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858章 攻破

穿越成為世子 第858章 攻破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不知不覺,又是一年秋,草原上卻已被嚴寒封鎖。

早晚更是冷得嚇人,如果不是蒙古馬,是熬不住這樣的苦寒的。

大軍的白色營帳連綿數裡,在平坦開闊的河邊蔓延,部分早起的士兵有序到帳篷南麵的河邊去取水。

隨後,駐紮在北麵的人開始殺羊,準備大軍的食物。

蒙古大軍人人備有肉乾,但這些羊群是在南麵從金國人手中搶來的,總比肉乾好吃。

負責準備夥食的大多都是奴隸,在草原上,戰敗就會淪落為奴隸。

宰殺好的羊大多直接燒烤,少數用煮的食物是為大人物準備的,而因為鐵的稀少,鐵鍋也很少見,煮食主要用陶器。

夥伕們正忙碌的時候,遠處突然有了騷動,眾人連忙跪下,他們是奴隸,必須下跪。

“可汗!”

鐵木真笑著點點頭“起來吧,肉可以吃了麼。”

“可汗,還要稍等一會兒,等太陽完全出來,就可以吃了。”他連忙答到。

鐵木真大汗點點頭,笑著說,“那就好,如果等太陽出來將士們還不能吃好,我就砍了你。”

眾人都被嚇到了。

“快去乾活吧!”

鐵木真道,他身邊跟著高大的木華黎。

“金國人肯定想不到我已經到了這裡,他們還以為我在南麵。”鐵木真向南方看去,遠處草原上群山隆起,兩山之間隱約能看到寬闊通道,在那裡駐紮著大軍的前鋒。

“大汗比金國人聰明,他們支撐不住的。”

鐵木真得意笑道:“等我大軍到城下時,他們就會醒悟!”

此時金國人還以為他的大軍在南麵烏沙堡方向,其實半月前他已經帶著六萬大軍向西繞行,然後悄悄北上,再西進,到達如今位置紮下大營。

這條路往西,然後再南下,兩三天的路程就能到達上京。

鐵木真用馬鞭指著遠方的山口,“木華黎,你為我的前鋒,我把最精銳的一萬人交給你,你來替我的大軍開辟道路!”

“尊令!”木華黎把手放在胸前行禮。

當太陽升起,照亮整個草原時,那個夥伕的頭子已經冇了腦袋,他的腦袋被供在土堆上祭祀長生天,因為他冇及時讓士兵們有吃的。

早上吃飽之後,最精銳的軍隊開始在悠長號角聲中集結。

大蒙國成立之後,鐵木真開始對草原進行改革。

他每十戶設一個十戶長,每百戶設一個百戶長,每千戶設一個千戶長,由下至上,層層統帥。

打仗時軍隊有三部分組成。

第一部分是伴當,可以理解為各級官員的隨從親兵。

鐵木真率領95個千戶,每個千戶手下有10個百戶,每個百戶手下有10個十戶。

而千戶、百戶、十戶這三級都允許帶一定數量的親兵。

每個千戶帶12名親兵,每個百戶帶7個親兵,每個十戶帶5名親兵。

所以護衛軍或者說官員私兵就有五萬多人。

第二部分則是地方軍,成吉思汗封了四萬四千五百戶貴族,要求每戶出一人蔘戰,組成臨時軍隊,戰後就迴歸家鄉。

地方軍有四萬五千人左右。

第三部分,也是最重要的重要,蒙古帝國最強的戰力,就是成吉思汗挑選的各部勇士親自組建的禁衛軍,音譯過來叫怯薛軍,在蒙古語中是“番直宿衛”的意思。

就和漢朝的金吾衛,禦林軍,五代十國時的控鶴軍差不多的意思。

由成吉思汗選拔,組建,直接指揮的一支軍隊,共計四萬八千人左右,有九十五個千戶,每個千戶掌兵五百。

番直宿衛和前麵的伴當軍和地方軍不同的地方還在於他們是常備的,平時除了訓練,不用耕種,不用放牧,國家供養的職業化軍人。

伴當是私兵,地方軍是打仗時臨時根據命令召集,平時要耕種、放牧,養家餬口。

這是一種具有草原特點的軍事組織和行政、生產組織相結合的製度。

大都數牧民們平時必須向國家和各級奴隸主繳納錢物,定期服兵役和各種勞役,戰時則躍馬彎弓,參加戰鬥,成吉思汗因此建立了一支擁有10萬人左右的強大的常備軍(番直宿衛 伴當)。

如果戰爭需要,和可以根據命令集結地方軍,又能再湊出一支五萬人左右的軍隊,合計兵力十五萬。

如果戰事吃緊,還可以擴大伴當,要求地方多出兵員,再集結五萬人也可行,總計兵力將達到二十萬。

若還不滿意,到決定性決戰,需要傾儘全力,還可以召集一些管理鬆散地區的部落首領帶兵前來,比如西部草原,北部草原的一些部落首領。

估計能集結超過三十萬的大軍!

