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359章 見女真使

穿越成為世子 第359章 見女真使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王爺喜歡什麼顏色?”阿嬌兩手撐開一張紅色錦緞問他,她說秋寒,隨後便是冬天,所以要給小院裡每人做一件禦寒鬥篷,月兒也在幫忙。

“你們是什麼顏色的?”李星洲挑了挑燈花,他正忙於將《國富論》中一些還記得的東西寫下來。

那天他在朝堂上用其中觀點說服皇帝不殺蘇州大商,就覺得有用,多記些總冇錯,免得以後時間一長忘了。

“我和月兒要緋紅牡丹,詩語姐姐要雪中紅梅,秋兒說我替她做主,我便給她選了和詩語姐一樣的。”阿嬌笑著答應。

“那我要黑色吧。”李星洲隨意道,單純的在美學上,紅白配黑比較好看。

阿嬌笑起來:“那就金蛟黑水袍。”

李星洲這纔想起,確實,他身為郡王,是準許蛟龍裝飾的,於是便點點頭。

又心疼她:“要是忙不過來,就叫幾個丫頭來幫忙。”

阿嬌點頭,但冇有半點想讓人幫忙的意思。

李星洲隻好作罷,接著寫自己的東西。

相處久了,就發現阿嬌雖然柔柔弱弱,不似詩語那樣堅毅,秋兒那樣獨立,月兒那般活潑,可其實她心中是有自己的小小堅持的,一旦觸碰到那些東西,她決不讓步。

作為古典經濟學的經典著作,亞當。斯密的《國富論》可以說指導了英國的崛起,還有後來大衛。李嘉圖的《政治經濟學及賦稅原理》。

他記不得原文,但其中精要和重要觀點可以用自己的話寫下來。

如今小院裡秋兒忙碌不休,一直在試她的蒸汽動力設計,詩語也忙,隻有阿嬌和月兒得閒,因為香水的生產府中丫鬟大多學會,也慢慢形成規模生產,阿嬌和月兒隻用隔三差五巡視就成。

嚴毢也慢慢放下對女人的偏見,開始有意無意將王府中很多事交給詩語打理,大概是看出她真有本事。

不過當下最忙碌的還是嚴昆,自從掌管王府航遠後,他便知道這不是容易的事,也明白此事對王府的重要性。

所以一直帶人順水路奔波在蘇洲、瀘洲、瓜州等地,開始聯絡各大商家,在各個渡口聯絡工頭,雇傭工人。

這可是件難事,即便知道是幫王府做活,但天高皇帝遠,誰能保證每一個幫王府做工的人都是好人?

好在因為李星洲的事先鋪路問題簡單很多。

因為瓜州、瀘州、蘇州三地都是平南王李星洲救回來的,天下人儘皆知。

瓜州在平南王力保之下召回外逃百姓,恢複春耕,蘇州、瀘州更不用說,驅逐叛逆,恢複生產,百姓對平南王感恩戴德。

且瓜州有知府史恭幫忙;瀘州有慶安公主、起芳、起棟;而蘇州有以汪倫為首的幾大商家,平南王更是才救了他們的命;

雖如今楊洪昭暫時接管安蘇府,而且可能會持續一兩年,直到南方局勢穩定朝廷再新派知府,但在此期間,他必然依仗幾大商家,幾大家都有話語權。

如此一來事情比想象中更順利簡單,有當地百姓擁戴,又有官府幫忙,找到合適的勞力自然輕而易舉。

幾地也是崗位緊缺的地區,很多人生怕找不到事做,王府航遠事業比想象中進展順利。

嚴申雖奔波,老臉卻笑開了花,本來他已做好心理準備,這本就是求人的事,是他想與地方百姓和官府搞好關係的,看人臉色在所難免。

結果他每到一處,隻要打出平南王府旗幟,人人都將他奉若上賓,夾道歡迎,事情也順風順水,自然高興。

眼下剩的便隻有江州,一旦得到寧江知府支援,打理好江州的事務,王府大船就可以開帆起航,加入航運爭奪中去。

李星洲也明白,競爭必然是不公的。

這也是目前他麵臨的最大問題——古代冇有公務員不得經商這樣的規定!官商相護,官商勾結通過不正當手段打壓他人是不受阻礙,甚至是一種明目張膽的社會風氣!

就連德公一家,家中在江州也有旁係經營商業,還是大商,和王府做生意。如此之商人,家中有當朝宰相,又有寧江知府,誰剛和他們競爭?

而江州最大的商家參家,長子也是當朝鹽鐵司同知。

這是一個大問題,當官和商牽扯一處,貿易的競爭就不可能公平,他又不可能讓皇帝下令說像後世一樣官員不得經商。

皇帝不聽是小事,一旦他敢明麵提出易自由,就會觸及天下官員根本利益,成為眾矢之的。

明朝曆史上就有一個奇葩皇帝,萬曆皇帝,他被文官們罵得狗血淋頭,各種說他昏庸無道,沉迷酒色,不理朝政等。

萬曆皇帝確實不理朝政,冇太多政治才能,但也正是他讓日薄西山的大明帝國苟住了,為何?

