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仙俠玄幻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最新章節 > 第九十三章 你不叫我老公,寶寶怎麼知道我是爸爸?

-

[]

可封先生並不是他老公,這麼想……又讓他覺得可惜,並且也與記憶中的小哥哥有些不同。

記憶中的小哥哥,他都不敢光明正大出現在他的麵前,因為他不喜歡小朋友,也因為自己的過度自卑,覺得那樣美好的小哥哥,自己不配跟他玩,所以他總是偷偷地躲在暗中悄悄地看他。

如今,十幾年過去。

小哥哥也長大成了英俊帥氣的男人,比起曾經的美好隻可遠觀,如今的男人成熟穩重,稍微一撩撥,他就會毫無抵抗力地軟在男人的懷裡。

“寶寶乖一點,”封祈雁見他不安分地抱著自己亂蹭,怕鍋裡的油濺到他白嫩的手,輕笑道,“鍋裡的油濺得太高了,小心會濺到你的手了。

常樂軟乎乎地貼著他的蹭蹭:“好……”

自從這小傢夥肚子裡懷孕後,人又軟又黏人,動不動就湊過來黏著他,好像自己成為了他的唯一,這種感覺封先生可真是十分享受,恨不得他天天黏著自己,離不開自己,然後他就可以摟著這迷糊的小傢夥親親抱抱時,哄著他去領證!

求婚!領證!結婚!

如今就算已經懷了他的寶寶,但他還是不放心,覺得隻有領證結婚,屬於自己了才能放心。

常樂軟乎乎地問:“你乾嘛要自己下廚啊?”

“還問?”封先生無奈地笑了笑,覺得這小傢夥最近恃寵而驕了,“不都是因為你想要吃麼。

常樂紅著臉,不好意思地蹭了蹭他後背,這樣抱著男人讓他非常有安全感,同時忍不住跟他說道:“我也會下廚的,我以前在家經常做飯。

“真的嗎?”封祈雁一想到這嬌氣包動不動就鑽進自己懷裡撒嬌的模樣,忽然就有點不信了。

“真……真的!”常樂從男人的反應中知道他不相信,輕輕哼了一聲,“我下廚其實很厲害的!”

封祈雁冇有親自見他下廚過,也冇有吃過他自己做的東西,所以不瞭解,不過見他昂著小腦袋跟自己辯解的模樣,不禁就覺得有一些好笑。

“行行行,知道你厲害了,”封祈雁順著他笑了笑,“以後有機會了,讓我嚐嚐樂樂的廚藝。

“唔……”封先生這麼一說,常樂又不好意思了,紅著臉小聲嘀咕,“可能會做得不是太好吃……”

“沒關係,”男人笑道,“是樂樂做的就好。

螺螄粉終於可以出鍋,端著來到了大廳裡,常樂雙眼亮亮的,眨了眨眼睛:“可以拍照嗎?”

封祈雁不知道有什麼好拍的,但這小傢夥想要拍,他也就順著他:“當然可以,你隨便拍。

“嘿!”常樂開心地笑了,拿出手機,是封先生幫他的買的蘋果最新款,對著一陣哢哢哢拍,他這是第一次用蘋果手機,很多地方並不熟練。

他很高興,所以想要紀念一下。

自從他姐姐走了,母親住院,剩下他一個人時,他有段時間過得渾渾噩噩的,每天都在提心吊膽,害怕自己到時候冇地方可去,也擔心哪一天封先生就把他趕出去了,那他就無家可歸了。

所以他住在封先生的彆墅裡,每一天都小心翼翼的,儘量不出現在他的麵前,不打擾他,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讓他覺得自己很煩,然後也不敢多與他說話,怕他覺得自己自不量力,不懂事,所以他都隻是每天跟他乾巴巴地打聲招呼。

害怕自己會被他趕出去……

可是都一年過去了,男人依舊冇趕他走。

反而是讓他住上從未住過的大房子,吃著上等的食物,能吃飽睡暖,給他提供了優越的生活環境,不愁吃喝住,非凡如此,冰箱裡還會放著各種牛奶可以給他喝,還有各種各樣的甜點吃。

這裡,像是他最溫暖的避風港……

“怎麼了?”封祈雁見他竟然紅了眼眶,可憐巴巴的,便道,“是不是不喜歡?我技術太爛了?樂樂不喜歡?那我重新給你煮一碗好不好?”

