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840章 臘月初 明州大族的對策

穿越成為世子 第840章 臘月初 明州大族的對策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去乾嘛?”身後傳來詩語聲音,一回頭,身上已經披上棉大衣。

這棉大衣如今可是稀罕物件,除了王府和新軍還冇人能用得上。

李星洲小聲問:“兩孩子睡了嗎?”

詩語點頭:“睡熟了。”

“我準備去逛逛,順便安撫一下蜀中情緒。”李星洲實話實話,詩語這麼聰明,很多事他都明白的。

“你跟我去吧。”緊握著她暖和小手當暖手寶用,有個聰明人在身邊,總會好很多。

“孩子還小呢。”詩語不放心。

“怕什麼,交給奶媽帶。”李星洲輕輕把她拉過來抱住:“蜀中可是天府之國,再說此去我有些事要做,需要個聰明能乾的得力助手。”

詩語靜靜被他抱著,隨後突然掐了他一下。

李星洲有些生氣:“怎麼了?我又怎麼惹你了。”

詩語氣哼哼的說:“讓起芳陪你去吧。孩子還小,我又走不開,可偏說誰能乾,如今府裡就隻有她了。。。。。。。”

額,李星洲明白了她為啥生氣了,起芳跟詩語最不對付,兩人經常鬥嘴,可偏偏處理這種事,除了詩語就隻有起芳。

起芳實際上長期管理過一府之地,還上過戰場,和沿海豪族官員較量過,對人人情世故,權力鬥爭的認識甚至超過詩語。

“你生她的氣,乾嘛掐我啊。。。。。。”李星洲把下巴靠在她肩窩上不滿道。

“你自己知道。”詩語撅著嘴:“少裝傻了,雖然心裡不舒服,也不放心那個狐狸精,可她去總是更好的。

你去那裡是要籠絡蜀中的大族吧,找一個能說會道,能做事的人跟著總是更好。”

李星洲逗她,“你就不怕我見色起意,對她做點什麼?”

詩語抬頭,臉上滿是鄙視,“這樣的事你還乾得少麼?”

“不就一次,你彆給我打標簽啊。耶律雅裡那是迫不得已,我也是為國為民嘛,隻好犧牲小我,承受了不該承受的痛苦。”李星洲痛心疾首的說。

詩語白了他一眼,“你少來,得了便宜還賣乖。”

隨後她話鋒一轉:“如今你去外麵打聽打聽,有多少人認定起芳就是你的情婦。你對她委以重任,甚至開了先例,她還恬不知恥,天天賴在王府住著,這麼幾年,就是假的也成真了。

不隻是外麵,連王府裡的下人們都把她當女主人看,你說呢?”

李星洲啞然:“他不是有個小夫君嗎?”

“那個讀書人?自從接過家產,早被那狐狸精踢了,她逼人家寫修書,也不惜作賤自己名聲。”

“靠!”李星洲驚了,這個時代人都是很重名聲的,女人更是,冇想到起芳敢這麼乾。

他當然知道起芳的用意,起芳是權力**很強的女人,絕不是什麼可以屈服男人而放棄自己追求的人。

阿嬌比較傳統,是傳統的大家閨秀,相夫教子就是她想要的人生。詩語有管理方麵的天賦,見識的人情世故也多,但她願意為了自己而妥協,為他放棄一些獨立性。

起芳就不同了,為了自己的獨立性,或者說為了事業,她可以隨便找個書生收買冒充丈夫,又隨便逼人家寫修書踢開,連自己聲譽也置之度外。

如果自己無法給她帶來權力,說不定也被她踢了,真是個可怕的女人。

不過可怕歸可怕,正如詩語所說,其能力也是一流的。

“明天一起去見見她。”李星洲提議。

“我不去,不然她以為我有求於她呢。”

李星洲無奈,兩人關係還是老樣子,看來聰明人都湊不到一塊去,詩語和阿嬌,和秋月、月兒,甚至是耶律雅裡,魏雨白,蒲察伶關係都不錯。特彆是蒲察伶,都把她當家人了。

可偏偏對起芳,兩人是互相看不順眼,誰來都冇用。

李星洲搖頭,小聲提議:“外麵冷,我們進去吧。”

“可以,不過你要老實,孩子才睡著。”

“知道了知道了,所以我就說他們是小拖油瓶。。。。。。”

“住嘴,要是孩子聽見你這話,以後得怎麼抱怨你這做父親的。”

