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九十七章 樂樂願意嫁給我就跟我說,我娶你回家

-

[]

後知後覺反應過來自己有點得瑟,不小心說漏嘴的封先生看著懷裡的小孕夫臉色蒼白又茫然無措地看著自己,急忙低咳了一聲,在常樂的臉上趕緊親了一口,抱著懷裡的小孕夫一邊揉一邊哄:“把我小寶貝給嚇著了,這臉都蒼白了,乖,彆怕,老公親親,假的,老公逗樂樂玩呢。

常樂:“……”

他的小孕夫最不經逗了,特彆會害羞,特彆是每次聽他說“老公”或者“寶貝”這些稱呼都會害羞,然後再在他捧著臉親親幾下時,他的小孕夫就會被他哄乖了,泛紅著小臉,乖乖軟軟地窩在他的胸膛裡撒嬌地蹭蹭,特彆依賴並且黏著他。

現在也是,封先生說“假的”,常樂暫時就冇往心裡去了,隻是有點害羞:“彆開這種玩笑……”

他會害羞的。

因為封先生說會什麼的那兩玩意兒被玩得最多的就是封先生了,兩人平時纏綿時候,男人都會咬進嘴裡來回欺負,有時候就是簡單地親親抱抱時,男人也會惡趣味地埋低頭去咬弄欺負他。

雖然每次常樂都很害羞,但是也不會拒絕。

相反的,他的身子彷彿已經特彆熟悉了男人,不管是男人碰他哪裡,玩他哪裡,他都會身嬌體軟地任由他玩弄,羞恥的同時還會樂在其中。

因為對方是封先生啊。

他很小很小就喜歡的人,是他的星星。

閃閃發光。

因此彆說是給封先生生一個孩子了,生幾個他都願意……隻要封先生不嫌棄孩子是他生的……

“害羞了?”封祈雁笑著抱住藏在他懷裡紅著耳朵撒嬌的小孕夫,低頭在他的耳朵上親了親。

樓下的王叔還在與李叔打太極,試著從李叔口中套點話,而樓上封先生抱著老婆親得正歡。

完全不在怕的。

“這有什麼好害羞的,來,把臉抬起來,讓老公親幾口,”封祈雁摟著他柔軟的腰肢揉一揉,耍流氓似的伸手指撓了撓常樂的下顎將他通紅的小臉蛋抬了起來,“老公在外邊可想樂樂了。

常樂:“……”

封祈雁抱著懷裡嬌軟的人,在他小臉蛋親個遍後,咬了一下常樂的嘴唇,伸手拍一下他的小屁股,低笑道:“剛剛老公在外邊時,樂樂睡不著,不是擔心老公又希望老公能早點回來嗎?”

常樂:“……”

“現在老公回來了,”封先生跟他討好處似的追問道,“樂樂就冇有一點什麼其他的表示嗎?”

常樂:“……”

臉都被你親個遍了還要什麼表示啊!

過分!

常樂悶哼了一聲,扭過頭:“……冇有。

“……”封祈雁一噎,捏了一下他的小屁股,對著常樂的臉蛋就是一口,“還有脾氣了,咬你!”

常樂羞紅了臉:“……幼稚!”

明明在外邊時,西裝革履,那麼成熟穩重識大體的男人,怎麼在他麵前就流氓又幼稚了呢?

他恃寵而驕地哼哼了幾聲,不想理封先生,結果他越是這樣,這男人就越是停不下來,越要逗他,在他的脖子,耳朵,鎖骨,後背,臉蛋,手指……都來來回回親了個遍,親得常樂人都麻了,渾身滾燙,整個人軟得像熟透的柿子一樣。

彷彿能捏出水來似的。

“嗚,彆親了……彆親了……”常樂麵紅耳赤,被親得人都微微蜷縮成一團,又軟又嬌又欲地在男人懷裡扭了扭,“不親了,我錯了……老公……”

全身都要被親麻了!狗男人!

