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青春校園 > 風輕輕等你喜歡我 > 風輕輕等你喜歡我第1章   第一章 同桌的你

風輕輕等你喜歡我 風輕輕等你喜歡我第1章   第一章 同桌的你

作者:提拉諾 分類:青春校園 更新時間:2022-06-24 17:29:47 來源:hnxinkai

白兮依舊是冷冰冰的模樣,好像對這裡發生的一切並不關心。

站在講台上的安琪也被吸引住了,她看著白兮露出了一副少女懷春的嬌羞模樣:“同、同學……請問你是……”

白兮的高個子這時候真派得上用途,往安琪麵前一站,就直接把她的視線都給擋住了。

陸鳴立刻把書給舉起來了,盧婉婉在眾人都關心著白兮的時候,大聲地把課文給“念”了一遍。

白兮看著安琪,皺了皺眉頭,冇有回答,然後掃視了全班一圈,視線停留到了盧婉婉那個方向。確切來說,是盧婉婉身邊的位置上。

全班同學,隻有盧婉婉冇有同桌。

跟白兮視線交錯的那一刻,盧婉婉又真切感覺到了對方的怒意。

她真是無辜,這件事又不完全是她的錯。

而且他翻牆是要逃學,她翻牆可是為了及時趕到教室上課啊!怎麼看,生氣的都應該是她啊!

結果盧婉婉想反抗的時候,卻撞上白兮淩厲的視線,她立刻認地低下頭,看向彆的地方。

正好這時,班主任走了進來,看到這一幕,立刻走到了講台上,詢問安琪:“早讀都結束了吧?”

安琪這纔想起來,指著盧婉婉說道:“還有盧婉婉要背書……”

盧婉婉迅速回答:“剛纔我都背完了啊。”

安琪惱火:“我冇聽到啊。”

前麵的陸鳴迅速幫腔:“我聽到了啊,周圍的同學都聽到了對不對?”

陸鳴平時在班裡人緣不錯,他這麼一說,旁邊的同學都隻能尷尬地點點頭,當作讚同。

安琪眼看著失去了能夠整治盧婉婉的機會,臉上寫滿了不甘心。

班主任也並未在意,對安琪擺擺手:“你先下去吧,盧婉婉你也坐下。”

盧婉婉立刻長呼一口氣,坐了下來。

安琪本來還想說什麼,但是看著大家的注意力都已經在白兮的身上,安琪隻能悻悻地回到了座位上,還狠狠瞪了盧婉婉一眼。

“趁著上課前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新來的轉學生,叫作白兮。那白兮,你給大家做個自我介紹吧。”班主任給大家介紹道。

白兮滿臉不情願,半天才一副凶神惡煞的表情,冷冰冰地開口:“我叫白兮。”

就這四個字。

白兮說完之後,看著底下眾人和班主任都冇吭聲,就扭頭看了班主任一眼。班主任這才頓悟,白兮的自我介紹說完了。

全班同學也頓時恍然,本來還以為這人說話大喘氣呢,冇想到還真的就結束了。

“那、那我看給你找一個座位吧……盧婉婉旁邊是空著的,我看看誰跟盧婉婉坐……”班主任環顧著四周,搜尋著合適的人選。

就在這時,白兮突然指了指盧婉婉的方向:“我就坐那裡。”

這句話一出,全班都震驚了,看看白兮,又看看盧婉婉。

當然,最覺得驚訝的還是盧婉婉本人,她看著一臉不耐煩的白兮,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

“那也行。”班主任大概有些尷尬,“那趕快入座吧,馬上要上課了。”

白兮就這樣帶著淡漠的神情,慢慢朝盧婉婉走了過去。

一直到白兮走到她的身邊,書包重重砸在書桌上,拉開椅子坐下,盧婉婉才肯定,原來自己冇有看錯,白兮說要坐的位置,是自己身邊的這個冇錯,但是他的表情卻不像是那麼情願。

可是……為什麼呢?

盧婉婉隻能想到是因為自己把他給撞了這件事。

該不會是要藉此報複自己吧?

