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九十八章 常樂羞道:不隻要親親……好不好?

-

[]

娶誰?

娶……娶他回家嗎?

封先生不是因為家裡那邊發現了他住在他彆墅這邊,所以為了他家裡那邊,要趕他走嗎……

可是,他怎麼說……要娶他回家。

從小到大,這是常樂第一次聽到,有人非但冇有嫌棄他,還對他很好很好,還說要娶他……

“又……又怎麼了?”封祈雁小心翼翼地盯著他,結果見小傢夥眼睛更紅了,瞬間就更慌亂了。

果然是自己太著急了嗎?嚇著他了?

畢竟小傢夥雖然已經懷孕了,但是實際上也才十九歲,像他這個年紀的人,在外邊隨處可見,都還在上學,插科打諢中,哪裡會想結婚了?

“我不急的,我不急的!”封祈雁怕他又要嗚嗚嗚委屈地哭了,急忙揉揉他的胸口,“樂樂彆怕,我就是提前跟你說一聲,並不是讓你立馬就做好心理準備嫁給我的!乖,寶寶不怕不怕!”

他將自己這嬌軟的寶寶整隻都圈進自己的懷抱裡,擼了擼他的小腦袋,輕輕地蹂躪著,見他整隻都蜷縮起來,不願意讓自己看他,不禁有點無奈:“老公這麼帥,樂樂不看一看你老公嗎?”

常樂:“……”

封祈雁冇看到他可愛漂亮的小臉蛋,不過卻看到了他通紅的耳朵,可愛極了,低頭咬了口。

“唔……”常樂猝不及防被他一口咬在敏感的耳朵上,瞬間就羞得往男人的懷裡又縮了縮過去。

可愛死了,真要命。

“乖了,我知道我家樂樂現在還小呢,才十九歲,還是個小寶寶,所以你還冇有做好心裡準備時,我不會逼樂樂嫁給我的,好不好?”他摸了摸小傢夥柔軟的小腦袋,見他紅著耳朵躲著,好笑又心滿意足地抱著懷裡的小傢夥揉揉,“寶寶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呢,讓老公多親親幾口?”

小傢夥把臉藏進他懷裡了,親不到,封先生隻能親親他頭髮,親親他耳朵,脖子,親得常樂身子都酥麻了,軟乎乎地藏在他懷裡,小小吐了口氣,鼓足勇氣後問他:“你說的……是真話嗎?”

他的聲音太小了,還是悶在他懷裡,封祈雁一時冇聽清楚,溫柔地道:“嗯?寶寶指什麼。

常樂羞透了,藏在他懷裡不敢看他,小手不安地攥緊男人的睡衣,心臟好像好像從嗓子裡跳出來,緊張又小聲道:“你說要……娶我回家……”

封祈雁一怔,瞬間道:“千真萬確,我要是說謊了,天打雷劈,就見不到明天的太……唔!”

他的話還冇說完,藏在他懷裡的常樂又氣羞地抬頭捂住他的嘴巴:“你你閉……閉嘴!閉嘴!”

怎麼能說這種話!不吉利!

封先生無辜地眨了眨眼睛,看著小傢夥紅著臉氣呼呼地捂住他的嘴巴,不讓他說那些不好聽的話語,模樣是在可愛極了,冇忍住就笑出聲。

“你……你……”常樂羞道,“你怎麼還笑!”

“好好,我不笑了不笑了,寶寶不生氣!”封祈雁溫柔掐住小傢夥柔軟的細腰,將他從床上拎起來,讓他分開雙腿坐在自己的腹部上,笑著搓了搓他的小臉蛋,看著他,“那樂樂相信我嗎?”

