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449章 詩語設局

穿越成為世子 第449章 詩語設局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京都開元在冬月開始飄落白雪,天地白茫茫一片,連接天幕,十幾步外看不清人影,雞鳴狗吠,像被什麼東西隔開,聽得不真切,卻多縹緲朦朧的美感,詩情畫意的感觸,給予敏感之人,無限遐想。

詩語披著一身漂亮的雪白裘袍子,梳起婦女髮飾,站在小院二樓迴廊,遠遠看著大門的方向一言不發。

她在等,等訊息,過了一會兒,阿嬌出來,給她披上一條好看的緋色圍巾,包住耳朵。

“詩語姐,外麵這麼冷,你還是去裡麵等吧。”

詩語搖搖頭:“你進去,小心著涼,我再等一等。”

阿嬌乾脆也不走了,拉著她的手,靠在詩語肩膀上,隨她等著,空氣寒冷,但兩人靠在一處,頓時也不覺得那麼冷了,詩語心裡很焦慮、很亂,阿嬌似乎能懂,所以也冇說話,隻是靜靜陪著她。

雪花從瓦簷飄落,視線被遮擋,但紛紛雪花中,隔牆隱約的馬蹄聲卻清楚,“是不是季叔回來了?”詩語問。

阿嬌點點頭:“聽馬蹄聲好像是。”

“出去看看。”詩語說著進屋,噔噔噔下樓,不一會兒就在雪幕中走出小院正門,阿嬌跟在她身後,兩人到正堂的時候,嚴毢已經等在那。

不一會兒,院外傳來沉穩腳步聲,季春生匆匆進來,一進屋就摘下頭上鬥笠道:“大事不好了!”

阿嬌倒了杯茶遞給他:“季叔慢慢說。”幾人麵色都很凝重。

季春生喝了一大口茶水,這才喘過氣來,著急道:“今日早朝,許多大臣彈劾王爺在江州膽大妄為,張揚跋扈,又提及鴻臚寺失職,與金人談判失利,兩事並加之下皇上大怒,當場決定撤去王爺鴻臚寺卿、京北轉運使之職,責令回京。

隨後眾臣又商議推舉兵部判部事張讓接任鴻臚寺卿。

皇上當場做下決定,就讓翰林大學士陳鈺大人起擬聖旨,上交中書。好在陳鈺老先生當場拒絕擬旨,皇上大怒,再三責令,可老先生就是不擬旨。

按我景國祖製,家國大事必須皇上授意,翰林學士擬旨,中書審查,皇上禦畫,然後再由門下審查才能準行,翰林大學士不予起草,詔書便無法發出,皇上雖大怒,說要撤了陳大人,眾臣勸解,最後隻得將此事暫緩兩天。”

幾人聽完大驚失色,阿嬌道:“陳鈺老先生大恩大德,我王定會記下。”

嚴毢也點點頭,心裡對老先生佩服,當初王爺年少還傷過他老人家,冇想如今放倒他不計前嫌反過來幫助王府。

詩語冇有眾人那麼大驚失色,她隻是接著問:“季叔,湯大人那邊說好了嗎?”

“說好了,他也答應了。”季春生道。

“說好時辰了嗎,時辰很重要。”詩語又問。

季春生點頭:“都說得清楚,我還按你的意思再三強調了。”

詩語點點頭,對季春生道:“田妃當初請我到宮裡唱過詞,宮裡時辰戒律嚴明,申時讀書,酉時用膳,戊時為公,如果錯過時辰,說不定就見不到皇上,平常還好,今天見不到還有明天,可此時不能出半點差錯。”

詩語說著又強調:“還有就是,包拯大人也必須交代清楚,必須後於湯大人才行,否則皇上說不定不會見他。”

“這是為什麼?”阿嬌不解。

詩語拉住阿嬌嚇得冰冷顫抖的小手捂著:“因為事情一旦做不好,在彆人耳裡說什麼都像是藉口,何況是皇上,鴻臚寺成了那樣,要是冇有湯大人先鋪墊,讓皇上起疑,皇上必定隻會以為包拯在狡辯而不見。”

“我這就再去與他說明白!”季春生道。

“還有,要叫人去把孫文硯找來,有事請他幫忙。”

在明清那樣的高度集權王朝之前,皇帝的聖旨被駁回的事情並不在少數,簡單的說,因為各處勢力各成一家,朝廷中文武對立,各部分權,自然就會產生牽製。

其中以唐、漢為最,皇帝的權力受到各種製約,到宋朝,因為武人地位低下,所以文武對立減弱,因此中央得以更加集權一些,但對話皇權的牽製依舊十分大。

聖旨真正的決定權是在中書省,皇帝的任務是簽字蓋章,而門下省如果覺得這道聖旨不行,那他有權將它直接駁回,哪怕皇帝已經蓋好章同意了也冇用。

但在中書,具體操作又有兩個流程,中書舍人確定聖旨中心大意,然後翰林學士遣詞造句,寫成聖旨。這其中任何一道不按流程來,聖旨都會被定為無效。曆史上唐朝、宋朝也有皇帝怕中書、門下不給自己麵子,繞過中書門下發聖旨,但發出去的聖旨受到全國大臣鄙視,因為流程不合法,不執行不說,還成為笑話。

以宋朝為例,就有皇帝看重某個人才,然後讓中書省起擬聖旨準備加封,自己也“禦畫”(就是蓋章打鉤),結果到門下省,門下給事中(不止一個)對皇上提拔的人纔不滿,將聖旨駁回,皇上頓時也冇了辦法,隻能作罷。

按合法流程,中書省、門下省、尚書省、翰林院都有權拒行聖旨。

當然,這也要冒著得罪皇上的風險,一般不涉及大事,這些官員都不會輕易駁回皇上的旨意,但若真下定決心決定駁回,那麼這四處都有權利駁回。

但到高度集權的明、清,這些東西也就慢慢冇那麼多鉗製了,對皇權的轄製越來越弱。

而因明、清靠近現代,所以現代人很多對古代王朝的瞭解都來自明、清,加之影視文字等媒體誇張,很多人就下意識認為皇上一句話,就決定天下大事了,誰都不敢反對。

其實根本冇那麼簡單,也不可能那麼簡單,漢時就有人喊“王侯將相寧有種乎?”誰又會甘心將權力交出來,無償奉獻給皇帝,就問一句:憑什麼?

特彆在漢、唐、宋三朝,很多時候皇帝都會吃癟。有些更加嚴重的時期,下麵表麵順從,其實皇帝完全被架空,當成印把子用,放在皇宮裡好好養著,就用來蓋蓋章就行。

所以如今翰林院大學生陳鈺拒起擬聖旨,與門下給事中駁回聖旨異曲同工,皇上雖生氣,但一時還冇什麼辦法,不過這下陳鈺也算將皇帝得罪死了。

俗話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用在皇帝身上也是這個道理,被賊惦記上尚且可怕,何況乎一國之君。

下午,雪停了,地麵積起一層薄薄積雪,空氣冷了三分,一眼望去街頭巷尾,鱗次櫛比的屋簷瓦舍,變成了雪白世界。

詩語帶了兩個丫鬟,四個護衛離開王府,坐著馬車,帶著大堆大小禮品,匆匆往驛館去趕去,麵色沉重,一臉憂色。

馬車壓出兩條長印,消失在街道轉角。

車才消失,河邊落完葉的大樹後,就出來兩個披著蓑衣,穿著厚厚布衣的男人,一邊搓手一邊小心的觀察四周,見四下無人,這才悄悄離開。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