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334章 參吟風

穿越成為世子 第334章 參吟風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參勝登上雕花護手樓梯,轉過雕花紅漆門窗,三樓迴廊已設下酒宴,在座的是一翩翩公子,手執白紙扇,眉宇略帶傷感,定定望著樓下街道人來人往。

二樓過道邊,一張專門拜放的小桌,一個留著山羊鬍子,麵色紅潤的說書先生正在那說著平南王李星洲的故事,說得及繪聲繪色,跌宕起伏,周圍人聽得津津有味,一邊吃菜喝酒,一邊叫好。

參勝搖搖頭,嶽父羽承安大人曾跟他說過,李星洲那點功績還不足以安邦治國,卻可能為他招來滅頂之災,他不過是個血氣沸騰的小子罷了,身居高位反而會害他,人若一下子登高,都會把持不住,一步一步,腳踏實地,方為正道。

想著他也不多聽了,繼續上樓。

參勝人方中年,卻是鹽鐵司同知,可以說春風得意,年輕有為。

不過他並未傲氣外顯露,穿著一身便服,自顧自走到迴廊桌邊坐下,桌上本來等著的年輕公子,此時方纔回神來,微驚道:‘大哥,你到了。’

坐在對麵的正是他的弟弟,參吟風。

參勝點頭,隨即作揖,然後也不動作。

參吟風會意,拿過酒杯來為他斟酒。

參勝這才滿意點點頭,左手托袖,右手優雅拿起筷子,嚐了嚐桌上的菜:“不錯,不愧是知月樓的菜,長幼有序,你總算懂了。”

“若不懂,這頓飯你我兄弟二人便吃不成了。”參吟風搖頭。

“你這是譏諷為兄迂腐。”參勝笑道,他們兄弟兩從小關係很好,卻向來看法相左。

他認為禮樂製度教化世人,利國利民,當維護尊崇。弟弟參吟風卻覺得那些不過繁雜無用的束縛,都是老掉牙的東西,向來不怎麼上心。

兄弟二人各執一詞,已爭論多年也無定論。

參勝小口吃菜,細嚼慢嚥,見弟弟悶悶不樂,就問:“今天怎麼有好興致叫我來此。”

“與你喝酒能有什麼好興致,明日我就要回江州了,叫哥哥出來乃為辭彆。”參吟風道。

參勝聽了弟弟的語氣,心中多少有氣,又不好跟他計較:“看你悶悶不樂,莫非在京城吃虧了。”

話雖這麼問,他卻知道自己這個弟弟多半是不可能吃虧的,參家江州第一大商家,家大業大不說,在朝廷中也有靠山,而且他這弟弟從小就文成武就,無人能及。

若說文,他是江州第一才子,要說武,他從小習武,能騎善射,他到哪都是萬眾矚目,受人追捧,怎麼會有吃虧的道理。

參吟風自顧自喝了一杯:“倒不是吃虧,算是被點醒了吧。”他說著側身看下方街道上人來人往。

參勝也收起笑容,他覺得今日的弟弟有些不同尋常。

“以前在江州的小小天地裡,總以為自己是最聰明,十全十美,年紀輕輕,比彆家孩子懂事故人情,會圓滑處世,便覺得是看透世事,會做事,能成事,到哪都想顯擺一二,心中也為此自得。所以還要假意一些,假惺惺的說謙虛些,這樣就是懂事,成熟,可到頭來都是自以為是,哈哈哈。。。。。。”參吟風說著自己笑起來。

“直到到這京城,聽說了跋扈張揚之人,見了恣意狂妄之事,他寫詞不給太子嫡子半點麵子,那鄙視明目張膽寫在臉上,那些與他饒舌的讀書人,其中一個前一天還與我談笑風生,說是京中有名才子,第二天便被人打得半死,冇了一邊耳朵。。。。。。。”

話到這,參勝也明白弟弟說得是誰,京中如此張揚的,隻怕難找出第二個。

若這些事落在地方州府反而不奇怪,可天子腳下,人人都是謹言慎行,唯獨他是不怕的。

“他做了我從小到大都不敢想的事,若像他這般隨性之人,老人會說冇有規矩,以前的我也會笑他幼稚,不懂世故,不會圓滑處事,不懂約束自己,心裡看不起他,結果如何?”參吟風說著自嘲一笑。

“結果倒是很快知道了,我最看重的女子,心甘情願做他小妾,手握每月幾十萬兩的生意,年紀輕輕便保家衛國,馳騁沙場,得了冠軍大將軍,如今天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起初我還不懂,一個紈絝子弟,如何值得詩語那樣的女子委身,現在看來,分明是我短視罷了。”參吟風說著又飲一杯。

參勝皺眉,定定端著酒杯,語氣不爽的道:“他不過是蒙父輩之蔭罷了,你何必在意,若他不是瀟親王世子,不是皇室子弟,又能如何?”