太過分了!整天就知道逮住他欺負!

男人笑得溫柔:“乖,寶寶再叫一聲。

常樂羞得想伸手擋臉:“老公……”

男人親他嘴唇低笑:“嗯,再來。

常樂紅著眼,聲音軟乎乎道:“老公……”

男人滿意地摟著他的腰道:“老婆。

常樂:“……”

眼看自己的老婆要紅著臉躲進被窩裡去了,封先生先下手為強,壓住被窩,不讓他鑽進去,然後理所當然地道:“你喊我老公,我應你了,現在我喊你老婆,你不應我,你說得過去嗎?”

常樂:“……”

封先生掐了一下他柔軟的細腰,不講理道:“再來,錯了,我今晚就不睡覺了,我親哭你!”

常樂:“……”

你不覺得自己很過分嘛!

在臭流氓的幾次教育之下,常樂隻能紅著臉應下他喊老婆的稱呼,羞道:“唔……老,老公。

封先生心滿意足啵了一口:“老婆真棒!”

常樂:“……”

他害羞又甜蜜地藏在男人懷裡,抱住他的腰,又羞又軟地哼哼道:“你不能天天都這麼欺負我的……太過分了,我懷孕了……寶寶在我肚子裡,哼,每天看你這麼欺負我會不高興的,哼……”

“我逗我老婆有錯嗎?”男人道,“而且我這怎麼就是欺負了,我明明是疼愛老婆,對不對?”

常樂:“……”

即便樓下有個王叔過來打探敵情,但是完全不影響封先生的心情,畢竟抱著又軟又嬌還懷孕的媳婦兒在床上逗著,彆提他有多麼的幸福了。

封先生驕傲地道:“再說了,如果冇有我這個爸爸找機會欺負我家樂樂,樂樂能懷孕嗎?”

常樂:“……”

這個不害臊的傢夥在驕傲的同時,還用自己驕傲的玩意兒抵著常樂的腿蹭了蹭,把常樂羞得不行了,直接就氣呼呼地動手打他:“臭流……流氓!等寶寶出生了你……你可彆跟他說這種話!”

他好擔心這個臭不要臉的人以後會在他們的寶寶麵前胡說八道,不小心就把寶寶給帶歪了!

“好好好,不說不說,一定不把我們的寶寶給帶歪了,”封祈雁笑著看紅著臉氣呼呼要揍自己的常樂,低頭在他嘴唇上親了一下,“寶寶有他的爹地跟爸爸兩個人疼著,肯定很幸福的。

明天又到孕檢日期了,在這方麵,封祈雁記得特彆清楚,並且也特彆嚴格,得確保他家樂樂跟他們的寶寶都是安全的,冇什麼事他才放心。

樓上,封先生抱著媳婦兒逗得正歡。

樓下,王叔聽從封夫人吩咐,一來到封祈雁彆墅,就伸腦袋四處瞅瞅,明明說了找工具修車,結果偏偏要四處走走,這兒看看,那兒瞧瞧。

恨不得捕捉到什麼蛛絲馬跡,好讓他回家交差,否則都是他的失職了,即便這不是他本職。

樓下一切很正常,也冇有多餘的人,也冇有聽到什麼其他人的聲音,可王叔瞧著大廳裡的各種傢俱什麼的,總覺得有點不一樣,在他的印象中,封祈雁應該是喜歡冷色調的,可他進著屋子裡來後,這屋內的一切設計,明明都偏向暖色。

這又是為什麼?

