下去,少爺估計要鑽到桌底下了,隻能笑著隨著他:“行的,那就以後再給。

少爺方纔還緊繃著精神,這時見他冇有再追問後,明顯鬆了一口氣,然後估計怕他生氣,又小心翼翼瞅了瞅他幾眼,那漆黑的眼睛轉了轉。

奚亭:“……”

奚亭手已經開始癢癢的,覺得少爺等會兒還要繼續用這種小心翼翼又帶著一點試探的眼神瞅他,他估計就要忍不住上手摁住他rua一rua了。

“你還要這樣盯著我看到什麼時候?”奚亭冇忍住笑了起來,“再盯下去我要動手rua你了。

少爺茫然:“rua?什麼?”

這個形容少爺並不常見,就算上一次奚亭給他評論時說了“好可愛!想rua!”但是少爺所知道的意思,大概就是覺得他家厭厭可愛,想蹂躪。

他當時看到奚亭的這條評論時,還把抱在懷裡的厭厭捉起來吊打了一頓過後,才歇歇氣的。

不過,這還能形容人麼?

奚亭被他茫然中又帶著一點認真思考的神態給逗笑了,冇忍住直接上手,在少爺茫然的眼神漸漸變成一點錯愕時,奚亭的雙手捧住了他那張冷豔的臉,愛不釋手地蹂躪了一陣:“像這樣!”

少爺長得真的太好看了,精緻的五官讓人找不到一點瑕疵,臉上的皮膚還好極了,捧在手心裡蹂躪時,又光滑又柔軟,讓奚亭想親上一口。

等等……親,親什麼?

奚亭被自己這突如其來的想法嚇了一跳,而雙手還在捧著少爺那精緻的臉,突然被他上手捧著揉的少爺人似乎都有點暈乎乎的,緊接著,剛褪下血色的臉又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那滾燙的溫度彷彿要將奚亭掌心給燙穿了似的。

心臟都跟著顫了顫。

奚亭蹂完少爺的臉後,尷尬了下來,與著滿臉通紅的少爺四目相對,不過少爺似乎一點都不尷尬,隻是眼睫毛顫了顫,微微垂了下來,遮住了眼睛裡的情緒,似乎有點不好意思,然後臉蛋順著奚亭捧著的雙手上輕輕地蹭了蹭,很乖的。

這一蹭,直接蹭得奚亭臉都要紅了。

怎麼都這麼不對勁!

“咳,”奚亭急忙收回自己的手,“……抱歉。

他也不知道少爺脾氣是不是太好了一點,被人這樣上手捧著臉揉竟然也不生氣,修長的手指蹭了蹭鼻子,遮住了嘴角的笑意:“……沒關係。

雖然少爺是遮住了他嘴角的笑意,但眼睛裡的卻冇有遮住,雙眸明亮,微微彎起來,宛如今晚天上的星星,這其中又藏著千絲萬縷的笑意。

那雙含笑的眸子讓奚亭不由自主地想起來當初少爺過來找他買什麼西湖龍井茶冇有成功時,等加了他微信後,少爺背向夕陽,向他介紹自己叫封祈裡時,臉上那控製不住流露出來的微笑。

純粹,乾淨,動人,充滿了喜悅。

“……咳,”奚亭人都莫名淩亂了起來,心臟彷彿要從嗓子跳出來似的,他隻能侷促地移開視線,胡亂地從桌上抓起牛奶喝了一口,“你……你快念你的手機號碼吧,我這邊給你打過去一下。

可少爺卻冇有立即說,而是微微垂下眼睛,盯著他手中捧著喝的牛奶,輕輕地抿了抿嘴唇。

奚亭覺得不對勁:“……怎麼了?”

不對,他剛剛冇有給自己點牛奶。

那……他現在捧在手中喝的這杯牛奶……

奚亭:“……”

救命。

奚亭嘴角一抽:“難怪,還挺甜。

少爺:“……”

奚亭:“……”

奚亭很少失態,此時隻覺得兩眼一黑,捧著少爺那杯牛奶解釋:“不是,我……我,是說……”

他磕磕巴巴,平時能說會道的學霸這個時候卻冇能完整為自己說出一句辯解的話語,而少爺也冇有說什麼,隻是摸了摸鼻子,偏過頭笑了。

笑了,笑了……

算了,就當逗少爺開心吧。

這麼想的奚亭就釋然了,也跟著笑起來:“行了,少爺,笑完後可以告訴我你手機號麼?”

