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321章 潛藏的禍根

穿越成為世子 第321章 潛藏的禍根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所謂眾人拾柴火焰高,傳言也是如此。

南方的勝利,讓景國人心大振,舉國上下歡欣鼓舞,奔走相告,因為壓抑太久了。

自從十年前吳王叛亂,迫使伐遼節節勝利的塚道虞大軍回撤之後,景國國運彷彿江河日下,一日不如日一日,到了近幾年,更是四處匪禍,叛亂,遼人犯兵,皇上遇刺,蘇州反叛。。。。。。

接二連三的事情讓街頭巷尾人心惶惶,九州百姓竊竊私語,有識之士心生警惕,朝廷眾臣焦頭爛額。

說到底,景國已經很久冇有鼓舞人心的勝利了。

這種情況之下,平南郡王李星洲千人南下救自家小姑,最後奇蹟般大勝就顯得尤為重要,意義非凡。

而且資訊傳遞本就及具有主觀性,每經一人之後,都會摻雜主觀判斷,待到千千萬萬人口耳相傳之後,關於十六歲的天子皇孫,平南郡王之事,已變得神乎其神,眾口不一。

勾欄酒肆,茶樓飯館,說書的賣唱的,讀書的當兵的,各式各樣的人口中各有說辭,平南王李星洲彷彿就成了八仙,在各式各樣人口中各顯神通,各有厲害,進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本來皇後國喪期間,不得舞樂,不得歡慶,可六月初,皇帝親自下旨開特例,不隻準許百姓可以慶祝勝利,就連皇家也會舉行慶典,聖旨一下,中書門下都冇有意見。

甚至門下給事中還聯名上書,要為凱旋大軍接風洗塵。

皇帝聽聞大悅,令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王越領百官代君出城十裡相迎。

“殿下,酒過傷身。”太子府中小院,萬物生髮,翠竹花草茂盛,正中擺了酒席,方先生坐在案桌次座勸解。

太子不理會,又飲一杯,還打了個酒嗝,一時間酒氣瀰漫,方先生微微皺眉後退,隨即又搖搖頭。

“方先生,吾。。。。。。吾不甘呐!”太子半趴在酒桌上,迷迷糊糊的說著,半邊臉壓在桌麵沾了酒汙,說話也不清楚利索:“李星洲。。。。。又是他李星洲啊!李星洲。。。。。。”

說著竟然不甘的用頭去撞堅硬石桌子,方先生趕忙攔住,反被他推退了幾步,一時間也不再管他。

做事不果決狠辣之人,對事不狠,對人不狠,對自己也是狠不起來的,這點方先生明白。

果然,太子雖以頭擊桌,人醉了,卻還受不得疼,力道自有把握,傷不了自己。

又撞了一會兒,麵紅耳赤,可能是累了,就停下來,抱著麵前一隻白玉碗喃喃自語起來:“以前是瀟王李承社,現在是平南王李星洲。。。。。。。他們父子就是吾之瘟病!頑疾!惹吾頭痛!

隻要他們在的地方,人都傻了,隻能見到他們好,隻知看他們!

李星洲憑什麼千人能破十萬,他憑什麼能攻下凜陽,占蘇州,為何是他?為何總是他家的人,憑什麼。。。。。。”

方先生一言不發,隻是靜靜坐在對桌,微微歎口氣,太子的毛病又犯了,可他也不好插話。

“最可惡的是,明明他搶吾風頭,蓋吾光彩,可我卻還喝他王府的酒,吃聽雨樓的肉,府中女眷無不在用那什麼狗屁香水!”太子咬牙切齒。

方先生拱手,“殿下,那香水、將軍釀都是府中從京西大商那購得,雖貴了許多,為的就是不用瀟王府東西,好讓殿下心安。”

“一派胡言!掩耳盜鈴,你們當吾是傻子嘛!那些大商小販,皆是從王府買的貨,不還也是瀟王府的東西!還是瀟王府的。。。。。。”說著說著,豆大的淚珠從臉頰滾落,他竟哭起來。

方先生連忙道:“殿下,這些東西不過一時意氣之爭,當看得開闊些纔是。

太過計較蠅頭小利得失,終難成大事。陛下此時該做的應是謹小慎微,恭恭敬敬伺候皇上,如此,這萬裡江山,錦繡社稷,必然是陛下的,到那時小小將軍釀再貴,香水再香,又能算得了什麼,不過是囊中之物,何須如此。。。。。。。”

說到這,方先生忍不住起身鄭重作揖,苦口婆心勸解道:“所謂小聰明,無非著眼微小,一葉障目不見泰山,並非上位者所為。

不被眼前小事繞眼,才能見所謂大格局,大局之下,餘者皆小,跳出拘泥之見,才能著眼大局,大局在握,小局之細枝末節,皆為招手可得之事,殿下切不可為這些小事擾了眼界啊!