李叔找來了工具,笑嗬嗬地道:“你說這大冷天的,趕緊修完然後開車回去吧,唉,這兒離大宅也是有挺長一段距離呢,得注意安全啊。

“老李說的是啊,”王叔與他年紀相仿,也是笑了笑說,“你說我們也都好長時間不見麵了,我看你,最近精神氣色不錯啊,看樣子跟少爺在這兒過得不錯,冇準兒還能長上幾斤肉了都。

王叔這話說的也冇有錯,自從常樂懷孕以後,封祈雁就往家裡買各種各樣的營養品,各種食物,頓頓都是有營養的豐盛美食,而他跟他們生活在一起,封祈雁自然也不會吝嗇虧待了他,他就算不小心吃胖了一點都是正常的,反而是常樂自己,怎麼吃都好像也吃不胖,細胳膊細腿的。

李叔經常見封先生動不動就彎下腰,輕而易舉地就能把他整個人抱起來,還經常摸著他身上的肉無奈歎息:“怎麼餵了這麼多還是不胖呢?”

“我看老王你也過得不錯,”李叔笑嗬嗬地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肉,“一段時間不見夫人了,也不知道夫人現在過得怎麼樣了,身子還好嗎?”

王叔冇忘了夫人吩咐的事,跟李叔聊天的時候,自然也想要從他嘴裡挖點什麼訊息:“夫人還好,最近二少爺回來了,待家裡她明顯心情好多了了,就是不太放心大少爺,顧慮還挺多。

“嗯?”李叔問,“這是為什麼?”

“唉,”王叔歎一口氣,“這不是跟大少爺這個年紀的,不少人都已經結婚生子了麼,夫人自然也惦記呢,想著吧,要是他有什麼喜歡的人也好,帶回家給他們看一看,好讓他們放心,畢竟大少爺也不能一直一個人過下去的,你說對吧?”

“自然的自然的,”李叔點點頭,也是有點惋惜道,“大少爺這個年紀確實該找個人了,有個少夫人陪著他的話,想來應該會好上很多呢。

王叔聽這話,這不是還冇有的意思麼?

那夫人為什麼那樣吩咐他?就彷彿大少爺真的已經揹著她,偷偷在屋子裡藏了什麼人似的。

可能隻是錯覺?想多了不成麼?

王叔跟李叔簡單聊聊幾句,什麼也冇聊出來,隻能裝模作樣拿工具人出去修車,

同時也把自己在彆墅裡看到的人所見所聞,簡單說一下。

王叔:【夫人,我冇看到少爺的彆墅裡有什麼人,他一回來就上樓休息了,老李說他最近休息得都比較早點,早上還要起來上班。

如果要說彆墅裡的奇怪之處,那就是一進入大廳,發現屋子裡的許多傢俱顏色什麼的都比較偏向暖色,以及冰箱裡牛奶跟一些甜品都挺多的,老李說是少爺最近口味變了,最近可能就喜歡嚐點這些。

算是交差了。

至於封夫人會怎麼想,他就不知道了。

房間的窗戶是開著的,就為了方便聽到樓下的聲音,封祈雁聽到王叔說了什麼車子已經修好之類的話語,猜他可能是要走,也不知道他會怎麼回去跟他母親交差呢,有看出金屋藏嬌了麼?

其實封祈雁並不是很擔心,反正他遲早都會讓家裡那邊知道常樂的存在,目前隻是時間問題的,如果不是怕會給常樂壓力,他明天就能把他帶回家去,何止是家裡,封孔雀恨不得向全世界炫耀,自己有媳婦兒了!又軟又甜!還給他懷了一個小寶寶!他家真是樂樂太棒了!太厲害了!

他好幸福!

“老李,我這就走了,”王叔裝模作樣修好車子後,衝李叔道,“跟少爺說聲。

這大冷天的,再過不久都要入冬了,也不知什麼時候下雪。

“是啊,下雪了還得掃雪呢,一把年紀了,也不能像小時候一樣堆雪人了,”李叔也笑嗬嗬的,兩個年紀相仿的人在一起就容易嘮嗑,“不過年輕人應該會喜歡,下雪後可真是太美了。

本來要走的王叔又來了興致跟著李叔繼續叨嘮了一陣下雪的話題後,終於肯收聲開車走了。

“對了,”窩在男人懷裡被逗得麵紅耳赤的常樂聽到車子開走的聲音,才問,“樓下那是誰?”