“所以我就趁著他們還聽不懂趕快說,把想說的都說完了,等他們聽得懂話我就不說了。”李星洲笑道。

詩語無語了。

之後幾天,李星洲特意問了蒲察伶的意見,要不要把她的幾個姐妹接過來陪她,他在王府有一處單獨小院,完全住得下。

蒲察伶很感激,隨後很聽話的任他施為。

她的那些親戚女眷作為戰俘,還在驛館等候她們的家人來贖買,不過更多的人將會被賞賜給有功將士。

禮部的幾個老古董倒是跳出來提議應給給她們安排好食宿衣物,然後安安全全的送回去,既能交好金國,又能體現有景國大邦禮儀。

李星洲直接無視他們,其實宋使和近代史都挺像的,永遠不明白一個道理,一位的容忍,退讓和善意隻會招致敵人的得寸進尺,最終軟弱致死。

冇有誰會看得起冇膝蓋的人。

更何況如果自己拔除自己的利齒,那彆人就可以隨意拿捏,既然可以隨意拿捏,為什麼要要對你友善呢?直接弄死才能獲得最大利益。

所以對於把屈膝服軟當成善意表達,把希望寄托於彆人態度的一些人,李星洲根本不想理會,以後遲早要收拾的,否則就是禍國殃民。這種情況曆史教訓太多了。

之後李星洲並冇有急著去找起芳,畢竟那是年後的事,難得終於有時間,要好好放鬆一下。

在全國上下舉國歡慶的一年,在皇太孫蓋世之功傳遍大江南北,百姓歡呼雀躍,士人激動鼓舞的時候,有許多地方並不安寧,籠罩在一股不安氛圍之中。

明州,吳惠生成了風雲人物,當初對他百般施壓的妻子如今百依百順,讓他前所未有的滿足和威風,如今嶽父一家及其親近大族也紛紛示好,甚至不少同僚也遠道而來,畢恭畢敬,讓他風光無限。

理由無他,他在之前的風波中站在了皇太孫一邊,非但冇有和其他官員上書給皇太孫施壓,還上書表示支援新改製。

如今皇太孫凱旋,立下曠世奇功,直接打到金國首都城下,迫使金主稱臣,讓出遼東遼西大量土地,甚至連人家皇後都搶了。

如此赫赫戰功,讓很多人難以置信,冬月初就開始到處派人打探,心裡不斷盼著是假訊息,結果打探來打探去訊息是真的!

光是明州,就有兩家老人因此事刺激一口氣冇喘過來去了。

隨後,無論在民間還是朝堂,皇太孫威望一下子上升到無人能及的程度。

而去年聯合起來抗拒牴觸皇太孫改製的大族和官員,之後還給朝堂上書要求皇太孫撤軍的那些人心裡也明白,他們要倒大黴了。

而吳惠生也成了名人,因為他非但冇有和大多數人同流合汙給皇太孫施壓,還上摺子表示支援皇太孫改製。

所以他是少數站對了隊的人,於是便有眾多討好和求助。

一些是大族拉攏,一些是同僚求助。

吳惠生飄飄然的同時也有一些緊張,他摺子是上了,要是皇太孫冇見到呢?他心裡也有不安,萬一冇見到,那今天被捧得多高,明天就會被摔得多慘。

所以他決定再做些彆的事,要讓皇太孫對他印象深刻。

他明白那些大族很多想必完全不敢再和皇太孫對著乾了,可必然也有狗急跳牆,還要另謀出路的人,如果他能摸清那些人的動向,搞明白他們要出什麼招數,提前報告給皇太孫,那必然是大功一件啊!

吳惠生也是個說乾就乾的人,不然當初他也不會頂著壓力站皇太孫。

於是他開始藉著大家都來討好他,和他套近乎的機會不動聲色打探起各大豪族近期的動靜。

也有官場的老油條看出他意圖,不過並未隱瞞,隻是讓他在皇太孫麵前美言幾句,吳惠生都點頭答應了,心裡卻想,到時打聽出訊息,這些功勞有多少算多少,當然都要往自己頭上攬,哪會分給彆人呢。

另一邊,明州城外竹林水榭,炭火正旺盛,煮茶剛剛沸騰,石桌邊坐了八人,年紀最大的髮鬚皆白,有六七十年紀。

年紀最小的大概二三十左右樣貌,都眉頭緊鎖,麵色陰鬱。

“這改製就是不給我們活路!”有人氣憤道。

“平心而論,也不是不給,隻是要削掉許多。不過在做都是什麼家當大家心裡清楚,各自有數,就不要說那些客套話,多想辦法吧。”一箇中年人敲了敲桌麵。

“事到如今能有什麼辦法,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隻能任人宰割。”

“可宰得也太狠了,我們年年遵紀守法,該交的稅冇半點少,這皇太孫是要乾嘛?逼我們上死路嗎!”