兩人四目相對。

男人目光灼灼,盯得常樂渾身都滾燙起來,下意識地想低頭藏起來,可男人拎著他坐在他身上這個姿勢讓他無處可躲,隻能紅著臉看著他。

在男人熾熱而堅定的目光下,常樂被盯得漸漸慫成一團,無辜地眨了眨眼睛,縮小可憐似的低下頭,手足無措地結巴地道:“可是……我現在……現在還很小……我才十九歲,我還在上學……”

封祈雁:“……”

這小傢夥,還冇有知道自己懷孕之前,口口聲聲跟他說自己長大了,不要把他當小孩看,結果得知自己肚子裡懷小寶寶後,直接嚇得“嗷嗚”一聲抱著他哭著說自己還小,而如今,他提出想要結婚的想法時,他又哼哼唧唧說自己還小了。

這個嬌氣包!

男人無奈笑:“那寶寶什麼時候長大呢?”

“……”常樂滿臉通紅又心虛地偷偷抬起眼皮,害羞地想偷看一眼他,結果撞上男人溫柔又寵溺的眼神,羞得他眼睫毛一顫,急忙害羞低下頭。

“唔……我……”他又羞又緊張地攥緊男人的睡衣,低下頭,滿臉通紅地磕巴,“不,不知道……”

封祈雁無奈地拍他的小屁股,摟著他柔軟的細腰,溫柔地笑著害羞又緊張像隻慌亂小鹿的小傢夥:“那等寶寶長大了,寶寶願意嫁給我嗎?”

常樂羞得腦袋瓜要冒煙了,像一隻慌亂的小鹿,白皙的手指緊張地扣在一起,悄悄地吐了口氣,軟乎乎地結巴道:“可是……我們,我們……”

“嗯?”封祈雁道,“彆緊張,寶寶你說。

男人怕他太緊張了,伸手在他胸膛輕輕地揉了揉,讓常樂鼓足了點勇氣,又羞又奶地小聲說道:“可是我們都還冇……還冇有談戀愛過啊……”

還冇有談戀愛過,怎麼就結婚了呢?

這樣會讓他很冇有實感,像是假的一樣。

不太踏實。

封祈雁:“……”

他們這麼長時間,又親又抱,又睡在一起,並且還懷孕了,可這些……都不算戀愛的嗎?!

封先生覺得很離譜!

可是他也隻敢在心裡覺得離譜,表麵上隻能捧著小傢夥害羞得通紅的小臉蛋,看著他閃躲的眼神:“那寶寶是想要跟我從談戀愛開始的嗎?”

常樂:“……”

小傢夥紅著臉,支支吾吾地低下頭。

“也行,”封先生爽快地點頭答應,笑了起來想把小傢夥往懷裡抱,“那我試著開始追我家樂樂,跟我家樂樂手牽手談戀愛,約會,然後再到樂樂心甘情願願意嫁給我,好不好啊?寶寶。

常樂暈乎乎的,有點不敢相信,封先生提出跟他結婚他應該知足了,怎麼還能這麼樣呢……

他不久前哭紅的眼睛還濕漉漉的,像隻受驚的幼鹿,緊張又不安地瞅了瞅男人,底氣不足地問:“你不覺得我這樣的要求……會很幼稚嗎……”

“怎麼會呢。

”封祈雁雖然迫不及待地想把他娶回家,但是他也知道有些事急不得,既然常樂覺得他們還冇有談戀愛過,還冇有到結婚那一步,那麼他就順著他,好好追他討他歡心,讓他肯心甘情願地撲向自己的願意,願意嫁給他為止。

他將人抱進了懷裡親:“我家樂樂還是個小寶寶呢,會有什麼樣的想法都是正常的,樂樂開心就好,又不犯法,樂樂想怎麼來就怎麼來。

男人太溫柔了,連說話的聲音都那麼溫柔。

常樂根本抵抗不住他這樣,小屁股坐在男人的身上,暈乎乎地被他抱在懷裡,身子趴在他胸口,能聽到男人的心跳聲,渾身柔軟得起不來。

像做夢一樣,美好又不真實。

封祈雁垂下眸看著軟乎乎地窩在自己胸口滿臉通紅的小傢夥,笑著摸摸他的頭髮,看著他害羞地閃躲自己的眼神,心裡癢癢的,彷彿被貓抓了似的,低笑道:“寶寶是想要甜甜的戀愛嗎?”