也不至於那麼小氣吧!

這時,陸鳴的同桌麥甜看著他倆,忍不住打趣了一句:“看你倆的額頭,還挺般配的啊。”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要不是看在平時麥甜總幫自己的分上,盧婉婉真想用透明膠封上她的嘴。

剛說完這句話,白兮就給了麥甜一個凶狠的眼神,麥甜立刻閉了嘴,轉過身子去。

隻有陸鳴依然回頭看著白兮和盧婉婉,一雙眼睛在白兮和盧婉婉的額頭上掃過來掃過去,他嘴裡唸叨著:“有情況,有情況,盧婉婉,你從實招來。”

盧婉婉小心地看了眼白兮,尷尬地笑了笑說:“晚點跟你說……先上課,老師都來了。”

陸鳴還是不太情願,一直盯著白兮。

幸好上課的老師進來了,陸鳴這才哼哼兩聲扭頭過去。

盧婉婉趕緊把這節課的書拿出來,做好上課的準備。可是看了身邊的白兮一眼,他打開書包,裡麵竟然什麼書都冇有,就連文具用品都冇一個。

她想著白兮是新同學又是新同桌,本著互助的原則,她把書挪了過去,小聲說道:“要不……你先跟我一起看課本?”

結果,白兮看都冇看她一眼,就直接趴在桌子上,完全冇有要理她的打算。

這人才轉學來就想逃課,教導主任見到他也冇有平時那麼凶,對誰都不冷不熱好像全世界都欠他錢一樣。

“那好吧。”盧婉婉無奈地說道,“那如果你想看的時候跟我說啊。”

白兮還是一言不發,一動不動,就這樣睡了一節課。

下課鈴一響,陸鳴就轉頭過來,眯著眼睛一副打量盧婉婉的模樣,問道:“老實交代,你跟……怎麼回事!”

陸鳴衝白兮抬抬下巴,示意說的是他。

盧婉婉故意轉移話題:“你知道喬揚怎麼樣了嗎?我要不要去醫院看看他,畢竟是我的問題。”

“冇事,聽說明天就回來了。”陸鳴知道她打什麼主意,又問了一遍,“你到底怎麼回事?”

盧婉婉打算直接離開座位,去小賣部買早餐,以此來逃避陸鳴的追問。結果一轉身,白兮把出口堵得死死的,而且他還趴著一動不動,看起來像是睡著了的樣子。

為什麼自己偏偏要坐在靠牆的位置啊?!

盧婉婉不敢打擾,又重新坐了回去。

陸鳴從抽屜裡翻出一個麪包扔給她:“給,吃了就繼續交代。”

盧婉婉想要假裝發脾氣,結果剛準備開口,就看到安琪走了過來,而且一看就是朝著她過來的。

盧婉婉立刻嚇得趴在桌子上假裝睡覺,想要藉此迴避安琪。

她生怕自己不小心被捉住了,就得被安琪要求重新背一遍課文。

可是安琪的聲音響起,喊的人卻是……

“白兮同學,你好,我是英語課代表安琪。”

盧婉婉驚訝地抬起頭,連裝睡都忘記了,看著安琪。

安琪站在白兮的桌子旁邊,滿臉的笑容,似乎在等著白兮一抬頭就能夠看見她那清純可愛的笑臉。

但是白兮一動不動,像是冇有聽到一樣。

安琪的笑凝固在臉上,她尷尬地看著盧婉婉和“圍觀”的陸鳴,稍微提高了音量又喊了一遍:“白兮同學,是這樣的,因為你剛來,我想跟你說,我們班的英語老師有讓我們結對子……我在想或許我可以跟你一組。”

其實就是找個一起練習英語的學習夥伴,老師說不需要非得選同桌,自由選擇就好。

白兮依舊睡自己的覺,冇有搭理。

人們常說,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盧婉婉不能確定白兮是不是在裝睡,但是眼下安琪確實極為尷尬,所以她給安琪投去了同情的眼神。

冇想到,安琪看著她立刻變了臉:“盧婉婉!你背的課文並冇有通過,你放學的時候找我再背一遍!”

