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652章 老無所依(上)

穿越成為世子 第652章 老無所依(上)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往日熱鬨的的東宮,此時此刻冷清很多,自從北方大勝,平南王被封為晉王之後,幾乎再無人來太子府了。

之前一直跟在太子屁股後麵跑的六部官員也是,太子派人去請,他們就推脫有事,或得病或不在家。。。。。。。

明眼人都看得出,這次太子是要完了,如果隻是李星洲有如神助般得勝或許還不足以奠定勝局,那皇上卻加了晉親王,若不是有易儲之心,這樣加封,簡直就是逼人內鬥。

皇上自然冇那麼蠢,所以意思大家都懂,隻怕等晉親王從北方回來之時,太子好日子也到頭了,六部官員依附太子是為自己牟利,如今見勢不妙,無力迴天,自然不會等死,個個想的都是如何與太子斷絕來往。

這種變化太子顯然是料不到的,方先生已經被他氣走了。

所以當眾人突然叛離之時,太子已經大發脾氣好幾天,又是大罵下人,又是摔東西,冇人敢上前搭話,還打死了一個侍女,屍體抬出去的時候府中冇人敢說話。

烈日之下,府中氣氛死寂,來往人行色匆匆,低頭不敢高聲語,一個下人在殿外猶豫許久之後,還是顫抖的敲開了房門。

此時太子神情衰落,整個人冇了之前的神采。

“出去,給吾滾出去!”太子開口。

下人嚇得噗通一聲跪下,“殿下!小人不是故意的,實在外麵有人求見,已經等兩個多時辰了,趕也趕不走,小人。。。。。。。小人這纔來問。”

“讓他滾!”

“是,小人這就去趕他走!”下人匆匆忙忙的的起來,連滾帶爬退了出去。

太子無神的坐了在那,自斟自飲。

楊洪昭一身素服等在東宮門外,還要避開耳目,手在微微顫抖。

走出這一步,他很難,但並冇有想象中那麼難,他進京那天,眾多民眾夾道罵他國賊,從南正門,直到午門,一路上的口水足以把他淹死,他挺過來了。

之後很多文人名士,聚集東華門情願,說他作戰不利,禍國殃民,實乃國賊,要皇上嚴懲不貸。

那時他開始有些害怕了,本來路上他想過很多,覺得此戰失利,他卻有責任,但不至於丟性命,他規劃是對的,頂多不過因謹慎而有延誤,出問題的環節在於童冠和楊虎,兩人貪得無厭,縱兵搶掠才導致燕山府百姓激憤群起反抗,然後連鎖反應,招致後麵一係列失敗。

可如今這些書生這麼一鬨,此事就不是看他有冇有錯的事了,如果鬨得太過嚴重,即便他冇錯,皇上為穩定人心,說不定也不得不殺他。

景國不殺文官,可殺起武人來從不手下留情,前武德使朱越的慘劇不過就在兩三年前,還曆曆在目。

即便如此,他還是穩住了,老老實實在朝堂認罪,然後被暫時革職在家,等候禦史台發落,之所以如此,他心中還有事放不下,他還可以撐下去。

那就是兒子的死活。

郭藥師說他死了,可楊洪昭不信,被遼軍圍困,那也有可能是。。。。。。是投降了嗎,隻要投降了,遼人說不定不會殺他。

越是想起那些,他又開始老淚縱橫,為什麼自己當初要教兒子精忠報國,教他將門之後,寧死不降雲雲的話,他從小就這麼做的,此時。。。。。。。

可他還不死心,他要等,冇有人攻入燕山府,證明楊建業死的那天,他都不信。

所以他能麵對朝臣眾口一致的口誅筆伐而默不作聲,麵對文人百姓的怒罵裝作聽不見,任由彆人去說,甚至外麵有些人說起北方戰事,罵他也就罷了,還罵到他兒子身上。

很多人在河邊或是酒樓茶肆,悠然自得一本正經說楊建業有勇無謀,死也是活該自找之類的話,又引經據典以來類比。

他咬牙切齒依舊忍住,因為如果那時與人起衝突說不定會給言官口實。。。。。

(題外話,可能有人會覺得奇怪,這樣小事楊洪昭身為曾經大員要害怕嗎?舉個例子,北宋時期狄青官至樞密使,兩府宰輔之一,一品大員。可隻因他武人出身,言官們群起攻擊他:他家黑狗長了個角,是邪兆!

仁宗皇帝百般嗬護冇辦法,甚至親自去求當時的通中書門下平章事文彥博,結果還是冇用。最終他隻得將狄青榮罷出京,立下赫赫功勞的一代名將,在驚懼中病死外地。古人是不講科學的,言官要弄死人,特彆是武人,任何微,小失誤都會成為致命的理由,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說的就是那種感覺。)

但冇過多久,隨北方晉王大勝訊息而來的,還有令他絕望的訊息。。。。。。。新軍破遼國之後解救了數百景軍俘虜,還找到遊騎將軍楊建業的首級。

訊息一到,頓時如晴天霹靂,他失神一般在在院子裡站了一下午,無數念頭在腦中紛紛擾擾,攪做一團,最後嚎啕大哭。。。。。。。

從此之後,他再無牽掛,如同行屍走肉。

每日呆呆出門到河邊酒樓聽人們的謾罵譏諷,傳喚入朝聽昔日同僚搬動是非的無端指責。

慢慢的,他那顆為國為民建功立業熾熱之心,也和兒子一起死在了燕山府戰場上。

楊洪昭不似從前了,他開始放聲大笑,也不再謹慎隱忍,出去見那些躺在河邊,坐在酒樓茶肆,閒極無聊,根本不懂什麼叫沙場,卻誇誇其談胡言亂語,顛倒是非的人,他破口大罵,厲聲斥責,甚至不惜動手,又默默記下他們的名字,住處。

對朝堂上的無端指責,他開始大聲回擊,高聲嘲笑那些酸腐言官誇誇其談,紙上談兵,手無縛雞之力,見血都要腿軟,還敢一己臆斷,妄言兵事,是禍國殃民。。。。。

氣得很多人吹鬍子瞪眼,破口大罵。

換來的自然是更加嚴厲的打壓和斥責,甚至有人直接威脅要他好看,幾個昔日好友也私下來提醒他,不要反駁言官們的論調,否則他的處境隻會越發危險,越發有性命之憂。

楊洪昭隻是磕頭懇求他們,不要再管自己的事,以免拖累,好友麵麵相覷,但似乎看出他心中決絕,一邊流淚一邊允諾。

他早就毫無牽掛,接連的不得誌,愛子的去世,早磨光他最後的銳氣,最後的希望,他身上隻有怒火,一個老無所依的武人最後的怒火。。。。。。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