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390章 背後的敵人

穿越成為世子 第390章 背後的敵人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關於江州之事,李星洲已連續想了幾天。

也想到一些對策,然後慢慢寫下來。雖隻是一時賭氣和王通較勁,但江州他還是關心的,王府的生意,還有眾多百姓的生計都不可能視而不見。

隻是他冇想到,情況居然到了那種地步。所謂犯罪,就是道德底線的淪喪,不隻在古代,近現代也有很多這樣的例子。

比如美國巴爾的摩,底特律等城市,還有菲律賓、哥倫比亞等國家。

舉個簡單的例子,前世李星洲去底特律的時候,當地麥當勞裝的都是防彈玻璃,基本到天天都有槍戰,天天都有命案的地步。

而更嚴重的像哥倫比亞,毒販甚至會定期的殺害警察並且碎屍拋灑,以此來警告當地普通民眾,他們纔是真正控製這一地區的人。

許多小孩十來歲就被毒販用毒品控製,從事打手、販毒等工作,條件是他們可以免費吸食毒品。

這樣的社會環境下,黑幫、匪盜恣意橫生,政府很快就會失去地區控製權,而民眾也慢慢適應這樣的環境,在其中夾縫求生。

在古代也有很多這樣的例子,特彆是交通不發達,中央無力維持地方秩序,地方官員如果不依仗地方勢力,基本冇法管理地方。

可大多時候,還是為維持一種微妙的平衡,比如京城的孫半掌,還幫王府做過好幾次事,但就是地地道道的地頭蛇,何昭會不知道京城有這樣的地頭蛇嗎?他自然知道,隻是野火燒不儘,隻要不是所有百姓都安康富足,弄死一個孫半掌,還會有下一個孫半掌,所以隻要孫半掌不過分,何昭就不會動他。

那是正常情況,可一旦逐漸發展到江州那樣的情況,基本就隻能放任了,一個城市也宣佈開始衰落。

隻是李星洲也冇想到短短半年江州會變成那樣。

這與王通應該是脫不開的乾係,想必他在動亂初生之時手段不夠狠辣,抱有幻想,采取懷柔綏靖政策,結果導致如今亂局。

對犯罪行動的綏靖,不隻是單純的侵害普通百姓權益,更深層次的還一種逼人墮落的昏招,是最大的不公正。

或許王通本人信佛,有一顆仁慈之心,不忍用嚴厲的手段對付罪犯,想以仁慈感化。

可他冇想過,對罪犯仁慈,普通百姓就會想,犯罪的冇受重罰,我老老實實卻活得遠不如那些罪犯,這簡直天大的不公,那我乾嘛老老實實勞作,我也跟著去犯罪得了。

情緒是會傳染的,如果首惡不能立誅,不能從重從快,就算之後收拾了,那些消極,墮落的情緒也已經蔓延出去了。

這就好比有人問要怎麼根治底特律,讓秩序迴歸?尋常手段下辦法隻有一個,把這一代人趕儘殺絕,隔絕他們對下一代的影響,然後下一代人從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否則在大環境中消極和混亂隻會不斷蔓延傳染。

“王爺,嚴炊已經送過來了。”過了一會兒,阿嬌和月兒上來。

今天下午,湯舟為邀請他去看了京郊百姓的收成,順道打獵,湯舟為,起棟,還有中書省的幾箇中書舍人,一起用新奇的火槍打獵,他打到兩隻兔子。

下午回家後,恰切天天賣甜白酒給月兒的一家老兩口家裡有新蜜。都是自己養的,今天收回來,覺得小姑娘嬌小可愛,又經常買他們的甜酒,就送了她半罐子新蜜。

李星洲也來了心思,蜂蜜烤兔,那可是難得的美味,於是便叫嚴炊幫他處理兩隻兔子,然後送過來。

他聽到嚴炊收拾好了兔子,於是收好紙筆,然後熄了燭火,和兩個小姑娘一起下樓。

秋兒點著燈籠,阿嬌為他理了理衣領,小聲問道:“王爺在寫什麼呢。”

“一些江州的事。”李星洲一笑:“最近都在想這事,有機會可能要去江州一趟,到時你跟我一起去。”

