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502章 李星洲的覺悟 太子勢弱

穿越成為世子 第502章 李星洲的覺悟 太子勢弱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今年皇家宮宴,最大的變化就是平南王位居首席,許多人多多少少從中看出點什麼,酒宴還冇看是,已有人紛紛上前示好,很多親戚都來打招呼。

李星洲一一點頭應付,一邊和身邊詩語說話。

太監宮女們忙著給他們送菜,指揮的是一個腳有些瘸的小太監,雖然他極力掩飾,但還是能看出。

他大概是福安公公的得力助手吧,不然也不會讓他在這種場麵露麵。

小太監指揮眾人上菜,酒水,點燃燈盞,然後對他恭恭敬敬行禮才退下。

李星洲心裡納悶,這小太監怎麼對他似乎十分尊重。

過了一會兒,皇後和皇帝都來了。

皇上一出來,大殿中聲音小了許多,宮宴開始了。

皇帝先問了他為何冇到午門獻俘儀式,似乎有責備的意思。

李星洲隻是回答回家去了,皇帝也冇再追究。

午門獻俘是自古以來就宣揚國威的事情,外出打勝的將軍在午門前將俘虜獻給皇上,還有百姓圍觀。

漢朝時這樣的獻俘十分壯觀,因為動輒上萬俘虜,數以萬計的牲口,而到唐朝名將蘇烈發展到巔峰,彆人都是獻俘,可一生南征北戰,威名赫赫的蘇定方不之獻俘,還給唐朝皇帝獻三個國王,都是活捉回來的。

再到之後的高仙芝,雖人品不咋地,但隻是為了自己的軍功,就汙衊說中亞兩個小國要叛亂,然後把人家攻破,隨後又打敗該地區聯軍反撲,將兩個國王獻到長安。

這些都是比較有名的獻俘,李星洲這拿得出手的冇有,死得玉麵狐和熊寨幾兄弟的腦袋,封存在木匣裡,活的黑豹子,目前已押送刑部大牢,年後審問。

當然,獻俘隻是儀式,振奮人心用的,至於俘虜,他自有用處。

宮宴就這麼開始了,詩語很快習慣這種氣氛,其實跟家人吃飯雖有差彆,但也差不太多,最大的區彆就在於人太多,而且尾席和頭席是絕對說不上話的,這就是皇家的殘酷。

宴會期間,小一輩的人紛紛出來,吟詩作賦,唱歌跳舞,各展身手,在皇帝爺爺,皇後奶奶麵前展現自己。

大概是年紀大了,反而更喜歡孩子,嚴肅的皇帝難得樂得合不攏嘴,每一個孩子出來,他都要親自誇獎幾句,然後賞點什麼。

皇家的孩子受的都是貴族式教育,很多小孩文學修養就很高,詩詞歌賦樣樣精通,李星洲聽得慚愧。

那邊小表妹一句“殘臘迎除夕,新春接上元。”這邊就有不服的小孩起來:“天地風霜儘,乾坤氣象和。曆添新歲月,春滿舊山河。”

小孩們你一句我一句,大人滿臉驕傲,李星洲一臉懵逼加尷尬,文化人的對話他根本冇法插嘴,冇文化是真的可怕。

詩語似乎看出他的窘迫處境,低聲笑道:“你不是大才子嗎?怎麼不開口了。”

李星洲一笑,低聲道:“本王是才高八鬥,那也看給誰寫,要是你每天晚上都乖乖聽我的,我每天晚上給你寫一首也行,怎麼樣。”

詩語悄悄掐了他一下,連忙避開他侵略性的目光,“腦子裡就冇正經事。”詩語抱怨。

李星洲悄悄把手伸到桌下,拉住她的小手,“過兩天我陪你回去看看嶽父嶽母。”

“什麼嶽父嶽母?”

“你父母啊,你肯定冇跟他們說吧。”李星洲搖頭,詩語就是這樣一個矛盾的人,自信,強大,又自卑。

這在心理學上來說並不矛盾。

“不用,不是什麼大事。”她輕描淡寫的說,想把這事揭過。

“怎麼不是大事。”李星洲不依不饒,將她的手捏緊一些:“女婿哪有不見嶽父嶽母的道理,再說我們是一家人,我當你家人,你也要當我家人。”

“可你。。。。。。你不是簡單的女婿,你還是。。。。。。。”她說到這停住。

李星洲搖搖頭,湊到她耳邊小聲道:“不管我什麼都一樣,以後我要是當了皇帝,我就立你為後。”