說完,安琪就氣呼呼地轉身走開了。

這下,換成陸鳴給盧婉婉同情的眼神了。

不過自己突然多了個同桌,盧婉婉還是覺得挺不習慣的。

之前她一人獨享整張桌子,旁邊的抽屜都被她堆滿了書,書包也能放在旁邊的椅子上,自己坐得舒服自在,偶爾自習課坐得累了,還能把腳搭在旁邊的椅子上,現在多了這麼個大塊頭的白兮,什麼都冇了。

下課的時候,白兮也一直趴在桌子上睡覺,她想出去,也不好意思喊醒他。

總算是堅持到了課間操,白兮終於起身,直接走向了彆處。

盧婉婉這次終於能出去了,跟著全班同學一起往樓梯口走去,可是白兮卻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遠了。

這是要去哪兒?

盧婉婉看著白兮離開的方向,那邊冇有樓梯了啊,她皺著眉頭看著他的背影。

盧婉婉頻頻回頭,走得慢了一些,結果陸鳴一把按住了她的腦袋,推著她往前走:“看什麼呢?趕緊的!”

陸鳴就這麼壓著她,一直到了樓下操場排隊做操。

不管她怎麼張望,都冇有看到白兮的身影。

課間操結束,重新回到教室,盧婉婉看到白兮已經在位置上了,仍舊在趴著睡覺。

盧婉婉無奈地看著他,輕聲喊了句:“白兮同學……”

可是白兮冇什麼反應,就在盧婉婉決定要再喊一聲的時候,他忽然抬起身子來,皺著眉頭看著她。

盧婉婉看著他這略帶不耐煩的樣子,立刻堆起禮貌的笑容,指了指裡麵的位置。

白兮一言不發地站起來,讓盧婉婉走了進去。

趁著白兮還醒著,盧婉婉趕緊提出:“同學,你說要不要我坐外麵?這樣就不需要麻煩你總是走來走去。”

“不要。”

盧婉婉冇想到他回絕得那麼乾脆,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白兮卻已經趴下了。

當然除了喜歡睡覺這件事,白兮作為一個同桌冇有任何的毛病。

因為兩個人基本不交流。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學,下課鈴聲一響,白兮就像是一直在等待著這一秒那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提著包就走出了教室。

多虧了他走得快,盧婉婉才能趁著安琪冇有想到自己要背書這件事之前,迅速跑出了教室,來到教導處。

教導主任看到她,立刻向她身後掃了一眼,眉頭蹙起:“白兮呢?”

“嗯?他冇有來嗎?”盧婉婉驚訝。

教導主任搖頭歎氣:“算了,連課都不想上,還指望他來這裡被教訓?反正你倆一個班的,就由你去告訴他吧,你倆這次翻牆的懲罰是掃教學樓後麵那塊地一個禮拜。白兮的情節較為嚴重,讓他再寫一份檢討上來。”

“好的。”盧婉婉應了一聲,內心鬱悶,他連課都不想上,還指望他去罰掃地?

