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42章 朝堂議事

穿越成為世子 第42章 朝堂議事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天越來越冷,李業窩在家中不出,年關將近,京都一片熱絡。

這幾天望江樓越來越火爆,每日能淨賺三十到四十兩不等。而且好處不止這些,一時間《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傳遍京都,很多人也想起舊事,思及瀟王恩德,這幾日陸續有人給王府送禮,有他理論上的監護人皇叔李昱,也有各種達官貴人,都是嚴毢班他應付的,畢竟他人設就是不通情理,胡作非為的紈絝子弟,怎會做這些事呢。

前前後後才幾天,各種禮品金銀,嚴毢折算下來足有三千多兩!王府上下一片喜慶。

對於李業而言,躲在幕後總是最安全的,這不隻是生物本能,更是一種十分有效的自保手段。

一旦自己被潛在的敵人低估,真有事情麵臨的挑戰就會大大減少,因為對手在心理上會放鬆,不要小看這種心理上的微弱差距,細小的差距往往會招致巨大的不同。

他每天寫字,練功,教秋兒和月兒數學,然後時不時去聽雨樓一趟,德公那天輸棋後他一去就找他下棋,可一次也贏不了,氣得吹鬍子瞪眼,好幾次暗示他要尊老愛幼,可惜李業就是手下不留情。

陳鈺更是為聽雨樓吸引大批文人墨客,他是朝廷三品大員,判東京國子監,親自上三樓一觀真跡,讓詩作名聲更盛,一時間京都之內若是不知《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都不好意思出門。

幾天後,李業收到相府請柬,居然是阿嬌送來的,這道讓李業有些驚訝,上麵說年前會在王家的怡華園舉辦一次怡園詩會,倒是邀請他赴約。

李業明白過來,這大概是阿嬌向他示好吧,畢竟他幫那丫頭推掉和自己的婚事。這時候他才反應過來,那個隻會給他斟酒,還會哭鼻子的姑娘也是京都出名的才女啊。第一次見她的時候似乎再給自己爺爺唱詞,所以李業纔會誤會她是小妾,現在想想那可能是她自己做的詞吧,所以纔會唱出來讓德公品評。他又不懂,怎麼聽得出那是新詞還是舊詞。

李業對什麼詩會並不感興趣,比起來他更願意和王越那個見識多的老頭談天說地。詩詞他是寫的,但寫的都是彆人的,寫完裝裱起來掛在自己屋裡,這樣的氛圍很好,讓人寧靜。

長春殿內,燈火通明。冬夜漫長,此時天還矇矇亮,裡麵已經滿是朝臣,在立者儘皆紫袍,手執玉笏。上首紅金龍袍,珠玉允耳,十二玉流蘇黑冕冠,正是當今皇帝。

下方站在最前的幾個大臣你一言我一語,已經爭論多時。

“陛下,敗軍之將無論如何言語皆是推脫狡辯之詞,我朝歲歲花費眾多財資養護關北廂軍,為的就是預防北方兵禍。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待到用時關北軍卻一觸即潰,作為主帥,魏朝仁這是天大的失職,不可輕恕!”說話的是一個微胖老者,手執玉笏,紫金袍,位列文臣之首,正是參知政事羽承安。

上首皇上點點頭:“言之有理。”

“勝敗乃兵家常事,沙場之事誰能言而斷決?魏朝仁此番戰敗雖有過錯,但也有天時之禍,請陛下三思。關北之地連年兵禍,魏朝仁鎮邊數十年如一日,此前皆無大禍也是天大的功勞!”說話的老人位列武將之首,清瘦高挑,自帶一股儒雅之氣,可看他筆挺的脊梁和凸起的骨廓就知是練武之人。此人正是當朝樞密使,大將軍塚道虞。

皇帝又點頭,按著金邊案角,遲遲冇有決斷。

羽承安見此上前一步再次開口:“塚大人言語自有道理,勝敗之數無人能決,可若因此開赦聖恩,從輕發落,日後關北之地心中必是無畏,戒備鬆散,輕視瀆職,到時北疆何以能安?臣請陛下務必嚴懲魏朝仁,以儆效尤,以懾北疆,以安社稷啊!”

他言辭懇切,句句肺腑之言,一時之間大殿之內群臣竊竊私語,都以為如此。

塚道虞皺眉,又拱拱手:“陛下,魏朝仁乃赤誠忠勇之士,隻是一時過錯,並非有意瀆職,請陛下明鑒。”

“一時過錯?若數萬大軍,十二城壘之無辜百姓也隻是一時過錯,塚大人是不是有些太心寬了。”站在塚道虞後方的殿前指揮使楊洪昭道,他虎背熊腰,看起來四十上下。

塚道虞看了他一眼,麵無變色,並未理論。

上首皇上揮揮手,對站在百官最前方的紅袍男子道:“太子,此事你怎麼看?”

太子一聲紅袍,持玉笏,八字山羊鬍顯得下巴尖瘦,年紀三十到四十的樣子,身材偏瘦,上前一步恭敬行禮才答話:“兒臣竊以為羽大人所言有理,敗軍之將若不嚴懲不足以震懾群臣,日後恐還有新敗。”

聽到這話,後方的塚道虞輕歎口氣,閉上嘴也不說話了。

皇帝捏著案邊又問:“何昭,此事你有何看法。”

何昭麵無表情側身半步出列,執笏拜言:“陛下,臣向來不知兵事,不懂疆防,也從未去過關北苦寒之地,故而不敢妄言。”

皇帝失望的揮揮手讓他退回去,然後道:“平日裡何愛卿最為剛直,向來直言不諱,今日之事躊躇難斷,朕本想聽聽你的意見來著。”

說著老皇帝站起來走到金案邊:“各方說法朕都聽了,心底多少有數,今日朝議到此為止。”

“陛下。。。。。。”羽承安見此著急得想要說什麼,卻被皇帝身邊的公公一聲高揚的“退朝”打斷,連忙低頭行禮,目視皇帝離開,魏朝仁之事再次不了了之。

羽承安遠遠的看了側麵神色自若的塚道虞一眼,甩袖而走,纔出大殿門,天正好亮定,一個小太監匆匆跑過來,小聲對他道:“羽大人,太子有請,請您到東宮稍坐。”

羽承安點點頭:“你回去告知太子,此時身著朝服,入東宮多有不便,待我回家換了衣服就來。”

小太監點頭,然後匆匆走開了。

羽承安看著天邊紅日,喃喃自語:“我大景壯麗河山,必由我等守護!”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