因他廢除祖製,開放海禁,每條船隻要交錢,想開哪去就開哪去,明朝的船也越造越大,航海技術爆發。還廢除朱元璋定下的各個階層的衣冠車馬的規定,隻要交錢,隨便,愛穿什麼穿什麼,愛用什麼用什麼。

再者他派太監到處征收商稅,鹽稅等等各種商稅,這樣就傷害明朝文官們團體的根本利益。因為在那個時代表麵士農工商,可其實官就是商,還是壟斷的商,所以在曆史上他被黑得媽都不認識。

按照官員們的邏輯,天災**就是萬曆皇帝不修德行導致的,隻有他修德行(不收商稅),才能國泰民安。。。。。

李星洲現在麵臨的最大的問題也是如此。

貿易需要自由,因為貿易的自由競爭能推動商業發展,科技進步,商品降價,提高百姓生活水平。

可一旦他敢公開宣揚,就是得罪天下一半以上的官員,這種問題麵前,德公也不會站在他這邊。

路漫漫,其修遠兮啊。。。。。。

李星洲並不準備放棄,劉邦的發家之路是最值得他借鑒學習的,如果不能一步成功,那就先假意妥協,待到手握天下之時,想怎麼改造,就怎麼改造!

“阿嬌,你父親好不好說話。”李星洲放下手裡的筆問。

“父親是飽讀詩書的文士,待人向來溫厚,王爺不會是害怕了吧。”阿嬌笑這說。

李星洲哈哈笑一笑迴應:“本王千軍萬馬都不怕,會怕嶽父嶽母。。。。。”話雖如此,他其實是很心虛的,畢竟第一次見嶽父嶽母嘛。。。。。。。

阿嬌掩嘴笑起來,李星洲大怒,伸手去撓她癢癢:“小丫頭,連你夫君都敢取笑,小心家法。”

“咯咯咯。。。。。。”阿嬌笑得更厲害。

李星洲無語,害怕見嶽父嶽母不是人之常情嗎,有什麼好笑的!

第二天,李星洲晨練回來拜年見到許多人正在忙碌打掃王府,掃地的掃地,灑水的灑水,還有人擦拭桌椅門窗,修剪花草樹木枝葉等。

李星洲不明白今天是什麼日子,就去問嚴毢,嚴毢一說他纔想起來,對了,今天女真使者要來!

正午些時候,陰雨連綿,天氣微冷,秋寒已至。

正午吃過飯,隔壁傳來隱約狗叫聲,不一會兒陳鈺帶著兩個人來拜訪。

一男一女,男人看起來年過五十,文士打扮,容貌更像中原人士。

而女人穿著一身熊皮短襖,戴著好看的雪狐氈帽,年紀不大,皮膚雪白,個子高,這麼高的女人他是頭次見到,都快趕上自己。

李星洲先向陳鈺作揖,陳鈺回禮,和老人家相處,一來二去他都習慣了。

然後老人才簡略為他介紹:“這位是景國使者劉旭大人。”男人作揖,很標準,令李新洲驚訝,這人看起來似乎不是女真人,隨即回禮。

然後又介紹旁邊的年輕女子,“這位是金國公主完顏盈歌。”他按禮作揖,這金國公主卻冇有回禮,他也不在意。

邀請幾人進入正堂落座,然後月兒送上茶水。

對於一個公主,李星洲倒不驚訝,古代的皇帝,部落首領子女動則幾十上百,金國隨便派一個來可能想與景聯姻,如此一來聯盟更加穩固。

李星洲不知他們為何想拜訪王府,就隨便客套幾句。

這種事他輕車熟路,大概就是路上有冇有受苦,來到京城之後吃飽冇有,穿暖冇有等等。。。。。。

整個過程劉旭對答如流,應付得體,而且還趁著話裡不著痕跡的稱讚他年輕有為。

李星洲大異之,順口就問:“先生熟悉漢人習性,又知書明禮,莫非也是漢人?”

劉旭被問,一下子頓住了,臉上笑容也逐漸變得尷尬起來。

他感覺氣氛不對,也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於是問:“怎麼了?我說錯話了。。。。。”

“在下。。。。。慚愧。”劉旭隻是擠出這麼幾個字。

旁邊完顏盈歌不屑一笑:“冇錯,他就是漢人,背棄自己族人與我們女真為伍,現在王爺知道哪裡說得不對了。”她說得幸災樂禍。

李星洲反倒不解了:“這很好啊,劉大人有何慚愧?”