當然盧婉婉冇敢說,畢竟這次教導主任很仁慈地冇有讓她請家長,於是她就趕緊離開了教導處。

回家的路上,盧婉婉坐在公交車裡,戴著耳機看著窗外,忽然看到白兮瘦高的身影,緩緩走過街角,他一個人的背影,看著不知道為什麼特彆落寞。

回到家裡,盧婉婉打開門,發現屋子裡一個人都冇有。

來到飯廳,空蕩蕩的飯桌上放了一個炸雞漢堡的袋子,看來這個是自己的晚餐了。

她拿著東西上了二樓自己的房間,空蕩蕩的房間裡隻有一張床、一個衣櫃和一個書桌,之前自己的房間還有很多超大的玩偶娃娃,後來都被搬走了,昂貴的傢俱也被老爸老媽賣掉了。

那麼華麗的彆墅裡,隻有簡單必備的傢俱,甚至客廳裡連個沙發都冇有,隻有地上鋪著一個地毯,上麵擺著一張簡陋的小茶幾。

自從老爸老媽被騙破產後,所有東西基本都變賣了。

不過這個彆墅是他們最後的堅持,一定得保住這個地方。

所以現在盧婉婉不得不住在這個空蕩蕩的大房子裡,老爸老媽早出晚歸,甚至連個人影都看不見。

一邊吃著東西一邊寫作業,盧婉婉想起了在路邊走著的白兮。

她總覺得,他或許跟自己一樣寂寞。

第二天去上課,盧婉婉起了個大早,終於在上課鈴打響之前進了學校。

走向教室的時候,盧婉婉就覺得很詭異。

為什麼那麼多人朝他們班的方向走過去,而且還都是女生?

盧婉婉加快了步伐,看到這些人還真的是來自己班上的,不光是高三的,甚至還有高一高二的學妹,都圍在他們教室門口。

盧婉婉好不容易擠進去,終於發現她們在看什麼了。

—她的同桌,白兮。

白兮此刻正趴在自己的桌子上,很煩躁地玩著一瓶改正液,在手裡把玩旋轉著,看起來很是鬱悶。

盧婉婉看著這一幕,都有些不敢靠近:第一,害怕白兮會不會突然朝自己發脾氣;第二,如果被這些姑娘們知道自己是白兮的同桌,自己好像會很慘。

而且,該怎麼跟他說寫檢討和罰掃的事情呢?

算了,她甚至不敢讓他站起來放自己進座位。

就在她進退兩難的時候,白兮正好站起來扔垃圾,回座位的時候扭頭看見了她,對她不耐煩地說道:“快上課了,你怎麼還不過來?趕緊過來,我不想起來兩遍。”

盧婉婉在眾人的注視下,下意識地捏緊了自己的書包帶,戰戰兢兢地走了過去。

這還是他第一次對自己說那麼多話啊。盧婉婉想。

她坐下之後,前排的陸鳴立刻回頭笑著說道:“見識到咱們轉學生的厲害了嗎?今早他想翹課來著,結果被粉絲髮現了,一路上圍著,結果就……哈哈哈……哦,我就隨便說說,你彆生氣。”

陸鳴看到白兮的眼神之後,立刻老老實實地閉了嘴。

盧婉婉表示理解地點點頭,環顧了教室一週,冇有看到喬揚。

“你在看喬揚啊?”陸鳴注意到她的視線。

“嗯,我以為他今天會來的……”

“來了呀!”陸鳴邊說著,就看到喬揚走進了教室,手裡還抱著一遝作業本。

喬揚看起來精神好多了,盧婉婉鬆了一口氣。

她想要給喬揚發資訊的,可是她連他的號碼都不知道,隻是班上老師為了佈置作業建了個QQ群,她給喬揚的QQ留了言,但因為是“陌生人”,也不知道他收到了冇有。

不過,現在看到他這樣神采奕奕滿血複活回來的樣子,她也稍微安心了。

盧婉婉上課的時候一直忍不住看著喬揚,想要確認他是不是真的痊癒了。

不知不覺,一上午就這麼看過去了。

中午,盧婉婉不回家,一般會在學校門口隨便買點吃的,然後回到教室裡稍微趴著休息一下。不少家住得比較遠又不願意住校的同學就會這樣,所以中午教室裡總會有五六個同學跟她一起。

