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坦克小說 > 軍事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308章 兩百七十四,是他!

穿越成為世子 第308章 兩百七十四,是他!

作者:李震,李星河,何芊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6-24 17:15:14 來源:站外API

content->五月初,天乾物燥,在李星洲命令之下,焦山帶公主府的人將所有山坡上的插旗點都清理一遍,砍掉高大樹木,剷除雜草,用石塊敲打堆砌起堅固地基。

城中守軍日夜不敢鬆懈,緊張看著他們忙碌,也不知他們要做什麼,要乾什麼,但如今叛軍一見瀘州人,就有風聲鶴唳之感,道理也簡單,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本來順風順水的叛軍一遇到瀘州人,頓時開始節節敗退,一敗再敗。

哪怕人數數倍於敵人,可怎麼也贏不了,那種恐懼,幾乎已深深映在心中。

每次一見城外軍隊有所動作,所有人都惴惴不安。

李星洲已經觀察這城池好幾天,凜陽城不隻是高,而且很巧,是能工巧匠所為,不愧北方重鎮,一座小小縣居然修有曲牆。

曲牆在城門之外,成曲麵環形,圍住城門,然後側麵開門。

如此一來攻入城內就需要過兩道們,而且因為曲牆圍住的麵積狹小,根本無法使攻城車之類的大型器具,所以此城固若金湯半點不假。

不過讓李星洲在意的是北牆從上方看去,城頭居然有三四米寬,女牆也很高。

三四米,意味著著不是一座簡單夯土城。用純石磚也不可能砌得這麼寬這麼高,牆體前方傾斜角度比較大,必然是用外簷牆和內簷牆,中間夯土的方式築成,這樣才能保證城頭寬闊,來往方便,能放置守城器械。

這樣的城牆厚實,堅固,在冷兵器的時代幾乎無懈可擊。

外堅內柔,能減緩衝擊,幾乎冇有破壞的辦法。

攻城隻能智取,或是死命爬牆。

曲牆加內牆,攏共兩道門,外門在城側,而且進入之後道路曲折,這種工匠的巧妙設計一下子讓大型攻城器械無用武之地,實在巧妙。

不過,李星洲從未想過爬城,也未想過破門,他一開始打算的就是直接破壞牆體。

這或許超越這個時代的攻城常識,但理論上是可以實現的。

而且城牆越高越發容易實現,高意味著底部承重大,不穩定,如果有開花炮彈效果必然更好,但如果冇有,則需要大量火藥不斷轟擊,炮彈告訴衝擊帶來的動能就是致命的會牆利器。

火藥不夠怎麼辦?

就地配置!

土壤中富含硝酸鉀,他已經命令士兵開始在營地外掘土製硝,可惜產量十分低下,而且瀘州也冇有開元的純硫磺,他派人回瀘州城找過,藥店確實有硫磺,但不是比較純的硫,雜質很多。

多就多吧,李星洲不在乎。

隻要積少成多,到五月中旬,估計就夠配出足夠十二門火炮,連續轟擊城牆晝夜不間斷的火藥

“你說什麼?他叫李星洲!”縣衙後堂,丁毅不可思議的道,而他麵前說話的,正是從城外逃回的戰俘。眾多城中軍官也在。

“對,小人記得清楚,他說是平南郡王李星洲。”他麵前的正是從城外逃回的戰俘。

丁毅還是不信,他微微皺眉,站起來問:“他多大,長得什麼模樣。”

“當時他騎著馬,小人看不大清楚,隻知他很年輕,十五六的樣子,身材高大。。。。。。”戰俘描述著。

聽到這丁毅重重坐下,五指緊緊抓住椅子護手。

李星洲,他怎會記不得那李星洲,京城一行萬象叢生,各式各樣的人物他都見過,但有一人給他留下深刻印象。

時至今日,蘇州丁府他的屋中還掛著那首詩:

眾芳搖落獨暄妍,占儘風情向小園。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斷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須檀板共金尊。

《山園小梅》,一曲山園小梅,梅園詩會技驚四座,豔壓全場,他的狂傲肆意,放蕩不羈,不隻在他心中,在所有在場之人心中都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

他高高在上,從容而理所應當享受勝利者歡呼,一如他理應如此,天命所歸。

失敗者們在昏暗處默默歎息,不甘,不忿,心想奮起,臆想擊敗他,可感受到的隻有深深的絕望,在“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麵前的絕望。

那時情景,曆曆在目,因為他丁毅其實也是眾多敗者之一,從知事懂事以來,第一次敗落得乾淨利落,一塌糊塗。

瀟親王世子李星洲,毫不在乎的笑語,那睥睨眾人之目光。。。。。。。

那時那景,不斷浮現腦海。

梅園裡,他敗給李星洲,此時此刻,此情此景,他又是敗者,又是他!原來又是他!

丁毅緊緊握住把把手,指節發白,心中在劇烈顫抖。

其實當初梅園,他是很不服氣的,雖然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好過“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的句,但他多少在心中還有安慰的。

冇錯,他有大事要做,有大業要謀,所以不能鶴立雞群,不能出風頭,不然定會有更好的,他一直在心中如此安慰自己的。。。。。。

那李星洲,詩寫得好又如何,比他小上四五歲又如何?

所專之事皆為小道,他謀的次纔是大道,專的是天下民心,區區詩詞豈能比肩。。。。。。。

所以他打了蘇歡,強帶他離了梅園。

直到此時,一敗塗地,兵臨城下,如同困獸,他方纔明白,他打的不是蘇歡,打的是他的心虛,打得是他不願承認世上還有如此之人!

他是丁毅啊,丁家天之驕子,蘇州人儘皆知,從小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權謀人心,樣樣皆知,無人能出其右,可為何遇到那樣人物,十五六歲年紀,身份顯赫,開口就是經世之詩,舉手投足如睥睨天下。

不可能,定不可能!

李星洲來南方了,他一來,自己便再不是無人能比的天之驕子!

“李星洲,平南郡王李星洲!”丁毅微微咬牙,眼睛逐漸變紅。

側坐的塚勵也一臉不可思議,“瀟親王世子,平南郡王!”

“塚兄,看你樣子是怕他不成,可彆忘了奪妻之恨!”丁毅重重提醒道。

塚勵連忙點頭:“冇錯。。。。。。。冇錯,丁大人所言極是,此仇不共戴天。”

丁毅不說話,額頭青筋暴起,看得出他心中不快。火氣鬱積,他自言自語:“這次,吾絕不會再敗,絕計不會,凜陽堅城,爾賊休想再過半步!”

見他如此,旁邊眾人皆不敢言語。

過了好一會兒,丁毅稍微緩和下臉色,問道:“劉季回來了嗎?”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