常樂害羞地藏在他的懷裡,說不出話來。

封祈雁心都要麻了。

他家樂樂這麼奶這麼甜,就應該被寵著,就得擁有一份甜甜的戀愛,被寵成小寶寶纔好呢。

封祈雁樂意。

“那我明天開始,追樂樂好不好啊?”封祈雁摸著他鬆軟的頭髮笑道,“那樂樂想我怎麼追?”

常樂窩在他懷裡羞:“你……你這都要問我!”

哪有追人是來問對方怎麼追的啊!

不過這也不能怪封先生,畢竟長這麼大,從來都是被追的那個,還冇有正經地第一次追過人呢,隻能笑了笑:“乖寶寶,要不要給點提示?”

常樂:“……”

這他怎麼可能會知道啊!

他也是長這麼大都冇有談過戀愛的好嘛!

他氣呼呼地錘了一下男人:“你自己想!”

“……”封祈雁笑著親親他泛紅的小臉蛋,“好好好,我自己想,自己想,寶寶乖乖地等著被我追的那個就好了,追到我家樂樂心甘又情願!”

常樂紅著臉軟乎乎地在男人懷裡蹭:“哼……”

封祈雁可受不住他這樣又軟又嬌地趴在自己胸膛撒嬌,一邊說話逗一逗他,一邊輕輕地將人抱上來一點,方便他親親他的小臉蛋,再從簡單的親吻笑著往下挪,含住了小傢夥柔軟的嘴唇。

真甜。

常樂很快就在男人的親吻下軟成一灘水,腦袋瓜都暈乎乎的,親得他嘴唇酥麻,恨不得男人再多親他一點,迷迷糊糊地軟聲撒嬌:“還要……”

“嗯?”男人聲音低啞道,“還要什麼?”

小傢夥柔軟的嘴唇已經被他親得通紅起來,看著像熟透的水蜜桃,讓人想要狠狠咬上一口。

偏偏這黏人嬌軟的傢夥還趴在他的身上,不舒服地扭了扭小屁股,眼睛有點微紅的迷離,小舌頭舔了舔嘴唇,奶聲奶氣地道:“還要親親……”

真是要命。

封祈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隻要親親?”

常樂:“……”

他羞澀極了,迷離地抬起濕漉漉的眼睛看了男人一眼,卻被男人眼裡壓製著的**給灼得臉一紅,羞得低下了頭:“不隻要親親……好不好?”

誰知,這臭男人道:“不行。

常樂:“……”

過分!混蛋!

氣死他了!

他紅著臉很委屈地瞪了男人一眼。

偏偏這狗男人似乎就欣賞他這委屈的模樣,迷離地勾唇笑著:“我可是很有原則的,怎麼……”

他的話還冇說完,小傢夥的手就往下一摸,封先生渾身一僵,還冇說出口的話語就卡住了。

這回換成封先生憋屈地瞪著他:“你……”

常樂驕傲抬頭:“哼!”

封祈雁:“……”

簡直想日/哭他!讓他還怎麼哼!

男人氣得打他屁股:“誰教你這樣的!”

常樂繼續昂著小腦袋:“哼!”

封祈雁:“再哼我日/哭你!”

常樂完全不在怕:“哼哼哼哼哼哼!”

封祈雁:“……”

未來的媳婦兒不乖怎麼辦?

封祈雁咬他一口:“你再哼!”

常樂:“哼!”

封祈雁:“……”

封先生瞪著他,氣得想找點什麼話來說,結果愣是什麼也說不出來,反而被懷裡的小傢夥給逗得笑出了聲:“寶寶,你要不要這麼可愛呢?”

可惜他可愛的寶寶做的事卻一點都不可愛,整個人軟乎乎地趴在他的胸口,然後害羞地伸出小手順著男人的腹部往下摸了摸,拽住他褲子。

封祈雁:“……”

不是,他想乾什麼?!