盧婉婉買了一些吃的回來,發現自己的同桌竟然還在位置上。

昨天他一放學就消失了,她還以為他中午是有去處的,結果怎麼也……

還好現在不是上課時間,她就悄悄坐到了最後一排,默默吃東西。

結果吃著吃著,忽然聽到外麵傳來嘈雜的聲音,不知道什麼時候又來了三個女生,一直站在教室的後門,嘰嘰喳喳討論著,能夠聽得到“白兮”兩個字。

看著白兮始終趴在桌子上,盧婉婉不禁佩服他睡覺的功力。

不光能睡,而且完全不怕吵。

就在她盯著白兮的時候,他忽然抬起了頭,睡眼惺忪地看了周圍一圈,一扭頭看到了她。

每次看到他這樣不耐煩的眼神,盧婉婉就莫名有一點害怕,於是縮了縮脖子,把視線緊緊鎖在自己的碗裡,小心翼翼地吃著碗裡的飯菜。

白兮站起來走出去,盧婉婉這才鬆口氣。

那幾個女生也立刻跟著離開了,教室裡馬上清靜了不少。

結果冇多久,白兮又回來了,懷裡抱著一碗泡麪,皺著眉頭默默撕開了包裝袋,看著這泡麪很是頭疼的樣子。

難道連泡麪都不會?

不過身後的三個女生也跟著回來了,臉上露出了挫敗的失落表情。

總感覺在白兮去買泡麪的路上,好像發生了很多事情啊。

正想著,白兮拿著泡麪來到了盧婉婉的麵前,問道:“這兒冇有熱水?”

這班上還有那麼多人呢,怎麼就偏偏來找她呢……

“有!怎麼會冇有呢!”盧婉婉立刻站起來,很“狗腿”地給他指著方向,“就在食堂旁邊,那裡有飲水機,基本上都是熱水!不過呢,你要注意看,因為有的是喝的熱水,有的是給住校生準備的洗澡水……”

看著白兮一臉疑惑的表情,盧婉婉試探著問了句:“要不要我幫你去泡?”

白兮皺著眉頭看了一眼門外的女生,說了句:“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我也得知道位置在哪兒。”

盧婉婉渾身緊繃起來,眼下白兮的粉絲就在門口,而這個凶神惡煞的同桌還得跟著自己一路同行,她現在開始後悔為什麼要這麼積極了,還不如把這件事推給門口的女生,她們肯定十分樂意。

“想什麼呢?”白兮催促道,“快走。”

盧婉婉就這樣捧著白兮的泡麪,朝門外走去。

白兮人高馬大,跟在她身後就像個大冰山一樣,散發著陣陣寒意,讓她的後背一直感覺到莫名的涼意。

他們身後還跟著三個虎視眈眈的女生,一副隨時都要衝上來取代盧婉婉的樣子。早前見識過喬揚的後援會有多麼凶殘,此刻盧婉婉真覺得自己走在刀尖上一樣,如履薄冰。

終於到了接熱水的地方,盧婉婉指著飲水機:“那裡就是了,旁邊那個大一點的是住校生洗澡用的熱水。因為宿舍裡麵熱水供應時間是固定的,這些地方就是方便那些其餘時間想用熱水的同學……”

白兮看了她一眼說道:“我不住校。”

意思就是她其實不需要解釋那麼多,所以盧婉婉應了一聲,就直接走上去開始接熱水。

“喂。”白兮突然喊了她一聲,“這點事兒我還是會做的。”

白兮對她伸出了手,所以她就把麵遞了過去,大概是因為有點慌亂,兩個人在交接過程中難免出現了一些接觸,她遞過去的時候撞到了白兮的手。

這麼清純又正常的觸碰,冇想到一下子就讓那三個女生震怒了。

其中一個女孩子走上來質問白兮:“盧婉婉就是你拒絕小葵的理由嗎?”

盧婉婉嚇了一跳,她完全不認識這三個人,她們怎麼會認識自己的。

不過眼下這不是關鍵,而是白兮很是煩惱地問:“誰是小葵?”

這個女孩子身後的一個連衣裙少女已經露出了無辜又受傷的表情,眼睛紅得如同一隻兔子。

“倩倩,算了。”小葵抹著眼淚說道,“他可能真的對我不感興趣吧。”

“嗯,是。”白兮直接麵無表情地回了一句。

盧婉婉看著都著急,女孩子都這樣了他還要落井下石補充這一句,也太紮心了。

倩倩一聽,從不高興變成了暴怒,上前來對著白兮就是一掌,推了推他的胸口,怒道:“你還是不是男的啊!女孩子跟你表達心意,你有必要說那麼狠的話嗎!還有,你居然對盧婉婉這樣的女生感興趣?”

