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349章 口舌之爭

穿越成為世子 第349章 口舌之爭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坤寧宮內殿內,聲音嘈雜,能站在此處的,無非十幾人。

東宮太子為首,然後便是政事堂兩位首官,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王越,參知政事羽承安。

三司首官,戶部司戶部使湯舟為;鹽鐵司鹽鐵使魯節;度支司度支使薛芳,以及開元府府尹何昭。

樞密院樞密使塚道虞,副樞密使溫道離。

三衙首官,侍衛軍馬軍指揮使趙光華,侍衛軍步軍指揮使童冠。殿前指揮使楊洪昭還在南方穩定大局

李星洲也在,在這側廳中冇那麼多規矩束縛,他就往後退了退,不想插話,他雖越來越懷疑女真崛起要重演,但畢竟現在與前世還有不同,所以也不敢斷定。

如果女真崛起重演,那麼景國該如何從中獲利呢?他忍不住思索起來。。。。。。

另外一邊,眾人說話聲也慢慢小了下來。

這可不是外麵大殿,能站在這的人說話都很有分量,所以大家心有默契,不會亂說。

慢慢的,討論中眾人達成統一意見,那就是讓禮部出麵迎接女真使者,至於能不能見天子,待問過來由之後再說。

而且北地方尚且未傳來戰報,誰也不確定女真人說得真假,就先讓女真使者暫住應天府。

趙光華等武將就懷疑女真的話存疑。

因為僅僅憑女真部族那點人,拿下東京道實在太過嚇人,雖說女真與高麗講和,可高麗本就隔著高山,無法乾預,自古就是附屬之國,無對外作戰的能力。

高麗秘色固然天下至寶不假,可高麗卻無法隔著群山幫助女真人。

李星洲純粹站崗的,插不上話,他手握新軍,又屬樞密院,完完全全是一個獨立於樞密院、三衙、政事堂的軍事集體,獨立於眾人。

眾人冇有刻意獨立他,身在其位,李星洲開始清晰的感覺到被疏遠。

他皺眉,終於慢慢咀嚼出些味道來,莫非這也是皇帝想要的?

他抬頭一看,皇帝麵無表情的將事情定下,吩咐眾人散朝。

就在他要走時,福安公公又過來小聲道:“王爺,請稍後,陛下想見你。”

李星洲詫異,不多說跟著他往後方走。

宮裡他有記憶,但並冇到十分熟悉的地步,跟著福安走過長廊,轉了半天,便到一座磚瓦華麗的宮殿,這比起長春正殿小了很多,這事坤寧宮,皇帝起居的私人宮殿。

景朝不像後來高度集權的明、清,皇宮冇有那麼大,不一會兒李星洲便被福安帶道坤寧宮正殿。

正殿中,已有幾人等候,太子,德公,羽承安,何昭,還有昨天才見麵的禦史中丞周華衝,還有一個他不認識,人不多,攏共六個,神色不一。

太子似乎幸災樂禍,德公微微皺眉,羽承安隻是對他一笑,而何昭則黑著臉。

這是怎麼了?

李星洲猜不透,心頭緊繃起來,一進大殿之後,上首的皇帝便擺擺手,一個小太監把一疊文書送到他麵前,德公則為他介紹那不認識的人:“這位是禦史大夫荀櫟。”

李星洲作揖,對方回禮。

“今日找你們幾個前來,是想議定關於南方叛亂賊子的處置。

丁家眾人朕已判斬立決,隻是蘇州幾家大商拿捏不定,他們說被賊子脅迫,最後也擒獲賊子開門投降,既有功也有過,當如何來算。”皇帝淡淡道。

“自然是從重處置,以懾妄反之心,若不從重以後人人都不怕我朝廷,不尊王法。”太子首先表態,他身為東宮太子,第一個表態也是應該。

太子帶頭開口,眾人開始各抒己見,羽承安第二個拱手:“確實,老臣也認為當從重,如此一來,除去太子所說的震懾宵小之外,還能還富於民。”羽承安拱拱手,上前接著說起來:“蘇、瀘兩地百姓連遭戰亂,民不聊生,此時處置幾大商家,不隻是為震懾逆反之心,還是為眾多百姓謀求生路啊。”

他這麼說眾人都冇說話,就連何昭也隻是臉色微微不好。

確實,話雖露骨,也不公平,卻很現實,犧牲幾大商家,用抄冇幾大家的財富來安置兩地百姓,朝廷已經冇有呢麼多錢了。

年後接連的大規模出兵,國庫幾乎已被耗空。

“再者,這也可以整肅各地據武做大的風氣!

文治可以安邦,興武則會亂政,武者禍國,我朝之前數位先帝對武人管束皆過於鬆懈,所以纔會有今日遍地亂像,宵小之徒也敢依仗武力舉亂旗,嚴懲賊人也有製止此風的作用。”羽承安娓娓道來,眾人都微微點頭。

李星洲都有些開始佩服他,這事也能扯到文武立場上去,想要藉機打壓武人?

這羽承安果然是老奸巨猾,莫須有的罪名隨便編造一個就是,這就好比任何東西想批判,隻要說“xx冇靈魂”,這畫雖好,可冇靈魂;這字雖好,可冇靈魂;這配音雖好,可冇靈魂。。。。。。。

羽承安的邏輯袋蓋就是這樣的,隻要能說出個道理,那就扯上去,這確實是曆朝曆代的一些文官們最喜歡用的手法。

武**國,他李星洲不就是武人嗎,在這的也隻有他一個武人。。。。。。

足見景朝的文悅武嬉也和北宋差不多了,隻是明麵上還維持文武相濟的表象。

於是李星洲拱拱手道:“羽大人高見,不過我也有一事不解。”

“哦。。。。。。王爺有何不解,若不是大事,大可私下討論,在這說的可都是家國大事。”羽承安一臉嚴肅看著他。

李星洲一笑,所謂隻可意會不可言傳,羽承安話說一半,是隱晦的警告他不要亂說話。

他已明白對方是何種人也,“賊首丁毅乃是儒生,丁家一門四代,兩人有功名在身,蘇州知府蘇家祖上也是科舉中第,天子門生,那照羽大人說法,是不是也可以說文禍國政,亂首貨源都是讀書人呢?”

李星洲說完定定看著羽承安,他微胖的身軀頓了一下,張口猶豫半天道:“這。。。。。王爺這是牽強附會,混淆視聽之辭!”

“所以羽大人就不是牽強附會,混淆視聽了嗎?”他反問。

羽承安啞口無言答不上來,臉色也變得難看。

“夠了!皇侄你怎能這般和長輩說話,羽大人是兩朝元老,還是本朝副相,你當尊重他。”太子義正言辭的插話,然後道:“再者我也看了所有卷宗,發現你在戰報中再三偏袒蘇州幾家大商,現在又為此頂撞副相,莫非有什麼不可告人之事不成。”

太子此話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他,不得不說,他這招轉移話題說得漂亮,就連上方的皇帝也看過來。

“皇侄兒不想做個解釋麼?”見此形式,太子嘴角上翹,追問道。

德公見情況不對,慌亂的從背後捏了捏他的手臂,意味讓他穩住,不要被太子激怒。

這也間接證實女真人所言不假,若不是後方出事,來勢洶洶的遼國大軍不會這麼著急撤退。

於是,七月下旬,禮部派出官員東赴應天府,親自迎接已在那等了好幾天女真金國使者。

這事人儘皆知,整個開元都熱鬨起來,大多數人都翹首以待,想看熱鬨,畢竟自從上次西夏來使求和之後,景國再無他國使者進入京城了。。。。。。。,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