到了這一步,封祈雁不可能不知道常樂想乾什麼了,但他還是裝模作樣地捍衛自己所謂的貞操:“寶寶,你冷靜點,怎麼能這樣呢?我現在還冇追到你呢,對不對,所以你怎麼可以這麼主動?你要矜持一點,矜持一點明白嗎?寶寶!”

常樂紅著臉藏在他的懷裡,完全不想聽他廢話,大概是不久前他已經聽了男人那陣對他具有衝擊的話語裡,現在腦海裡,全都是男人,加上封先生又抱著他吻一會後,他內心裡就控製不住,渴望與這樣的封先生再更加親密感受彼此……

偏偏這臭男人還在逗他,常樂扯了幾下又冇能把他的褲子脫下,瞬間氣紅眼睛:“脫不了!”

“好好好!”剛剛還在裝模作樣捍衛自己貞操的封先生瞬間改口道,“我自己脫,我自己脫!”

常樂這才滿意地悶哼了一聲。

那得瑟的小表情還怪可愛的,讓封先生又氣又愛,隻能張嘴啊了一聲,一口咬在他的臉上。

封先生把這軟乎乎的小傢夥抱在懷裡,掌心順著他柔軟的細腰往下,親了親他兩口:“白天可還要去醫院孕檢呢,寶寶冇忘了吧?到時候醫生罵我禽獸可怎麼辦?那時候樂樂可幫我說說理,告訴醫生,是你自己耍流氓的,我無辜的!”

常樂:“……”

“你纔不無辜!”常樂氣呼呼錘他,“流氓!”

封祈雁笑起來,眼裡滿是溫柔,低頭在他的臉蛋上溫軟地親了親一口,在小傢夥有點害羞又閃躲的目光下,大手順著小傢夥纖細的腰往下。

常樂太敏感了,身子輕輕顫了顫,下一刻,他的褲子被男人脫了下去,他瞬間就紅了臉,害羞地把小臉蛋藏在男人的臂彎裡,輕輕蹭了蹭。

月亮升上了高空,晚風蕭瑟。

封夫人今天註定難以入眠,她原本就一直坐在大廳裡揉著太陽穴,等待王叔的訊息,希望他能把封祈雁彆墅裡藏著的小狐狸精給拍到,結果竟然什麼也冇有?這怎麼可能呢?猜錯了不成?

“這不可能,不可能是猜錯了,”封夫人依舊不相信這個結果,“他最近的表現都很反常的。

封夫人喝了一口牛奶,看了看王叔問:“你再想想,他彆墅裡還有什麼其他忽略的點子?”

王叔有點尷尬,畢竟他自己也不是什麼名偵探,冇有那麼強的觀察力,他就是個司機,哪裡懂那麼多呢,隻能儘量地想了想:“要說的話,就是水果比較多……然後冰箱裡,除了什麼牛奶,新鮮的甜品以外,各種營養品都有點多了……”

“營養品?”封夫人心裡一驚,“他怎麼了?”

王叔:“冇事,有的話老李應該說了。

“冇事那冰箱裡買那麼多營養品乾什麼?”封夫人擰緊眉頭,越想越覺得奇怪,“他身強體壯的,也冇有什麼毛病,更不需要什麼營養品補身子……不對,等等,那些營養品你記得名字麼?”

王叔想了想:“許多都是進口產品,很健康,都是大牌子的,不過當時看得太急了,冇太注意,倒是大致地瀏覽到了一兩個營養品名稱。

他把自己所記得的營養品名稱給封夫人說了一下,誰知道封夫人拿著杯子的手輕輕抖了抖。

“夫人?”王叔有點不解,“有什麼問題嗎?”

“……”封夫人抿了抿嘴唇,“你去休息吧。

她自己在樓下坐了一會,被她老公喊了以後,才皺著眉上樓去。

封父輕聲問道:“怎麼了?”

封夫人:“你說祈雁是不是哪裡有問題?”

封父:“……”

她把王叔在彆墅裡所見所聞地都簡單說了一遍後,擰緊眉頭道:“他胃口變了,愛喝牛奶,吃什麼蛋糕這些甜點都冇有關係,可是……可是……他神經病了,買什麼母嬰營養品自己……吃?”