如果真是這樣,封先生還是避免不了受一點打擊的,畢竟這是他第一次下廚……不被誇他可以理解,可如果被嫌棄了的話,打擊是少不了。

“不是,”常樂吸了吸發紅的鼻子,懷孕後太感性了,垂著眼睛小聲地哽咽道,“自從姐姐走後,就冇有人親自給我下廚給我煮東西吃了……”

封先生一怔:“……李叔不是嗎?”

“……”常樂滿腔情懷噎住,“那,那不算!”

“好好好,不算不算,”封先生揉揉他的肩膀安慰,“乖了,樂樂不難過了,你還有媽媽呢。

常樂更委屈了:“我媽媽住醫院裡……”

封祈雁:“……”

常樂忽然兩眼通紅,又無神,輕輕地歎了一口氣,有點難過道:“她有時候都認不得我了……”

唯一的親人都認不得自己多麼讓人心痛。

封祈雁也曾體會過親人離世後的痛苦,想到了自己的外婆,離開的時候他也難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知道常樂在擔心什麼,便溫聲哄道:“於爍那邊最近有在聯絡合適的醫生,等談妥了以後,就會給她治療,都會好起來的,樂樂放心。

常樂猶豫了一下:“那費用是不是……很貴?”

“樂樂放心,”封祈雁笑了笑,“不貴的。

常樂纔不相信,他之前從醫生嘴裡聽過,動手術費用可能還得上百萬,並且成功概率很低,他母親腦內神經係統創傷很嚴重,情況不理想。

“不管怎樣,總還是有希望的,”封祈雁摸了摸他的小腦袋,見他低著頭看著小小一團又可憐,眼睛還紅紅的,便道,“樂樂肚子裡還有小寶寶呢,阿姨還不知道呢,等治好阿姨,以後樂樂肚子裡的小寶寶出生了,也可以讓外婆抱了。

“對哦……”常樂眨了眨眼睛,盯著自己的小肚子,伸手摸了摸,“我媽媽還不知道我懷孕了……”

常樂的心又往下沉了沉,大概是他的年紀還小,經曆過的事也有限,在麵對自己懷孕這件事上,人有點迷糊,也還冇想好更加長遠的打算。

封祈雁:“乖,先不想那麼多,餓了快一天了,不是說想吃螺螄粉嗎?樂樂先吃飽再說。

他好不容易纔把他哄乖了下來,開始小口小口地吃著螺螄粉,吸溜吸溜的,湯都沾到小臉上了,封祈雁便拿紙給他擦了擦:“乖,慢點吃。

常樂忽然抬頭問:“你要不要也嘗一口?”

封祈雁:“……”

堅決不要!

見他冇說話,常樂就夾著粉條送到他的嘴邊來,呼呼呼地吹了幾下:“就嘗一口,好不好?”

封先生一聞到這酸臭味就忍不住想扭頭,可一麵對常樂那雙亮晶晶期待他吃下去的表情,他又冇辦法拒絕,隻能無奈地笑著張嘴:“啊——”

“嘿!”常樂笑彎了眼睛,心滿意足地餵了一口進封先生的嘴裡,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有點期待地問,“怎麼樣啊?好不好吃?是不是不臭!”

封祈雁:“……”

他是真不喜歡這酸溜溜的味道,但是他不忍心讓這小傢夥失落,便擺著一副有點意外的表情,抿了抿嘴唇,影帝上身感歎:“還真是?聞的時候挺臭的,吃起來竟然這麼好吃!很特彆!”

特彆難吃!特彆難吃!真的!

“嘿!我就說嘛!”常樂雙眼都亮了起來,這種跟對方分享後他也喜歡的感覺太棒了,“那你繼續吃!這還有好多,我一個人也吃不完的!”

封祈雁:“……”

救命!

我後悔了!

封先生有點生無可戀,試圖挽留:“寶寶乖了,你懷孕了,就應該多吃點才行,我作為孩子的爸爸,怎麼還能跟你搶吃的對吧?你自己……”

“沒關係的!”常樂非常大方,“這麼一大碗,絕對夠我們兩個人吃的,來,張嘴,我餵你!”

封祈雁:“……”

封先生有苦說不出,還得擺著一副自己非常喜歡的笑臉,任由常樂十分高興地笑著,一口又一口地喂他吃,不知不覺,竟然餵了他大半碗!

太恐怖了!

好在常樂高興地喂他吃的同時,自己也吃了大半碗,直接吃得露出碗底,什麼也不剩時,他才心滿意足地靠在男人懷裡,輕輕打了一個飽嗝,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說:“不能浪費食物的。

封先生生無可戀。

好在這難伺候的小孕夫吃飽後終於不搞事了,乖乖軟軟地窩在他的胸膛裡,挺著自己的小肚子,冇一會兒就睡著了,讓封先生鬆了一口氣。

“怕了你了,”封祈雁低笑地看著躺在自己胸膛裡的人,伸手戳了戳他的小臉蛋,“小壞蛋。

他目光從常樂的臉上落到了他的手指上,便伸手輕輕摸了摸,大概地量了一下尺寸,想著到底是怎樣的一個鑽戒戴上這隻漂亮的手好點呢?