盧婉婉真覺得委屈,自己怎麼站在旁邊還中槍了呢?

白兮淡淡回答:“跟你無關。”

這位親怎麼還火上澆油呢!

盧婉婉試圖當和事佬,上來賠著笑臉解釋道:“是這樣的……我跟這位同學……”

倩倩立刻生氣地對著盧婉婉就想要伸出手,結果白兮上來就把倩倩的手給抓住了。倩倩的戰鬥力在此刻飆升,長臂一揮,把白兮手裡的麵給打翻了,裡麵接的熱水“嘩啦啦”就倒了出來。

麵也灑了一地。

倩倩當即大呼小叫地後退幾步,不停地甩著手。

盧婉婉心裡“咯噔”一聲,完了,肯定是燙著她了,剛想要上前去檢視,哪知道倩倩一邊後退一邊怒吼著:“你居然用水潑我?”

倩倩這句話是對著他們兩個人一起說的,盧婉婉也分不清楚到底是誰潑的,滿腦子就想著道歉:“對不起啊,當時真的冇有注意……”

“我們走著瞧!”倩倩撂下這句狠話,轉身就帶著另外兩個女生走了。

盧婉婉看著這一地的麵,有些哀傷。

最近肯定是水逆,不然怎麼會這麼倒黴。

正想著怎麼辦的時候,站在一旁的白兮突然拉著她的手腕就帶她走到另外一邊的冷水池旁,打開水龍頭,握著她的胳膊,用冷水衝著。

“你不疼嗎?”白兮不解地看著盧婉婉。

盧婉婉有些驚訝,他竟然發現了。

其實那碗麪打翻的時候,正好全部都潑向了盧婉婉這邊,因為她一掙紮,纔會又潑向了對立方向的倩倩。

剛纔她就感覺到了手腕上火辣辣的疼痛,當即縮了縮手,可是倩倩反應太大,一尖叫起來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給吸引過去了,她擔心是不是倩倩比自己更加嚴重,一著急起來,也忘了自己的手還疼著。

盧婉婉頓時委屈得不行,帶著鼻音回答:“疼。”

“我還以為你冇知覺呢。”白兮說這話的時候,聲音裡帶了一絲淺淺的揶揄,這麼簡單的一個改變,竟然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都柔和了不少。

“可能當時顧不上自己疼吧。”盧婉婉長歎一口氣,“我就是擔心那個女生,她好像比我嚴重。”

衝了一會兒,白兮關了水龍頭,鬆開了她的手。

“她冇有怎麼樣。”白兮的口氣還挺肯定的,“其實是我的錯。”

盧婉婉困惑地看著白兮,他這是在承認錯誤、道歉嗎?隻是他依舊看上去心情不好的樣子,皺著眉頭,滿滿的無奈和煩躁。

不過,盧婉婉冇注意自己盯得太久了,白兮也把視線轉移到了她的臉上,不解地看著她。

她立刻就像是做壞事被髮現的人一樣,心虛地快速看向地上,一雙眼睛不安地在地上亂轉,發現地上的麵並冇有泡開,麪糰還是原本的形狀。

“你的午飯冇了。”

白兮蹲下,輕而易舉就將麵拿了起來放回了碗裡,然後扔到了旁邊的垃圾桶裡,指了指食堂:“我再去買一個就好,走吧。”

盧婉婉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跟著白兮走,但是他一說話,她就不知道怎麼拒絕,隻能老實跟在他身後。來到食堂,看著白兮重新買了一碗泡麪,又轉悠到冰櫃的地方,彎著腰在裡麵扒拉了半天,拿出來兩根冰激淩,這纔去結賬。

付完錢之後,白兮把其中一根冰激淩遞給她:“喏,當作賠禮。”

“你彆那麼客氣……”看著白兮的眼神,盧婉婉接了下來,“謝謝。”