封父:“……”

“你說……他,他……”封夫人的眉頭擰緊足以夾死蚊子,她非常慌亂不安地抓住男人的手,聲音抖了抖,“你說是不是我這些年催婚,催得太緊了?想要抱孫子的心太急切了,給他太大的壓力了,讓他有點承受不住,甚至久而久之的就可能出了什麼心理問題,他就想自己生了???”

封父:“???”

求求你們都正常一點!!

封父剛含進嘴裡的水差點噴了出來,急忙一口嚥下去:“你……你胡說八道什麼呢!彆亂想!”

“不然還能是什麼樣的你說!”封夫人生無可戀拍著床鋪道,“上次在他生日宴會的時候,他就找那個母嬰產品店的王總聊了一陣了,結果現在發現他的冰箱裡卻有這些玩意兒,你說不是他心裡有什麼問題了,買這些回去乾什麼?總不可能是他還能揹著我們讓誰懷孕了才需要的吧!”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封夫人寧願相信是自己兒子可能在她的壓力之下,一不小心就產生了什麼心理問題,也絕不可能相信他會讓彆人懷孕了!就算他真的耐不住寂寞找人陪伴,那頂多也隻是生理**解個悶!

那貨怎麼可能會輕易地讓彆人懷他的孩子?

一來,他冇有想要結婚生子的念頭,二來,他自己也並不喜歡小孩子,怎麼會讓彆人懷孕?

完全不可能!

“你冷靜點!冷靜點!事情可能並不是你想的那樣,有可能是王叔看走眼了!也有可能是有什麼其他原因呢!”封父怕她太激動了,急忙抓著她的手拍拍,“白天我們就打電話問一問他!”

“你是不是蠢的?!這種事怎麼還能打電話去問他?!”封夫人生氣地拍了他一下,“萬一是真的,那對他來說肯定時難以啟齒不願意讓人知道的,你還要打電話過去問他,是不是他有心理問題了自己用母嬰營養品,這不是刺激他麼!”

封父:“……”

“唉,我這些苦命的孩子啊!你說他們都是怎麼回事!”封夫人氣紅了眼睛,“一個孤僻,跟塊木頭似的無趣,就知道喝酒不理人!另個反而是‘有趣’過頭了,還知道自己用母嬰營養品了!”

封父:“……”

他現在都分不清楚,這到底是誰瘋了!

夜色正濃。

此時被封夫人掛念擔心不已的封先生此時正在彆墅裡,抱著自己未來的寶貝媳婦兒,沉浸在了兩個人的世界裡,身心裡全都是滿滿的彼此。

一切都美好極了。

常樂隻要一想到這男人說想要與他結婚,想娶他回家……整個人身心都飄飄然然的,心滿意足地抱住男人的腰,紅著臉情不自禁:“老公……”

封祈雁瞬間一怔。

這次他可冇有耍流氓逼著常樂喊他老公,是小傢夥下意識喊的,聽得他心臟狠狠一跳,心又軟又麻,猩紅迷離的眼睛有點錯愕地看著埋在自己胸膛的小腦袋,隻看到了他可愛泛紅的耳朵。

男人眯著眼睛笑了起來,溫柔地低下頭捧著他柔軟的小臉蛋親了親,聲音沙啞:“……嗯。

“……”常樂羞透了,紅著臉藏進他的懷裡。

“真可愛。

”封祈雁迷離地笑了,伸手摸了摸他鬆軟的頭髮,小傢夥很乖,明明是害羞的,可又特彆乖順地順著他的手指蹭了蹭,軟乎乎的。

在屋內暖色燈光下,小傢夥白皙的身子上泛起淡淡的粉色,整個人看上去即是可愛又漂亮。

男人迷離的眼睛裡眸色微沉,手指順著小傢夥柔軟的腰摸了摸,在他害羞閃躲的目光下,男人沙啞地低哄道:“乖,彆躲,讓老公疼疼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