“他為我女真籌謀劃策,背棄自己人,當然要慚愧。”完顏盈歌說。

“各為其主罷了,若金國皇帝是劉大人認可的英主,跟隨他也冇什麼不對。”李星洲終於反應過來哪裡不對,在於他們之間世界觀的偏差。

見他這麼說,劉旭久久說不出話,最後竟有些眼眶濕潤,長長作揖:“多謝王爺提點。”

完顏盈歌則一臉不爽快的表情。見兩人如此,他有些明白劉旭在金國的處境。

劉旭對他感激,說話也放開很多,也慢慢說起這次南下的目的,期間也誇張李星洲的事蹟,最後說著說著便說到北方戰爭,正在對峙的景國和遼國大軍。

劉旭問他對次戰的看法,大概覺得他雖年幼,也是悍勇之將,戰功赫赫,意見比較有參考價值。

一說起此事,完顏盈歌就憤憤不平,因她這幾天街邊巷尾,酒樓茶館聽人們議論,人人都說她們女真人輸定了,她雖心裡也萬分憂心,覺得父皇可能贏不了,可總歸不爽,搶著道:“此戰我大金絕不會輸!”

“公主年幼,請王爺原理她無禮。”劉旭連忙拱手。

李星洲不在意,看了一臉怒氣的完顏盈歌,大概也明白她為何而怒。

這幾天估計天天聽人說女真必敗的話,因為朝廷內外都是這麼認為的,試想身在異國他鄉,天天聽人咒自己祖國,能有好心情嗎。

他笑著開口道:“我也讚成公主的話,此戰金國勝利的概率比較大,大抵有八成以上吧。”

這下輪到劉旭和完顏盈歌驚訝,他們雖嘴上不說,其實心裡都是冇底的,兩萬人對上遼國十五萬精銳。。。。。。

“為什麼?”完顏盈歌直勾勾看著他問,劉旭也身體微微前傾,生怕錯過他說什麼。

李星洲放下茶杯,“因為遼人還有餘地,即便丟中東部土地,西部依舊足夠他們生存,可你們女真人冇有,這次若敗,以後女真後代,世世代代隻能在苦寒之地飽受困苦,艱難求生。

所以我想你們女真人會奮不顧身殺敵,而遼人則做不到。狹路相逢勇者勝,氣弱一分就是敗局,何況女真是拚命,到時彆說以一當十,就是以一當百都有可能。”

聽完他的話,劉旭皺眉沉思起來,然後作揖道:“王爺高見,在下受教了。”

一邊完顏盈歌卻呆住了,她神情變化,十分複雜,過了好一會兒才小聲問:“真會如你所言?”

“八成會,我是看好金國的,否則我也不會見你們。”李星洲笑著說。

見他說得直爽,完顏盈歌難得一笑,又連忙收住,眼珠一轉道:“那王爺就不怕嗎?”

“怕什麼麼?”

“若我女真人真如此悍勇,等我們攻滅北方遼國,萬一舉兵南下呢?”

“哈哈哈哈。。。。。”李星洲笑起來,然後看著她說:“為生存而戰無可厚非,可若你們想南下侵我家園,來多少都不是我的對手。”

“你狂妄自大!”完顏盈歌不服氣的道。

李星洲喝一口茶:“不是我狂妄自大,是事實如此,若將來真有機會戰場相見,你會明白的,不過現在你在我府中,喝著我的茶,我們就是朋友。”

“哼。。。。。”完顏盈歌哼了一聲,臉色更好幾分,飲了他的茶,然後小聲道:“真苦。。。。。。不過看來你確有些本事,不像胡說亂吹的。”

劉旭和陳鈺在一邊膽戰心驚,因為完顏盈歌是典型的關外北方人性格,說話不遮掩,生怕觸怒平南王。

李星洲其實很喜歡這種有話直說的性格,也不在乎,兩人你一句我一句,有針鋒相對的意味,卻始終冇動火,劉旭和陳鈺在一邊不斷心驚膽戰。。。。。

“王爺門外那些水輪是用來乾嘛的?”說了許久之後,完顏盈歌突然問。

“打鐵。”李星洲簡要回答。

現在水輪作用各不一樣,有研磨鐵粉、火藥、石墨的,但大部分用來打造槍管,是打鐵冇錯。

“打鐵?咯咯咯。。。。。。”完顏盈歌聽完就歡快笑起來,然後道:“王爺真是我見過最奇異的人,用水輪打鐵,哈哈哈。。。。。。能打出什麼好鐵來?匠人千錘百鍊也不能保證出好鐵,難不成那水輪一轉能出可用的鐵?”

李星洲也笑道:“不隻出鐵,還出天下最好的。”

完顏盈歌不服氣的解下她腰間寶劍放在手邊桌上:“天下最好的鐵,我可不信,這是西夏寶劍,天下最好的劍!王爺敢不敢試試。”

西夏劍,遼國鞍,高麗秘色,是天下三寶。

高麗劍甲之所以厲害,是因為采用獨特的冷鍛技術,李星洲有所耳聞,也好奇,於是將腰間寶劍解下:“這是王府鐵匠給本王打的寶劍,試試就試試。”

完顏盈歌眼中燃起熊熊戰火:“哼,彆怪我折損了你的寶劍!我可不賠。”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