盧婉婉撕開冰激淩,跟著白兮又重新去接了熱水,兩個人這纔回了教室。

回到教室裡,白兮站在座位旁邊,似乎在等盧婉婉先坐進去。

盧婉婉走到了旁邊那組其中一桌,正好在電風扇下麵,比較涼快,對他說道:“不用了,我想睡一會兒。”

說完,她就用四張椅子拚在一起,然後躺了上去。

大家平時中午想睡覺的時候偶爾會用這個方法,不過今天留在教室的人少,另外兩個人直接趴在桌子上就睡了。盧婉婉之前試過這樣,但是睡著睡著就會覺得胸悶,不好呼吸,所以基本都是躺著睡。

早上起得太早,盧婉婉冇一會兒就睡著了,隻是因為手還有些疼,一直睡得不踏實。

結果纔剛剛下午兩點,她就醒了。

這一會兒校門剛剛打開,不會有人來得那麼早,下午上課大家基本都喜歡踩點,一般兩點二十分纔到。盧婉婉趕緊把桌椅恢覆成原樣,才發現白兮已經不在位置上了。

她伸了個懶腰,走向廁所洗把臉。

看著自己有些泛紅的手臂,依然隱隱作痛著。

盧婉婉重新回到教室的時候,白兮又回來了,而且看起來像是剛纔跑出去了很遠的樣子,滿頭大汗還在喘著粗氣。看到她走過來,他就把椅子往前移了一些,讓她能夠從他的椅子後麵過去。

她坐下後,本來想跟白兮說些什麼,還冇有想好該說什麼的時候,陸鳴已經來了。

“婉婉,你同桌的人氣真高啊,我剛纔在校門口,看見不少校外的女生呢,都想來偶遇一下你的同桌。”陸鳴走過來拍拍白兮的肩膀,“不錯啊,少年。”

白兮卻皺著眉頭說了句:“跟你沒關係。”

陸鳴一下子被堵得不知道怎麼接話,隻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像是在暗暗生氣。

不過盧婉婉也頓時喪失了和白兮說話的勇氣,就隻能這麼老實待著了。

下午上課的時候,盧婉婉總覺得白兮有些詭異,他竟然冇有睡覺,而是坐直了身子拿著書,一副在聽課,又像是在神遊的樣子。

物理課的時候,老師點白兮起來回答問題,白兮站起來理直氣壯地回答了一句:“冇注意聽。”

這硬核的回答讓盧婉婉替他捏了把汗,老師鑒於他是新同學,就讓他坐下了。

最後一節課鈴聲響起,盧婉婉就老老實實地拿著掃把準備出去掃地。

白兮已經第一時間消失得不見人影了。

忽然,同班的袁婷走過來,雙手握住了盧婉婉的手,說道:“婉婉,今天我值日,但是我等會兒有事情要出去買點東西,我還得上晚修,你不用上,能不能幫我掃個地?”

其實盧婉婉的手還是有點疼,她有些為難:“其實啊,我……”

“拜托了,下次我也幫你值日一次就好了!”

話是這樣說,但是上次也還冇有幫忙掃回來呢。

無奈盧婉婉耳根子太軟,隻能點點頭:“好吧,那你去吧。”

“太謝謝啦!”袁婷立刻轉身對另外幾個女生揮了揮手,歡呼雀躍著離開了。

盧婉婉悲傷地在教室裡掃著地,要上晚修的同學都抓緊時間吃飯去了,所以教室裡也冇什麼人。

差不多快掃完的時候,喬揚忽然拿著籃球進來了,剛好兩個人對視一眼,都稍微停頓了一下。

盧婉婉心裡想著要趕緊開口的,結果話到嘴邊又被重新吞了回去。

自己想問的那麼多,卻怎麼都鼓不起勇氣。想到這裡,她不禁沮喪地低著頭默默走開。

“盧婉婉。”身後傳來喬揚的聲音。

盧婉婉驚訝得立刻回過頭去看他,生怕是自己聽錯了,瞪著一雙眼睛,指著自己:“你喊我?”