“你。。。。。。你胡言亂語什麼。”詩語有些慌亂:“為什麼突然想到說這個。”

“冇什麼,就是多想了想。。。。。。”李星洲說著端起桌上果酒一飲而儘,這酒還是王府的酒,現在都賣到皇宮裡來了。

在江州的時候,魏雨白一句“觸手可及”提醒了他,是啊,確實觸手可及,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知不覺間就到了這樣的位置,可仔細回想,大概是太子的愚蠢把他推上這樣的高度。

加上今日,皇帝將他安排在首座,這裡以前坐的是太子。。。。。。。

這其中意味,李星洲就是再傻也該明白,皇帝可能是在暗示他。

其實事到如今,他也明白自己冇有選擇了,他就是想停下,背後的手也會推著他向前,德公,何昭、毛鸞、狄至、嚴申、包拯、參林、王通、湯舟為、王府眾人等等。。。。。。。

以前他還想著逃避,想著躲開,因為那太累,太沉重,景國人口少說有幾千萬,揹負千萬人的命運,他以前想都不敢想。

事到如今,他想避開都不行。

不止因為有人不允許,還因他要是退下去,太子重新出來,如今的太子隻怕對他深仇大恨,經曆那麼多明爭暗鬥,早已不死不休。

無路可退,那就欣然麵對吧,所以他纔會說那樣的話。

詩語,是他心中最佳的選擇,朝中大臣舊派新派雖然冇有涇渭分明,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舊派以德公為首,手握大權,除去皇帝無人可比。

新派本以何昭、羽承安為首,如今羽承安一支落馬,就隻剩何昭。新派實力不如舊派,但潛力卻無比巨大。

如果有一天,他若真登上皇位,就必須去權衡這個問題了。

阿嬌是德公的孫女,何芊是何昭的女兒,她們自己或許不知道,何芊大大咧咧,整天舞弄刀劍;阿嬌浪漫主義,讓她在名留青史和麪對當下之中選,她肯定會選名留青史。

但她們的身份就註定必然會捲入政治旋渦之中,如果阿嬌為後,舊派做大,何芊為後,新派做大。詩語為後,得罪兩派,打壓兩派,也會置她於不利之中。

以前他冇想過這些問題,現在不得不想,如果事到極端,他身邊可以依仗的還是詩語,這個自信又自卑的強大女孩。

想著,他緊緊握住小姑孃的手。

“方先生。。。。。。。”太子府小院裡,孫煥泣不成聲,默默流淚,他腳上還戴著沉重腳鐐。

方先生也難受落淚,太子的過錯,最終全部落到孫煥身上,今日大年三十,看在太子府的麵上,準他回太子府半天,門外還候著禦史台的官吏。

方先生心中難過,他不過是個躲避戰禍的年輕人罷了,寒窗苦讀考上功名,為躲避邊關戰亂留在太子府儘心儘力,本以為如此可以避戰禍,結果人算不如天算,卻反而斷送了他。。。。。。。。

年過之後,他就要發配交州化外之地,此去九死一生。

方先生吩咐下人備好酒菜,幾個下人並不想理會他,他無奈之下拿出自己微薄積蓄打點,下人才肯為他備好酒菜。

看著對坐消瘦太多的孫煥,方先生道:“太子已經儘力。”

“我知道,方先生我都知道。。。。。。。”孫煥說著低頭痛哭。

方先生更加淒苦,在心裡道:你不知道,可你最好也彆知道。。。。。。

太子聽聞有人替自己頂罪之後大喜過望,隨後得知禁足又陷入大怒之中,天天夜夜咒罵瀟親王,咒罵平南王,可自始至終,也冇半句提及為他頂罪,替他辦了那麼多事的孫煥。

這些事方先生覺得不要讓他知道的好,至少走的時候好過些。

太子這幾天越發癲狂,終日酗酒,三句不離瀟王,那是他揮之不去的心結。

方先生想見也不得見,他自己心裡也開始慢慢明白,或許他也是該走的時候了,而今大年三十,皇上卻不宣太子參加家宴,其中意味已經十分明白了。。。。。。。

這是要太子彆擋路啊,方先生蕭瑟苦笑,可太子是不會懂的,他還在不斷求見皇上,不斷試圖派人出去傳話。

他安慰了孫煥幾句,與他同飲送彆,整個太子府,冇人在意他。

最後,孫煥哭著被禦史台官吏帶走,方先生也感心力交瘁,默默回到小院中,收起牆壁上掛著的《出師表》,或許他真的老了,無能無智,導致太子屢屢受挫吧。

他該走了。。。。。。。

方先生明白,這太子府再容不下他了。

他收拾東西,不過些書卷,筆墨紙硯,連被褥床墊都是太子府的東西。

方先生準備過幾日就走,至於去哪,他不知道,或許臨走之前再見一見太子吧。。。。。。

這麼想著,他起身向太子的院落走去。

纔到小院外,就聽見裡麵太子的大罵。

“那孽種狼子野心!狼子野心,父皇難道看不出來嗎!我不在,他就說首座!

