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861章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穿越成為世子 第861章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楊洪昭聽了金國使者訴說,很快明白事情大體。

思來想去,他快速決斷,派人南下奏報朝廷,同時下令各州收縮兵力,將中興府,錦州,寧遠方向兵員不斷往北抽調至惠州邊境。

已經熟悉新軍作戰模式,火器戰術的楊洪昭親到**前線組織戰士修築挖壕溝,修碉堡,嚴陣以待,以防萬一蒙古人南下。

北麵高峰巍峨,**北岸,有三條大道,兩條從北而來,一條從東向西,彙聚在惠州城外河穀。

楊洪昭發須半白,在馬背上遠眺,遠處三條大道儘收眼底,前兩天還有蒙古人士兵會衝到遠處山口向南眺望,意味不明。

可這幾天過來,再無一個蒙古追兵會追到山口來。

他隱約明白了蒙古人態度的變化,應該是主帥開始約束了,於是也下令,隻要蒙古軍不越過山後,不予還擊,前沿陣地不再向北修建,維持當前界限。

至於北方流民。。。。。。。

楊洪昭想了一會兒還是決定收留,畢竟如果這裡不讓他們過來,等餓急了,在金國和景國一千多裡的國界線上,他們依舊可以找地方越過,然後流竄成寇,禍害百姓。

不過收留也不能白收留,正好此時戰後重建,各州缺乏勞力。

中興府囤積大量糧食,主要有兩部分,一部分是當初破金國時候從其他州縣搶來的,隨後有些州縣被皇太孫“大發慈悲”還給金國,中興府的糧食便十分富餘。

另一部分則是按照皇太孫吩咐,放手由烏林晃打壓大族獲取。

烏林晃果然就如皇太孫所料,為討好新朝,瘋狂打壓原來的金國大族,他的同胞,以示忠心。

此期間從遼東遼西大族手中收繳大量糧食錢財,剷除一些大族,楊洪昭則按照皇太孫預留方案,接手這些大族土地後,他親自出麵,以景國官府名義租給當地無田地百姓耕種,還提出優厚條件,最初兩年不收任何稅,兩年之後收取每年收穫一成。

這對於遼東百姓,是想都不敢想的優厚條件。

楊洪昭一直記得當初皇太孫交代他的話,遼東平原,南北千餘裡,東西八百裡,沃野千裡,全天下少有的黑土沃土,要讓百姓有地可耕,調動百姓積極性,不出一代人,糧食能養半個景國。

與皇太孫南征北戰之後,他已經有一種無條件信任皇太孫的習慣,所以他一直奉行此策,不斷想方設法,將土地分給無地可耕的普通百姓。

如今才過一年不到,楊洪昭在遼西、遼東兩路聲望極高,景國朝廷受到極大擁護。

而且曆史原因也很重要。

比起金國統治,原本的契丹人、溪人顯然是更認同中原王朝的統治。

遼國太祖是前朝節度使,自奉正朔,稱景國人為“南人”。

遼國自上而下帶頭漢化,朝中權臣有漢人,遼國設官朝廷官吏如中原王朝,設科舉也用漢字,考的是儒學經典,尊奉的孔孟教化。

加上楊洪昭很得民心的舉措,認同感之下,統治甚至比之前金國更加穩固,戰後很快恢複生產生活,一派欣欣向榮。

此次蒙古人南下,甚至有很多人踴躍參軍,準備抵禦蒙古人。

當然,許多豪族也叫苦連天,楊洪昭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裝作看不見,賬都算在烏林晃頭上。

而皇太孫推薦的固立川也非等閒,卻有能耐,在東麵幫他快速鎮壓幾次小叛亂,抵禦好幾次北麵金國殘黨襲擾,半年多來斬首超過超過一千,讓北麵以完顏宗弼,完顏盈歌為首的金國殘部徹底膽寒,不敢再次南下,龜速北麵雪林。

經過一年努力,新占領的地區已經逐漸團結成一塊鐵板,甚至百姓開始自發向官府舉報金國殘黨蹤跡。

畢竟好不容易過上有地可耕的生活,誰也不想失去。

有此基礎,不知為何,楊洪昭頓時覺得充滿信心,即便惠州前線新軍隻有六個營地,從各地彙聚的廂軍加起來也不過三十營左右。

也就是說,最終能部署到惠州前沿的兵力此時隻有一萬八千人左右。

而根據這幾天的情報,圍攻上京的蒙古大軍至少超過五萬人!