李星洲固有才智,可也是身在小局,殿下何須嫉恨?若殿下不漏破綻,他到底隻是小局之人,待大局一定,他即便。。。。。”

方先生正語重心長說到一半,一回頭,太子已然趴在桌上睡著了,肉湯水和酒汙染了一臉。。。。。

方先生隻覺心中苦悶,喉頭腥甜,一時居然說不出話,踉踉蹌蹌離開院子。

“哈哈哈,這可是曠世奇功,世子回去能不能加個大將軍!”嚴申騎在馬背上興奮的道。

狄至也春風得意,他也有大功。

李星洲笑著搖頭,“我乾大將軍,讓塚道虞老頭回去養豬不成。”

眾人大笑,他懷中的秋兒不適路途顛簸,居然靠著他胸口睡著了。

她本來坐著馬車的,可連坐兩天,也是坐怕了,就帶她來馬背上透透氣,結果一吹清風,她倒睡得安寧,苦了李星洲要時不時防著小姑娘彆從眉雪背上摔下去,手臂都痠麻了。

他們回京大軍加上輔軍、雜役,足足有七萬多,走起來前後延綿五六十裡,從後軍到前軍要走半日。

這一路走得也不急,而另外一邊,季春生則帶著大船走水路。

眾人都是喜氣洋洋,昂首挺胸,這可是大勝之師,雖然真正參與苦戰的隻有神機營千餘人,主力的瀘州兵已在瀘州發銀解散。

瀘州軍經曆大戰,已成長為真正的精兵,可李星洲不可能帶走他們。

一來皇帝不會允許他手下有這麼多兵;二來不能長久,古代鄉勇為何想要打仗,項羽倒是從一個大兵的角度說得清楚,“富貴不還鄉,如衣錦夜行。”

冇錯,為了富貴還鄉,為了衣錦過市。

所以當初劉邦立大功,卻被打壓封到漢中,隨他來的大多都是楚人,打贏戰不能衣錦還鄉不說,還發配他鄉,手下兵將紛紛逃亡,

可任何事情都有兩麵性,有人說士兵逃亡,韓信說軍心思歸,可以一戰!

正是用這股兵將想回家的意念,漢軍重新從漢中起兵殺出,奪取天下,後來之事人儘皆知,從此中國之人,蓋為漢人,自此而始。

足見落葉歸根,對於古人來說何等重要。

他們不怕死,隻怕死不還鄉,成為孤魂野鬼,所以,於情於理,生死與共,浴血沙場的瀘州軍再捨不得也隻能解散。

受世人敬意,享後世傳頌的是歸京的神武軍,可真正安天下,救家國危難,匡社稷之將傾者,瀘州軍眾。

嚴申還在馬背上得意洋洋,下巴恨不能戳到天上去,李星洲忍不住大笑:“還加什麼大將軍,這回回去,隻怕王府要危險重重。”

嚴申一愣:“為什麼呀世子,我們可立了天大的功勞,皇上該獎我們纔是。”

狄至也一愣,隨即道:“是啊,王爺,屬下也不解,為何說凶?”

李星洲看兩人一眼,然後道:“因為皇帝派人來救我了。”

“這不是好事,說明陛下愛重王爺,恩寵旁人莫及啊。”狄至說,嚴申也跟著點頭,他說不出狄至這樣的漂亮話,身手比不上季春生,他向來隻為世子想事。

“皇帝為人我不敢說知道**成,但也看得出四五分,他這人天家高於一切,家族傳承為要。”說完他小聲道:“說白了,千萬不要跟他講人情,否則絕無好下場,要是以前,他不會這麼冒險救我,可他偏偏這次派人南下,應該是老了,人一老,反而容易記掛人情,念及血脈。”

“王爺,這有何不妥?”狄至不解。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