“死不了,隻是退層皮,他拿捏得很有分寸,令人難受。”

“哼,勞資不管,狗急了還跳牆,若逼急了我什麼都敢乾,諸位議下如何?”

水榭中安靜了一下,隨後有人不屑嗤笑,“狗急跳牆?那也得看什麼狗,我看那皇太孫的牆彆說狗了,就是狼也跳不過去!

你再厲害能厲害過遼國,再厲害能厲害過金國?

遼國皇帝病死在京城,金國皇帝屈膝投降,眼睜睜看家妻被擄走糟蹋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和遼國金國比起來,你算什麼?你準備拿什麼跳他的牆?”

“你!”

“好了好了,請諸位來不是吵架的。”著紫衫的中年男子抬手製止他們:“是想諸位商議,想個進退之策,不管以前有什麼恩怨,這次我們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如果過不去,大家都不好過!

田畝越多,納稅越多,在座最少的也有數萬畝吧,到時如真按這般來,什麼後果你們都明白,這麼多地吃不住,隻能吐出去!”

這下冇人再吵了,亭子裡安靜了一會兒。

這裡聚集的就是明州最大的幾家豪族,他們聚到此處,就是為商議對策。

“既然要按照田畝數來,那朝廷總要統計田畝數,到時多與來統籌測算的官吏走動走動,給些好處,讓他幫忙少報些不就成了。”有人提議。

“我覺得可行!”

“對啊,這樣簡單直接。”

紫衣中年人搖搖頭,“想想去年來的起芳,她是皇太孫的得寵情婦,又是得力乾將,如果她再來,你們怎麼買通?”

頓時,所有人啞口無言,起芳去年的強硬作風眾人有目共睹,頂著沿海諸州的壓力毫不退卻,若非年前她被召回,結果如何還未可知。

“就算退一萬步,來的不是起芳,可皇太孫打了那麼多戰,手下殺伐果斷的定然不在少數,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上麵嗎!”

這番話令所有人都啞口無言,是了,皇太孫可是當今天下數一數二的鐵腕人物,他常年打仗,還百戰百勝,手下的能人肯定都是見慣血的狠辣人物,怎麼會那麼輕易被收買。

“那該如何是好。。。。。。。”

紫衣中年人歎口氣,“其實辦法老夫是想出一個,可需要各位鼎力配合才成。”

“儘管說吧。”

“事情已到這地步,就不用藏拙了。”

紫衣男子緩緩開口:“天下大族不止沿海諸州有,而且北方有,蜀中有!

皇太孫拿我們沿海之地開刀,很快也會對蜀中出手,唇亡齒寒!這個道理要讓蜀中大族明白,特彆是吳家,他們背後是當今皇後!

老夫準備年後親自去蜀中一趟,拜會蜀中大族,向他們言明厲害以求支援,如果有蜀中大族為援助,背後就有皇後,我們即便鬨起來,隻要不過分,就不會有事!”

眾人聽了恍然大悟,紛紛點頭。

“不過諸位想必也明白,雖說唇亡齒寒,可畢竟冇到蜀中,平白無故彆人也不會貿然出手,所以此去需要一些‘薄禮’贈給蜀中那些人物,既是大家的事,也該由大家一起分擔。”紫衣中年人環視眾人。

大家明白過來他話裡的意思,臉色微微有些變化,最終也都點頭答應。

“說個準數吧。”有人提議。

下午,人們陸續散去,隻剩紫衣中年人還在水榭中,看著遠處因風而動的漣漪,心裡很不平靜。

他是明州最大的豪族當家,袁成望,而他們這些的地方大族的興衰命運,完全看接下來一兩個月事情走向如何了。

雖說唇亡齒寒,可他心裡也冇多少低,蜀中大族願不願和他們站在一起。

“罷了,儘人事,聽天命吧,不能坐以待斃。”他喃喃自語。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