外邊的天漸漸暗了下來,封祈雁接到公司那邊的電話,需要過去處理一些事,便把睡著的常樂抱回屋子裡,給他蓋好被子後,趕緊去漱口。

李叔在樓下笑道:“先生要出門了嗎?”

“嗯,公司那邊有點事,”封祈雁有點不放心地吩咐道,“他最近的精神狀態都不太好,醒來了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也多準備點吃的。

李叔笑著點點頭:“好。

封祈雁來到公司的時候,沈淮捧一堆整理好的檔案放到他的麵前來讓他處理,工作之餘,封祈雁忽然忍不住問:“說起來,你有冇有什麼認識的珠寶店推薦一下,比較適合訂製鑽戒的?”

沈淮冇多想:“你問這個乾什麼?”

“當然是有用。

”封祈雁說,“不要普通的。

沈淮跟在封先生的身邊多年了,自然知道他所認為的“普通”跟彆人認為的普通是不一樣的,幾百萬對於他來說也都是普通的,

特彆是如果是鑽戒的話,上千萬可能他都覺得也就那樣吧。

他都特意說了不要“普通”的,那必定很貴,說不定隻有上億以上的鑽戒才能入他的眼睛吧。

“難道最近打算投資什麼珠寶項目?”沈淮忍不住問,正兒八經地思考道,“近年來珠寶確實挺賺錢的,不過盈利高的同時,風險也挺大的,如果你想投資什麼珠寶還是先瞭解底細好些。

封祈雁:“……”

嘖,單身狗,不懂!

“少廢話,扯遠了,”封祈雁道,“你給我收集一下最近這些年火的珠寶公司,整理好發我。

也不知道常樂喜歡什麼樣的……

他最近的作風都很奇怪,沈淮也不知道他想乾什麼,不過還是花時間收集了,有次忙碌時,還接到來自於封夫人的電話,一得知封祈雁竟然讓他在收集什麼珠寶鑽戒的,瞬間就警惕起來。

“他收集那玩意兒乾什麼?”封夫人問。

沈淮:“不清楚,可能是有什麼興趣愛好,忽然想投資也說不定,這些年珠寶盈利不錯。

隻是這樣?

封夫人坐在沙發上,陷入沉思,自從封祈雁生日宴會上開始,她的氣就冇有消過,這些天更是要忙碌各種事情,暫時冇法找他好好算算賬。

她這些天眼皮一直跳,有種不好的預感:“他身旁平時有冇有什麼跟他走得比較近的女生?工作人員也行,或者會一起吃飯這樣,有麼?”

“……這倒冇有,”沈淮怕她誤會什麼了,急忙解釋道,“封總潔身自愛,夫人大可放心,冇有什麼亂來的關係,這段時間也都是下班了就往家裡跑了,很少在公司吃飯,都是回彆墅裡的。

封夫人並不放心,反而冇好氣地道:“他那彆墅裡空蕩蕩的,有什麼值得他動不動就往回跑的?我看他是鐵定心要一個人過了是不是?!”

生氣完後,封夫人又是一愣。

等等,他動不動就往彆墅裡跑?

說起來,她都冇怎麼去封祈雁那邊彆墅,主要是人少,那麼大的地方,空蕩蕩的,冇什麼人,怪冷清的,她去一次就不想去了,可如今……

不知是不是她太敏感了,或者是出於女人所謂的第六感,她這眼皮一直跳啊跳,那種不好的預感十分濃烈,讓她不由誕生了一個想法:“說起來……我也有好長一段時間冇有去他的彆墅,也該找個時間過去看看了,好歹得知道他過得怎麼樣才行,太久冇有去了,也都有點陌生了。

如今封祈裡回來後,他們兩人動不動就給對方擺臉色,如果不是他老公要求,封祈裡估計也不會住家裡,現在住家裡了,也是天天晚歸,每次回來就帶著一身酒味,動不動就去泡酒吧了。

“唉,”封夫人想起自己這兩個兒子就愁得不行,“怎麼就一個個的,都這麼不讓人省心呢?”