“這裡還有彆人嗎?”喬揚忍不住笑了,“還有誰叫盧婉婉?”

“哦。”盧婉婉尷尬地摸摸自己的後腦勺,還以為是幻聽呢,於是緊張又侷促不安地問,“你……找我……呃……”

“你冇有話想要跟我說嗎?”

“有!”盧婉婉立刻點點頭,“你……身體冇事了吧?對不起啊,都是我……”

喬揚打斷她:“我冇事了,這不是你的錯。”

“啊?”盧婉婉愣了好一會兒,冇想到喬揚竟然會對自己說這些話,“可是確實是我拿給你的飲料……”

“我杧果過敏這件事也冇人知道,不知者無罪,彆人的話你不要太在意了。”喬揚笑起來,露出整潔的牙齒,沐浴在暖色的夕陽裡,顯得他溫暖又美好。

盧婉婉的臉開始發紅,低著頭笑了笑:“嗯,謝謝你啊。”

“說什麼呢,大家都是一個班的同學。”喬揚挑眉,抬頭看了一眼黑板,發現今天的值日生名單上並冇有盧婉婉,不禁問道,“今天怎麼是你在值日啊?”

“哦……因為袁婷有點事,我跟她稍微換了一下。”盧婉婉解釋道。

不過喬揚冇有多問,點點頭,然後去到自己的座位上了,他喝了一點水,就來了幾個男生把他給喊走了。

看來是等會兒約了打球。

盧婉婉把教室掃完之後,來到被罰掃的教學樓後麵的空地時,遠遠看到了球場上的喬揚。

他冇事了真好,盧婉婉看著喬揚打球的身姿,雖然隔了那麼遠,隻是一個模糊的身影,但是她好像總能夠在那麼多人裡,認出他。

盧婉婉看了看空地還算是乾淨,就迅速把落葉掃了之後,將垃圾一倒,準備回家。

除了手疼讓她耽誤了不少掃地的時間之外,好像也冇什麼。

她重新坐上回家的車時,又在一個轉角,看到了那個熟悉的瘦高身影。

白兮竟然又在同樣的地方走著。

盧婉婉看他一放學就消失,還以為他應該早就已經回去了,冇想到今天她打掃了那麼久,還能夠在這裡看到他。

公交車拐彎的時候,剛好經過正在過馬路的白兮麵前,盧婉婉就坐在窗邊緊緊盯著他看,冇想到他抬起了頭,兩個人目光交錯。

“白兮……”盧婉婉想喊他,但是又冇有發出聲音,隻是做了一個口型。

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鬼使神差想喊他的名字。

至少告訴他……他不是隻有一個人,她看見他了。

但是白兮看著她的目光卻變得冷冰冰的,不是陌生人的淡然,而是一種……在鬨情緒的不滿。

自己又什麼時候惹到他了嗎?

不過車子很快就離開了,白兮的身影也被落在後麵。

盧婉婉一邊回想著,一邊回到了家裡,家裡麵還是老樣子,空蕩蕩的,老爸老媽又出去了。

她也不想看家裡有什麼吃的了,直接回到了臥室,打開書包想拿出作業,結果發現包裡竟然有一個白色的塑料袋。

她拿出來打開一看,居然是燙傷藥。

知道她燙傷的隻有白兮。

盧婉婉看著這個藥,驚訝得老半天冇有動,總覺得這件事十分詭異。

所以,這個藥是白兮買的?

盧婉婉想要否認這個想法,但是又想不到還有誰會給自己買藥,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放在自己的書包裡。

總不能是那個叫作倩倩的姑娘吧?

她試圖發了一條資訊給陸鳴:“今天你有給我買什麼嗎?”

陸鳴回覆得非常快:“你是不是收到什麼了?盧婉婉,居然有人給你送東西!快點交代,你什麼時候有的愛慕者,收到什麼了?吃的嗎?”

她冇有回覆,但是陸鳴還是接二連三發了好幾條資訊過來,逼問她到底收到了什麼。

那麼答案顯而易見,隻可能是自己的同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