就跟當年瀟王一樣,坐首座!我要見父皇!我要見父皇。。。。。。嗚嗚嗚嗚。。。。。。”

接著又傳來瓷器打碎的聲音,幾個下人守在院子外,冷得發抖也不敢進去。

方先生叫住其中一個道:“勞煩通報一聲,我想見太子殿下。”

小廝點點頭,麵帶懼色進去,不一會兒便出來了,小聲道:“殿下說,他不見。。。。。。讓先生。。。。。讓先生滾。。。。。”

方先生胸中一窒,許久說不出話來,隻能默默轉身離開,最終他又回頭:“告訴太子殿下,他還有機會,還有一次難得的機會,明年我景國必會對遼用兵,到時若能好好表現,說不定皇上也會迴心轉意。”

說著對著太子的方向拜了拜:“太子予我衣食之恩,在下永生不忘記。”說完轉身離開,天下之大,何處是家。

萬家燈火紛繁熱鬨,整個開元城一片熱鬨景象,千家燈火明,萬戶爆竹聲。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塚道虞坐在椅子上,膝蓋蓋著毛氈,呆呆看這兒黯淡庭院,今年,子女依舊冇人回來。

他身後一盞昏黃燭火,隻有衛川陪伴在側。

“將軍也喜歡平南王的詞。”衛川笑問。

塚道虞點頭:“人有過節,但詞卻喜歡。”

麵對黑漆漆的庭院,他擺擺手道:“衛川,你回去吧,多陪陪家裡人。”

衛川搖頭:“屬下陪著大將軍。”

塚道虞看他一眼:“愚夫,前車之鑒,後車之師,此時不懂珍惜,再過幾十年,你也跟我一樣。”

“那不是前車。”衛川搖搖頭,“大將軍南征北戰,常年距京幾千裡,那又有什麼辦法?將軍常年在外,家裡愛妾偷男人,不也冇多追究,如此心胸,他們還要怎麼樣?

要是冇有將軍,景國山河還存幾分!他們有什麼資格恨將軍!”衛川越說越激動。

“國是國,家是家,於國我問心無愧,於家。。。。。。。”塚道虞無奈歎氣:“我虧欠太多。”

“可冇國哪裡的家?他們根本什麼都不懂!”衛川氣急。

“天下人要是都懂,我便不用掛帥出師了,你回去吧,多陪陪家裡人,我一人慣了,不用你賠。”塚道虞道,他告病半年,很多人明白過來他是要退了,所以今年連心懷鬼胎的也冇來,自然就冇人。

“將軍!”

“回去。”塚道虞不容置疑的道。

最後,燈火清冷,小院黑暗,遠處隔著圍牆,是下人們在打鬨。

開口時堅決,可人真走了,便隻剩他孤獨一人,下人玩鬨的聲音繞過圍牆傳入裡麵,他就在黑暗中靜靜聽著,聽著聽著就好像他也變得年輕了,和那些孩子們一塊玩鬨。

戎馬一生,南征北戰的歲月在他腦中閃過,一張張死去兄弟戰友的臉已經模糊,我失去了多少兄弟?塚道虞在心中默默想著,數不勝數的臉飛快閃過,他都看不清楚。

一千,一萬,十萬。。。。。。。他們前仆後繼,然後永遠沉寂在他記憶中,冇人記得。

慢慢的,他又想到了平南王,起初的誌趣相投,到他違約,兩人撕破臉皮。

他當初違約,隻怕平南王做大,與太子爭權,朝堂動盪,北方遼人趁機南下,現在想想也覺得可笑。

平南王還是做大了,太子把自己玩死了,遼人快被金人滅了,真是遠遠出乎他的意料,世事難料,大概如此。。。。。

隻是平南王一人不損,殺敵兩千,到底如何做到的,他新中華好奇,又明白自己怕是到入土也冇機會問了。

真乃人生一大憾事。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