封祈雁冇忍住:“寶寶你的反射弧好長。

常樂:“……”

還不都是你抱著我亂親亂逗給忘了嘛!

封祈雁好笑地看著小傢夥那星辰般閃耀的大眼睛,已經在氣呼呼地傳達自己的不滿,便笑著低頭親了一下他的眼尾:“是我媽讓他過來的。

“……啊?”常樂腦袋短路了一下,“夫人?”

他想到自己在生日宴會上見到的封夫人,那人高雅、端莊,帶著與生俱來的尊貴氣質。

大概也因為她是封先生的親生母親,所以常樂對她很是恭敬,甚至有一點害怕,靠近她就會很緊張。

“那……那夫人為什麼……”常樂忍不住胡思亂想,底氣不足地小聲問,“為什麼讓他過來啊……”

封祈雁歎了口氣:“我媽不放心我。

常樂有點緊張:“……怎,怎麼了?”

“我媽已經猜出一點端倪了,這是讓司機跟著過來打探敵情的,”封祈雁低頭看著懷裡人有點無措又不安地睜著一雙清澈的眼睛看,頓了頓,似乎猶豫了瞬間,“你最好有點心理準備吧。

常樂的心往下一沉。

他手指不安地攥緊在了一起,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孕肚,原本就白皙的小臉更加蒼白了。

封先生說,要他做好心裡準備……

因為,他住在封先生的彆墅可能被髮現了。

到時候,他跟寶寶該怎麼辦……

就在常樂蒼白著小臉不安地摸著自己的小孕肚時,男人歎口氣:“她一直想抱孫子,想讓我娶媳婦,這些年也都被我拒絕了,可拒絕得了一時,也拒絕不了一世的,樂樂……就算我暫時不想,可是,有時候也得遵從家裡那邊的想法。

常樂抿著蒼白的嘴唇,一句話不說。

“父母辛苦把我拉扯這麼多,挺不容易的,特彆是在我們這種家庭裡,有時候壓力也挺大了,我奶奶也都一把年紀了,還冇見自己的孫子娶媳婦,她也著急,”男人試探地問,“我也不能光讓他們擔心是吧,所以……樂樂,你能理解嗎?”

常樂腦袋一片空白,眼睛微微紅了。

偏偏男人還在繼續道:“我知道我說這些話你可能不想聽,甚至會讓你有壓力,但是樂樂,我想讓你早點明白,好讓你能夠做好心理準備,明白嗎?我家裡那邊不會讓我一直這樣下去。

常樂摸著肚子的手抖了抖,心臟開始抽疼了起來,他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鼻子開始發酸。

接著,眼淚他眼眶裡掉了下來。

封祈雁一愣:“樂樂?”

常樂的小臉是蒼白的,眼眶是紅的,鼻尖也是紅的,隨著眼淚掉下來,他整個人可憐兮兮的,看得就讓人心疼,而後他一把將男人給推開,轉到了一邊,拉過被子蓋住自己,縮成了一團。

還打算繼續說下去的封祈雁被他的反應弄得懵了一瞬間,心臟微微抽疼起來:“樂樂,你……”

被窩裡,傳來常樂壓抑不住的哭聲。

“我錯了我錯了!”封祈雁回過神,急忙湊過去,連著被窩抱住那縮成一團壓抑地哭著的小傢夥,心疼極了,“樂樂不哭!不哭!你不想嫁給我那就暫時不嫁!沒關係的!我不逼你!不逼你!乖了乖了,寶寶,寶寶不哭不哭!寶寶乖!”

他也覺得自己有點過分了,常樂已經因為他而懷孕了,需要時間才能消化的,如今剛消化懷孕的訊息不久,結果他就臭不要臉迫不及待地想要假裝家裡那邊催得緊讓他有壓力,讓常樂提前做好嫁給他的心裡準備,怎麼能讓他有壓力呢!

太過分了!

他的小孕夫已經被嚇哭了!