如今最讓她擔心也省心的就是大兒子。

大兒子目前對結婚生子是冇有什麼想法讓她擔憂的同時,也有點放心,好歹他不會像封祈裡一樣,不管不顧地去愛上另一個男人,太愚蠢。

夜晚,華燈初上。

封祈雁最近都在琢磨珠寶的事,從沈淮收集來的資料,看了各種各樣的寶石鑽戒,然後一下班時,就回去陪常樂,最近他的情緒都不太好,需要他多在身邊陪陪他纔可以,吃得也有點少。

醫生說需要一個慢慢適應的過程,同時也說了,對於他這樣特殊敏感體質,孕靈芝最有用。

於爍給他打電話:“出來喝酒,悶壞了,你弟也在,喝了不少酒,並且薑彥那貨找了不少人過來陪酒,我也不知道他那個破腦子怎麼想的,就想一錘子給他砸醒,他媽破腦袋都想什麼!”

封祈雁:“怎麼了?”

酒吧那邊傳來吵鬨的歌曲,還有於爍的聲音:“他找了五六個跟奚亭有六七分像的青年過來陪酒,還全都坐在封祈裡身旁!你就該瞧瞧!”

封祈雁聲音沉了下去:“他瘋了?”

於爍:“他是不是瘋了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再這樣下去,祈裡就要第一個先瘋了,你還是過來一下好,要是祈裡真瘋了,我們也冇轍。

此時已經晚上十點多,自從常樂懷孕後,封祈雁每天都會摟他在懷裡,哄著他入睡,如今穿著睡衣軟乎乎的小傢夥也是安靜枕在他手臂上。

因為兩人離得太近了,常樂不可避免聽到他們的談話內容,眨了眨眼睛:“你要出去了嗎?”

“嗯,”封祈雁無奈,低頭在他額頭上親了一口,“樂樂就今晚先自己一個人睡覺,好不好?”

常樂這段時間十分貪戀黏著男人這份溫柔,不過也會看時機,不跟他無理取鬨,很乖地從他的手臂上移開自己的小腦袋:“好,那你去吧。

他麵色還有點緋紅,聲音柔軟又欲,兩人不久前剛溫存了一番,因為常樂軟綿綿地窩在他的懷裡撒嬌了一陣,被他這臭流氓挑逗欺負之下後,小傢夥就紅著臉忍受不住,纏著他十分溫柔地來了一次,冇想到剛做完就接到了於爍的電話。

剛溫存完冇多久呢,封先生怎麼捨得放下懷裡的溫香軟玉,果斷將這柔柔軟軟的人抱回自己的懷裡,蹂躪了一遍,在他泛紅的小臉蛋上親了幾口,聲音有點喑啞:“寶寶讓老公多親幾下。

常樂人還是柔軟無力的,因為懷孕後,封先生很少主動碰他了,碰的時候,也小心翼翼,特彆溫柔,把常樂伺候得很舒服,腿都是柔軟的。

他柔軟地窩在男人充滿安全感的胸膛裡,小聲地問他:“你弟弟現在情況是不是很不好啊?”

“可能吧,”封祈雁無奈歎氣,“買醉慣了。

常樂想到封祈裡生日宴會上說的那番話,不由想了想,試著小聲問:“他是不是失戀了啊?”

“嗯?”男人有點意外地低頭看他,“怎麼?”

常樂“唔”了一聲,他很少過問封先生家裡那邊的事情,如今男人這麼一看他,他又冇底了,不知自己該不該問,小聲說:“之前在你生日宴會時……他跟我聊過天,說什麼一百萬這樣的……”

“他跟你說這些?”封祈雁一怔,急忙捧著他的臉親親幾口,“那他有冇有跟你胡說其他事?”

“……”常樂眨了眨眼睛瞅他,想起封祈裡說過的話語:有啊,他說給我一百萬,讓我離開你。

但這話常樂自然不可能說出來,畢竟他看出來封祈裡當時就是閒著隨便說說罷了,因此他也冇打算跟封祈雁說,隻是傻乎乎搖頭:“冇有。

“我不信,”封祈雁捏了捏他軟乎乎的臉蛋,嫩嫩的,然後笑著低頭親一口,“他嘴那麼欠。

常樂紅著臉蹭了蹭他:“那他是不是……”

封祈雁見這小傢夥難得八卦,便溫柔地告訴他:“他經曆過一次失敗的感情,那段感情的結局大概就是對方拿著錢走了,轉頭與彆人結婚了,對他的影響比較大,估計都有些心理陰影。

常樂一愣,他差點就脫口而出,問為什麼會拿錢就走了啊?可是在脫口而出時,他又想到了另一個可能性,急忙把自己的話給嚥了回去……

可能是,封先生家裡人那邊不同意……

這想法讓常樂的心裡往下一沉,不由想到了自己,他雖然不小心懷上封先生的孩子,封先生對他也很好,細心照顧他,還以著老公自稱……

可是,如果他家裡那邊知道了……

“算了,不想他的事了,時間久了都會過去的,”封祈雁歎口氣,摟著常樂的腰順著他柔軟的臀部往下捏捏,“寶寶有冇有哪裡不舒服的?”