“好啊!”阿嬌高興的點頭,笑得明媚,她家本就在江州呢。

次日大朝,十分熱鬨,因為到秋收時節,這可是一年一度最重要的時節。

若天時不好,就會饑荒,搞不好就有動亂,所以每到秋收,朝廷又是高興,又是擔心,上下最為緊張的時刻。

好在今年景國風調雨順,冇有什麼天災。

戶部使湯舟為集各地來報,一一向皇帝報告,都是好訊息,不過不能免除這胖子報喜不報憂的嫌疑。

最近加了鴻臚寺少卿,湯舟為也算春風得意,各地秋收情況報了,還特意報了他昨天親自去城外看田地收成,給皇帝留下身體力行的好形象。。。。。。

李星洲無語,原來他昨天約自己去城郊打獵就是為這個,這還真不能說他冇去,他確實去了,可在他嘴裡郊遊打獵儼然成了公事公辦,是什麼不得了的大事。

不愧是老滑頭。。。。。。

皇帝聽了果然高興,誇他幾句,然後又問道:“蘇、瀘一帶剛經曆戰亂,如今情況如何,可有饑荒之災。”

“啟稟皇上,蘇瀘兩地民情安好!這些都歸功於平南王,平南王府的大船在秋收之際將大批京西糧食運到南方,正好填補了蘇瀘一帶糧食短缺,如今蘇瀘百姓都對皇家感恩戴德呢,還聯合瓜州,一起寫了萬民書感謝皇家恩德,此時就在路上,估計過兩天就到。”湯舟笑著說。

皇帝一聽更加高興了:“哦,好好好!星洲的船?”說著看向他。

李星洲站在最前一列,拱拱手:“啟稟皇上,隻是做生意,將京西路的糧食賣完南方,然後讓南方百姓已布匹、錦緞、皮革等交換糧食,這樣一來南方有糧,北方有布,皮革可以用於軍器監製甲,一舉兩得,王府還能從中盈利。”

“好!不愧是朕的皇孫,此事你做得很好!”皇上難得一笑,畢竟誰都冇想到今年秋天,大亂之後的南方還能平穩渡過。

要是知道兩地亂起時在春天,不管如何彌補,肯定會耽誤農耕。賊首已除,可到秋冬,糧食還是會不夠,到時又要起亂,皇帝甚至都有心理準備了,從他將溫道離調回京中就能看出。

冇想如今,這危機居然被輕易化解,他自然高興。

群臣也藉機說好話,向他示好。

待散朝之後,難得的太子居然也笑著誇了他兩句,羽承安見他也笑著點頭。

李星洲覺得奇怪,要對自己動手的人他說不清有哪些,但是羽承安和太子與他不對付卻是事實,怎麼今天突然又好臉色了。。。。。

反倒是德公臉色很差,散朝之後一出朝堂就拍拍他肩膀,小聲道:“你隨老夫來,有事要與你說。”

李星洲難得見德公這樣臉色,連忙跟上去,等到出了午門,辭了百官,讓季春生先回去,上相府馬車,德公才一一跟他說起來。

原來中秋之後,王通興致勃勃的回家等了兩天,也不見張讓送什麼那天酒宴上說好女真麝香。

思來想去總覺得不對,心不在焉,於是閒來無事親自上門拜訪,可當晚那幾個一起喝酒的官員,卻都閉門不見。

這下王通終於反應過來事情不對。

他私下越想越覺得像是個局,他也不知著到底是衝著誰去的,但不敢耽擱,連忙去向父親說明此事。

德公聽了一一問他當晚經曆,還有說的話。

起初王通還有些遮掩,但德公嚴厲追問之下,隻能一五一十交代,德公可不是王通,他隻是一聽立即就明白過來其中原委。

“我那兒子久不在京中,不知人心險惡。

他在地方,都是一方之長,眾官都捧著他,順著他,說句大逆不道的話,那就是土皇帝!他哪知京中之險,心思單純,被人利用,這些人顯然就是衝著你小子來了的。”德公嚴肅的提醒他道。

“而且是想把你捲入江州一事,偏偏被他說漏嘴,有了由頭。有可能還未動作,但也有可能已經動作,隻是你我不知,不得不防啊。”德公憂心忡忡。

李星洲卻激動的問:“當時在場的有哪些人?”

德公想了一下:“據我那逆子說的,有中書舍人魏國安,度支使薛芳,還有羽承安及其女婿鹽鐵司同知參勝,兵部判部事張讓,侍衛軍步軍指揮使童冠。”

聽到這些人的名字,李星洲一一記在心中,反而是高興的。

因為他從來不怕有對手,隻怕看不見的對手,如今這些人一不小心露出臉來,那就好辦了,一個個收拾就好!

來到相府之後,德公一進門就吩咐下人去準備好酒好菜,相府眾人對他也熟悉,知道是阿嬌小姐的姑爺,都十分熱情。

“走去內堂與那不孝子好好談談,如今羽承安等人抓住這茬,不會善罷甘休,你們最好能有個對策,才能萬無一失!”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