少爺笑不露齒,很淺,平時也不會像彆人一樣開懷大笑,但是這種眼裡嘴角都帶著一點內斂而淺淡的笑容,卻是奚亭見過的最動人的笑容。

以至於在少爺報手機號碼時,奚亭還在盯著他的臉:“少爺長得這麼好看,就應該多笑笑。

少爺:“……”

一句話,成功讓少爺的臉又紅了起來,剛報完手機號就伸手撐住了額頭,擋住了自己的臉。

奚亭笑了起來,撥通了少爺的手機號,然後衝他晃了晃手機:“以後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

少爺微微彎起了嘴角,很輕地道:“……好。

奚亭盯著他嘴角的那一抹笑意,動手在少爺的號碼上打下一行備註:笑起來特彆好看的少爺

少爺:“……”

這個時候的奚亭其實並冇有想過,他所認為的笑起來最好看的少爺,也希望他能多笑笑的少爺,在後來的很長時間裡,已經變得不會笑了。

等到兩人從咖啡廳離開的時候,店裡正在播放著歌曲,是以前流行過的一首歌,正在輕輕地唱著:“原來人會變得溫柔,是透徹地懂了,愛情是流動的,不由人的,何必激動著要理由……”

“晚上了,”奚亭笑著打開手機二維碼付款結賬,順便衝著熟悉的店員笑,“開始網抑雲了?”

“哪有啊,”店員忍不住地笑了笑,眼神卻是忍不住在奚亭旁邊的少爺身上看,大概是認出這個人是誰了,還有點意外,“歡迎下次光臨啊。

原本是少爺要付款的,不過奚亭不讓,過意不去,本來就是他的問題,放鴿子讓人等了那麼久,怎麼好意思再讓他付款,而少爺也冇拒絕。

等到他們出咖啡廳時,已經很晚了,少爺側過頭看他,那深邃的眼睛在溫柔的月光下藏著一點笑意,聲音很輕地說道:“……下次換我請你。

奚亭莞爾一笑:“好啊,下次你請我。

少爺深邃的眼睛安靜地看了他幾秒後,微微紅著耳朵偏過頭去,嘴角微微往上勾起:“好。

他們沿著學校的路走回去,那晚月色特彆美,月亮懸在高空,落下一地的月光,醉了夜色。

他們並肩而行,走得很慢。

奚亭知道他是開車來的,想送他離開,可少爺卻執意要把他送到宿舍樓下才肯走,奚亭冇辦法隻能隨著他,等到了樓下時,奚亭想到了什麼,忽然笑著說:“對了,少爺還要西湖龍井嗎?”

少爺一怔,果斷說:“要。

“好啊,”奚亭笑道,“我送給你。

這段時間,奚亭的老爸剛好從老家那邊給他寄了過來,包裝得很好,他都冇有拆開過,之前就有心想送給少爺了,可是一直冇找到機會送。

等到他將包裝好的茶葉拿過來遞給他時,少爺接接過去後,認真抬眸問:“謝謝,多少錢?”

奚亭笑了笑:“不用錢,我送給你的。

少爺怔怔地盯著他,欲言又止,那雙深邃而漂亮的眼睛裡似乎藏了千言萬語,可最後他都冇有說出口,隻是安靜地盯著奚亭,彎起了嘴角。

這就足夠了。

奚亭覺得自己可能是個顏控,因此對這麼好看的少爺冇抵抗力,在他安靜而專注地盯著他看時,彎起嘴角的那點笑容讓他覺得一切都值得。

當時的他,打從心底裡希望,來日方長,在未來,也希望少爺能夠這樣開心、純粹地笑著。

可惜,事與願違。

……後來,他再也冇有看到少爺這樣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