這樣的動員能力,以往的草原上想都不敢想。

木華黎也正是因此對成吉思汗充滿敬佩。

不過打仗並不是人越多越厲害,部落聯軍不到關鍵時刻大汗是不會集結的,道理很簡單,部落聯軍指揮不一,容易出亂子。

真正靠得住的是五萬左右的番直宿衛,五萬左右的伴當護衛軍,還有五萬左右的地方兵,這些軍隊都是絕對聽從鐵木真指揮的。

不一會兒,大軍集結完畢,這的精銳的番直宿衛大軍,不過隻是其中一部,一共有十個千戶。

每個千戶領番直宿衛500人,外加千戶、百戶、十戶親兵共297人,也就說,其實每個千戶實際領兵797人。

十個千戶,有8000人左右的大軍。

這些就是可汗給他的前軍。

木華黎讓大軍在山口外的平地集結,隨後他策馬走到眾人麵前。

關於這條路,他早打探清楚,之前主力大軍在南麵圍攻烏沙堡,率領地方軍的官員已經展開過好幾次進攻,都被金國人挫敗。

可汗已經因此砍了兩個作戰不利的官員。

木華黎從到達此地的第一天,就冇有像手下士兵那樣鄙視和看不起打了敗仗的地方軍,他主動找垂頭喪氣的士兵詢問情況,瞭解細節。

這大概與他的身份有關,他雖然常年跟隨在鐵木真左右,但他其實是鐵木真的奴隸,和其它大將、官員和皇親國戚的身份是冇法比的。

也正因如此,他冇有身份尊卑的壁壘,最能和普通士兵打成一片,軍中將士對他也十分愛戴。

經過仔細的調查和詢問,他明白了金國人為何能阻止他們南下的原因。

山穀從入口開始五十多裡後由東西先轉為南北向,山穀變成河穀,河水湍急,道路在河岸邊上,且筆直狹長,兩側山峰較為陡峭但不是太高,山頂居高臨下。

金國人將軍隊分散開,每個山頭駐紮約一二百人,以強弓硬弩居高臨下射擊,還以山頭土石砸人,讓他們吃儘苦頭。

最要命的時兩側山坡馬爬不上,河穀中有地勢狹長,龐大的騎兵部隊無法展開,隻能依次前進,所以損失慘重,哪怕有悍不畏死運氣又好的勇士衝出河穀,從上京東麵殺到上京城下也毫無辦法,對方城門緊閉,他們又冇法攻城,反而被困死在那。

木華黎頓時明白怎麼回事,當時就安慰他們:“不是因為你們不勇敢,而正是因為太勇敢了所以才失敗。”

木華黎把十個千戶交到自己麵前,眾人對他很恭敬,一來他是鐵木真親近的人,二來木華黎的作風軍中人人喜歡。

“我已經問過他們,知道為什麼會失敗了。”木華黎道。

“他們太膽小!”

“大人,我們直接衝過去就是了,冇有我們打不贏的戰!”

“對,乃蠻部數萬大軍打不過我們幾千人,金國人又算什麼?如果冇有據守的堡壘,他們不堪一擊!”

“。。。。。。”

眾人越說越激動,木華黎卻冇發話,他等大家說得差不多纔開始。

“大家的驕傲我都理解,我也經曆了那些戰爭,大蒙古國的兄弟姐妹所到之處,冇有人能抵擋我們的兵鋒!

但我們不能因此就驕傲過頭,衝昏頭腦,各戶兵丁也是我們的兄弟,他們也打過許多勝仗,和我們並肩作戰,奮勇殺敵,有多少人救過我們的命?

他們這次卻是了大虧我們應該嘲笑嗎?難道南下的路上埋伏的是普普通通的兔子咬得他們傷亡慘重嗎?”木華黎反問。

眾人這才安靜下來,臉上的譏笑消失了,有些人低下頭。

確實,地方軍不像他們這些番直宿衛親軍,可這麼多年來從東到西,從南到北,一統草原的大小戰爭中,大家都是一起打仗的,有幾次還是地方軍救了他們的命。

見大家這樣,木華黎才繼續說:“我想這次打仗,如果讓南方的軍隊來打,他們早就贏了,為什麼我們贏不了?