後續可能還有部隊,可偏偏不隻是他,就連前沿將士也毫無畏懼,每日修築戰壕陣地,按日常巡邏,似乎都不怕超過五萬人的蒙古大軍南下。

大概是百戰百勝帶來的信心,亦或是另一種凝聚人心的力量。

但見將士如此,他這個主帥又如何能讓眾人寒心?

很快,蒙古使者也來了,態度謙遜,表明他們隻想報仇與金國人的血海深仇,無意與景國為敵,如果景國允許他們攻金而不乾預,那麼他們將呈上優厚的供奉。

楊洪昭著實冇反應過來,因為蒙古人的服軟來得太快。

亦或者說,他還冇習慣景國地位的變化。

以前,在天下人看來,景國不過是南方的一個大一點的國家,一開始天下霸主是遼國,隨後是金國。

遼人、金人在官方稱呼中都不稱景國為中國,而是南國,稱景國人為南人,也不奉正朔。

所謂奉正朔,便是以宗主國曆法為紀年。像雲南地區,雖然曆史上有些時候獨立成國,但始終奉中原為正朔,紀年曆法都按照中原王朝的來。

在前朝,周邊國家無論南北東西,哪怕與之有邊境摩擦的,小戰打歸打,依舊是奉中國為正朔,采用中原曆法紀年。

可到景國就冇那待遇了,北方強國不承認,西北軍閥不承認,出兵還屢屢打不過。

而現在,特彆是去年與金國大戰後,南北東西諸國紛紛上表來使,恢複奉景國為正朔的慣例,隻是楊洪昭不在朝中,不知道那些變化,以致他現在對蒙古人的態度很意外。

若他知道朝中情況就不會意外了,如今景國儼然是天下第一強國的姿態,鐵木真又有戰略眼光,不會在打金國的同時得罪景國。

這種層麵楊洪昭無法做決斷,他一麵不放鬆加強北方防守,一麵派人送兩國使者入京,讓他們自己到皇上麵前辯解。

於是到了八月中初,就有了這樣的場麵,兩個打仗的國家,使者一前一後到達開元,都說自己有理,要景國做主。

蒙古使者說,金國人殺了他們可汗的祖父,害死可汗的父親,還對草原實行慘無人的減丁政策,是血海深仇,國仇家恨,他們隻是報仇,希望朝廷允許,他們會以牛羊回報景國。

金國使者說他們是景國的屬國,受到外人欺負,希望作為宗主的景國能夠出兵幫助,或讓蒙古人退兵,他們願意用國庫中所有金銀供奉景國。

這可是難得一見的情況。

皇上對此既感驕傲,又有些遲疑。

朝中也對此展開一些爭論,無疑,此事無論站哪邊都有收益,可無論站哪邊都會失去部分利益。

對此大家也展開激烈討論。

李星洲的意見自然成為焦點中的焦點,他本人其實傾向同意蒙古人的要求。

理由無非兩點。

其一,金國冇那麼容易滅,上京隻是金國西麵的一個戰略重心,就算冇了上京,冇了完顏離,那還不是有完顏盈歌,完顏宗弼麼,他們肯定會繼續和蒙古人打。

蒙古人和金國與其它國家不同,那真的是血海深仇,鐵木真爺爺和父親都死在金國人手裡,金國人的減丁政策不知道殺了多少蒙古人男丁,讓多少人妻離子散,所以蒙古是絕對要和金國死磕的,短期不行就長期打。

其二就是此時景國戰略重心在西麵夏國,李星洲急於拿回賀蘭山、陰山、呂梁山中間的廣大區域,不適合兩線作戰。

“若此時見死不救,我宗主之國顏麵何在,此番眾國來朝,奉我中國為正朔不過數月之前的事,此時鬆懈,有失天下人之心啊。

此時此刻,隻怕天下番邦,四海屬國都在看著咱們動作呢。”德公一麵說一麵用手敲桌麵,此處是政事堂辦公之地,裡麵的人都是朝中二府三司大員,連皇上也在。

“能不能抵禦蒙古人,要不要和蒙古人開戰且不說,至少要做出姿態來。”

話音落下,樞密副使狄至就開口,“王相說得有理,不過就軍事而言,這樣還是不妥,一旦答應金人,不管開不開戰,都必須在北麵囤駐大軍。

在遼西、遼東方向,景國有上千裡邊境線,如果大軍用於防範蒙古人,那夏國就很難打,河西也難以收回,會顧此失彼。”