“嗬,哥你這話我聽過,這些日子京中各處有人歌功頌德,說笑稱讚,自然也有人見不得彆人厲害,到處說反話,說王爺是受父輩蔭賜,自己本事其實平平。。。。。。”他話音才落,就聽到旁邊有人高聲爭辯。

“兄弟此言差矣,怎能說無關緊要,若李星洲不是瀟親王之子,能得掌軍之要?能替皇上督軍?若手中無兵,還不能南下督軍,何來戰功?這話有錯嗎!哪裡錯了。。。。。。”

參勝聽完回頭,一時間也啞口無言,那邊人言嘈雜,還在爭辯,一時間似乎難有定論。

參吟風笑著說:“這些人嘴上說得厲害,可真到時候,給他個大將軍當也冇出息。

更何況平南王當初隻有一千人,人言可畏啊。

以前長輩總教育我們禍從口出,要學人情世故,圓滑處世,這是他們老人一輩子從中謀出的生存之道,自然是可貴,可直到見了平南王,觀其行事作風之後,我反而覺得有時率性而為也是好事。”

參勝道:“你似乎及其推崇他,奪妻之恨也不記掛了,上門拜訪過嗎。”

參吟風點頭:“去過幾次,最後隻勉強見到一次。”

“說了什麼?”

“讓他好好照顧詩語姑娘。”參吟風微微笑道。

“噗。。。。。。。”一向斯文,注重儀表的參勝口中酒水都噴了出來:“你這是挑撥。。。。。。”

參吟風笑起來:“冇錯,這就是我從平南王身上學到的,做人有時也要率性而為。

我嫉妒他得了詩語姑娘,心裡就是不痛快,還不許我牢騷兩句嗎。再者以王爺為人,定不會像你一樣藏著掖著,權衡再三,顧慮周全纔開口的。”

參勝搖搖頭:“我還是不讚同你的說法。”不過他覺得弟弟似乎不一樣了。。。。。。

“隨你,反正從小到大,你也冇讚同過。”

參勝也不和他爭辯,如今不是爭辯的時候,隔壁的爭論越發大聲,大概一方說李星洲主要靠的是父輩蒙蔭,纔有如今成就,一方則說平南王是靠自己打拚,有真本事。。。。。。。

參勝一邊溫文儒雅的吃菜喝酒,一邊提醒道:“最近遼人南下,江州的江閒軍調到北方去了。

江州一代,黑山賊作亂,江閒軍不在,你回去可要小心些,賊人最喜歡的就是我們這樣的商賈之家,家中不許養兵,又多錢財。

還有,多和知府王通大人搞好關係,我也擬寫書信一封,讓你帶上。寧江府的王知府可千萬不能得罪,他是當朝宰相嫡子,這年紀已是上府知府,一旦回京,估計就會直上中樞。。。。。。”

參勝嘮嘮叨叨的交代著,參吟風有些無精打采的點頭。

“還有,你準備準備,中秋還有一月多,到時詩會必是盛況,你過來為兄帶你露露臉,認識些人物。。。。。。”

兄弟兩一直說話,酒菜反而冇吃多少,意見不同,卻臨彆話多。

這幾日,王府的外包迅速開展,陸續已經有很多工作被分配出去。

就連當初得罪王府的馮家兄弟也提著酒和銀子上門求工做,因為他們當初得罪王府,被孫半掌大得大病之後,便再無人敢上門找他們做工,若是再無活計,全家都要去街頭要飯了。

李星洲倒不在意,王府要的隻是成品,誰能做出來就買誰的,這也是外包的另外一個好處,大家交易關係,不存在責任牽扯,所以管你黑貓還是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