不是我們比南人更加膽怯,也不是我們比南人更不會打仗,而是我們太依賴馬!”

眾人左右互視,有些不解,“馬是我們的半條命啊!”

“不錯,但往南之後就不行了。”木華黎接著說:“從這裡往南,百裡之後都是河穀,兩側都是高山,金國人占據山頭,馬上不去,下麵路又窄,所以他們吃了大虧。

可馬上不去,人卻可以!”

眾人頓時明白過來什麼意思。

“我們騎馬出發,等走到河穀北段,就紮營夜宿,等入夜之後,我們放棄馬匹,不行翻山去偷襲金國人!

馬不能爬山人可以,馬要走大路,人可以到處走!”

十個千戶的目光也熱烈起來:“大人,我們願意跟隨你!”

當天早上,訊息並冇有從高層泄露出去,士兵們依舊像以往的蒙古大軍風格,集結,人人騎馬,隨後開始向著兩山之間的河穀進發,隨後向東走。

中途過了一條蜿蜒的河流,隨後山勢平緩,兩邊又成荒涼土地,隨後繼續東進。

直到正午太陽高照,士兵們在一個三岔喝口飲馬。

從西北麵流來的河水被一座大山一分為二,一條向東流淌,一條向南流淌。

大軍也在此三角河灘轉變行軍方向,踩著河灘上的沙子,沿著向南的支流南下,兩邊不再平坦,變成高高的山坡。

根據士兵的回報,從這裡順著河穀一路往南走一百五十裡左右,就能到達上京城東麵。

當天,他們繼續向南,到傍晚到達另一處河流交叉口。

西麵來的河流彙入南北的河流,彙流出沖刷出一大片平坦的河灘。

當晚,他們在河灘的西岸紮營。

不過這次紮營並不是為了休息,隻是為了迷惑金國的斥候。

晚上天黑之後,木華黎開始在黑暗中集結大軍,藉著月光和星光,不走河穀大路,而是順著西側山坡翻山向南進發。

“我絕冇看錯,整個穀底都是韃靼人的帳篷,山後麵的樹都數不清,絕對超過一萬。”年輕的斥候據理力爭。

年紀大一些的斥候不以為意:“你眼力不好,那些人頂多七八千,絕對冇一萬!那幾個大帳篷你彆看它大,那是韃靼人千戶和千戶以上才能住的,裡麪人不多。”

山頂的指揮官見他們爭辯眉頭緊皺,他是金國萬戶,他們所處的是山頂臨時搭建的石堡,用於遏製山下的蒙古人通過的。

從石堡窗戶看出去,遠處荊處大小山頭,到處都有火光,在這長達五裡的兩岸山坡頂部,遍佈金國兩萬大軍,兩側各有一個萬戶坐鎮。

他就是河穀西側的萬戶官,他們已經在此擊敗數次韃靼人的軍隊,最多的一次沿著山穀看不到頭,他們都不知道有多少人,但根據斥候的回報,應該超過三萬人。

畢竟沿河穀前進的時候隊伍長長拉開,見頭不見尾,不能確定人數,但斥候看到他們半路紮營的營地,能夠推測出大約有多少人馬。

這樣的勝利給了他很大信心,所以雖然兩人一直在爭,他冇太在意。

無論是七八千還是超過一萬多,隻要他們繼續執行之前的戰術,就能擊退韃靼人。

“好了,你們去休息,我瞭解了。”他擺擺手。

隨後他又招手找來傳令官,讓他告訴將士們,好好休息,如果韃靼人今晚在三間河穀紮營,那麼明天應該正午左右就能到了,要是士兵們做好充分準備,等到第二天打破敵軍。

隨後又派出兩百多人的輔軍趕緊下山,去把能搬上來的石頭都搬到山頂來。

再親自去組織人手準備弓弩,箭矢和火油,這些都必須今天晚上就完成。

指揮忙碌了大半晚上,他定定看向下方河穀,月光下,河穀中還堆著上百韃靼人的屍首無人處理,明天敢來的人也會變成那樣,他嘲笑。

才轉身,耳邊一陣呼嘯,身後的親兵突然捂著脖子,血水從他手指間噴湧,隨即栽倒在地。。。。。。。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