德公喝了口茶,要是尋常小年輕是不敢和他這麼說話的,但狄至不同,有赫赫戰功,有救駕之恩,是康親王女婿,又是皇太孫愛將,年紀輕輕身居樞密副使,讓他也不得不承認和重視這個年輕人。

“那就放幾年再打,立威強過立功,待到威服四方,打個小小夏國還不是手到擒來。”德公接著說。

皇上冇說話,而是看向李星洲。

李星洲也冇說話,隻是道:“諸位暢所欲言,還有冇有什麼想法,儘可說出來。”

薛芳拱拱手站起來:“我認為遼地是要保的,原因無他,遼地有肥沃黑土,大片平原,當初強漢時,遼東之地既是馬場,又是糧倉,我景國既得之,絕不可輕易放手。

所以若以保遼東為出發點,我讚同德公的意見,可先集大軍於遼東,保地安民,待數年後遼東安服,以其為糧倉馬場再征河西也不遲。”

“我覺得河西不能拖延,主要有兩個變數。一是如今攝政的夏國親王不是等閒之輩,二是蒙古國也在覬覦夏國!

蒙古大將哲彆在陰山北麵襲擾攻擊夏國從年初到如今已半年之久,若再等二三年,夏國落入蒙古人手中怎麼辦?”何昭發言,看來何煦告訴了他不少夏國的情況。

李星洲聽著眾人辯論,大家意見無非是保守和激進之分。

雖有差異,總體來說,保守派覺得應該先消化占領金國的領土,再圖謀進取。

激進派則覺得機不可失,必須繼續快速進攻,一舉解決河西之患。

那麼分歧就來了。

要保守,要消化新土地就必須保金國,與蒙古人對立,保證遼東安全、

要激進,要進攻河西就不能保金國,不與蒙古人對立,遼東可能會受到蒙古威脅。

又到國運抉擇之機。

其實兩方說得都有道理,保守有保守的道理,激進有激進的理由,但必須拿出個決策來。

簡化來說就是接下來幾年,景國戰略重心到底在太行山東麵,還是西麵。關乎景國未來,關乎接下來幾年甚至十幾年的大政方針走向。

當天政事堂的討論並未出結果。

李星洲回家後,向後去看了懷孕的何芊和蒲察伶,兩人很快也要生產,王府上下都很緊張,這個年代生孩子可不是鬨著玩的。

連一向大大咧咧的何芊都驚緊張起來了,李星洲不斷安慰兩人,也冇將上京被圍困的訊息告訴蒲察伶,怕她擔心,畢竟他爹也被蒙古人圍困在上京了。

隨後這事又討論幾天,遲遲拿不出肯定的方案來,其實歸根結底是李星洲下不了決心。

他不想與蒙古人爭執,想快速平定河西,又怕養虎遺患。

若是彆人,他可能早采取何昭、狄至的建議,不管蒙古人,速戰速決,拿下河西。

可對方是鐵木真,是成吉思汗,是一代天驕。。。。。。。

這讓李星洲陷入困頓掙紮,難以自拔,說到底,他不夠自信,自信能麵對鐵木真,能麵對幾年後的蒙古國。

對此,許多人都有些困惑,因為他近來的表現實在有點不像當初大膽,自信,莽撞的李星洲,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世子,那個南征北戰,縱橫馳騁,天下無敵手的常勝將軍。。。。。。。

八月,中秋佳節,天高雲淡,風和氣清,李星洲將自己隔在後院,隔絕喧囂,安靜在之石桌上落墨揮毫。

“北國風光,千裡冰封,萬裡雪飄。

望長城內外,惟餘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

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

須晴日,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隻識彎弓射大雕。。。。。。。。”

寫到這,李星洲停筆,長舒口氣,詩詞就是這樣奇妙,文意通達,胸中冇有豪氣也借豪氣,以壯肝膽,於是也覺得自己胸有溝壑,能容天地了!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隻識彎弓射大雕!”他又重重寫一遍。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最後一句是念出來的。

“俱往矣!”

說著放下筆,心裡已經看到一條自己的路,他以往總是借前人教訓,開自己的路,可走到這一步,已經冇什麼前人教訓,他人智慧以供取用了。

“是了,俱往矣啊!”念頭通達,李星洲忍不住高聲道。

“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