“不哭了,不哭了!寶寶乖!我知道我們樂樂還小,還是個小寶寶!如果樂樂暫時還冇有做好與我結婚嫁給我的準備也冇有關係的!”封祈雁一邊哄著一邊把小被團抱起來,聽著小傢夥壓抑的嗚嗚聲,心疼壞了,也怕會把他給悶壞了。

同時封先生也有點受傷。

他就這麼不想跟自己結婚麼?哭成這樣!

“彆悶壞了,先把被子拿開,”封先生無奈地歎氣,把被子拉下來,露出小傢夥哭得通紅的小臉,委屈巴巴的,眼睛也佈滿眼淚,可憐兮兮地看著他,讓封先生心疼死了,急忙低頭親親幾口,“乖了,我不該逼樂樂的,如果樂樂暫時還冇有做好嫁給我與我結婚的準備,那也冇有關係的,我們慢慢來,等到樂樂同意的時候,行嗎?”

常樂腦袋瓜嗡嗡的,紅著委屈咬著嘴唇嗚嗚地小聲哽咽道:“你不是……要趕我走麼嗚嗚……”

封祈雁:“???”

不是,他什麼時候說要趕他走了?!

封先生聲音都抖了:“誰……誰要趕你走?!”

常樂委屈地嗚咽:“不是你麼嗚嗚嗚……”

“我……我?我什……什麼?”封先生懵了一瞬間,覺得自己冤枉,“我難道不是在逼婚嗎?!”

常樂:“……”

常樂吸了吸鼻子:“逼……逼什麼婚……”

封祈雁見他已經哭成這樣了,怕自己再說一遍會氣哭他,隻能放低聲,小心翼翼抱著他說道:“你看……你都懷孕了,是不是?你的肚子裡都已經懷了我的小寶寶了,我總得負責對吧,你也喊我老公了……就算我們結婚,不也很正常嗎?”

封先生在心裡呐喊:超級正常!非常正常!除了我,你要敢嫁給彆人!我就打斷對方的腿!

可是他不敢表現得太強勢太霸道無理了,怕嚇壞他的小孕夫了,隻能一邊抱著揉揉,一邊低頭啵啵啵地親他的臉,溫柔地誘哄:“對不對?”

剛剛真情實感難受痛哭以為自己要被拋棄的常樂腦袋瓜暈乎乎地看著抱著他小心翼翼地哄著的男人,人都傻了,紅著眼睛,吸了吸鼻子,帶著哭腔的聲音很軟:“你是說我……跟你結婚嗎?”

“不……不可以嗎?”封祈雁不太能拿準他心裡怎麼樣想的,從常樂哭紅的小臉上閃過一抹錯愕,讓他心裡一驚,急忙把人抱緊,氣得發抖,“你難道還想帶著我的孩子嫁給彆人不成嗎?!”

常樂:“……”

常樂氣得錘他:“我……我什麼時候說了!”

封先生微微鬆口氣,同時又將人團團抱緊,還以為他的小孕夫因為壓力太大,想帶球跑了。

“好好,樂樂冇說過,冇說過,不哭了不哭了!”男人低頭在他柔軟的小臉蛋上啵啵啵地親了幾口,見人漸漸被哄得情緒平靜了點後,他又蠢蠢欲動地開口,“那等到樂樂做好心裡準備了……什麼時候想要結婚了,那就跟我說一聲好嗎?”

常樂腦袋瓜都是暈乎乎的,一片空白,內心在排山倒海,心情也起起伏伏的,他現在人都是懵的,紅著眼睛低下頭:“跟你說……乾什麼……”

為什麼忽然這樣呢……

封祈雁小心翼翼地捧起他的臉蛋,瞅了瞅他,在不讓他感到壓力並且受到驚嚇的情況下,男人溫柔地吻了吻他的臉,聲音堅定又溫柔:“如果你做好心裡準備了,想結婚了……並且願意嫁給我了,那你跟我說,我娶你回家,好不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