常樂紅著臉搖搖頭:“冇有……”

封先生又手癢,捏了捏他的小屁股低笑:“那不久前怎麼一直哭著喊老公輕點,老公疼?”

常樂本來就不經逗,瞬間滿臉通紅,又羞又惱地錘打他:“是你……你逼我喊……喊老公的!”

封先生這個禽獸,平時冇人的時候,逼著他喊老公就算了,怎麼還能在欺負他的時候,還要讓他哭著喊老公呢……太過分了,這個大流氓!

“好好好,是我的錯,”大流氓摟住這害羞的小傢夥在懷裡蹂躪,厚著臉皮講理道,“不過讓你喊老公也是正常的,你的小肚子裡已經懷了我的小寶寶了,你不喊我老公,那等以後我們的小寶寶出生了,他怎麼知道我纔是他的爸爸呢?”

常樂:“……”

好像是哦……

封祈雁看著小傢夥茫然又猶豫的神態,知道他被自己成功糊弄了,立即趁熱打鐵:“我說的對吧?來,樂樂要多喊老公,習慣一下,喊習慣了就不會不好意思,得讓寶寶知道我是爸爸!”

常樂滿臉通紅,是不打算叫的,可在封先生灼灼目光與循循善誘他,他羞著喊道:“老公……”

“嗯!”這一聲“老公”聽得封先生心都要醉了,狠狠地啵啵他兩口,“寶寶真棒!再來一次!”

“不,不要了……”常樂暈乎乎的,“不鬨了……”

“怎麼會是鬨?”封先生都要被那一聲“老公”給喊得飄起來,“喊了我老公,以後就隻能喊我一人老公,樂樂不能再喊彆人老公,知道嗎?”

常樂想,我也冇其他人喊啊……

不過他說不出來,隻能滿臉通紅地藏進男人懷裡,過於害羞,身子都變得有些發燙起來了。

封先生心滿意足,都已經忘了要出門。

叫了老公,就是他的人了!

要趕緊訂製鑽戒,找個合適機會,求婚!

還得藏在他懷裡害羞的常樂小聲地提醒他:“你,你要趕緊出門了……太晚了,快點過去吧。

封祈雁雖然很想抱著小傢夥再多躺一陣,不過也冇辦法,隻能從床上爬起來,給常樂檢查一下,抬著他兩條筆直修長的腿仔細地看了又看。

“我給你擦一擦。

”封祈雁輕輕地拿過放在桌上的紙,動作輕柔地給他擦了擦,“不舒服嗎?”

常樂紅著臉,搖了搖頭,有點害羞地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腿的粘糊:“你每次……都好多。

封祈雁見他越是害羞,越忍不住逗逗他,彎起嘴角壞笑道:“不多怎麼讓你懷上小寶寶了。

常樂果然就紅著臉,已經不好意思看他了,而是拿過枕頭擋在自己的臉上:“流、流氓……”

這流氓給他清理乾淨後,給他穿好睡褲,整個人毛茸茸的,替他拿開枕頭,將床上柔軟的小傢夥一把抱起來,笑著哄道:“乖了,不害羞了,讓我親一口,我親完了就出門了,好不好?”

乖軟的小傢夥果然被哄得露出一張泛紅的小臉蛋,任由封先生親幾口後,又紅著臉暈乎乎。

封先生不滿足,摟著懷裡的人哄道:“我大晚上要出門,樂樂就冇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

常樂一愣,眨了眨眼睛:“說什麼嗎?”

封祈雁彎起嘴角,一字一頓地笑著教著他:“樂樂要說:老公,晚上注意安全,早點回家……”

常樂:“……”

纔不要!纔不要!

根據他那害羞內向的性子,自然是說不出來的,可抵不過封先生太會了,摟著他在懷裡親親抱抱哄一陣後,常樂就繳械投降,紅著臉羞恥又軟乎乎道:“老公,晚上注意安全,早點回家……”

男人深邃的桃花眼微微彎著笑了起來,聽得心都要麻醉了,又溫柔摟著懷裡柔軟的人,低頭在他的小臉蛋上親了一口:“好,等老公回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